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入朝最小的志愿军女兵姐妹花

来源:美篇@山水田园



这对漂亮穿着志愿军服装的小姐妹,她们拍的不是剧照,也不是儿童艺术照,是入朝前怕家人惦念在沈阳一家照相馆拍的合影。别看她们还是个娃娃,但她们是真正名副其实的志愿军女兵,这对志愿军女兵姐妹花,1954年4月入朝,右边的是姐姐张德贞,参军入朝那年10岁,左边的是妹妹张德华,入朝时8岁,姐妹俩作为志愿军特招兵随着部队文工团杂技队,唱着雄赳赳气昂昂的《志愿军战歌》跨过了鸭绿江,在三千里江山的朝鲜战场上,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慰问演出鼓舞士气。


1955年初,姐姐张德贞在朝鲜。


张德贞姐妹出生于杂技世家,姥爷家是中国杂技界非常有名望的彭家班,彭家班的绝活是车技,她俩的父母因杂技而结缘,小时候姐俩的姥爷教她们练童子功和独轮车技,六七岁的时候就随着五姥爷在沈阳登台演出,初显杂技天赋。穿上特制的军装跨过鸭绿江


1954年冬,小姐俩在朝鲜。


1954年初,志愿军文工团派了一个教员到沈阳招生杂技队员,招生办设在了沈阳志愿军留守处,教员四处打听沈阳杂技人才,千方百计找到了张德贞姐妹俩的家,与她们的妈妈商量能否让姐妹俩到志愿军杂技队,她们的妈妈真舍不得这么小的一对女儿出国入朝,远离父母远离家乡,但妈妈有着强烈的爱国热情,也想为抗美援朝做点贡献,衡量再三还是答应了教员的请求,教员立即向志愿军文工团汇报招生情况,很快得到了文工团的批复同意。姐妹俩实在是太小了,部队根本就没有她们能穿的军装型号,需要特殊裁剪制作才行,于是教员在沈阳找了个有经验的老裁缝,用旧军装缩小比例给姐妹俩改制成合体的小军装,姐妹俩穿上军装那天甭提有多高兴了。当时沈阳还有一个17岁的男孩王殿臣,也与张德贞姐妹一同入伍。他们从沈阳乘坐开往安东(今丹东市)至新义州的火车,当姐妹俩看到被炸毁的鸭绿江断桥钢梁上布满了弹孔,看到新义州到处都是大坑,心中充满了疑问?教员说这都是美军飞机扫射轰炸留下的,战争给美丽的朝鲜带来了创伤,也在姐妹俩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入朝巡回演出


大武术。


姐妹俩在新义州换乘开往志愿军总部驻地桧仓的汽车,志愿军文工团的歌舞团、话剧团和杂技队都住在桧仓。姐妹俩到杂技队后,经过暂短的节目编排和训练,随着杂技队开始了入朝后的第一次演出。那是1954年5月,志愿军在板门店遣返最后一批战俘,姐妹俩随着文工团给在板门店执勤的志愿军和人民军慰问演出,同时还给中立国及战俘演出。演出结束后,喜欢中国杂技的美国军官要求与张德贞小姐俩合影,可惜的是文革期间张德贞怕惹麻烦将照片烧毁了。


在简易演出舞台上演车技。


姐妹俩在朝鲜巡回慰问演出四年半的时间,去过所有在朝鲜的志愿军和人民军驻地,她们不仅在各军部、师部、团部驻地演出,还到后勤保障部队、各分部、野战医院、运输和工程部队驻地演出,还深入到前沿阵地坑道进行表演。朝鲜的东西海岸线有她们的身影,上甘岭、元山、老秃山、金刚山,新义州、大合岛、龟城、平壤、清川江、汉城、板门店留下了她们的足迹。老队员给她俩讲杂技队1951年入朝的故事,那个时候还打仗,杂技队队员们背着道具和行装跟着9兵团行军赶路,队员们在行军中一边走一边演,给部队做行军鼓动,队员们不但演杂技,还要唱歌、演数来宝、快板等节目,那时候根本没有演出场地,都是在小山坡、山洼、小山沟里演出,有时候正在演出还会遇到敌机空袭轰炸,不仅艰苦,还随时有牺牲的可能。



