【河顺民间文艺. 02期】党旗红,初心不改

曾经身在地狱 ,也曾心在天堂。一路荆棘,浴火重生。一切过往,皆为序章——

文苑撷英

      泪花在人民大会堂流淌(上)
■ 魏俊彦 /文 
 
 北京,在我的生命历史进程中,曾为我的心灵重重地烙上了不可磨灭的印痕。每当我想起她,层层的涟漪,滚滚的浪花,便在胸中荡漾开来,不能自已。那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波澜啊,那鞺鞺鞳鞳汹涌澎湃的波澜啊,那是助推,那是给力,永远使我淬砺奋发,孟进骧腾!

1

“等”字,我不知道先人是怎样创造它的,反正,等人、等车、等消息……都是很让人心焦的,在鲁提辖、李逵,那叫“焦躁”,早“跳将起来”。然而,我重新审视此字,竟颇有心得:原来它是“竹”头和“寺”字组成的上下结构,就是教人像竹杆一样杵在那儿,像寺院老僧如钟一般禅坐在那儿。按说,对我这个经过多次生死考验的“未亡人”来说,很多事儿是该看开的,等什么,等多久,应该不是问题,可2010年的六七月间发生的事儿,却叫我等得“好辛苦”!
 

4月间,中央、省、市考察组分级对我考评,说是评先进,选模范,我不以为然:咱干咱应该干的工作,要先进要模范有啥大用?况且,05年以来“死”了几次,如果是真死了,还谈什么先进、模范?
天知道,人世间真有“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我竟从全国三十二个省市自治区的党史工作者中脱颖而出,成为我们党史系统的全国先进工作者,并享受省部级劳模待遇,据说全国只有12位,两三个省才胜出一位!
       没追求,也没想到,可却变成了现实。并且听人说还能上京参加中共中央开的党史工作会,说不准还会见到中央的大首长呢!说实在的,干我们这种工作,从来就没想过有啥出人头地的“名”和“利”,这突如其来的吓人的荣誉,倒把平静如水的心田捣腾了个天翻地覆。看来,我毕竟还是个“人”,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平添的喜悦将病态扫除殆尽,整个人一下子精神了不知道多少倍。吓,这精神鼓励还真有点意思!
      随后就是等待赴京参会表彰的事儿,想着可能在五月份表彰劳模的时日,然而五月快过完了,消息传来说是六月份,而后又是七月上旬,直到中旬才说中央决定在21号,但只是口头通知,具体事宜没交待,仅说到时再联系。中央的会,还真神秘!不,确切的讲是保密。

2

子夜来电

19号晚上,我把第二天准备赴京的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后,怡然地躺在床上畅想抵京的好事儿,懵懵懂懂地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叮铃铃!”“叮铃铃!”家里的固话在漆黑的房间叫得吓人。
     “半夜三更的,会是谁呢?”我猜测着起床开灯,看挂表:11时。看来电显示:“010”。是北京的,但不是在京工作的女儿家的电话。
     “对不起,这么晚打扰你了,是魏俊彦主任家吗?”对方是一个男士,北京口音。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是中央党史研究室的。
      我一听紧张起来,这么晚打电话,难道有什么变故。
      “老魏,原来通知是明天下午 5时前赶到北京,因为你是全国先进工作者,要给你们颁奖,还得提前来京进行颁奖彩排,所以,你要下午4时前赶到,然后去人民大会堂彩排。”
      “哇 ,是去人民大会堂彩排!”我想,既然去大会堂,肯定中央主要领导要给我颁奖,总书记兴许要去,我太高兴了。
      “好,我一定按时到达。”
      “老魏,你怎么来京?”
      我说,原来计划坐公共汽车,后来省领导说要保证我的安全,不能出任何纰漏,就取消公共汽车,改乘带单位车赴京,这样,时间有保证。
       他说:“问您,就是要您注意安全,您是国家的人才, 不能出问题,还得按时来。”
        放下电话,躺在床上,心情如潮翻滚,久久不能平静,不知何时入眠。

3

神秘的会址

 凌晨,闹钟一响,全家人都忙了起来。做饭、洗漱、准备行装,叮叮当当忙活。
 6:30,妻子玲苏 陪我赴京,一来搭车想到女儿珮芳处看望,二来一路好照看我这白血病人,怕有什么闪失,要知道,我是她拼命救过来的人呀!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能活到今天,没有她简直不可能。她为我付出太多了。现在,我能得到党中央的表彰,这枚军功章也有她的一半!

