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女指导员在黄崖洞

黄崖洞位于太行山中部的山西省黎城县境内,是海拔近2000米、绵延10公里的大峡谷,橙色的悬壁拔地而起,湍急的瀑布飞流之下,陡峭的阶梯通向远方。如今的黄崖洞成为著名的国家AAAA景区,不仅因为这里壮美的景观,也因为20世纪40年代发生过震惊内外的重大事件,涌现出数以千计的英雄人物。他们中有革命家、军事家、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有投出百余颗手榴弹消灭数十名日军的小号手崔振芳,有被毛主席称为“生产战线上的英雄”的能工巧匠,有黄崖洞保卫战中八路军总部特务团的指战员,还有为数不多的女八路,指导员林溪便是其中的一位。


1946年林溪

林溪1914年出生于湖北武汉的一个开明士绅家庭,从省女子高中毕业后考入湖北武汉大学纺织机械专业,1935年在武汉“一二.九”学生运动中任女生队领队,遭受了反动政府的跟踪与迫害。她1937年大学毕业后,经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主任董必武介绍,组织抗日学生奔赴延安。她先后在西安的安吴青训班、延安的陕北公学和抗日军政大学第四期三大队学习,由一位进步学生成长为一名共产党员、政工干部。按照党组织的要求,林溪1938年在延安茶坊机器厂任职,1939年东渡黄河、行程五百公里,抵达山西黎城黄崖洞兵工厂任职。

政治工作聚人心

1939年上级指示,将设立在山西省榆社县韩庄村的八路军总部修械所整编为八路军总部军工部一所,搬迁到山西省黎城县水窑山一带,建成八路军规模最大的兵工厂——水窑兵工厂(既黄崖洞兵工厂)。该厂在抗战期间,为八路军研制了大量武器弹药,培养了大批优秀军工技术人才,朱德总司令称赞:“黄崖洞兵工厂是八路军的掌上明珠。”。该厂全盛时有2000多人,除厂部外,下设总务科、器材科、工务科三个科,车工部、钳工一部、钳工二部、锻工部四个部。

25岁的林溪在钳工一部任政治指导员,她个子不高,齐耳的短发,圆圆的脸庞,明亮的眼睛,深受同志们的喜爱。她实事求是、耐心细致、因人而异的政治思想工作更受到同志们的敬重。

兵工厂的技术人员来自四面八方,有出身名门世家、留洋归国的,有来自高校大厂、大小城市的,还有少数被八路军俘虏的“解放人员”。为抗日救国,他们中大部分人自愿放弃优厚的待遇和舒适的生活,身居高山沟壑、吃糠咽菜、粗衣草鞋、以苦为乐,但那些“解放人员”则不相同。

赵大炮是八路军从“磨擦专家”军阀张荫梧部俘虏的枪械修理工人,30多岁、嗓门大、个头高、脾气直,受不了八路军的艰苦生活和纪律约束,常说怪话,发牢骚。一次吃饭时,他端着一碗高粱米饭,往地下一蹲说:“哎!这八路好,就是不给白面吃。张荫梧不好,我从来没吃过这玩意儿!”旁边有人叫他少说两句,他把碗一放,提高嗓门说:“怕什么!八路军优待俘虏,还有话不让说了?”四周的工人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的指责他。

林溪指导员见状走过来:“不要吵了!”她声音不高,却有威力,大家马上静下来。她平静地问:“赵大炮,你说说张荫梧的白面是从哪来的?”

赵大炮见林溪比自己矮一头,心想:黄毛丫头还想教训我?没好气地答:“不知道。”。

林溪转身问旁边的李江山:“你和他一起来的,你说说。”

李江山小声回答:“是从老百姓那里抢来的。”

林溪问:“你和赵大炮抢过老百姓的粮食没有?”

“抢过。”李江山低着头答道。

“这下你知道了吧!”林溪说。

赵大炮嘟囔说:“那是上头的命令,谁敢不服从。”

林溪严肃地说:“赵大炮同志,你是怎么当兵的?”

“被抓壮丁的。”

“你在国民党部队没受过罪?没有受过当官的欺压吗?”

