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太行军区的情报系统

江和平

八路军太行军区自1940年6月正式成立,1943年10月建制改变属八路军总部直接领导,到解放战争初期;先后在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和李达司令员、李雪峰政委的领导下,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战斗在太行军区情报战线的八路军指战员们智勇双全,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一、组织结构完善

军事情报是以侦察手段或其它方法获得有关敌人军事、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情况,以及对这些情况进行分析研究的结果。

刘伯承司令员重视情报工作与部队侦察,要求连有侦察班,营、团有侦察排,旅有侦察连,侦察参谋做到“能参能谋”“守口如瓶”“胆大包天”“心细如发”。在总结太行军区的战斗、战役时,他强调打胜仗的五行术:排在第一是敌情,最需下功夫搞清楚,要防止敌人给我方搞假情报。

李达司令员向来以“好参谋长”著称。他定期召开参谋工作会议,强调参谋人员要做首长的智囊与助手。他领导举办三期参谋训练队时亲自授课、编写教材,培训的近300名参谋人员在抗日战争和后来的解放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邓小平称赞说:“李达就是一幅活地图。”李达要求侦察参谋必须学会识图、绘图、“背图”,既做到不看地图,也能将战区军用地图上标出的山川、城镇、村庄、道路、桥梁、地物等叙述出来。一次部队夜行军遭遇敌人,前卫部队连续三次走错了路,都被李达及时发现纠正、转危为安。李达大刀阔斧地调整司令部体系,情报处设置了派遣科、侦察科、整理科,组建了密如蛛网的情报系统,情报站渗入敌占区腹地的伪组织、工厂、公司、医院中。他在太行军区司令部成立了电台中队,实现了上自延安下至一般部队的通信联系。

1941年9月,《中央军委关于在各战略单位成立情报组织的决定》发布,我军情报系统的组织结构得以完善。

1、八路军前方总部、各师以及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军区成立了情报处。太行军区司令部情报处处长先后为申伯纯、孔祥桢、梁军、江涛。

太行军区情报处下设3个科,以1945年为例:一科(派遣科)科长金东新,二科(侦察科)科长李杰,三科(整理科)科长王俊英。

各级领导非常重视情报干部的选拔,选派情报人员既要有坚定的革命信念、对党绝对忠诚,又要机智勇敢、军事素质过硬,有一定的文化或人脉关系,外貌不宜有特殊缺陷。

2、1942年12月,129师、太行军区发布《关于建立情报处及情报分处之决定》的命令,太行军区各军分区分别成立了情报分处,原各军分区司令部侦察科(股)与原各情报站合并,党的关系由各地委领导,业务方面先由前总情报处领导,后由129师情报处领导(豫北办事处除外)。

各军分区情报处的工作重心地域与首位负责人分别是:

第1军分区:石家庄、阳泉,主任刘建民。

第2军分区:榆次、太谷、太原,主任刘文华。

第3军分区:沁州、祁县,主任鲁瑞林。

第4军分区:长治、潞城、壶关、黎城、平顺,主任李新农,为统战需要对外称“第十八集团军太南办事处”。

第5军分区:安阳、新乡、林县,主任王伯评,为统战需要对外称“第十八集团军豫北办事处”。

第6军分区:邢台、邯郸,主任胡震。

各军分区情报处与司令部、政治部、供给部同为军分区机关。情报处组织结构先设科、后设股。以太行第4军分区情报处为例:

①1943年9月前设3个科:一科(调查科)科长崔星,二科(联络科)科长田时风,三科(材料整理科)科长李新农(兼)。

②1943年10月后设3个股:一股(谍报派遣股)股长张文进,二股(部队侦察股)股长江涛,三股(整理情报股)股长李新农(兼)。

3、太行各军分区在辖区各县建立了情报站。

以第4军分区情报处为例,在各县建立的情报站有:长治情报站,站长张文进(兼)。潞城情报站,站长赵秉让、李庚鑫。壶关情报站,站长崔星(兼)、邵丰秋。荫城情报站,站长苟佩芳。

二、任务规章明确

太行军区情报系统的主要任务是:收集敌伪以及国民党的军政情报,调查研究其动向,了解各方面的具体情况,进行部队侦查,查明敌伪番号、兵种、武器、行动企图,作战地区的地形、政治情况,供给党、政、军领导作为下决心的依据。

由于豫北驻国民党军新五军、40军,太南驻国民党27军,所以八路军豫北办事处和太南办事处担负统战联络工作。1943年6月新五军、40军被日军击溃投降,27军撤走,之后豫北办和太南办的统战任务转为情报与侦察。

1942年12月,八路军前总在辽县召开了第一次情报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前总参谋长兼情报处长滕代远,前总情报处科长林一、魏国运、钱江,129师的申伯纯、孔祥桢,太行第1军分区刘健民、第2军分区沈少星、第4军分区李新农、第5军分区王伯评和刘岱、第6军分区李荒,太岳军区刘桂衡等负责同志。会议听取了太行军区各情报负责人的工作汇报,汇总了敌伪情报等材料。滕代远做了总结《报告》,颁布了《情报处秘密工作条例》等规章纪律。

