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地下党最神秘日本特工,潜伏日本军部,内线直达东京首相府

温读

1938年,中共上海地下党员郑文道收到上级命令:成为一名日本人的联络员,迅速与他取得联系。这名日本人叫中西功,毕业于上海东亚同文书院

“上海东亚同文书院”,日本著名的间谍学校,从甲午战争之时就开始建立,说是培养中日双语的人才,其目的不言而喻。

同文书院的宗旨是东亚共荣,将来要为“皇军效力”,“让中国人不把我们当外人”,就是这所学校对日本学院的要求。

只有和中国人混到一起,对中国和中国文化有着非常深刻的了解,才能拉拢更多的汉奸,才能骗取更多中国最隐蔽的情报。

中西功就从这个学校毕业,郑文道始终对他不放心。

郑文道来自山东,全家被日本人屠杀了。他被组织派到上海之后,先是被一个中国女汉奸盯上,要发展他做汉奸,后来又被一个日本贵族女人龙子盯上,要和他谈情说爱……

他只要和日本人一接触就觉得恶心,每次压抑着自己和日本人笑脸打交道,对他们鞠躬哈腰,他都唾弃这样的自己。

但不接触日本人,怎么可能发展情报工作?没想到,组织竟然将他安排和一个日本人合作。

郑文道一时分不清,眼前这个人到底是日本培养打入中共的特务?还是中共培养打入日军的红色间谍?

郑文道的内心充满着疑惑……

01

郑文道第一次和中西功见面是在一家日本料理店之中。

郑文道提前半小时就来了,他先在店外的大街上晃悠,随后找到约定的位置,坐下来观察四周,一再确定附近是否有特务。

中西功来的时候显得很从容自然,他一眼就看出郑文道的紧张,郑文道没有接受过专门的特工训练,这样疑神疑鬼更加容易暴露。

中西功进入后,对郑文道深深鞠躬,郑文道厌恶地看着,随后只是点了点头。

郑文道毕业于同济大学,虽然性格内向,话不多,但是平时也是亲和的,总是面带笑容,很少这样僵硬冷淡。

他厌恶这种鞠躬的日本礼节。

郑文道一点日语都不懂,中西功点了菜,郑文道看着日本料理都在皱眉头。

他从走进这家饭店起,一言一行都非常与众不同,中西功有意无意看了看身边吃饭的日本人,然后对郑文道说:“下次我们吃饭,在中国饭馆接头。”

郑文道听出中西功的意思:“为什么?”

中西功说:“我在中国人之中看不出是日本人,而你,一点都不像日本人。”

果然,第一次见面,中西功就否定了他搞地下工作的能力。

中西功微笑着提醒他:“日本人见到尊者,鞠躬一定要比对方深。”

郑文道严肃反驳:“我是你的联络员,不是你的下级。”

“但是,我的年龄比你大。”

郑文道心里明明知道中西功是在提醒他,是在帮助他改进,但他内心依旧是别扭且充满敌意的。

两人告别之时,郑文道对中西功鞠了一个躬。这位年轻的中国青年,鞠躬相当潦草,并没有做到日本人的弯腰九十度。

但中西功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开玩笑地说:“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这次见面,并没有让郑文道重新定义中西功这个人。而且此事之后不久,郑文道查出中西功还和国民党军统的间谍打交道。

在这样的乱世,多的是人为了自己的利益随风倒,这种变色龙可以瞬间转变立场。

这种多面间谍,绝对不能轻易相信他。

郑文道知道,这种人是可以利用的,他们有一定的价值,只要不向他们提供我方的关键情报,他愿意暴露自己,获取更多信息。

果然,在接下来的几天之内,中西功提供给郑文道的情报很多,但郑文道却感觉到相当失望。

这些情报基本没有什么实用价值,都是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的情报,和前线作战没有任何关系。

这次,在中国餐馆见面,郑文道直言不讳:“我们的新四军战士在华中战场浴血奋战,我们需要的是军事情报,而你给我们的都是些不痛不痒的东西!

