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12位正副旅长,3大将4上将,另有5位为何没授衔?

兵说 作者:相忘于江湖

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陕北红军改编为3个师6个旅。

这6个旅的正副旅长分别是:115师343旅陈光、周建屏,344旅徐海东、黄克诚;120师358旅卢冬生、李井泉,359旅陈伯钧、王震;129师385旅王宏坤、王维舟,386旅陈赓、陈再道。

1955年授衔,12位正副旅长出了3位开国大将(徐海东、黄克诚和陈赓),4位开国上将(陈伯钧、王震、王宏坤和陈再道)。可以说,只要坚持到1955年9月评衔,起步至少是开国上将。

但是,还有5位正副旅长没有参加评衔,而他们缺席授衔的原因则各不相同。


陈光
陈光

343旅作为八路军第一主力,旅长陈光没有等到授衔那一天。

陈光是湖南宜章人,比林彪、粟裕大2岁,与左权、李达、王树声等同龄。陈光的军事生涯始于湘南暴动,和井冈山有不解之缘,在红一军团脱颖而出,又因林彪、罗荣桓而几度大起大落。

1928年1月,朱德、陈毅带领南昌起义余部800余人在宜章举行年关暴动,陈光跟随朱老总上了井冈山。在江西苏区的几次反围剿战斗中,陈光救过林彪的命,还曾获得过二级红星荣誉章。

红军长征时,陈光、刘亚楼的红2师是全军先锋,抢关夺隘屡建奇功,尤其是飞夺泸定桥一战封神。达陕北后陈光曾代任红一军团军团长。抗战氏林总负伤,陈光代任115师师长。

但是,战场上勇冠三军的陈光,在处理地方事务和人际关系上却很生疏。尤其是115时东进沂蒙山后,陈光和朱瑞、黎玉、罗荣桓关系不好,这也导致115师整合山东历经4年还没完全理顺。

如果说陈光在山东根据地在竞争中完败于罗荣桓,只是一时得失。那么延安整风时与林总等人交恶则是高开低走、遭遇滑铁卢的开始。解放战争在东北,陈光从东满军区副司令员、6纵司令员,到东北军区副司令员、四野副参谋长。四野南下后林总由萧克辅佐,陈光更加边缘化。

从红军和抗战时期资历战功看,陈光应是大将,但从解放战争来看,最多是上将。

林总曾这样评价陈光:如果活到授衔,至少是大将。陈光英年早逝,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极端的性格。建国之初,因为私自招收干部子弟等问题受到组织审查,脾气暴躁的陈光拒绝认错而被软禁。

1954年6月7日,陈光在武汉被软禁的二层楼自焚身亡,留下了无尽的遗憾。


周建屏
周建屏

与旅长陈光相比,两位副旅长周建屏、卢冬生则都是英年早逝。

周建屏的资历非常老,与刘伯承元帅、张云逸大将同龄,祖籍江西金溪,出生于云南宣威。

17岁时,周建屏考入云南讲武堂,成为朱老总、叶剑英元帅的校友。毕业后进入滇军,先后参加了辛亥革命、护国运动、护法运动、以及两次东征讨伐陈炯明的战斗和稍后的北伐战争。

周建屏军事生涯的转折点是1927年进入朱德的军官教导团,随后参加了南昌起义。

起义军南下在三河坝分兵,周建屏与大部队失散,后被组织派往闽浙赣苏区,与方志敏、邵式平独创了“方志敏式”革命根据地,后带领红10军支援苏区改编为红11军。主力红军长征后,周建屏留在根据地坚持了三年游击战,是当时十几位根据地领导人之一。

全面抗战爆发后,周建屏出任115师343旅副旅长,平型关战斗以后随聂荣臻前往晋察冀开辟根据地,在温塘等战斗歼灭日伪军上千人,创建了晋察冀4分区,司令部驻河北平山小觉镇。

1938年6月13日,周建屏将军因为旧伤复发而不幸病逝,年仅46岁。


卢冬生
卢冬生

卢冬生是湖南湘潭人,少年时在开国大将陈赓的家里当长工。

陈赓13岁就逃婚参加了湘军,卢冬生受到“少东家”影响也在17岁参加了湘军第4师,第二年参加北伐。19岁参加南昌起义,随营长陈赓被周公安排负责起义保卫工作。南昌起义失败后,腿部有伤的陈赓与大部队失散,还是卢冬生背着陈赓经汕头、港岛辗转回到了上海。

可以说,如果没有卢冬生,新中国可能就此失去了一位开国大将。

红军时期,卢冬生在贺龙、周逸群手下做交通员,后来升为手枪连连长,在洪湖根据地最高职务是师长,也是红二军团第一悍将,级别高于许光达、贺炳炎、廖汉生等人。

抗战时期,卢冬生出任358旅旅长,但是没有上任,旅长由张宗逊担任。

卢冬生到了苏联著名的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和刘伯承、左权、苏联元帅朱可夫等人成了校友。三年后被派往远东抗联教导旅工作。这个教导旅是东北抗联最后的精华,金将军、周保中悉数在列。

抗战胜利后,卢冬生任哈尔滨卫戍司令员,因为遭遇苏军拦路抢劫不幸遇害,年仅37岁。

如果活到1955年,卢冬生比陈光更有可能授大将,因为红一方面军人才济济,而红二方面军的高级将领伤亡殆尽,而卢冬生比同样留学苏联的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更有大将的说服力。


358旅李井泉、张宗逊和金如柏
358旅李井泉、张宗逊和金如柏

除了以上3位,还有两位副旅长因为到了地方,没有参加评衔。

一位是120师358旅副旅长、江西临川人李井泉。红军时期在林彪红一军团做到了师政委,长征中在彭德怀红三军团也是师政委。红一、四会师后调入红四方面军,红二、四会师后又编入红二方面军。

抗战爆发后,李井泉任358旅副旅长,跟随贺老总转战敌后。李井泉的最大贡献,是带领大青山骑兵支队转战雁北、创建了晋西北军区。后来支援冀中,又出任抗大总校政委、晋绥野战军政委。

解放战争时期,李井泉任华北三兵团政委。后随贺老总挥师入川,主政四川17年。


1943年,李井泉在绥德
1943年,李井泉在绥德

另外一位没有授衔的副旅长,是129师385旅王维舟。王维舟资历比周建屏还要老,只比十大元帅之首的朱老总小一岁,参加过辛亥革命、护法运动,在四川靖国军里当过团长,还去过苏俄学习。

王维舟和吴玉章是四川最早的党员,在四川军界影响力也很大,就连蒋氏也颇为忌惮。

全面抗战时期,王维舟和385旅留守陕甘宁,旅长王宏坤到前线后,王维舟接任385旅旅长兼政委,后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员贺老总副手,解放战争后期和贺老总一起进军大西南。

建国之初,王维舟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当时主席是“川中名将”刘伯承,副主席除了王维舟,还有西南军区司令员贺老总、邓公、“四川王”刘文辉和熊克武,以及“云南王”龙云。

从5位副旅长最终成就来看,老资格的王维舟职务最高,甚至强于一些开国大将。

(浏览 20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