姐妹俩入朝的时候已经停战,演出条件相对好点,有苏联的嘎斯51卡车乘坐和拉道具,但部队驻地分散且路程较远,有时一坐车就是七八个小时,车在崎岖蜿蜒坑洼的山路上颠簸,到了驻地得不到休息就马上展开演出,这样的节奏大人都吃不消,别说这一对没成年的小女孩了。虽然有照顾她们生活的老队员,但每次出发时,小姐俩都学着老兵的样子自己打背包,开始的时候背包被她俩用绳子捆成了卷,后来背包打个井字,再后来就是标准的三横压两竖了。下部队演出,部队集中的地方搭个简易台子演出,有的时候队员在山坡上演,战士们在山坡下看,前沿阵地演出时战士比较少,战士就围坐一圈,队员在战士们中间演出,姐妹俩的独轮车技对场地平整有要求,但有的时候场地是坑洼的沙土地,姐俩就在沙土地上吃力的骑车表演。杂技队精彩的演出受到了志愿军、人民军和朝鲜老百姓的好评,也得到了金日成等朝鲜国家领导人观后的夸赞,同时在志愿军和人民军战士们的心中也记住了这对可爱的车技小姐妹。


姐妹俩与朝鲜人民军将军合影。


朝鲜大同江洗军装。


杂技队有个优良的传统,每到一个志愿军驻地,岁数大一点的杂技演员在演出空隙收找脏衣服,给志愿军战士洗军装被褥,对战士衣服有漏洞破了的进行缝补,姐妹俩也不甘落后就给志愿军战士洗军帽刷鞋。这个传统一直在杂技团保留着,后来到川西北高原给平叛部队演出,姐妹俩在金沙江畔给战士们洗衣服。


姐妹俩和妈妈在朝鲜的合影。演出受伤


穿裙服军装的姐妹俩。


1956年杂技队下部队演出,有一个三个人组合的车技节目,底座是男演员张星,二节是男演员王殿臣,瘦小的张德贞在王殿臣的右侧边上,自行车在用板凳桌子搭建上面铺着木板条的临时演出舞台上转着,三人在快速旋转的自行车上变换着造型,由于三人在台上骑车,松软的台板承重力较差,颤抖共振使自行车摇晃,正在做单推动作的二节王殿臣没站住身体失去了平衡,把没有思想准备悬空在自行车右边造型的张德贞,从右边一下子轮到了左边飞了出去,落地瞬间张德贞为避免头部受伤虽然调整了落地姿态,但还是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脚踝受伤肿胀发木疼痛难忍,张德贞休息养伤一个多星期后,脚踝刚刚消肿,她忍着痛又随着杂技团奔赴各地慰问演出去了。杨勇司令员教姐妹俩玩手指游戏


换上新式军装的姐妹俩。


1954年夏天,文工团在志愿军总部驻地桧仓的简易俱乐部开大会,张德贞和张德华姐妹俩因为太小,不能参加志愿军文工团的大会,开会时姐妹俩就在会场外边玩。这天姐妹俩正在会场外边玩呢,志愿军总司令员杨勇和警卫员走了过来,搬了一个长条凳子坐在会场门口,招手叫正在玩的姐妹俩过来,杨勇司令员抱起妹妹张德华放在腿上,姐姐张德贞依靠着司令员,司令员问你俩是哪个队的啊?叫啥名?多大了?想家吗?你俩会玩这个游戏吗?说着司令员将左右手食指拇指交替运动,姐妹俩一会就学会了,不太熟练的妹妹做错了,司令员用食指刮了妹妹的鼻子,妹妹伸出了舌头笑着向着司令员做了个鬼脸。1972年杨勇任沈阳军区任副司令员时,专门到杂技团看望曾经入朝的杂技队员和当年的车技小姐妹。练功、学文化两不误


杂技队部分队员合影。


张德贞姐妹俩在杂技队的拿手绝活是车技,有的时候表演抖空竹、武术等,她俩在志愿军部队巡回演出深受广大指战员的欢迎。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小姐俩练起功来特别卖力,每天都是汗流浃背的,看到刻苦练功的小姐俩,杂技队的领导特别高兴,但有一件事让文工团政委程远召犯愁,就是姐妹俩渐渐长大,得需要有个学校学习文化,不能让小姐俩成了文盲啊,但杂技队还离不开小姐俩那受欢迎的车技节目,思来想去请来了话剧团舞美队文化水平最高的一个队员,每天教姐妹俩识字算算数,姐妹俩在演出练功后放弃休息时间学习文化知识。祭拜毛岸英

