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承:此战归功杨勇!邓政委:是啊!只有杨勇敢打如此险仗

武陟东旭

1947年10月,刘邓大军在高山铺战役中,痛击蒋军整编40师和52师82旅,歼敌1.26万,军委发电祝贺,刘伯承却说,此战应该把功劳记在杨勇头上,如果不是他脾气倔,这场战役就取消了。

1947年6月,刘邓率领晋冀鲁豫主力12万人马从鲁西南出发,8月下旬挺进大别山。

经过几个月的激战,到11月的时候,刘邓大军兵力损耗很大。

对于部队的损耗,很多人对此有所质疑。其实刘邓是奉军委命令,为了减轻陕北和山东根据地的压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左起:尹先炳、王辉球、杨勇、苏振华、吴实、潘焱
左起:尹先炳、王辉球、杨勇、苏振华、吴实、潘焱

1947年下半年,陕北和山东局势都不乐观。

山东战场,在孟良崮战役之后,蒋氏的“御林军”74师被全歼,敌人士气低落。

随后,蒋氏发誓复仇,调兵遣将,在山东投入大量兵力,华野在山东仍然处于战略守势,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七月分兵”。

西北战场,虽然西野在彭总的指挥下连续的胜利,但当时敌我兵力比是8:1,局势依旧严峻。

如果不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能不能粉碎蒋氏的重点进攻,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是为了顾全大局作出的牺牲。

中原地区是战略要地,自古就有“得中原者得天下”的说法。

因此,蒋氏得知刘邓大军来到中原地区,便暂缓了对山东解放区进攻,调集30万兵力对刘邓大军进行“围剿”。

这时候的刘邓大军,没有跟敌人正面抗衡的实力。

不光是双方兵力悬殊,也不只是敌人装备精良,还因为部队经过连日行军,人困马乏克、疾病在军中蔓延,部队减员严重,粮食、弹药、被服严重缺乏。

因此,刘邓大军进入山区后,首要任务是筹款、筹粮,筹借棉花和布匹,然后自染自缝,储备冬衣,让部队休整,恢复元气。

杀伤敌人并不是当时的主要任务,在如此困难的条件下,能够保存有生力量,不被敌人歼灭就不错了。

彭德怀
彭德怀

可是,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了一个奇迹:高山铺战役打响,取得辉煌战果。

陈赓、谢富治兵团遵照上级指示,在8月底挺进豫西,牵制了敌人大量兵力,极大改善了刘邓大军的处境,有力地打击了敌人。

陈赓
陈赓

10月上旬,陈锡联首先出手,在皖西六安、霍山之间的张家店和蒋军过招,取得完胜。

此战,将蒋军88师62旅包了饺子,歼敌4000。

这一来,把敌人给镇住,知道刘邓大军不是吃素的。

蒋军主力畏缩不前,停留在大别山以北观望,唯恐重蹈62旅的覆辙。

而大别山南麓蒋军兵力相对薄弱,孤掌难鸣,一时难以集中兵力与刘邓大军决战。

刘邓大军主力趁机于10月初开始陆续穿越大别山,出现在大别山南麓鄂皖边界、长江以北100多公里的区域,在那里安营扎寨,打算开辟根据地。

刘邓过黄河
刘邓过黄河

这样一来,老蒋慌了神,刘邓大军此举极大威胁了蒋军战略要地武汉、九江、安庆;如果他们南渡长江,那就对南京构成直接威胁。

为防止这样的危局出现,蒋氏急调全部美式装备、战斗力较强的整编第40师及整编第52师第82旅经团风、浠水,浩浩荡荡杀向高山铺,企图将刘邓大军阻挡在长江北岸的湖沼地带,然后将其歼灭。

其中蒋军整编40师和52师82旅,非常嚣张,他们全速1前进,企图将杨勇的1纵消灭在广济地区。

刘邓首长
刘邓首长

敌整编40师师长李振清,不久前受到蒋氏接见,忘乎所以。

再加上所部清一色的美式装备,失去了理智,在追击中孤军冒进,让1纵司令员杨勇看到了战机。

他决心将高山铺地区设伏,打一场漂亮的伏击战,吃掉整编40师。

高山铺不是店铺,而是一个长约7公里、宽约1.5公里的峡谷地带,是天造地设的打伏击绝佳之地。

高山铺战役遗址
高山铺战役遗址

得知杨勇的构想,刘邓大军内部看法不一。

刘帅持谨慎态度,这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之后,首次同敌人一个兵强马壮的整编师交手。

万一打不死老虎,反而会被虎伤,将会影响我军士气。

因此,打和不打,刘帅有些犹豫。

10月24日早晨,纵队首长包括杨勇收到刘邓来电:“务于11月5日前解决棉衣问题,后方可集结兵力打几个歼灭战”。

10月24日下午,刘邓再次给1纵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发电,指出“我力量分散,不宜对40师打无把握战”;同时强调:我军目前的主要任务仍然是“大量分散解决冬衣”。

40师重建之后,蒋氏专门到安阳,和师长李振清合影
40师重建之后,蒋氏专门到安阳,和师长李振清合影

得知此情况,杨勇再次致电首长,陈述自己的理由。

理由很简单,40师表面气势汹汹,其实已经是惊弓之鸟。

为什么这样说?

