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人民功臣”崔星

江苏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人物志》收载了164位志愿军前辈,其中一位是我父亲江涛的战友——崔星叔叔。2020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我更加缅怀这位被授予“人民功臣”称号的革命前辈。



崔星(1918年8月—2001年6月),原名赵耀星,出生于河北省深县,1938年1月参加八路军,同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一、

抗日战争时期,崔星历任河北人民自卫军军政干校学员、民众抗日自卫军第1团连指导员、营教导员,八路军129师冀豫支队政治处教育股长、385旅第1团政治处教育股长、13团政治处教育股长、385旅统战科副科长,第十八集团军太南办事处调查科科长、太行军区第4分区情报处派遣股股长兼壶关情报站站长,太行第8军分区情报处主任。他参加了太行地区反“扫荡”战役、白晋破击战役、百团大战、平汉线破击战役、道清反攻等战役、战斗。



在抗战极端困难的1942年初,崔星从129师385旅统战科调到太南办事处任1科(调查科)科长,领导李自强、牛玉峰、李密兰(李进)、黄醒民、邵丰秋、周罗、张良、安明堂等同志开展情报工作。

1943年春,太南办事处与太行第4军分区侦察股、新1旅侦察股合并后,1科改为1股(谍报侦察股),崔星任股长。他们的任务一是统战与反顽,二是谍报派遣。

在统战工作方面,主要针对驻晋东南和豫北地区的国军24集团军下辖的27军、40军和新5军进行上层联络和争取工作。崔星配合情报处李新农主任做27军的统战工作。当日军进攻国军时,在人力、物力上给予国军27军支持和协助。当日军引诱劝降国军时,揭露、打击日军的侵略行径,争取国军官兵支持我军的抗日斗争。

在情报工作方面,以长治为重点,用公开和秘密两种手段建立情报组织,设立长治、潞城、壶关、荫城情报站,配合部队行动和对敌斗争。崔星和邵丰秋在壶关县建立了情报站和地下交通网,使情报能够迅速传递、汇集、上报。有一次崔星和潞城情报站站长李庚鑫得到情报,发现一支来路不明、番号不清的可疑“八路军”,经分析、研究后认为是日军伪装潜伏到游击区的。他们及时向上级汇报,避免了八路军总部与部队的损失。


1945年12月太行八分区情报处股以上干部:前排左起雷立德、胡定嶷、张璋,后排左起崔星、崔培民、许剑、李广文

1943年林南战役后,崔星调新成立的太行第8军分区,任情报处处长。当时8分区情报处副处长张璋,谍报派遣股股长许剑、副股长崔培民,部队侦察股股长胡定嶷、副股长雷立德,材料整理股股长李广文、副股长吕嘉琦,并建立了8分区情报网站。

二、

解放战争时期,崔星历任太行第4军分区(该分区于1945年11月,由原太行8分区改编,辖陵川、沁阳、博爱、修武、获嘉、温县、武陟和焦作等七县一市)情报处处长、参谋处主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9纵队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第2野战军第15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



崔星跟随秦基伟司令员逐鹿中原出太行,风雨跃进大别山,组织传达上级命令,危急情况下他连图钉都来不及取,一把一把地从墙上往下抓地图及时出发。他提出独具建树的作战方案,出色地协助首长完成作战指挥任务,两次被纵队授予“人民功臣”光荣称号。


1945年11月17日宋之春(前蹲)左起陈皓、梁毓忠、赵增益、黄新友、刘毅、孔俊彪、肖永银、崔星在焦作太行8分区司令部楼前

崔星在解放战争的三年中,参加了豫北反攻战役、挺进豫西、伏牛山战役、郑州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进军两广战役等,直到解放全中国。

三、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崔星先后任志愿军第15军司令部办公室主任、第15军45师参谋长、第15军副参谋长,参与组织指挥了第五次战役、五圣山阵地防御战和元山抗敌登陆准备等。


1950年崔星、崔玉如夫妇

1951年3月,崔星奉秦基伟军长命令组织赴前线实习团,先于部队进入朝鲜战场。他向第一批入朝作战的兄弟部队学习战斗经验,了解敌军作战的特点与我军采取的对策,组织编印了《先期入朝部队作战经验》下发部队,对15军入朝作战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4月22日第五次战役打响,崔星始终协助军首长指挥作战。志愿军入朝作战初期,美军依仗空中优势对我造成严重损失,志愿军规定部队严禁用枪支对空射击。崔星分析了15军部队的火力配备,认为应将对敌军空中优势的消极防御变成积极打击。他请示秦基伟军长和张蕴鈺参谋长后,起草了《组织一切对空器向敌机射击》的命令,并挑起组织对空作战的重担。命令下发的第二天,85团的机枪射手高荣成就用35发子弹击落一架敌机、活捉了飞行员。同日,133团击落敌广播机、轰战机、战斗机各一架。崔星及时总结部队对空射击的经验,通报全军各部队加强对空射击组织,争取打下更多敌机。133团在通报鼓舞下越打越巧,二天后又击落敌机两架,荣立了二等功。美军飞机很快改变了战术,由原来的低空飞行轰炸改为飞高飞远,发现目标后再低空偷袭。崔星便组织指战员研究引诱敌机低飞的窍门,在预定区域摆放汽车、军装、被单、炊具等物品迷惑敌人,当敌机俯冲时从隐蔽的侧翼猛烈射击。这样15军取得了击落、击伤敌机83架的战果,战士们的斗志高涨,由原来的“怕飞机”变成了现在的“盼飞机”。