向毛岸英的墓,敬少先队礼。


志愿军烈士陵园在桧仓,1956年春天,张德贞和妹妹专程来到了烈士陵园,缅怀牺牲的志愿军战士,当她们走到毛岸英墓前,同去的杂技团老队员告诉她俩,这是毛主席的儿子,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第一名战士,牺牲在朝鲜战场上,身躯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姐妹俩怀着崇敬的心情,向着毛岸英的墓敬了一个少先队礼。抗美援朝期间,杂技队把十岁左右的小队员组织起来成立了少先队,张德贞任少先队大队长,规定小队员们穿军装的时候行军礼,穿便服的时候行少先队礼。老队员用相机记录了张德贞姐妹俩祭拜烈士这珍贵的历史画面。我的冰糖哪去了?


翻车没有造成伤亡,队员们收拾好道具拍了这张合影。


1956年的冬天,朝鲜非常寒冷,鹅毛大雪下个不停,志愿军杂技队接到下部队慰问演出的通知,刚刚下过大雪的山路路面结冰特别湿滑,杂技队拉道具和运送演员的二台车在颠簸坑洼崎岖狭窄的山路上艰难地行驶着,汽车刚刚翻过山岗下坡经过一个胳膊肘急转弯处时,一阵大风卷起山上的积雪,霎时间能见度降低,道具车司机紧急踩着刹车,由于阴面山路结冰汽车根本控制不住,车侧滑着向山坡下溜去,滑过了山坡就是悬崖后果将不可想象,道具车司机本能的向山体急打方向,汽车在惯性之下侧翻在山坡上,看到前面道具车翻车,运送演员的汽车赶紧停车,队员们跳下车向山坡跑去,只见道具车四个轮子朝外,道具撒满了山坡,乘坐道具车被甩出去的押车乐队队员赵乃宽就喊另外两个押车员,你俩是否受伤请回答,两个押车员从被压着的箱子下爬出来,一个报告说我没有受伤,另一个却急着喊“我的冰糖哪去了?”,幽默的回答调节了翻车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把赶来的队员们都逗乐了,领队招呼队员们把道具收拢起来放在路边,部队又派了一辆车将道具送到了演出部队驻地。


更换新军装的杂技队员与朝鲜人民军。偷吃苹果


戴着红领巾的杂技队小队员在朝鲜。


朝鲜盛产苹果,每到秋冬季节朝鲜就会给志愿军送来苹果,杂技队每个队员能分到一脸盆的苹果,那个时候苹果是志愿军能吃到的最好吃的水果,张德贞特别喜欢苹果,她把领到的苹果放到了床下,顺手拿出一个苹果,没洗就直接吃了起来,负责姐妹俩生活的队里蹬缸演员张玉贤看见了,从持续保持营养补充维生素需求出发,对姐俩提出了吃苹果的要求,要求姐妹俩每两天吃一个苹果,还每天检查姐俩苹果消耗量,但床底下红红的香甜苹果对还是孩子般的姐妹俩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趁着张大姐不在的时候姐妹俩经常偷吃,偷吃苹果的事很快被张大姐察觉了,一天姐妹俩又回宿舍偷吃苹果,张大姐进屋准备抓现行,小姐俩听到了脚步声赶紧躲在了床下,张大姐进屋没看见人正要往外走,妹妹咀嚼苹果发出了动静,张大姐蹲下来一看小姐俩趴在床底下啃苹果呢,俩人的小脸蛋都蹭上了灰尘,张大姐看着又好气又好笑转身走了,小姐俩纳闷怎么没挨批评呢?张大姐一会又转身回来了,手里端着一脸盆苹果,说你俩吃吧,原来张大姐把自己的苹果给了姐妹俩。在部队姐妹俩好多事情学会了自己动手打理,为了减轻照顾她们生活张玉贤的负担,张德贞不仅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好,还要照顾妹妹,给妹妹梳头、演出化妆等。凯旋回国,汇报演出03:59

英雄凯旋,举国欢迎。

1958年10月25日,张德贞姐妹俩随着最后一批志愿军撤出朝鲜回国,并跟着志愿军代表团入京,给北京人民汇报演出,到修建密云水库的驻军部队慰问演出,在怀仁堂演出,并受到了毛主席,刘少奇和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张德贞至今保存着当时珍贵的合影,放大后挂在了家里的墙上。她清晰地记得参加合影的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志愿军首长,志愿军英模人物,战斗英雄,志愿军文工团员。