1945年10月,抗战刚刚结束,该军奉命向冀鲁豫和冀南解放区发动进攻,在邯郸战役中被我军几乎全歼,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军长马法武被生擒。

马法五(左起第三名身着长袍者)与我军将领合影,刘邓首长在列。马法武被俘后,我军尊重其在抗战中的功绩
马法五(左起第三名身着长袍者)与我军将领合影,刘邓首长在列。马法武被俘后,我军尊重其在抗战中的功绩

此战后,蒋军重新组建第40军,原副军长李振清出任军长。

1947年3月,该军参加了豫北战役,再次受到重创。

重点是,他们是败在刘邓大军手里。

杨勇据此认为,打败李振清不是问题。

看到杨勇如此执着,刘邓首长终于下了决心。

最后,刘邓首长还再三叮嘱:“此乃初战,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虽然刘邓首长对杨勇的作战计划有保留,但还是调来了中原独立旅和王必成、王近山的6纵,协助1纵歼灭整编40师)

既然首长这样交代,杨勇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打赢了固然光彩,输了自己可要担责。

为了全歼40师,杨勇可谓呕心沥血,绞尽脑汁,以确保万无一失。

杨勇跟政委苏振华,以及6纵司令员王必成精心拟定作战计划,让6纵埋伏在整编40师西面,保持一定距离,确保不被察觉。

把中原独立旅和一纵,埋伏在漕家河东南的高山铺公路两边,构筑了一个严严实实的口袋阵。

待40师进入伏击圈后,6纵插入,将其退路切断,然后收紧口袋,全面进攻。

6纵副司令员王近山
6纵副司令员王近山

计划完美无缺,但关键是实施。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如何将整编四十师引进包围圈。

李振清不是省油的灯,他的军事生涯已有26年。他1921年入伍的时候,杨勇还是一个8岁娃娃。

李振清可谓久经沙场,身经百战,是一条老狐狸,军事常识还是有的,绝对不会轻易自投罗网。

可是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人。

10月26日,40师和52师的82旅,正在通向高山铺的浠广公路行军,突然队伍前方响起枪声。

40师副师长拿起望远镜一看,是一群准备简陋,军容不整的军人向他们发动袭击。

竟敢在太岁动土?敌副师长指挥部队反击。

可是,当他们全力以赴开打的时候,这股游击队很快就不见了,40师继续行军。

往前行进了1000多米,这群“杂牌”游击队又出现了,还像上次那样。

就这样反反复复,40师不知不觉被引进高山铺。

敌人这才明白中了埋伏,可是为时已晚。

白崇禧得知整编40师被围之后,非常震惊,调兵遣将救援。

然而,刘邓首长早就料到敌人会有这一手,2纵和4纵在敌人的必经之路严阵以待。

1纵几个旅牢控制了洪武垴和界岭,这两个制高点好比一把巨大的钢钳死死卡住浠水和广济的唯一公路。

这时候,王必成指挥我6纵先头部队也在10月26日黄昏前占领了马骑山、李家寨山,将敌人的退路给切断。

伏击战说起容易,打起来也很艰难,因为敌人装备精良,尽管身陷绝境,战斗力还很强,还是要咬人的。

敌人发觉被包围,变得更加疯狂,发动了整营、整连的进攻,一共进行了上百次。

兵法上讲“围三阙一”,意思是围住三面留一面,不然敌人就要拼死突围。

杨勇决意要将敌人全歼,四面八方围住,像铁桶一样。

敌人没有路可走,只能作困兽斗,拼死一战。

最激烈的战斗是洪武垴和界岭争夺战,1纵1旅与蒋军反复争夺了13次,阵地多次易手,阵地失而复得,尸横遍野。

最终我军获胜,牢牢控制了洪武垴和界岭。

洪武垴和界岭的丢失,意味着敌人只有死路一条。

27日上午9时,刘邓大军总攻前还有2小时,位于清水河的40师师部因为跟上司通讯,内容被我军监听。

杨勇得知情报后果断决定提前发动总攻,他组织5个团的兵力,杀向敌师部。

不得不说,杨勇擅自提前总攻时间,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一旦战局不利,是要承担全部责任的。

但杨勇向来就是这样,敢做敢当,战机稍纵即逝,请示来不及,只能自己做主。

如果换了个庸才,请示的过程中,敌人也就转移了。

事实证明,杨勇的决策是正确的。

他指挥1纵主力杀向敌人师部,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捣黄龙,将该师副师长生擒。

杨勇
杨勇

敌师部被端之后,蒋军成了无头苍蝇,到处乱窜,失去战斗力。在攻打敌40师师部的时候,其他各部将第52师第82旅包围在高山铺地区。

高山铺战役纪念碑
高山铺战役纪念碑

下午2点,敌人停止抵抗。

高山铺战役,前后不到两天,歼敌1.26万,我军伤亡人数只有800。

战后见到杨勇,刘伯承笑着对邓政委说:这场战役应该归功杨勇。

邓政委也笑着说:是啊也只有杨勇敢打这样的险仗。”

高山铺战役的意义,不在于歼灭多少敌人,缴获了多少辎重,重要的是极大地激励了我军士气,打击了蒋军的嚣张气焰,打破了敌我攻守平衡,被称为刘邓大军的立足之战。

能有这样的收获,杨勇功不可没,跟杨成武和杨得志将军并称我军“三员勇将”,可谓名至实归。

(浏览 3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