可巧这次,中西功给郑文道的情报非常重要。中西功有一个情报小组,里面一名日本记者打入了南京汪精卫政权的通讯社,还组建了一个小型的情报网络。

他们打听到汪精卫已经和日本秘密签署了《日支新关系调整纲要》,全部文本都被泄露了,直接交到了郑文道手中。

郑文道交给上级领导,此文件直接送到了延安。

1937年1月,同济大学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机械科第一届毕业生合影(二排左二为郑文道)
1937年1月,同济大学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机械科第一届毕业生合影(二排左二为郑文道)

不过,他依旧不会相信中西功。这则情报的确点名了不少汉奸,但和日军没有什么关系,郑文道始终对中西功保持警惕。

02

郑文道接受了中西功的建议,为了能够更好地完成潜伏任务,他忍着内心的恶心,尝试着学了几句日语,后来两人见面又重新安排在了日料店,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可这一次见面,让郑文道对中西功更加怀疑和厌恶。

这天,郑文道还是提前来到了日料店,坐在一伙吵吵嚷嚷的军官对面,用不太熟悉的日语点了几个菜。

这几个军官一边喝酒一边炫耀,他倒是觉得这帮日本军官能给他们提供最好的掩护。

郑文道经过这段时期和日本人打交道,现在对日本人的厌恶已经不再表现得那么明显,但和中西功之间情报的交流,他还是相当注意自己的言行。

就在此时,突然有一名男子走进了日料店,他多看了中西功和郑文道两眼,随后径直走向那桌日本军官,冷不防掏出两把手枪,对着这群喝酒的日军军官就开始射击。

顿时,整个日料店陷入了混乱之中,郑文道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听那持枪者大喊一声:“老子不是日本人也不是中国人,我是大韩民国的义勇军。”

说完这些,那人就带着枪匆匆跑了。

郑文道立刻追了上去,看见大街上的警察正在追赶那名暗杀者,一枪打中了他的肩膀。

此时正在大街之上,郑文道如果上前帮忙等于暴露身份,但他还是毫不犹豫走向前去。就在此时,一辆轿车前来接应这名男子,他迅速钻进车门,成功逃脱。

郑文道对这名英雄无比敬佩,在闹市枪杀日本军官,太让人痛快了。

郑文道内心澎湃不已,恨不得自己也变成杀贼人的剑客,而不是一直忍气吞声的潜伏者。

当他思绪万千地回到日料店,发现中西功正在拯救那些军官

郑文道仿佛被浇了一盆凉水。

这些日本人在他心中根本称不上是人,他们是侵略者,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如果郑文道可以,他绝对在他们心口再补上几枪,为自己的家人和无数遭难的中国人报仇!

到底,这些日本人才是中西功的同胞!

时局也不容郑文道再多想,因为中西功和他很快就失去了联系。

日本国内,日本共产组织遭到了破坏,日共领袖佐野学在上海被捕,日本劳动同盟被迫宣布解散。而中西功在没有和中共地下党组织联系的情况之下,前往日本支.那派遣军担任特聘顾问。

日共组织可是中西功的大本营,他现在又进入了日本军部,他到底在做什么?

郑文道也感受到了上级的谨慎,上级指示要求立刻暂停与中西功小组的联络。

郑文道不再出现在约定好的地点,他终于不用对中西功提防和猜疑,原本以为中西功会像许许多多的双面间谍一样,就这样永远不再见面了。没想到一天郑文道正在大街上走着,刚刚拐进一条小巷,被穿着日本军装,带着手枪的中西功一把堵住

郑文道已经做好了和中西功搏斗的准备,而中西功开门见山:“你最近未曾赴约,可是出了什么事?”

