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中国革命红色根据地发展史 主要脉络之研究

孙广兴

根据地是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生存、发展、壮大的命根子,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红军和抗战时期的八路军生存、发展、战胜敌人的必要条件,离开革命根据地则寸步难行。1938年5月毛主席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明确指出:“没有根据地,游击战争是不能够长期地生存和发展的。从游击战争的领导者们的头脑中驱除流寇主义,是确立建立根据地的方针的前提。”这是毛主席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中央苏区革命根据地,创建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的高度概括和总结,是对八路军坚持敌后游击战争创建发展敌后抗日根据地,抗战战略方向的英明指引。但明年就是建党一百周年了,八路军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创建的主要脉络却还不为人所知。现将中国革命不同时期,不同历史阶段,红色根据地发展历史的主要脉络,作一简要概述。



一、中国工农红军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创建根据地脉络

1927年国民党反动派对共产党人的“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杀,致使第一次国共合作惨遭失败。中国共产党人被迫拿起枪杆子,走上了武装闹革命的道路。10月,毛主席率领工农红军,走上井冈山,创建了第一个红色革命根据地——井冈山根据地,开辟了工农武装割据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而后土地革命战争在南方蓬勃发展,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及其创建的革命根据地不断发展壮大,根据地面积覆盖江西、湖北、湖南、广东等多个省份,革命运动风起云涌。国民党蒋介石的反复围剿,多次被毛主席领导的工农红军粉碎。1933年4月中下旬,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和领导地位被排斥,轻视农村根据地,向中心城市进攻,首先夺取一省或数省胜利的极左路线,占居统治地位。1934年10月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苏区革命根据地丢失,红军被迫开始了两万五千里长征,中央红军一路向北,但哪里是我们的家?红军开始了艰苦、艰险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开始了找寻红军生存、发展的根据地的艰难探索。

1935年1月中旬,中共中央在贵州遵义召开了中国革命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会议,“遵义会议”重新确立了毛主席在红军中的领导地位。从四渡赤水,摆脱国民党的前堵后追,至1935年9月20日,中央红军到达陕西南宕昌县哈达铺,毛主席党中央从国民党报纸上了解到,陕北有刘志丹领导的一块根据地,和一大批红军部队消息为止,八个月期间,毛主席党中央共发出19封电报,包括会议决议、通知、决定,试图在川黔边、川滇边、川滇黔边、云贵川、黔北、川西、川陕甘、甘南、陕西、陕甘等地发展根据地,创建红军赖以生存发展的根据地。但因国民党军及其军阀的围追堵截,加之沿途生态生存环境恶劣,创建根据地的目标始终未能实现。

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虽然有刘志丹领导创建的陕北根据地,中央红军有了立足之地,但因陕北生态环境恶劣,不足以满足红军生存发展的需要,加之日军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加紧吞并中国的步伐。1935年日军实行“华北五省自治”, 1936年初日军推动“绥远独立”。陕北远离华北前线,不能满足红军抗日救国的需要。毛主席党中央决心依托陕北根据地,在山西黄河沿岸再发展十几个县的根据地,与陕北根据地连成一片。如能成功创建根据地站住脚,再向内蒙、新疆,或太行山发展。1936年2月至5月,红军冲破山西黄河天险和晋绥军防线,进入山西,开始东征。但由于阎锡山10万晋绥军和蒋介石10万中央军的围剿堵截,4月28日决定挥师西渡,返回陕北。5月初,红军被迫返回陕北,在山西创建根据地的目标未能实现。只是在扩大红军,后勤保障,政治宣传,抗日救国战略主张方面有所收获。

红军东征之后,毛主席党中央开展了一系列与国民党各个军阀,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主要内容的交往攻势活动,亲自写信,派人游说,申明民族危亡、团结抗敌、共赴国难的民族大义。由于山西是日军侵华,继1935年华北五省自治和1936年初推动绥远独立,之后的第三个吞并目标,危在旦夕。1936年4月阎锡山的山西省政府一面围剿红军东征,一面作出建设抵御日军的太原东山、阳方口、娘子关、雁门关、东阳关等七大军事战斗战役防御工程决定。面对毛主席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民族大义,红军5月退出了山西,蒋介石中央军却驻在山西不走了,日军吞并山西又咄咄逼人,阎锡山经过对“日本人、蒋介石、共产党”三种外来威胁其山西统治地位力量的深入思考,率先响应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不再反共,于1936年9月成立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并聘请共产党人薄一波、董天智、戎子和等接办该组织。

