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明禅师”最后的要求

1953年,被执行枪决的“了明禅师”平静地提出了最后的要求:“我罪大恶极,罪该万死,恳求子弹不要打我的脑袋。”

1952年,一封有关于当初杀害李大钊烈士凶手踪迹的检举信送到了上海市公安局新城分局。

检举信是北京市公安局转来的,信中说明1951年6月10日他们接到居民赵某的一封检举信。

公安局长许建国立即找来自己手下最信任的三名侦查员,将检举信交给他们,并下令三天将信中那名化名“了明禅师”,真实名字叫雷恒成的人抓捕归案。

三名侦查员立即调动人手开始对信中所提到的居民区进行调查取证,发誓一定要找到留着山羊胡子的“了明禅师”。

“你们说的人,我们这里一片人都有印象,他住在马立斯公寓,他们夫妻平日里几乎不出门,但这家人好像信佛,经常在家里敲木鱼念经,偶尔几次碰面打招呼也不是很热情,应该是北方来的。”

当地居民提供的口供让这三名侦查员精神一震,他们记下地址,为了不打草惊蛇,两名侦察员在外埋伏,一名化妆成了乡下人一路来到居民说的“山羊胡子老头”公寓门前。

开门的并不是“了明禅师”,而是一个老太太。看着老太身上破旧的衣服有些好奇,侦察员鲁全发主动开口介绍。

“您好,我是想找‘了明法师’算卦的。”

老太太见怪不怪地把人请了进来,他心中松了一口气,名字对上了。

“法师,您好!我想算一算未来。”

只见“了明法师”满嘴黑牙,一看就是长时间吸食鸦片留下来的症状,嘴里边还有一颗金牙,脖子上戴了一块挂表,看着似乎是金表。

“了明”并没有在乎鲁全发对自己的打量,因为他也在打量这个身上衣服沾染了很多灰尘的年轻人,外地口音、并不富裕、坐得也不直,一看就是地方来的。

他瞬间端起了大师的架子,“你是来上海找工作的吧?”

鲁全发拿手搓了搓膝盖,脸上的神色露出了一抹赧然,“对,我想来大城市闯一闯,听朋友说您算命特别准,您能帮我算算么?”

“你有好运,会发财会升官,以后定然会有大出息。”

“了明”装模作样地要了对方的生辰八字,在纸上写写画画了好一会儿,一边写一边说一些溢美之词,鲁全发在交谈的过程中,通过对对方的外貌核实,确认了他就是举报信中的雷恒成。

“谢谢大师。”他交了算命钱以后,飞速赶到楼下,“确认目标,立即行动。”

三名侦查员立即冲上公寓,破门而入控制了雷恒成,雷恒成最初有些惊讶,不过后来却也没有过于反抗,就这样被他们押回了警察局,警察局后来的工作人员还在他家里发现了很多日伪时期的勋章和真实身份证明。

但在他被关押在警察局的这段时间里,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对于杀害李大钊一事始终一言不发,警察局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向他们当时对于革命战士一样进行严刑拷打,而是选择了以思想教育为主。

1952年10月20日,受不了良心折磨的雷恒成,主动将当年杀害李大钊的经过,向警方的工作人员坦白。

李大钊当年一共被关押了22天,在这期间受尽了酷刑折磨,但是他始终拒绝出卖任何一名同志,也不愿意交代有关于党的任何机密。

负责审问的特务没有办法从他口中撬出有用线索,只能将情况汇报给张作霖,最重要的是,当时很多百姓都知道李大钊被捕,他们自发上街头组成游行队伍,要求释放李大钊,时间拖得越长,张作霖就越心慌。

“1926年4月28日,除了李大钊以外,还有很多共产党人被送到京师看守所的绞刑架那里,但是我们对李大钊进行了三次绞刑处决,直到最后一次才彻底绞死他,行刑过程40多分钟。”

负责审讯雷恒成的工作人员无不咬牙切齿,雷恒成面色灰白地接着认罪。

“除了李大钊那一批人以外,我还杀了很多其他共产党人,大概有18人,后来我在七七事变之后投靠了日本人,被国民党处死之前逃了出来,化名为‘了明’。”

最终,公安局局长将审讯过程写成报告传达给了上级,华东部公安局根据我国法律法规,决定立即将雷恒成行以枪决,让他为了他自己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对于开头的要求,经现场领导同意,决定从人道主义出发,满足其要求。


(浏览 4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