原来,中西功是有重要情报要传递给组织。

日籍共产党员中西功
日籍共产党员中西功

03

中西功成为日本军方的高级顾问之后,军方的情报触手可得,这让他无比兴奋,但他很快就发现,和自己单线联系的郑文道消失了。

他按照约定的时间等了郑文道很久,发现郑文道没有来,他担心郑文道出事,又冒险去寻找了另一位他认识的地下党员,没想到这名地下党员也不声不响消失了。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中共对他产生了误解,对他收回了信任。

他感到了茫然,又很快理解了中共的决定,他只能一边继续搜集情报,一边继续等待着郑文道和他联系。

也就是此刻,他发现了关键线索。

原来日本在上海有四大情报机关梅、兰、竹、菊。“梅”是专门负责和汪精卫之间的合作的,“兰”机关对接的事重庆蒋介石集团,“兰”机关常常出现了一个词“桐工作”。

这神神秘秘的“桐工作”到底是什么?

原来日军在和汪精卫合作期间发现此人的号召力和他们预想之中相差太远,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蒋介石,执行“桐工作”的日本军方大间谍就是金原,他正在香港和军统的代表密谈,想要达成和蒋介石的合作。

“桐工作”是高级机密,汪精卫不知,国民党内部的抗日派也不知道,就连日本不少高层都被瞒着。

中西功得到这个消息,却和组织断了联系,苦于没有办法上报。情况太过紧急,他只好穿着军装,亲自开着吉普车,在满上海的街道上寻找郑文道。

幸好让中西功找到了郑文道,将这个重要的消息顺利传递到延安。

中共中央很快就将国民党亲日派和日寇秘密媾和的消息对外公布,全国舆论压力之下,军统局不得不中断和金原的密谈。

中西功是真正给中共送了一份“大礼”,郑文道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真的误会了中西功。

如果中西功没有进入军方做顾问,是万万不可能拿到这机密的情报的。

组织也对中西功表达了尊重和歉意,郑文道传达了上级的意思:中西功的日本人小组将来可以独立行动,见机行事,不用事事都向组织请示。

中西功听了郑文道的传达之后,感慨中共的情报和苏联完全不同,苏联要求指挥一切,下级一定要无条件服从,但中共却鼓励情报员根据自己所处的环境发挥主观能动性,更加灵活。

郑文道笑着解释:“这有什么稀罕,毛主席早就说了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

中西功相当惊讶,他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中共领导人毛泽东还懂情报工作。

从此以后,郑文道和中西功的交流变得相当融洽,除了工作范围,他们也会谈天说地,郑文道会的日语很简单,中西功的中文很好,对中国文化相当了解。

郑文道
郑文道

郑文道在中西功的鼓励之下开始学习日语,中西功还向“满铁”总部建议吸收华人知识分子,“满铁”允许他成立上海调查班,成员是中西功选拔的。

郑文道后来就成了中西功的部下,因为这层对外身份,两人可以堂而皇之在日本特务机关内部见面,传递消息更加安全及时。

04

此时,郑文道又要面对一个新的问题,在他的家乡,每一个父老乡亲谈到日本人都恨得咬牙切齿。郑文道有一位美丽的恋人,已经谈婚论嫁,但因为郑文道频频和日本人接触,女友厌恶他当了汉奸,与他大吵一架。

郑文道为了组织纪律,没有和家人女友透露过自己的真是身份,他只能将秘密藏在心中。

恰在此时,军部要求中西功写一份调查报告——《支.那抗战力调查》,中西功得到了大量的经费,这些钱中西功让郑文道全部交给中共组织,而调查报告是由郑文道协作完成的。

他们一同研究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在报告之中翔实介绍了中国军民的抗战能力,并且得出结论——日本不可能轻易战胜中国。

报告之中还有诸多中共地下党组织提供的情报,这些情报无关痛痒,却足够迷惑日军。中西功巧妙地转移了日军的视线,报告结论——日本如果不想被中国游击战拖住,就要及时转向石油和橡胶资源产地