因为昨天天气不好,怕今天还不好,谁知,天公作美,又晴朗,又有小风,比前几天要凉爽许多。交通也极顺畅,扩修的石家庄段公路也修通畅了,所以,一路顺风,下午2时赶到了北京。 
车到了三环,还没接着会议报到地址的通知,就和我的联系人——省《党史博览》杂志社的宋伦社长通电话,宋社长说,他在京西宾馆西大门等我,会议人员就住这宾馆。
 

 
原来是“京西宾馆”!这是国宾馆,是党和国家重要会议和活动的宾馆。我记得自己在写毛主席关心林州的故事时,曾写到这个“京西宾馆”。杨贵老书记就曾来过这里,等候中央处理河南林县和兰考的问题 ……
在京西宾馆的西门口,宋伦从提包里取出参会“出席证”,并交代说,“我来后,已办理了有关手续,文件、出席证都给你领了。”我很感谢他的照顾。
 他强调说:“这出席证,可不要丢了,出入宾馆,出入会场,没有这个可不行。这里都是中央警卫团的同志,把守很严格,你带的车不能开进,另找一个地方住宿停车吧!”
       我和宋社长进入宾馆,大门、东楼门口都有解放军检查,经核对身份后,方才到楼内。我被安排在东楼20层2018房间。
       我到房间一看,果然同一般宾馆不同,设施齐备,服务也很周到。偌大的一间房,只我一人。桌上放着当天的人民日报等几家报纸,不过,我还是先看到了人民日报党史专版。这肯定是为明天会议服务编排的。第一篇就是我们的最高掌门人欧阳淞主任的文章。
      在桌上,我打开会议文件包,首先看到的是一张《会议保密手则》,再就是标有“机密”字样的文件,还有一本红色封皮的书,封面上有镰刀斧头,印的是:“全国党史系统先进集体和先进工作者光荣册”。
      我兴奋地打开光荣册,看到了人社部发(2010)50号表彰决定的文件和我的名字。后边就是每个先进集体和工作者的事迹简介了。
 

4

彩排

大约3点多,房间电话响了,是中央党史研究室同志打来的,叫到下边坐车往人民大会堂彩排。
专车在人民大会堂停车后,我们排队入大会堂。
这里检查更严格,工作人员将手中名单、相片与出席证一一对照无误后才能进去。这是第一关。
       第二关,就是检查身上携带的东西,手机、提包等,并用探测器全身探测无虞后方准入内。
      大会堂内富丽堂皇自不必说,我们彩排的地方在政和厅1号会议厅,这是明天会议的地点。厅内布置的一丝不苟,每个人的座位牌已排列好。
彩排开始,由中央党史研究室一女同志讲解步骤和有关要求。后来又来了一名负责同志,可能是中央党史研究室的副秘书长,他又连续讲了两遍表彰时的起立、出位、行走,到主席台站位、握手、领奖、转身、照相、归位等细节要求。接着,实际排练,我在第一排,依照对应条件,我的发奖首长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这是大首长给我颁奖,心里自很欣喜。
      不过,此时我心情有点怅然。因为看到主席台的领导席没有胡锦涛总书记,立刻想到这次来可能见不到总书记。而后自我安慰:
     “总书记那么忙,日理万机,哪顾得上每事亲躬。能看到习近平、贺国强等同志应该很满足了。”
      虽然这样安慰,心里到底有些疙瘩。
      我们排了三四遍,才算有了章法。我想,中央大会确实和我们地方不一样,它代表的是国家水平,国际形象,必须一丝不苟。后来,又来了两个领导,一个是张树军秘书长,一个是中办警卫局苏局长。原来的几种方案要由苏来定。定后,苏局长讲了注意事项,张树军又明确了几点要求。排到5点左右,才说可以了,不过晚上还要排练,因为今天有的出席人还未报到,没经过排练。
      专车回到宾馆,在东楼大厅我看到一位老同志迎来送往,是个领导,有点眼熟,好像来过林州,也可能我陪同过。于是,我主动上前打招呼,他一见我,举着右手说,“好,干得不错!”
       晚餐是拿着自助餐证去餐厅吃自助餐。虽然是国宴,我看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就和我们地方的三干会标准差不多。后来才知道,会期全是自助餐,好些中央的高级干部和我们一样排队吃自助餐,连一顿酒水也没有。看来,上面真是我们廉洁的榜样!
       晚上8点多,彩排的人员陆续到东楼等候预备会结束再去排练。
8时40来分,在工作人员组织下,我们到宾馆会议楼三层一会议厅。会议厅不小,工作人员介绍说,这里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方,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地方,我顿生敬意,细心观察打量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圣地。
      大家依自己座席就坐后,有关工作领导和人员再次主持进行了操练。因为人员全部到齐,一切很顺利有序。下午那位领导亲自指挥讲解,十分到位,原来他就是中央党史研究室的副主任、博士生导师李忠杰。
       一直排到10点来钟才结束回去就寝。
       排练中,李副主任提出明天胡总书记到场后的一些规定,听到总书记等中央主要领导要接见,我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了:“能见到总书记啦!”

