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3年,日本将败。

“再过3年,日本将败。”1942年,日本一间谍因为我国传送情报被判死刑时,他却说自己会安然无恙,结果,竟真的成真了!

1929年,19岁的中西功通过公费留学,进入上海东亚同文书院学习。这家书院表面上是为“东亚共荣”培养双语人才,其实是一所间谍培训学校。

然而,日本人一定想不到,自己精心培养的间谍,后来竟成了红色特工。

原来,中西功的老师王学文是一名中共特科成员,在王老师的引领下,他参加了“中国问题研究会”,接受了马列主义思想熏陶的他,最终选择成为一名中国共青团团员。

1938年5月,中西功分配到“满铁上海事务所”,一到任,他就和我党地下组织取得了联系,并于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他帮助我党提供情报的同时,我党也为他提供了一些情报,因此不久后,表现优秀的他,被借调到华中派遣军司令部的特务部工作。

日本人做梦也没想到,这个调动相当于在自己的大脑里埋下了一颗“炸弹”。

成功打入日军高层机关的中西功和另一位红色特工西里龙夫搭档,在上海建立起情报小组,受中共地下组织负责人潘汉年领导,负责搜集日方战略情报,向延安传递。

1941年6月,德国大举进攻苏联,为使苏联人首尾难顾,希特勒期望日本也马上对苏宣战,但这涉及日本“北进还是南进”的重大战略抉择。

经过商讨,日本最高统帅部决定“暂不对苏宣战”,不料两个月后,东条英机夺权上位,出任了日本内阁首相。

东条上台后,原来“南进”的战略肯定会有改变,但究竟是哪些改变呢?

这是中西功迫切想要知道的消息,因为敏锐的他意识到,这将一个对反法西斯战争未来进程影响深远的重要情报。

于是,他立即赶往日本军方报道部刺探消息。

在这里,他听到很多记者们正在议论,日军在大连举行了大规模军事演习,这明显是准备对苏开战。

但中西功却发现,军演的重点居然是滩头登陆,这在进攻苏联时根本用不上,由此判断,演习不过是在放烟雾,日本的真正目标还是“南进”。

当然,作为一名优秀的谍报人员,中西功深知“孤证不足采信”,他决定去东京继续寻找更有价值的情报。

然而,当时日本的“防谍”意识很强,何况,如此重要的信息,搜集起来又谈何容易?

几经努力,中西功利用自己“日本特务”身份,设法认识了军令部的一个通信参谋。

知道对方是“自己人”,通信参谋也就放松了警惕,他告诉了中西功很多绝密情报,比如日美谈判截止时间、日军内部对谈判缺乏信心、日海军舰队已经集结等等。

中西功据此分析,一旦谈判破裂,日本必将对美开战。

随后,他又赶回上海,进一步查阅了“满铁”秘档,对搜集来的诸多情报加以缜密分析后,中西功终于得出结论,并立即向延安做了汇报:

“日军南进作战可能有三个时间点:分别是东京时间12月1日、8日和15日,8日的可能性为90%。”

这个情报被迅速转往莫斯科和重庆,并通过重庆转给美国。

可惜,美国当局对这份情报没有足够重视,甚至认为这是中方想拖自己下水的假情报。

但事实证明,中西功对日本南进战略的判断和日美开战日期的预测,都惊人的准确:1941年12月8日凌晨,日本向珍珠港发动偷袭,随后对美宣战。

与此同时,中西功也收到了同志从东京发来的暗语电报,电文内容只有三个字:向西去。

这个暗语有什么含义呢?

原来,由于频繁活动,中西功已被日本特高课盯上,身份基本暴露,“向西去”就是让他立即撤走。

但中西功认为,现在正是反法西斯战争的紧要关头,自己多坚持一天,就能向延安提供更多有价值的情报,在他眼中,此时的每一份情报,都重于自己的生命。

于是,他毅然留下,边与敌人周旋,边继续战斗,直到1942年6月被捕入狱。

被捕后,中西功被关押在日本巢鸭监狱,虽然饱受酷刑折磨,但他始终严守党的秘密。面对敌人,他也总是保持着胜利者的乐观心态。

在审讯时,他曾说过:“再过3年,日本将败,到时,我就会大模大样从这儿走出去。”

当无计可施的日本人决定处决中西功时,他竟想出了一个妙招,把敌人骗得团团转。

他表示要写一部《中国共产党史》,通过口述一部分内容,让特高课对这本书很感兴趣,就打算等他写完后再处决。

而中西功索性将计就计,以整理资料为由,把同样被判死刑的老搭档西里龙夫也救了出来。

当然,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这本书也没“写”完。

发现上当后,日本人气急败坏,判处中西功无期徒刑,不过,随着盟军接管日本,他和西里龙夫最终被无罪释放了。

智者无敌!中西功以他的英勇和睿智,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和平大业作出的杰出贡献,值得后世永远铭记。

作者:未央老广
来源:今日头条
参考资料:央视网《第二战场 红色特工秘档 中西功》

(浏览 17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