这篇报告让东京大本营十分震动,将中西功视为高人,下令军部但凡重大战略问题必须咨询中西功的意见

这篇报告的完成,让中西功和郑文道的友情再一次得到升华。

中西功非常兴奋,自己总算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朋友,他对组织此前的误解并不恼火。

中西功和妻儿
中西功和妻儿

中西功并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没有缴纳党费,但他一直定期向中共组织捐款。他认为只要接受中共的领导就足够了,他和中共党员一直会是并肩战斗的同志关系。

不久后,中西功又拿到了日本“清乡”作战计划,很快这则计划送到了新四军的手中。

日军这次“清乡”遭到了新四军预先设好的伏击,损失严重,死的都是中西功的老乡,还包括了他的表弟。

乡亲亲人战死,中西功终究是无法接受的。新四军首长高度赞扬上海情报科,奖励了黄金两百两,他却高兴不起来。

整个日本军部都在咒骂,他们已经察觉到内部出现了内奸,恨不得立刻将他揪出来扒了皮。

在日本人面前,中西功跟着他们骂着自己,而晚上郑文道找到醉酒的他,他却大哭起来:“我帮了你,你却杀了我的亲人!你说,你说我是卖国奴吗?”

郑文道此刻很同情中西功,他现在也被家人当作“汉奸”,他的内心也不好受。

乡民和亲人的死亡,不是中西功想要面对的,他更想上层统治集团遭到报应。

郑文道安慰他:“你是为了你的祖国好啊,那些战争狂人才是真正在害你的祖国!

中西功依旧走不出心里的那道坎:“我是为了我的祖国好,我真的是为了我的祖国,可我的妈妈相信吗?”

这次,郑文道深刻感受到了中西功的痛苦,立刻反应给了上级。组织也意识到中西功的为难,很快给与郑文道新的指示:日本人小组不搞战术情报,只搞战略情报。

组织不再要求中西功一定要侦察军部作战计划,这样他就不会直接导致日本乡亲的死亡,他也会卸下不少心理负担,中西功对郑文道和组织相当感激。

至于如何拿到“战略计划”,中西功想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同志尾崎秀实。他出身贵族,任职首相府顾问,他思想进步,和中西功一样一直默默反抗着侵华战争。

中西功并没有告诉郑文道尾崎这个内线的存在,他想要从尾崎处得到的重磅情报,一次次传达到延安。

05

1941年初,日本内部开展南进还是北进的大争论。

中共中央非常关注日本的动向,北进苏联,中国北方抗日力量就会非常被动;南进美国,就会促使美国抗日,中国抗日可能就会用来转机。中共中央两次急电潘汉年,中西功明白这则情报对中共的重要性。

让中西功没有料到的是,尾崎秀实在这个关键时刻被捕,这就代表着中西功的处境非常危险。

郑文道收到中西功的约定,两人在净安寺见面,中西功收到了东京传来的最后一张电报:向西走!

同志们希望中西功立刻撤离,去新四军根据地也好,去延安也罢,但不能留在上海了,太危险了。

但中西功这次见郑文道就是告诉他:“我已经拿不到内部情报了,即便受牵连,我都要回东京,找到别的情报渠道。”郑文道不可置信,他想强留下中西功,但中西功相当坚定。

中西功回到日本之后,先佯装身份给尾崎秀实家中打去了电话,他借口寻找尾崎秀实的助手水野成,他和水野成有约定的暗号“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结果对方并没有回答出来。中西功确定尾崎秀实真的出事了,他立刻转变方向,寻找另外的线索。

他独自一人来到军部报道处,就坐在记者之中听记者高谈阔论。

这些记者说日军正在大连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看起来是要对苏联开战。中西功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大连演习是滩头登陆演习,如果登陆苏联,会演习滩头登陆吗?

