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英才王正朔


2017年1月27日春晚老红军张中如

开国将军张中如叔叔告诉我:“每当看到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的消息,我总是不由想起牺牲在那里的王正朔烈士。”王正朔是何人?为何使老将军至今难忘?他与太原卫星发射中心有何关系?为此我再次拜访了叔叔,叔叔讲述了王正朔的往事,并把他2007年撰写的缅怀长文《热血铸塔基 忠骨固长城》送给我。

地下党组织的带头人

王正朔1909年出生于河南省内乡县东王营村,在家乡读小学和开封明诚中学读初中时,他受进步教师的影响,萌发了爱国主义思想。1925年“五卅”运动时,他与开封师生上街游行、请愿、募捐,支援上海工人。1927年在北平中法大学附属西山中学读高中,他阅读马列和进步书籍,觉悟迅速提高,刚满18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青年王正朔

王正朔在北平积极开展党的地下工作,组织学生运动,宣传革命思想,揭露反动当局罪行,曾三次不幸被捕。第一次是1927年秋,王正朔与王冶秋(建国后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等同学在学校参加党组织活动时被警察抓捕,关押在香山碧云寺。他乘警察去抓别人时机智地越墙逃往上海,两年后返京在北京大学历史系注册学习。
第二次是1930年2月7日,王正朔参加“北平援助中国留日被捕学生”大会的筹备工作,他和同学带着宣传品前往天桥集合地点,遭遇军警搜查被抓。由北大代理校长陈大奇等社会各界的营救,王正朔等人被保释。

第三次是同年五一节,北平地下党组织劳动节大游行。游行队伍行至灯市口教堂附近时,当局派军警镇压,走在队伍最前列的王正朔再次被捕。当局多次刑讯逼问,王正朔始终大义凛然、严词应对,只好关押他月余后将其无罪释放。

1933年秋,经组织安排王正朔参加了察绥抗日同盟军,在军事训练班学习后,被分配到驻廊坊的抗日名将王以哲部工作。1934年至1936年,他回到河南,先后以南召县小学和许昌县霸陵中学教员的公开身份,开展党的地下斗争。他担任中共河南省工作委员会委员和许昌县委员,负责收容与考验因敌人破坏失去联系的同志,发展党的组织,建全党的领导。

鲁迅喜爱的好帮手

王正朔非常崇敬鲁迅,现场聆听鲁迅痛斥反动军阀、保护民族文化精华、拯救中华民族于水火的演讲时深受感动。他得知鲁迅热心收集汉画石刻拓片,回到河南后经北平辅仁大学邰静农教授联系,帮助鲁迅收集。

河南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房屋、桥梁、墓碑上的汉画石刻既多又好。但因年久、战乱汉画石刻或遗弃荒野,或濒临破坏,搜集工作十分困难。王正朔托人从武汉买来纸墨,自1935年至1936年上半年利用假期,带着堂弟王黎生和拓片师傅走遍南阳周边直径百余公里,先后搜集汉画石刻拓片241幅,并将手书《南阳汉画像访拓记》与书信一并寄给鲁迅。鲁迅收到这些拓片爱不释手,亲笔回信致谢。


鲁迅给王正朔回信

1936年8月暴雨导致收集暂停,王正朔将67幅新拓片寄给鲁迅,并附信:因水淹桥基,有些石刻尚未拓印。鲁迅回信:等水退了再拓印石刻也无妨。两个月后鲁迅与世长辞,王正朔将鲁迅给他的亲笔书信寄给鲁迅夫人许广平,被收集到《鲁迅书信集》中。

指战员爱戴的教导员

日军向华北大举进攻,王正朔投入到抗战第一线。1936年秋,王正朔任中共宛属工作整理委员会书记,领导了当地的武装斗争。1937年10月他到第二战区战动总会游击干部训练班学习,1938年2月赴程子华为司令员的抗日游击第一路纵队政治部任宣传教育科科长。1939年6月,王正朔被任命为暂编第1师第36团3营政治教导员,营长为杨文安(开国将军)。


1939年10月王正朔在山西岢岚 两个月后牺牲

在该3营时任连长的张中如回忆:王正朔率3营转战晋西北的神池、五寨、宁武、岢岚、静乐、岚县一带,发动群众、对日作战、惩治汉奸。王正朔为人正派、待人诚恳、威信很高。虽然战斗频繁、条件艰苦,但是他始终保持着革命乐观精神,做思想政治工作总是乐呵呵地谈传统、讲故事、说笑话,指挥战斗更是勇敢果断、沉着冷静,深受全营指战员的尊重与爱戴。

1939年12月初,王正朔率3营驻扎在岢岚县神堂坪乡阎家坪村,打击日军令其伤亡惨重、损失大量物资。24日风雪交加,日军扑向阎家坪报复3营。3营及时发现,从拂晓到下午打退了日军多次进攻。战斗间隙炊事员给一天颗粒未进的3营送来稀饭和干粮,王正朔边吃饭,边分析战况。突然敌人打来两发炮弹,王正朔被弹片击中头部,倒在血泊里,手中的稀饭撒了一身……战斗结束后,全体指战员在王正朔追悼大会上泣不成声,暂编第1师续范亭师长著文沉痛哀悼。

王正朔牺牲时年仅30岁,没有留下后代。近来我联系到王正朔的胞妹现已 93岁王正惠得知:在老家本家兄弟中排行老九的王正朔人缘好、威望高,经他指引本家兄妹多人参加了革命,其中在战争年代有9位不幸牺牲!王正朔赴山西抗战后,反动当局多次进村迫害其家人,他母亲带着妹妹们四处躲藏、食不果腹,本家姑嫂中有8人死于非命!王正朔是家中的独子,他牺牲后母亲眼睛几乎哭瞎。


张中如回忆手稿

当年王正朔安葬在长城脚下,但墓碑被日军捣毁,墓地已无处寻找,现在那里正是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的所在地。正如张中如所写:“高耸的卫星发射塔是在浸染着王正朔烈士鲜血的泥土基础上建筑起来的。每当看到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的发射消息,我便情不自禁的想起王正朔同志。他并没有死,他依然在用清澈明亮的眼睛注视着祖国的发展繁荣,依然警惕地保卫他用生命捍卫祖国神圣的土地。”

此文刊登在2013年9月《红色太行》报

(浏览 73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