1952年4月五圣山战役前,抗美援朝正处于第二阶段,既以阵地战为主,开展持久的积极防御作战。崔星参谋长深入坑道阵地,逐团逐连实地勘察。他看到部队缺乏工具和炸药,就组织各团捡阵地上敌人丢下的钢铁和没爆炸的炮弹,架起铁匠炉打制铁锹、铁镐、钢钎,灌装炸药,顺利建成了能战斗、能生存的坑道防御体系,为五圣山战役的胜利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同时,他提出主动地出击歼灭敌人,组织群众性的冷枪、冷炮、杀敌运动,挑选培训阻击手、选择并构筑射击阵地、灵活运用射击方法。六个月内,仅15军45师就冷枪冷炮歼敌7907人,摧毁敌坦克18辆、汽车88辆、地堡170个。

在朝鲜作战的三年中,崔星始终关注朝鲜人民的安危,作战间隙帮助朝鲜群众春种秋收,修渠植树。五圣山战役期间,21岁的朝鲜姑娘石吉荣每天坚持上山为志愿军挖野菜。1952年5月1日当她为崔星所在部队送野菜途中,被美军炮弹炸伤,生命垂危。崔星立即命令卫生部门全力抢救,并亲自为石吉荣喂水、喂饭。石吉荣得救了,但不幸失去了一条腿。崔星和政治部商量,撰写了石吉荣的事迹,上报给朝鲜政府。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政府授予石吉荣“人民英雄”的光荣称号。

1952年国庆节,崔星作为志愿军代表回国参加了国庆典礼。他登上天安门城楼,受到了毛主席、朱总司令的接见,并合影留念。按照抗美援朝总会的安排,崔星数次向首都的党政军机关及各界群众汇报了志愿军取得的辉煌战绩。他的报告生动实在,不断被掌声和口号声打断。一个半月后,崔星又回到烽火连天的朝鲜战场。

1953年上半年,志愿军的战斗任务是春季反登陆备战和夏季三次战役。崔星在元山地区担任东海岸防御作战任务时,与朝鲜人民军同志并肩战斗、视察阵地、研究联防,与朝鲜2军团长崔显、2师团长崔哲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

1954年,时任15军副参谋长崔星即将离开朝鲜回国时,崔显、崔哲、石吉荣专程赶来送别,共叙友情、难舍难分、抱头痛哭、感人至深。崔星回国后,他们之间仍书信往来,畅谈两党、两国、两军的友谊。

四、

崔星从朝鲜战场回国后,任南京军事学院战史系主任、北京高等军事学院战略教研室教员组组长等职,参加编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战史》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经验总结》等重要史料。


1958年10月23日在北京高等军事学院,前左孙耕夫、刘岩、崔星、罗义准、韩双亭、秦宝珍,后排左一郭奇

之后,崔星历任国家科委军管会副主任,中科院革委会会副主任,昆明军区陆军学校校长、昆明陆军学院顾问等职。他于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60年晋升为大校军衔,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1988年被中央军委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在战争年代,崔星叔叔是与我父亲江涛共同战斗、生死之交的战友:抗日战争时期同在八路军太行军区,打击日本侵略者;解放战争时期同在人民解放军二野十五军,从北向南解放全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同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我母亲一直珍藏着崔星叔叔的老相片——胸前挂满勋章的崔星叔叔容光焕发,他的笑容是那样和蔼可亲。这张相片是1972年的一天,崔星叔叔亲手送给我母亲的。那时我父亲江涛背着“走资派”的罪名去世已五年,很少有人肯与我的家人来往。但是父亲在晋东南共同战斗的老战友——崔星、张文进、李庚鑫三位前辈,却顶着压力专程登门看望我守寡的母亲。他们表达了老战友们对我父亲的深切缅怀,鼓励我母亲坚强地面对逆境,令我们母女倍感温暖。

崔星叔叔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处事机智勇敢,为人厚道善良,我们深深地怀念他。

(浏览 29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