中西功推断演习只是幌子,难道他们在演示南下?就在中西功无法决断之时,他遇到了一名被派去采访这次演习的记者。中西功自我介绍受满铁调查部的特务头子,记者对他很快就放下戒心,说了不少机密。

原来日美谈判的截止日期是11月30日,日军内部对此次谈判没有信心,海军舰艇已经在濑户内海集结。

得到这个情报的中西功如获至宝,幸而他一路顺利,马上回到了上海,向组织报告了自己的分析。

日本如果在月底和美国结束谈判,那么很有可能马上对美军进攻。中西功甚至根据日军惯用的策略和海军舰艇的航速推测出准确的日期——12月7日。

这则情报一路传送到延安,并且迅速转往莫斯科。在潘汉年的授意之下,通过军统在上海的秘密机关“21号”转达给重庆方面,发给了美国大使馆。

世人皆知军统截获了日本奇袭珍珠港的情报,其实中共也得到了情报,只不过中共一直深深隐藏着。

立下这样的大功,原本是高兴的事情,但现在留给中西功继续安排的时间不多了。

他已经分析出东京尾崎秀实的变故一定会牵扯到自己,到时候不仅仅是他们日本人小组,还会牵连到郑文道还有中共地下党组织的上级领导。

中西功希望郑文道和其他同志能够及时组织撤退,郑文道对他说:“如果你要是被抓去,也许我也会被抓,我被抓了也可以为你掩护。如果我连掩护你都办不到,为了保护组织,我会一死了之。”

之后,郑文道先对自己所住的地方进行了一番细致的检查,保证不留下蛛丝马迹。

没想到噩耗来得如此之快,1942年6月16日,中西功被捕了

06

郑文道是中西功介绍进入“满铁”的,当然也被列入了怀疑的对象。

中西功和组织约定,第一天他一定什么都不说,第二天他会交代自己和日共的合作关系,他会留给同志们一天的时间撤退。

但郑文道不能逃,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还经常来问中西功的情况。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突然一天消失了,中西功的罪名就彻彻底底坐实了。

1942年7月29日清晨,从东京赶到上海的日本警视厅特务和日本宪兵逮捕了郑文道,他们没有从郑文道的房间里面搜到任何对他们有用的东西,于是,他们开始对郑文道刑讯逼供。

早就做好准备的郑文道一口咬定自己和中西功就是工作同事的关系,其他的事情他一概不知道。郑文道受尽折磨,没有对日本人说出一个有用的字,日本人无计可施,只好将郑文道押上了吉普车,打算送到四川北路的日军宪兵司令部继续审问。

没想到半路中,郑文道突然从车厢跳了出来。因为车速太快,郑文道腿受了伤,头部也撞出了一个大口子,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特务们也被惊到了,赶紧将郑文道抬上了吉普车,为了获得他的口供,又找医生来抢救。

郑文道从昏迷之中醒过来之时,日本宪兵队的头目假惺惺来关心,劝他安心养伤:“这次逮捕,完全就是误会嘛!请你不要介意,不用太过紧张。”

郑文道卧床一周,日本宪兵队的头目时常来“探望”,还好饭好菜劝他多吃点,郑文道每次都装作头昏无力的样子,对他不理不睬。

和郑文道住在一起的中共地下情报员倪之璞也作为嫌疑对象被抓了过来,被安排在病房照顾郑文道,郑文道伤势有所好转后,日本特务们就开始提审他。

一天,郑文道在厕所里对倪之璞说:“我不行了,你要好好活下去,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一切让我一个人承担。”

郑文道烈士身前穿过的大衣
郑文道烈士身前穿过的大衣

不久之后,倪之璞被关进了监狱,和郑文道失去了联系。郑文道已经向倪之璞交代好了遗言,趁敌人不注意,从窗口挑了下去,当场牺牲,年仅28岁。

同在监狱之中的中西功,对这位中国兄弟的牺牲毫不知情。他已经被打得内脏出血,时常陷入昏迷之中,特高课的头目生怕他也死在监狱里面,只得下令再抢救。

中西功始终不说出接头人的名字,他只是坦然承认了自己是出于信仰才向中共提供情报

即便在审问之时,中西功依旧利用自己掌握的大量数据去证实侵略战争必将彻底失败,一定会导致日本经济的崩溃

到了后来,审问的日本宪兵都像是学生在听讲一样,准备几本厚厚的记录专门记录。

这些接受过军国主义奴化教育的日本宪兵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革命理论,他们也开始动摇,开始怀疑,对中西功也渐渐有了尊重。

