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参加皮旅中原东路突围的23位阿姨的一封信

作者:席嵩年



尊敬的孟松涛、周道、李伟、许清、夏琳、时英、薛留柱、何济华、柴桂欣、丁新、张当筹、焦秀珍、裴秀英、马兰英、王兰、陈新明、张玉秀、乔九若、陈芬芝、王春哲、胡进、陈桂竹、陈华阿姨:

你们好!

76年前,我的父亲曾经和你们一道,参加了皮定均旅长、徐子荣政委率领中原军区第1纵队第1旅历时24天的中原东路突围。

在纪念中原突围胜利70周年的时候,许清阿姨的儿子曹海涛提出,你们是伟大的母亲,英雄的战士,应该把你们的名字载入史册。今天,面对你们的名单,这份在薛留柱阿姨留下的名单基础上完成的名单,我感到很激动也很庆幸;默念着你们的名字,我心中有许多话要对你们说。语言到不了的地方,文字可以,就让我以写信的方式对你们述说吧。

各位阿姨,“共产主义真,党是领路人”。在那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旧中国,你们向往光明,追求进步,从人杰地灵的三湘四水走来,从山水风光的淮河上游北岸走来,从美丽富饶的长江中游南岸走来,从千沟万壑的太行山走来,从天地之中的嵩山走来,从层林尽染的大别山走来,在镰刀锤头的旗帜下,跟着中国共产党,走上了为劳苦大众翻身解放,为中华民族独立自由而奋斗的革命道路。


左起:李伟、薛留柱、时英、陈新明

你们当中,有的曾经参加过举世闻名的红军万里长征,有的曾经随八路军、新四军战斗在抗日烽火燃烧的晋冀鲁豫边区、江汉平原和豫西大地。抗战胜利后,你们汇聚到中原解放区坚持斗争。在决定中国前途命运的国共两党大决战中,共同参加了名扬四方的皮旅中原东路突围。

各位阿姨,我无法想象,当年你们在突围路上是如何的艰难,尤其是有的还是半大脚,有的已经怀孕,有的甚至将要临盆。

我不知道,1946年6月26日傍晚,在电闪雷鸣和狂风暴雨中,你们是怎样跟随部队声东击西几十里,到达隐蔽地河南光山县白雀园东南的刘家冲的;

我不知道,1946年6月30日傍晚,河南商城县瓦西坪战斗结束后,你们是怎样忍着饥饿和寒冷,冒着滂沱大雨翻越那海拔1千3百多米的大牛山的;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样克服山高路险、沟深坡陡、河多林密和不时暴雨,忍受腿肿脚烂,从安徽金寨县吴家店劈荆斩棘,艰苦跋涉到霍山县大化坪的;

我不知道,1946年7月11日凌晨至12日中午,抢渡霍山县磨子潭战斗中,你们是怎样在暴雨骤至,河水猛涨,前有敌军后有追兵的情况下渡过淠河的;


居住在北京的乔九若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样在4天4夜的时间里不休息,战胜极度疲劳连续行军,提前一天跨过从安徽六安县毛坦厂到凤阳县大洪山麓那500里皖中平原的。

但我知道,1946年6月26日傍晚,部队就要出发了,许清阿姨无奈地将1岁多的儿子曹海涛放到驻地一户老乡家门口,希望得到抱养。远去的她依稀听到儿子无助的哭声,她本能地跑回去抱起儿子一道加入了突围队伍。随后部队隐蔽在刘家冲时,为了不让附近道路上的敌军发现,许清阿姨将发出哭声的曹海涛嘴捂住,差点窒息;

我知道,1946年7月10日下午,在霍山县青风岭战斗的枪炮声中,何济华阿姨生下了女儿青碧涛。由许清阿姨接生并简单地把孩子包裹起来抱走后,她使劲一挺爬起来,拖着虚弱的身体上了路。不久,片刻没有休息的她感到浑身酸痛,腹中空空。为了不掉队,仍用块土布绑紧粒米未进的肚子,拄着根棍又跟着部队继续前进了;

我知道,1946年7月12日凌晨,抢渡霍山县磨子潭战斗还没有结束,为了不拖累同志们,为了部队突围的胜利,躺在担架上的薛留柱阿姨毅然按照和丈夫范惠事先的决定,忍痛将出生才10天的女儿范中原寄养在当地1户船工家中。在随后的42天里,范中原又被转养了两县7家。当28年后母女重逢时,范中原已是4个孩子的母亲;

我知道,突围时柴桂欣阿姨已有6个多月的身孕,先是挺着大肚子骑着丈夫的马行军。由于山路崎岖颠簸,颠得实在受不了,只好下来走。别人走路用脚掌,可她是半大脚,走路得靠大脚趾和脚后跟。走的时间一长,窝在脚掌内的4个脚趾磨出血泡,脚踝肿得像个大馒头。疼得实在走不成,就拽着马尾巴,让马拖着自己向前;

我知道,1946年7月20日拂晓,冲过津浦铁路的战斗正在安徽嘉山县张八岭火车站附近激烈进行时,一位眼眶里含满泪水,寸步难行的阿姨来到铁路西侧,面对正在那里督阵的方升普副旅长的鼓劲,她一拐一拐的走着说:“首长,我走,我一定走”,“爬也要爬到解放区去”。有人说,这位阿姨是旅参谋长张介民的爱人李伟。


居住在洛阳的裴秀英

就这样,在24天的时间里,从河南光山到江苏盱眙,从崇山峻岭到河流平川,你们用柔弱的身体,以不管走到哪里也要跟上部队走到底的不可动摇意志,和男同志一样,挑战生命的极限,艰难的走完了近千公里的东进突围路。

70年后的2016年10月,我来到刘家冲,来到吴家店,来到大化坪,来到毛坦厂,来到当年皮旅东进突围路上主要战斗地,那里有你们印下的足迹。当我置身于其中,当我走近那段历史,心灵是一种强烈的震撼,深深地感到,人除了生死,还有信仰。共产党人的信仰是那样的崇高,那样的坚定,它所迸发出来的力量是无穷的,是不可战胜的。

各位阿姨,“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皮旅当年突围行军在大别山腹地的金寨、霍山时,那里正是别名“天女木兰”、“小花木兰”的天女花盛开的季节。你们宛若那绽放的洁白花朵,把壮丽的青春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无愧是党的好女儿,人民军队的花木兰。正是因为有你们,英雄皮旅的战旗才更加鲜红,突围史诗才更加壮丽。


居住在合肥的马兰英

各位阿姨,指挥我志愿军朝鲜长津湖战役的宋时轮上将曾深情地说:“记住历史,因为那是我们的辉煌”。是啊,那是用忠诚信仰书写的历史,是用血肉之躯铸成的辉煌。我相信,今后会有许多后来人记住那段艰难的岁月,记住那段辉煌的历史,知道你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薪火相传,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向着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前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各位阿姨,夜已深了,望窗外皆是万家寂静,安宁祥和。再过几个小时,享受和平幸福生活的人们又将迎来一个灿烂的明天。此时我的心潮难平,就借用一句话作为结束语吧:共产党人尝尽人间的百味,只为老百姓的甘甜。

就此搁笔。

顺致

最崇高的敬意!

你们的晚辈:席嵩年

2022年2月21日凌晨写于郑州


作者:席嵩年,中共党员,下过乡,参过军,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分局退休民警。

来源:《巩义读书会》

(浏览 9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