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三名部下是上将,自己却是少将,1959年后还为彭总拍电影

旧书卷里的长安

在新中国的开国少将中,有一些人早期资历很深,只是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没跟上,以至于军衔被昔日的部下超过。就比如说吴自立,有三位开国上将、多位开国中将都曾是他的部下。

吴自立很早就是主力团团长,按道理来说,正常发展不应该只是少将的,可惜由于一次被错批,他的整个人生轨迹都发生了改变。

虽然有过挫折,吴自立的脾气始终未改,多次直接表述自己的想法,1959年后大多数人对彭老总的事都闭口不言,他却想用隐晦的方式想要为彭老总正名,后来还因此有过波折。

吴自立出生于湖南平江的一个贫困家庭,19岁时出于生活所迫加入湘军,后来几年他辗转于滇军、鄂军,1926年随改编的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参加北伐,曾任国民革命军代理连长。

在北伐的过程中,有两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一是他随部光复南京时,英国军舰向游行军民炮击,一些北伐士兵当场还击。

事后国民党不仅不驱赶外敌,反而将自卫还击的士兵枪毙了。吴自立对这种做法深恶痛绝,叹息道“大土匪小土匪总是土匪!新军阀旧军阀总是军阀!”

二是接触到了共产主义思想,出身贫苦的吴自立,被共产党提出的革命理论所触动,认为这才是救国之道。因此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不愿与之为伍,设法脱离部队回到了家乡。

1928年末,吴自立在平江入党并参加红军游击队,任红5军第二纵队特务大队大队长。

这个特务大队可谓藏龙卧虎,开国上将杨勇、王平、苏振华,开国中将张震、邱创成、文年生等人都是从这里走出,吴自立当时作为这群人杰的领导,也相当有能力。

后来吴自立因为战功屡有提升,担任过红三军团5军1师1团团长、红8军6师7团团长、红8军6师代理师参谋长等职。

他当上团长是在1930年,当上代理师参谋长是在1932年,如果没有出现差错,抗战前要当上师级干部绝非难事。

然而在1932年7月,他因看不惯保卫局乱抓人,跟政委江华吵过多次,导致被扣上“反政治委员制度”的帽子,职务被撸掉,改任军团司令部通讯员,党籍也被开除。后经多次上诉,职务有所恢复,可惜基本就没在一线带兵打仗了。

吴自立往后的生涯历任红一方面军司令部股长、新四军军部副官处处长、军委后勤经济建设处处长、热辽军区后勤部副部长、东北航务局局长等职。

这种幕后工作虽贡献很大,但不容易被人注意到。不过,吴自立在党内有自己的出名方式——爱打抱不平

1941年八路军总政治部为老红军颁发纪念勋章,因为人数较多,相关负责人在制作名单时,一些职务低的老红军被遗漏了,一些获得勋章的八路军将领又不是老红军。

见到这种情况,吴自立在一次开会时就当众发了火,对总政组织部部长胡耀邦说:这是红军纪念章,只要是红军,不管人家是伙夫还是马夫,你都要发给人家;不是红军的,职务再高也不能发。

胡耀邦刚准备解释,吴自立又说:你们乱发的话,还有什么意义?这种牌牌发给我,我就拴在狗尾巴上去找毛主席。

越说他的火气越大,最后还对胡来了句:我参加革命时,你还在穿开裆裤!好脾气的胡耀邦被他弄得下不了台。

建国后的大运动时期吴自立的儿子吴东征去找胡耀邦帮忙时,胡还说及了此事:你爸爸是好人!但你爸爸和我私交不好,虽然都是工作上的分歧,但你爸爸骂起人来,有时真让人受不了,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

而要把牌牌挂在狗尾巴上这件事,后来被人张冠李戴,说是吴自立大授衔时对军衔和党不满,导致吴自立无端遭受攻击。

还有吴自立听说组织在准备召开七大时,给毛主席写信请求旁听。毛主席很快回复“自立同志:关于要求旁听七大会议问题,我已转给该会组织的委员会考虑。”

随后吴自立就天天去组织部那边问结果,得到的答复是“七大会议没有旁听席”。吴自立瞬间脾气上来了,立马又给毛主席写信希望组织能查明自己的历史问题,同时又质问有的干部可以带老婆参会,自己为什么不行?七大代表的候补形式他也不满意。

主席再次认真给他回了一封信:自立同志,你对革命的忠诚没人怀疑。你没有参加七大会议问题,这是另外一回事。请你不要因这个问题过于精神苦恼。

后面经彭老总的出面劝说,吴自立才没有纠结此事。上述这些事迹都能看得出来,吴自立是一个很较真、很直率的人,他会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包括建国后也没改过。

1959年彭老总出事后,很多老部下对于往事都闭口不言,但吴自立却开始积极收集革命斗争史料,编写革命回忆录以及参与创作《怒潮》电影剧本。

《怒潮》看似讲的是秋收起义,实际讲的是彭德怀领导的平江起义,电影绝大多数镜头都是在平江拍摄的,几位主角原型也是原红三军团的干部。电影编剧有三人:吴自立、未央、郑洪,吴自立排在第一,出力最多。

他知道讲述平江起义的电影在那个环境下,没什么人敢拍,所以就借了秋收起义之名,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知道当年彭老总的事迹,从而逐步来为彭老总正名。

平江县委编写《平江革命斗争史》时,吴自立也告诉家乡的干部,一定要实事求是记录彭老总的贡献,这极为难得。

可惜的是,1964年吴自立挨了批,被定性为“利用编写革命史为彭翻案”,职务遭撤销。

到了大运动时期,这些事情又被翻出来,他再度遭到冲击,被隔离审查,家属也被牵连。当时地方上关于他的会一个接一个的开,不过他始终没有屈服。

面对别人扣过来的帽子,吴自立勇敢承认自己创作《怒潮》确实是想为彭翻案,但他坚决否认存在什么“反党翻案小集团”。

往后几年,他的处境都很糟糕,1973年出确诊癌症后还无法得到救治。儿子吴东征找了许多故交,可没人愿意帮忙,最终吴东征找到胡耀邦。

虽然胡耀邦跟吴自立关系不算好,但也还是伸出援手,帮忙将信送到中央,吴自立才解除监护,被送到北京解放军总医院治疗。

1975年10月11日,吴自立因车辆事故去世。他是一个很纯粹的人,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浏览 14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