由于统战工作在山西的初步成效和阎锡山对共产党态度的转变,毛主席党中央乘势派中央红军一部到太行山上的黎城考察未来生存发展的根据地,红军驻在西井皮香庙、真武庙,并在董北村开仓放粮。红军对太行山上的黎城在自然环境、交通区位、生产生活、社情民俗方面有了一个清醒满意的认识。之后,三大主力红军于1936年10月21日,在陕北会师,长征胜利结束。

1936年11月,中央还是拟定向甘肃宁夏方向发展,其主导思想是背靠苏联在新疆、内蒙发展根据地,得到苏联共产党的支持。中央命陈昌浩、徐向前分别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正副主席,开始西征。由于西征红军在河西走廊受到军阀马步方、马步青的残酷围剿,1937年3月下旬,西征红军彻底失败,中央在甘肃、宁夏、新疆、内蒙发展红军抗日根据地,依靠苏联共产党支持的目标落空。

1937年2月中下旬(农历正月十五左右),由于西征红军的严重受阻,红军又第二次来到太行山上的黎城,进行作为抗战立足的战略支点和红军未来生存发展的根据地的详细考察,红军跑遍了黎城及其周边的山山水水,红军对黎城所处太行山中段,纵贯太行300里,周边与平顺、潞城、襄垣、武乡、左权、邢台、武安、涉县毗邻,境内沟壑纵横,山山沟沟水源充足,生产生活条件相对富足,俯视华北平原,地理位置十分优越非常满意。尤其是黎城西面,从平头至辽县一百几十华里悬崖峭壁的板山天险和黎城南北两面的清、浊两条漳河天险屏障,构成相对独立的三角地带,作为抗日腹心根据地非常满意。红军还在黎城洪井、新庄等多个村庄对村民进行咨询考察。红军对太行未来根据地的综合考察,为毛主席党中央的决策,将会起到重要作用。



二、抗战开始,八路军创建腹心根据地的历史脉络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的爆发及其和平解决,促成国共两党的第二次合作。1937年7月7日,抗战全面爆发,经过国共两党协商谈判,8月下旬初,达成初步一致意见,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德、彭德怀分别任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指挥、副总指挥。开赴山西抗日前线,隶属阎锡山第二战区。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洛川冯家村召开决定华北敌后抗战战略的高级干部会议“洛川会议”,通过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而斗争”的宣传提纲。确定了敌后抗战的基本方针是持久战,红军的基本任务是创造根据地,钳制和相机消灭敌人,配合友军作战(战略支援任务),保存和扩大红军,争取民族革命战争领导权。红军的战略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包括在有利条件下消灭敌人兵团和在平原发展游击战争。山地战要达到建立根据地的目的。共产党游击战要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下的独立自主原则。

洛川会议之后,八路军陆续东渡黄河,开赴山西抗日前线。八路军东渡黄河之后的战略重点是保卫太原,配合友军作战,抗击日军进攻山西。八路军在国军节节失利败退的情况下,陆续取得了平型关大捷、夜袭阳明堡飞机场的战斗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华北人民抗战信心。9月下旬平型关战斗之后,115师工作队进驻黎城等县,进行抗日宣传,重点在黎城牺盟会中秘密大量发展党员,与牺盟会在黎城全县乡村的大量发展和普及并驾齐驱,为黎城根据地的开辟奠定了基础。12月115师离黎时一次性带走黎城参军青年500人。

1937年11月8日太原失陷,当天毛主席致电八路军总部,“太原失后,华北正规战争阶段基本结束,游击战争阶段开始,其他则附以于八路军,这是华北总的形势。115师到吕梁山,129师全部在晋东南,120师在晋西北,准备坚持长期的游击战争。”11日中共中央军委华北分会(八路军总部)召开“石拐会议”决定:“129师全部入驻晋东南,依托太行山脉开展游击战争,创建根据地;115师除聂荣臻率一部留在晋察冀创建根据地外,主力迅速转移到汾河流域和晋南进行群众工作,并留一部(344旅)在太行山,配合129师在晋东南创建根据地;120师仍留在晋西北同蒲铁路北段活动”。由此可见太行的分量。十三日,刘伯承在对开辟晋东南根据地的宋任穷、王新亭、刘志坚等八路军工作队领导成员的谈话中反复强调,晋东南是毛主席选定的眼位,我们一定要把“眼”位做起来。历史的发展史实证明,刘伯承工作的着力点在黎城,晋东南眼位(战略支点)的中心在黎城,抗战初期的神头岭伏击战、响堂铺伏击战、长乐村伏击战均围绕着黎城,129师师部常驻黎城。对毛主席及八路军将帅的电报研究发现,电报的许多地方,晋东南就是黎城根据地的代名词,史实的落脚地最终都在黎城根据地实现。