赵大炮不吭声了,李江山插话道:“在那里挨打挨骂是家常便饭,经常吃不饱。有一次,他去伙房偷馒头,被抓住关了两天禁闭没饭吃。”旁边的工人们都大笑起来。

林溪摆摆手,制止了笑声。接着,她深入浅出地讲解了八路军官兵一致,与老百姓亲如一家的道理,又说:“赵大炮是刚解放过来的,是苦出身,也是我们的兄弟,旧思想、旧作风还没改掉,我们大家要多关心帮助他。”

赵大炮心里涌入一股暖流,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尊重:“指导员,是我不好。我不该胡说八道。”

林嬉端起那碗高粱米饭笑着说:“饭快凉了,快吃吧。”

两行热泪从赵大炮脸上流下来,大口大口地吃得那样香甜美味。

身先士卒令人敬

黄崖洞兵工厂的年产量可装备16个团,这令日军十分恐惧。为拔掉这个眼中钉,5000多装备精良的日军主力1941年11月9日强攻黄崖洞兵工厂。


张培江与林溪夫妇

上级立即命令兵工厂掩埋机器,撤退人员。这时的林溪已与八路军军工部的张培江结为革命伉俪,并怀有身孕。她接到上级的指示,立刻深夜拖着沉重的身子,踏雪一路小跑到兵工厂。

林溪向全体工人简单扼要的传达了命令,按照预案分工,指挥大家拆卸机器。工人们用早已平时准备好的杠子、撬棍和钢丝绳等工具,紧张有序地把机器、材料按预先选好的地点搬运掩埋,伪装保护。

林溪操起一根大木杠往搬运箱上的绳索一穿,对赵大炮说:“走!”赵大炮知道指导员怀有身孕,扛这三百多斤重的铁箱可不行!林溪没商量地说:“赶快走,别废话,没时间了!”她边说边把杠子的绳索放在自己的肩上。赵大炮把绳索往自己这边挪了挪,林溪又把绳索拉了回来。看到林溪累得气喘嘘嘘,苍白的脸上流淌着豆大的汗珠,赵大炮什么也说不出来。机器全部埋藏好了,林溪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只身抗敌为战友

林溪召集全体人员布置撤离说:“鬼子这次的扫荡来势汹汹,集体行动目标大、危险。我们按照原计划,分小组隐蔽,减小目标和损失。各小组组长指挥,带好枪支弹药。我们是生产工人,要保存实力,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进入战斗。敌人一撤退,立即回厂恢复生产。”

林溪把文件装进黄色挎包,加入了陈连玉为组长,赵大炮等五人的战斗小组,往后山撤退。他们乘着夜色,踏着积雪,翻过山梁,隐蔽在悬崖边的山洞里。

第二天傍晚,20多个日军在军犬的引导下朝山洞奔来。山洞左边的小路就是敌人,右边是山崖峭壁。林溪忙对陈连玉说:“你带着同志们马上下崖,我来掩护。”陈连玉不同意,林溪严厉地说:“时间来不及了!你是队长,生产离不开你。我打仗比你有经验,执行命令!”

陈连玉等四人从山崖溜了下去,可恶的军犬发现了发疯狂叫。林溪瞄准恶犬扣动扳机,“啪”的一声,恶犬滚下了山崖。敌人的机枪、步枪一起向山洞扫射,几个日军妄图进洞,都被林溪消灭了。日军连续发起了攻击,林溪没子弹了。她抱着“誓死不当俘虏”的信念,把最后的几颗手榴弹投向敌人,趁着烟雾纵身跳下了山崖。敌人没有发现跳崖的林溪,调来山炮猛轰山洞,当进入被轰塌的山洞时,只发现一个空挎包。

陈连玉等4人没有走远,指导员的安危揪着每个人的心。朦胧的夜色里,几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后,崖顶上掉下一人,被树杈挡了一下后摔在雪地上。他们上前一看惊呆了:原来是昏迷不醒的林溪指导员,鲜血浸透衣衫,她流产了。

与此同时,欧致富团长遵照刘邓首长的指示,带领特务团英勇抗击入侵黄崖洞兵工厂的日军。经过八个昼夜的黄崖洞保卫战,特务团歼敌1000余人,以敌我伤亡6∶1的辉煌战绩,开创了中日战况史上敌我伤亡对比空前未有之纪录。

林溪是我军军工部门为数不多的女领导干部,1942年任八路军柳沟二分厂指导员,1945年任潞城西白兔电厂教导员,1946年任太行铁业促进会教导员,1950年任国家燃料部处长,1955年任国家电力部计划司处长、党支部书记,1965年离休,1998年在北京去世。她光辉的一生永远铭刻在我军军工史册上!


林溪与儿子张涛

(浏览 1,67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