5

泪花流淌

公元2010年7月21日。
早餐后8点多,我们获奖人员佩戴大红花乘专车赴会议开幕地址人民大会堂。
8点40分,我们进入人民大会堂,组织人员又组织我们到1号政和厅最后彩排,真是小心谨慎,一丝不苟。9点20来分,组织人员叫我们到北大厅照相处,等候中央领导同志的到来。

我拿着工作人员发给我的《全国党史工作会议接见照相站位图》一看,我正好在总书记的身后,另外两个是女同志。我们到位后,心情格外激动,但我还在想着:我怎么会有幸到总书记的身后呢?总书记身后共有三个人,一个是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审处处长李荣珍 ,一个是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黄晓宁,再一个是我,我的位置正好介于胡总书记和李长春同志身后中间,站位相当好。好幸福啊!好幸运啊!
我也纳闷,按照会议席座次,我和两位女同志不应在中间位置,怎么排到了中间?难道因为我是“绝症”病人?一股党和组织的关怀温暖涌上心头,心里很欣慰,很满足。
     大家静静地等待幸福时刻的到来。我不时注视着大会堂大门入口处,9时30分钟,1号政和厅的大门缓缓打开,几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同志分别站在门两旁。旁边有同志说:“首长来啦!”
       当首走在前边的自然是胡锦涛总书记啦,而后是李长春、习近平、贺国强、李源潮、王沪宁等中央首长。
      总书记微笑着,缓步向我们走来,全场掌声雷动,他的步伐永远是那样不徐不急,稳健有力,发型整理的相当规整。
       总书记从前排的右首开始,逐步问候、握手,大家兴奋地不停地鼓掌。
我的心快跳出来了。因为总书记快到我跟前啦!此时,我的心灵激然一动,眼眶顿时湿润。为什么呢?心潮澎湃啊!
       其他代表满脸欣喜,而我则又喜又感。喜的是能和中央领导见面握手,人的一生有多少这种机会?感的是人生无常,情谊无价。知道我的人,任谁也不会想到我能有今天!这四年多来,我一直在死亡线上拼命挣扎,受过无数的痛苦折磨,被判“死刑”的人能活到今天已是非常不容易的。从地狱到天堂,真是天壤之别,从大难到大福,人生五味俱袭,我真的很不容易!今天的光荣和荣誉,我知道不是我一个人的,因为今天的我已不只是我的生命,更是党的生命,国家的生命,人民的生命,是多少个亲人、朋友、社会团体和人民群众救助我才活到今天!这眶泪水里含的是激动,含的是感恩,含的是感慨!

 总书记走到我面前,轻声说,“你好!”我用双手紧紧握着总书记的手,虽然不想放开,可我不能自私,总书记是大家的总书记嘛!
 我感到满足,一个农民的儿子,能有今天!一个毫不起眼的最基层部门,能有今天!我在党史部门工作了二十几年,默默无闻,清贫自守,吃了多少苦, 熬了多少夜,受了多少委曲,爬了多少格,走了多少路谁能数得清?这些还不算什么,2005年患“绝症”以来,我以一个不甘心放下党史事业的精神状态与病魔斗争,受的罪用“十八层地狱”之苦形容毫不过份。苦难终于过去了,我战斗到了今天,伟大的手,巨人的手,温暖的手,造福人民的手和我握着,我真是太幸福太幸运啦!

想着这些,潸然泪下,泪流不止。我一边流着泪,一边和李长春、习近平、贺国强等领导握手问好,他们见我和别人表情不一样,都给了我格外的问候笑容和眼神,习近平同志看着我泪流满面,还着意地把手握的紧了一些。
总书记一行从前排走过后,又返回前排中间,就是我的前面,鼓掌、举手、问候!接着领导同志各就各位坐在了我们第一排之前。
       站在总书记的身后,整个身心都徜徉在满足、自豪的幸福之中。
       随着数码转机镜头的转动,总书记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刻印记在历史的这一天,定格在时空的这一刻!
 

照完相后,总书记一行起身再次向我们问候致意,全场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总书记走了,大家目送着他走入1号政和厅。
       接下来,会议组织人员招呼我们进入1号政和厅开会。大家按座次坐好。
一会儿,从政和厅的角门走出来习近平、贺国强等中央领导同志,他们缓步走到主席台就坐。

这是全国党史工作会议的第一次全会。今天,在主席台上就坐的有习近平、贺国强、李源潮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会人员约350余人。
会议由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同志主持,宣布全国党史工作会议开幕。第二个程序是由人社部部长,中组部副部长尹蔚民同志宣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文件,即人社部发(2010)50号文件《关于表彰全国党史系统先进集体和先进工作者的决定》。
 

 
第三个议程是颁奖,音乐奏起后,我们先进工作者起立从座位走出,来到主席台前,我以兴奋地心情走到贺国强同志的跟前,贺国强同志满面笑容跟我说: “你是魏俊彦同志吗?
因为贺书记说的不是普通话,语速又快,我没听出来说的什么,我“啊”了一声,头部凑近贺书记,贺书记放慢语速说:
 “魏俊彦同志吗?
  我赶忙说:“是,是!”
      “你是哪里的?”
      “我,我是河南林州的!”说完,我看贺书记愣了一下,好像没明白什么地方,就说:
      “林州市的,红旗渠那个市!”
     “啊,林州市,红旗渠,好,好!”

他拿着我的荣誉证书,郑重地递给我,我也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左手拿好,伸出右手和贺书记热烈握手。尔后,我从右后转身,把胸前佩戴的光荣花放正,双手托着“荣誉证书”兴高彩烈地和其他获奖同志一起接受全场热烈的掌声和记者们的拍照,一闪一闪的灯光,经久不息的掌声把我的心都陶醉了,然后,我托着证书,一直走回我的座席……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海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End –

(浏览 51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