“石拐会议”是八路军的第一次发兵,黎城牺盟会及各党支部在八路军115师、129师地方工作团的支持下,经请示八路军总部,推翻了开会拟投降日军煽动维持的国民政府县长田齐卿。派1925年入党的老共产党员(秘密)何公轸任县长,1937年11月18日,黎城抗日民主政府成立,12月中共黎城县委成立。从此,共产党在黎城成为完整的执政党,再没有日伪政府存在,再没有国民党顽固政府存在,黎城人民获得解放。

黎城解放比潞城、襄垣、屯留、长子、壶关、长治解放早将近8年;比武乡、沁县(1946年8月)解放早8年另9个月;比左权(1945年5月25日太行军区2、3分区攻克左权外围据点七里店)解放早7年半;比涉县(1940年5月朱德与卫立煌漳河划界后)解放早2年半多;比平顺(1943年)解放早近6年;比陕北(1947年胡宗南占领陕北,后建立国民党政府,毛主席转移至西柏坡,1948年后解放军又重新解放陕北)解放早十年;比黄河南岸,长江流域,东北更是早十多年。是中国解放第一县。

由于黎城是毛主席党中央选定的华北敌后抗战战略支点和开辟太行根据地的腹心。黎城根据地开辟处于八路军共产党还很弱小的抗战初期。黎城地处晋冀豫交界,扼邯长大道晋东南东大门和华北敌后的太行之巅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敌、我、顽斗争的残酷性,为保守秘密以防敌人破坏,八路军从走进黎城至抗战胜利,在黎城制定了大量的保密代号。部队是代号,机关、工厂是代号,重要的村庄、沟、梁、山头是代号,行动是代号,重要的首长更是代号。《刘伯承年谱》记载,神头岭、响堂铺战斗刚结束之后的1938年4月1日,即在黎城乔家庄制定了首长代号、部队番号和保密路线图五份。对黎城根据地的重要地址、重要会议、重要战略、重要单位、重要人员、重要机关、重要工厂实施绝密和严格的保密措施。八路军进太行之前,创建敌后抗战战略支点(秘密根据地,眼位),中央就已经列入了重要议事议程,这是在险恶背景下,应对敌顽夹攻的重要措施。

1937年11月黎城根据地开辟之后,迅速成立了1200人的黎城牺盟游击队,450人的黎城公安游击队,250人的黎城漳河游击队和200多人的黎城偏城新华游击队,总人数达到2000多人。成立了黎城工人救国会、黎城农民救国会、黎城青年救国会、黎城妇女救国会、黎城儿童救国会等基层组织,积极改造基层政权。成立了覆盖黎城全县的村、区、县三级情报组织网。1938年2月18日黎城失守之后,八路军依托、围绕黎城根据地,进行了决策黎城杨家庄、袭击神头岭,决策黎城南桑鲁、袭击响堂铺,决策黎城西井村、袭击长乐村的神头岭大捷、东阳关大捷、长乐村大捷三次重要战役、战斗,奠定、巩固了黎城根据地的基础,为开辟晋东南乃至华北敌后根据地创造了条件,黎城成为八路军开辟敌后根据地的战略支点和大后方。