在集体庭审的时候,中西功依旧在大声演说,警视厅官员和看守们都在愣着神听讲,最后主审法官窘迫地打断:“这里不是宣传共产主义的讲坛,今天闭庭。”

中西功到底是不是“日奸”?

在东京的法庭上,他告诉这些人,他阻止侵华战争,就是希望日本和中国的人民都能从毁灭性的灾难之中走出来。

经过长期的审问,中西功在1944年被判处了死刑,他的宣判书意味深长:彼等不怕牺牲,积极努力,用巧妙之手段,长期进行侦察活动。其于帝国圣业、国家安全、大东亚战争及友邦胜负,危害之大,令人战栗。

07

中西功在被判刑之前就已经在监狱中撰写《中国共产党史》,在这一方面,中西功绝对称得上中日问题的专家。

当年,东亚同文书院的日本学生都是日军精挑细选出来的,在学校里面要经受各种严格的培训。

中西功出身贫苦,他当年报考同文书院的时候,对中国充满了各种憧憬。

日本太小了,难以持续发展。中国古老而神秘,地大物博,数千年的历史是日本文化的源泉。为了凑足学费,农家子弟中西功想尽办法,来到上海之后,真正是大开眼界。

现在,他依旧对这个广袤的国家和中国共产党充满着深情。

中西功在书中使用了大量翔实的资料,显示出他极为严格的逻辑分析能力。特高课为了等他这本书完成,决定延迟执行死刑。

这本书一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还没有写完,中西功终于在活着的时候见到了法西斯的惨败,他最终也得以出狱。

中西功回忆录《在中国革命的风暴中》
中西功回忆录《在中国革命的风暴中》

对于郑文道的牺牲,中西功在回忆录之中沉痛地称颂他是“中共党员的典范”:“直到今天,只要周围无人,我就会想起他那亲切热情的双目。这是一对为了革命不怕牺牲的眼睛,是一对永远慷慨、含笑就义的明珠。

战后,中西功成为了日共的领袖人物,正式加入了日本共产党。他连续撰写出版了《中国革命史》、《中国革命与毛泽东思想》、《抗战期间中国的政治》等书籍和文章。

1973年,63岁的中西功因胃癌去世。

在弥留之际,他最为遗憾的两件事:第一件是没有再回中国看看,第二件就是没有和郑文道一同见证这光明的到来。

我真想去今天的中国看看!看看那些街道,那些胜利的人们,他们有了自己的人民共和国……

1985年,中西功弟弟和弟媳来到了上海祭拜郑文道,郑文道烈士生前的战友钱明和汪锦元接待了他们。这两位日本友人送来了中西功夫人写给郑文道烈士家属的慰问信,送来了8万日元的慰问金。

钱明解释说:郑文道生前只有一个心上人,可惜没有结婚就牺牲了,这名女子后来前往国外,再无音讯。郑文道烈士再无亲人。

慰问金退还了,慰问信留给了战友们作为纪念。

1986年,中西功的夫人中西方子回到了上海,在上海烈士陵园见到了郑文道烈士的遗像,她无限感慨:“我终于实现了我丈夫的遗愿,亲眼看到了多年来他铭刻在心、难以忘怀的中国共产党的典范。”

参考资料:

《郑文道:情报战线上的无名英雄》——同济大学校史馆

《隐蔽战线的日本同志中西功和他的中国朋友》——人物春秋

《隐蔽战线英雄先烈不容忘却:中共情报战为抗战胜利作出巨大贡献》——人民网

《秘密党员郑文道为守密自杀》——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浏览 6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