仅从1943年间太行军区首长的命令,即可看出对情报工作的重视:2月发布《秘密交通线由军区情报部门掌握》,3月发布《关于1943年春夏两季情报工作的指示》《关于确定建立铁道线情报工作之决定》,6月发布《军区军分区建立侦察队之决定》《军分区情报分处之组织与工作暂行条例》,7月发布《关于1943年下半年度工作的指示》等。

1945年12月,晋冀鲁豫军区第一次情报工作会议在河南武安佰延村召开,各军区情报处长和一科科长出席了会议,太行军区出席会议的是情报处处长江涛和一科科长金东新。会议明确了新时期情报工作的任务、对象、重点、以及各军区的分工协作等问题,此次会议对解放战争时期的情报保障工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三、部分成果战例

1、1941年初,太行第4军分区情报处主任李新农奉命与山西陵川国军27军军长范汉杰谈判,解决越界纠纷问题。他先做通27军部分军官的工作,又据理力争与范汉杰面谈,终于与其达成共识,确认了双方地界,缓和了国共摩擦。

2、1942年5月,日军袭击国军第27军预8师,师长陈孝强率部退到山西平顺我第4军分区防区。我军阻击日军进攻,掩护预8师后撤。李新农奉命与陈孝强接洽,为其提供后勤保障, 使国军预8师摆脱困境。

3、第4军分区情报处围绕驻长治日军第36师团周边,建立情报站和观察哨网,发动群众组成情报联网,监视敌人行动。敌人一出动,白天放倒消息树,夜里点起一堆火,通过情报站电话通知军分区。给区域内的伪军、伪警、汉奸建立黑红本子,警告他们做坏事画黑道,做好事画红道,做三件坏事就处决。开始敌伪不在意,情报处抓住罪大恶极者杀一儆百,成效显著。

4、第4军分区情报处在日军占领的长治、潞城、壶关城里广交朋友,选派人员潜伏敌人内部,获取敌伪情报。如李新农争取了长治城伪合作社的沈秉衡,根据其提供粮食调拨与运输的情报,获取敌人行动计划。

5、1942年5月,为破坏日军“扫荡”,第4军分区情报处通过内线提供准确情报,配合129师新一旅奇袭日军长治景家庄机场,烧毁敌机3架、汽车15辆、汽油库1座,迫使“扫荡”日军回撤。

6、1945年元宵节,第4军分区情报处获取日军老顶山据点的情报,派遣情报人员化装潜入据点,乘日军空手走进前院维持会大吃大喝时,里应外合全歼据点的日军。

7、1945年8月18日,盘踞在石圪节煤矿的日军拒不投降,准备炸毁煤矿。第4军分区情报处联络早已争取过来的伪矿警,配合部队里应外合收复了石圪节煤矿。

8、1945年9月,敌军固守潞城最后的堡垒张庄据点,我冀南纵队强攻一夜未破。第4军分区情报处李庚鑫、王岩开展政治攻势,做通了伪军和伪军家属的工作,张庄得以和平解放。

9、1945年1月,美军观察团到太行山考察,太行军区命令各军分区抓日军俘虏,用于现身说法。第4军分区情报处李庚鑫通过单线发展的“内线”狗孩,把日军古渡一郎骗出据点抓获,圆满完成任务。

10、太行第5军分区情报处收容国民党军被日军打散人员,从中物色思想进步的发展为情报对象。1943年冬,申伯纯主任通过被俘国军孙殿英部刘世华团长,与孙殿英取得联络;后又争取了孙部朱述荣团长、朱锡龄团长、李子光营长等为我获取情报。

11、第5军分区情报处作为前总情报处交通科的落脚点和转运站,派往各地开展情报工作:如派刘建华、蒲济生赴北平和天津筹备印刷伪钞工作,派梁省三进白莲坡煤炭工作,派苏鸿伯联系民团吴守正并负责安阳地下交通联络站工作,派马黎光联系民团袁老二,派杨易新打入孙殿英部队当参谋等。

12、第5军分区情报处在林县任村组建宏盛昌、同仁货栈,收购太行根据地的山货经安阳运往平津地区,换回根据地所需的黄金、银元、武器、军需等物资。

13、第5军分区情报处王伯评主任与当地富绅吴守正、王自全结为金兰之好,建立了地下交通线。这些交通线抗战期间接送了刘少奇、陈毅等数以千计的我党、政、军干部,运送了大量物资和军火。

太行军区的情报干部夜以继日地浴血奋战,有的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例如第2军分区情报处的刘文华、第4军分区情报处的张宏毅、杨可荣等。

                                2023年10月26日
(浏览 25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