1938年4月,晋东南第一次反九路围攻之后,日军退出了晋东南,八路军再次分兵,开辟根据地。4月,徐向前从黎城出发前往冀南,与3月从黎城孔家峧到冀南的宋任穷回合开辟冀南根据地;陈赓在第一次反九路围攻之后,从黎城出发前往平邯线周边,开展游击战争,开辟根据地。《陈赓日记》记载,6月30日派386旅供给处长资建候率步兵一个连及人校干部青年返回到东阳关领取资财,足见黎城根据地在抗战初期的后勤保障作用。刘伯承、邓小平4月长乐战役后从黎城出发,经黎城偏城前往邢台小道沟,指挥冀南游击战争,开辟根据地工作。1938年6月21日,刘伯承、邓小平应朱德总司令电召,率129师师部返回黎城根据地,入驻黎城东阳关三摒镇(系保密代号,指枣镇村的南枣镇、北枣镇和子镇),129师师部驻子镇,政治部驻枣镇,朱德、刘伯承、邓小平在枣镇村黎城县公安局副官长郑易风家研究确定了组建冀南抗日行政公署,杨秀峰、宋任穷分别任冀南抗日行政公署正副主任的意见。7月2日,八路军总部派邓小平带20名随行人员,从黎城前往冀南南宫县,8月14日,邓小平复电八路军总部,冀南行政主任公署成立,杨秀峰任主任,宋任穷任副主任,各县县长委就,包括平邯线、津浦线党员县长26个,另有几个非党员可把握。1938年5月,第一次反九路围攻后,日军退出长治,设于长治的晋东南五专署政权,属阎锡山顽固派把持,长治牺盟会、进步青年、学生、进行民运,赶走了抗日不积极的旧官员,6月,戎伍胜担任晋东南五专署专员,这时晋东南五专署十几个县,才有二个县的县长是共产党员,离成为共产党的完整执政县,创建成八路军根据地,距离还很大。山西省三专署,驻地沁县,专员为共产党员薄一波,由于所处国共合作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大背景,隶属于阎锡山的国民政府领导,抗战初期,无论三专署内部,还是下属各县政府,国民党顽固派均占主导地位和多数,各级政权的夺取,根据地的创建也是1938年5月第一次反九路围攻之后,与民运运动结合取得的。《邓小平年谱》记载:“1938年2月22日,和徐向前致电朱德、彭德怀、傅钟等,最近召集县长及各部代表会议,讨论粮食问题,武乡县长对粮食问题总是推诿,襄垣县长亦然。”徐向前在回顾第一次反九路围攻时也说到,由于襄垣、武乡是顽固政府,在第一次反九路围攻之前,我们撤回了我们的人员,武乡、襄垣游击队在第一次反九路围攻中,没起多大作用。如武乡1938年12月底才推翻国民党顽固政府,始创根据地,1939年2月武乡南关即被日伪所占,5月武乡权店、南沟即成立维持会,7月,日军第二次九路围攻,白晋路全线,长治、潞城、襄垣、长子、屯留、壶关全部,武乡、左权大部成为敌占区,成立了维持组织。8月7日、日军打通邯长大道,占领了黎城和涉县县城,12月八路军发起邯长战役,12月25至26日,黎城至涉县段被八路军收复,太南、太北连成一片。但潞城微子镇、潞城、长治周围、武安始终为日军所占,直至抗战胜利。1940年5月,武乡日伪县公署进驻武乡东村,不久移驻武乡段村,直至1945年8月下旬光复。1943年元月,武乡反共第一军从县城段村,移驻武东重镇潘龙、洪水等至县城100多华里,公路沿线上邢村寨、马家庄等的20多个村庄,建有100多据点,武东成为敌统区。直至1944年4月光复。涉县1940年春天还是国民党孙殿英顽固政府。黎城县1938年2月18日至4月25日、1939年8月7日至12月25日二次,日军占领黎城县城和邯长大道,但始终被八路军和地方游击队困在据点内(请看皮定均《邯长大道上的日日夜夜》),始终未能成立县、乡、村维持会,始终是共产党的完整执政,始终未能影响八路军后勤保障基地在黎城的建设和生产。

八路军依托黎城根据地这个战略支点(眼),不断发展壮大,尤其1938年,仅129师从东渡黄河时的9000人,发展到近10万,根据地发展迅猛。1938年10月,中共中央六届六中全会决定,允许被隔断区域发展自己的军工厂,成立自己的银行,发行自己的钞票。根据地进行八路军后勤保障的系列生产基地和工厂建设,八路军的被服、印染、鞋袜、纺织、军工、银行、印钞、造纸、造酒、制药、皮革、化学、卷烟、毛工,还有牙刷、牙粉等一百多工厂需要选择在巩固的根据地进行,八路军将帅经过认真比对,晋东南和太行山其余各县无一个县有条件承担这一个重任,这付重担责无旁贷地落在了以黎城为中心的根据地身上,从1939年初开始,八路军一百多工厂在黎城偏僻的山山沟沟陆续兴建、投产。黎城成为八路军的后勤保障生产中心,真正成为八路军的腹心根据地。