1958年10月29日,毛主席和中共中央领导人,接见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周总理叫出张德贞的名字


周总理接见演员时,与张德贞亲切地握手。


1964年第三届全军文艺汇演,周总理和《红旗飘飘》杂技演员握手时亲切的叫出张德贞的名字。《红旗飘飘》是沈阳军区杂技团1960年根据毛主席“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指示,把国外的《空中飞人》和我国民间杂技《吊篮》改编而成,1961年周总理到沈阳视察,沈阳军区一台综合晚会让总理记住了杂技节目《红旗飘飘》,并十分喜爱。1962年北京文艺汇演时,总理专门接见了《红旗飘飘》演员张德贞和王秀珍,总理心中装着国家,也装着这个普普通通杂技演员的名字,周总理多次陪外宾观看《红旗飘飘》,并专调这个节目出国访问演出。


杂技《红旗飘飘》上了报纸,也上了越南的电影。


《红旗飘飘》演出剧照。


六十年代,前进杂技团队员到机场迎接陈毅归来。从杂技演员成长为团长和著名编导


1964年,前进杂技团到柬埔寨进行友谊访问演出,西哈努克亲王走上舞台接见杂技演员。


回国后,姐妹俩随着志愿军政治部文工团杂技队改变隶属关系为沈阳军区前进杂技团。前进杂技团建于1949年12月25日,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140师宣传队。 1951年3月3日以张金发队长、王喜临付队长及队员等13名同志随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从吉林集安入朝参战。1952年9月杂技队从九兵团调至志愿军总部,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文工团杂技队。1958年10月25日回国,志愿军杂技队编入沈阳军区文工团杂技分团。杂技团冲出国门的第一个节日《红旗飘飘》,多年来前进杂技团很多节目代表中国参加世界表演比赛,赢得金牌15枚、银牌12枚、伏秀节目奖18个,前进杂技团岀访60多个国家和地区,知名度享誉军内外,扬名五大洲。而张德贞和张德华姐妹俩是前进杂技团历史的见证人,她俩从普通的娃娃演员成长为杂技团的顶梁柱。

姐姐张德贞多次在全国获大奖,成长为沈阳军区前进杂技团大校团长,技术4级,享受国家特殊津贴。

妹妹张德华杂技艺术造诣很深,继承了彭家班的杂技传承,成为沈阳军区前进杂技团著名编导,拿国际金奖,荣获一等功和二等功,技术6级,享受国家特殊津贴。退役不褪色,退休不退岗


退休后仍活跃在舞台上。


姐妹俩在杂技艺术上比翼双飞,退休后还为杂技事业做贡献。

姐姐张德贞退休后被沈阳民族艺术学校聘请培养杂技人才,她教过的两批学员非常出色,为中国杂技团、战士杂技团、战旗杂技团、中国铁路杂技团等各大杂技团体输送了优秀的杂技尖子,争气的学员们在世界杂技比赛中获得了大奖,拿到大奖的学员第一时间向张德贞汇报,分享获奖喜悦。张德贞还为沈阳军休北陵干休所成立了一个艺术团,艺术团有合唱、舞蹈和杂技队,艺术团参加展演的节目受到了各界的好评,表演节目还上了辽宁电视台。

妹妹张德华退休后成立了演出公司,招揽国内文艺节目和杂技节目,到世界各地演出,弘扬中国文化,将中国的文艺节目和杂技节目带到国外,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的文艺杂技走向世界。


张德贞退休后发挥余热在民族艺术学校带的学员,在世界拿奖的节目。


相亲相爱的杂技舞台姐妹,姐姐今年76岁,妹妹今年74岁。


张德贞为人低调,从来不跟人讲她抗美援朝的那段经历,今年纪念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期间,团里的一位老战友问她要两张在抗美援朝时的老照片并发到了朋友圈,一下引起了轰动,各种媒体组织蜂拥而至,这个请她俩参加活动,那个对她俩进行专访,而张德贞低调的说,我和妹妹没有经历过枪林弹雨,没有参加过战斗,也没有英雄壮举,我们只是普通的杂技队员,为中国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演出鼓舞士气,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

                    2020年11月16日

(浏览 8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