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从一张抗战时的手术相片说起

这是一张抗战时期的老相片,画面上的外籍医生正蹲着为八路军战士做手术。我初次看到这张相片是在山西某县印刷的小册子里,后来又在一个抗战纪念馆里看到,二者对相片的注解均为——德籍八路军军医汉斯.米勒博士。



我有些疑惑,如果此相片的确是米勒医生,为何米勒夫人中村阿姨送给我的《汉斯.米勒》画册没有收载呢?这本画册收载了83张与米勒相关的相片,不应当遗漏这么重要的老相片呀!我咨询了有关专家得知:这张相片的主角的确不是米勒医生,而是白求恩医生。随之,我将此信息告知了有关方面。




时光岁月带走了众多的革命前辈,现在老红军、老八路大多已不在人世,老解放军、老志愿军也已为数不多,甚至他们的儿女也开始陆续地离世。亲历者、知情者、甚至聆听者都越来越少。虽然我们的党、国家与军队十分重视前辈们革命精神与光辉历史的传承,但在少数地方和某些领域不同程度地存在令人费解的遗憾。




在京郊某区的一个博物馆里,我看到介绍1937年冬萧克司令员与英国记者贝特兰合影的注解写的不对,马上通知了该馆。在山西的某纪念馆,滕代远之子滕久昕看到展览橱窗中一张老相片介绍的历史人物张冠李戴,立刻向工作人员指出错误。特别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在主流媒体的历史文献纪录片中,甚至出现把国军军官的相片用在我军将领身上的错误!这种极不负责的问题实在是令人堪忧。




在八路军研究会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活动的微信群里,我看到青年代表留言:八路军前辈们的丰功伟绩永世不忘,第二代叔叔阿姨的职责是还原历史,我们第三代的任务是传承精神。




不少革命后代和热心学者为此付出大量的心血,其精神可圈可点。例如:何正文之子何凡为考证1945年六位前辈在日军“夕阳台阵地构筑纪念”的老相片,不怕麻烦、多方咨询,终获部分信息。又如:太行干部学院的郝雪廷老师为论证《究竟有多少个团参加了百团大战》,广泛收集史料,认真分析研究,终于得出八路军在百团大战中实际参战团共计118个的结论……




从事党史军史的研究、整理、宣传工作的责任重大!这是一件极为严肃、认真的事情,切不可马马虎虎、似是而非!如果怀着急功近利的心态,造成颠倒是非、破绽百出的误导——必定上愧疚于革命前辈,下对不起子孙后代!

(浏览 15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