八路军下列三个史实能充分说明八路军总部选择黎城作为腹心根据地的唯一性和无可替代性。1939年初,129师后勤部长徐林,奉刘伯承师长命令,准备为冀南银行培养人材,在冀南南宫组建招收起了129师财经学校师生,但因无巩固完整的根据地,被迫经三省十八县,转移到黎城西井,在黎城东井磐石寨办学,完成了为冀南银行培养人材的任务。冀南连个办学地方都无可选择。1939年5月上旬,八路军在陕西宝鸡车站搞到几台子弹机,9日,朱德、彭德怀致电王稼祥、聂荣臻等:“子弹工厂设置地点,一般以晋东南为宜,在晋察冀边区条件均不及。如在晋察冀边区设置子弹厂,在目前及将来敌人继续进攻情况下,有无适当安稳地点,能否解决原料供应,必要时可转送给晋察冀一部。”16日聂荣臻复电八路军总部:“此间后方机关过多,又值敌人不断围攻中,回旋区不大,造弹厂似不宜设立,故仍设于晋东南为妥。”最终子弹机运来黎城下赤峪,建成了八路军总部军工部的第一个子弹厂,这时晋察冀选择个子弹厂地址都困难。1937年7月7日,全民族抗战爆发之后,8月下旬,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国民政府蒋介石开始是让八路军到大青山的北京、大同、内蒙、山东一线抗战。毛主席党中央,坚持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在山西布局,依托太行山脉、吕梁山脉,创建抗日根据地,而后再向外发展。石拐会议确定129师全部入驻晋东南,依托太行山脉开展游击战,创建根据地。可见毛主席、八路军总部抗战的战略重点在山西太行山。八路军在太行山创建根据地,立住脚之后,6月,党中央和八路军总部开始考虑大青山根据地的创建,12日 朱德、彭德怀致电贺龙、萧克、关向应并报毛泽东:“军委意见在大青山脉建立根据地,经过我们详细考虑,请坚决派李井泉率一个建制团去,请毛泽东速抽一批做蒙古工作的干部随往。”1940年10月,贺龙、关向应经对大青山根据地考察后,就关于长期坚持大青山游击战争问题致电毛泽东、王稼祥、谭政、彭德怀、罗瑞卿、陆定一和中共中央北方局,指出:“大青山在今天是不可能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只能是一个游击区域,正确地认识此点,才能克服左倾,才能正确地执行革命的两面派政策。”   

从以上史实可以看出,冀南没有一个稳定的办学地方,晋察冀没有一个稳定的建子弹厂的地方,大青山绝对不能建设根据地,最多只能是个游击区,必须实行革命的两面派政策。那晋东南和黎城周边,那个县没有敌伪顽政府?那个县能有条件建设八路军被服、印染、鞋袜、纺织、军工、银行、印钞、造纸、造酒、制药、皮革、化学、卷烟、毛工、牙刷、牙粉等一百多工厂,可以建设八路军巩固的根据地?没有!1941年,蒋介石令新四军限期过黄河以北,新四军未过黄河,1月,皖南事变发生,新四军9000多人被国民党军聚歼,黄河以南建设八路军巩固的根据地,根本不可能。在黎城建设八路军的后勤生产保障中心,是八路军总部和129师师部的唯一选择。黎城根据地保卫的成功与否,是八路军能否立足敌后抗战的关键。八路军将围绕保卫自己赖以生存的腹心根据地,开展一系列与敌、伪、顽,斗智、斗勇,惊心动魄的战役、战斗。八路军保卫自己赖以生存的战略支点(黎城秘密腹心根据地)的战略,可以概括为“鸡蛋”战略。“蛋黄”是他的腹心,是捍卫的重点,一切重要机关、会议、工厂、医院、学校置于其中,采取绝密保密措施,不记载、不宣传。“蛋清”是拱卫八路军腹心根据地的卫星根据地,是八路军依托清漳河、浊漳河、百里板山天险内外,排兵布阵,斗敌反顽的重要战场。

(浏览 2,955 次, 今日访问 9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