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临危不惧的朱德总司令

“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为国捐躯”“民族英雄朱德以身殉国”1938年2月28日武汉政界、报界疯传朱德牺牲。延安亦急询朱德位置,要求回电。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需要从11天前(即2月17日)的土门会议说起。由于日军迫近,形势危急,阎锡山、卫立煌电约朱德在临汾附近的土门镇会商下一步作战计划。

名为会商,实际是希望朱德出仼第二战区东路军总指挥(阎锡山指挥西路军,卫立煌指挥南路军)。东路军分布最广,包括敌后活动的八路军和敌占区或靠近敌占区的中国军队(土门会议决定由阎、卫将滞留在晋东的七个半师归朱、彭指挥)。

朱德尽管感觉阎锡山、卫立煌这么做“其中似包含蒋(介石)意不使八路军过黄河南岸之企图”,但形势危急,朱德认为“不能在此危难之际不受命”。于是致电毛泽东表示,决心同彭德怀一起组织野战司令部在晋东南前线指挥作战。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朱德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2月19日,彭德怀首先启程前往长治。2月20日,朱德和左权率领八路军总部工作人员及警卫通讯营200余人,从洪洞县马牧村启程向前线出发。

就在朱德出发的同时,由于正面阻敌的国民党军队不战自溃,东路日军占领长治后开始沿临(汾)屯(留)公路西进,这对临汾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2月22日,日军占领屯留、长子。

2月23日,日军先头部队苫米地旅团3000余人已进入屯留与安泽县交界的良马镇(此处离临汾仅剩100余公里),即将与先期到达安泽县的八路军总部200余人遭遇。

朱德和左权已获知东路日军来犯的情报。此时,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安泽县岳阳镇周围全是山地,如转移到安全地带是非常容易的,但这样日军会长驱直入临汾,对抗日战争局势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

因为那时候周恩来正在驻临汾八路军办事处开展工作,准备把大批军用物资运往抗日前线。太原被占后迁移至临汾的政府和人民群众也还没有来得及转移。

面对如此危急的形势,朱德和左权没有考虑个人安危,而是紧急决定以200余人之力,利用地形优势,釆取节节阻击的方法迟滞10多倍于己敌人的行动。

2月24日,朱德率领警卫通讯部队200余人来到了临屯公路上的古县镇(今旧县镇)。

按照朱德命令,左权带领总部警卫通讯部队和安泽县自卫队,在敌人必经的公路两侧山地,利用险要的地形布下了几道阻击线。

此时,日军正在通往临汾的公路上大摇大摆行进。突然,前头兵踩了地雷,路边密林中又射出了密集的枪弹,日军大队人马立刻趴在公路上,不敢轻举妄动。

待他们镇定下来进攻,却看不见了人影。刚转过一个山弯,又遭遇猛烈袭击,再组织兵力反扑,却又不见人影。如此反复,日军如惊弓之鸟,不敢大幅前进。

在经历了一整天的阻击战后,日军推进到了府城以东的沁河边准备渡河,我军利用泌河的地利,早就严阵以待。日军多次冲锋未能前进。气急败坏下,日军开始翻山北上,绕断头街、东庄、高壁进入府城,绕道迂回。这正好为我方争取了时间。

2月25日,日军探知,在古县镇正面阻击他们的正是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他的少数警卫部队。于是,致电日军华北司令部从北平调来十几架轰炸机群,企图一举炸平朱德所在的古县镇。

但日军指挥官错把沁县以南一个叫“故县”的村子,当作了朱德所在的古县镇(两地相距100多公里)。日本空军把几百枚炸弹全部倾泻到那里,将故县村炸成了一片废墟。

随后,日军华北司令部通过电台大肆渲染,发出通报称“八路军总部被皇家空军炸为一片焦土”。

武汉后方报界看到日军通报后以为朱德牺性,纷纷报道。各界人士也纷纷致电八路军办事处和延安询问“朱德将军有无危险?”。但由于八路军总部与延安的通讯联系临时中断,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暂也不清楚朱德的情况。



其实,2月25日晚7时,当敌人攻占古县镇时,朱德已带领总部工作人员安全转移至临屯公路以南的刘垣村。并致电彭德怀请他迅速向总部靠拢。

临汾也派了五个营的友军援兵,布置在尧店一带。待日军继续西进时,朱德派身边两个连同尧店的友军夹击日军。虽然两个连从侧面袭击日军成功,但正面的友军却被日军突破。

2月27日,总部特务团第二营赶来报到。朱德指挥这支新兵部队袭击了日军的后续辎重部队,又一次打击了西进日军。

虽然临汾最终于2月28日失陷,但朱德以极少兵力迟滞日军一个旅团达三天之久,为临汾军民安全转移赢得了时间。

此战打响了晋南抗日战争第一枪,是八路军抗战以来,在太岳地区所取得的第一个大胜仗,共打死打伤日军300余人。

朱德总司令作为我军高级将领,临危不惧,以区区200警卫及少量安泽县自卫队员把约3000名日军缠在盘山公路,被当地百姓传为佳话。


(浏览 4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