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刘志坚

      陈伯达、江青等人依仗毛泽东的支持,一齐否定刘志坚提出的异议。军队乱了,天下大乱。刘志坚根据叶帅的指示精神主持起草了一份通知:《关于各总部、国防科委、军种兵种机关必须经常保持战备状态的通知》。11月6日经林彪转送给“中央文革”,又被陈伯达以“借战备压革命”的罪名扣压下发。

      此后,为了控制《紧急指示》下达后各地出现的混乱局面,刘志坚又组织“全军文革”前后起草过5份电报,都被陈伯达扣压了。在一次“中央文革小组”会议上,陈伯达当面指责道:“你刘志坚思想不对头,发的几个电报,都是压制造反的。我都给扣留了。”

      江青还几次叫嚷要关锋、戚本禹到总政当主任、副主任,被叶帅顶住,没有任命。红卫兵们已经从某种渠道得知刘志坚有“叛徒”嫌疑,开始围攻他的家。为了更方便工作,叶帅让刘志坚搬到他家后面去住。这样,刘志坚每天早晨都把“中央文革”的情况向他报告,同时听取他的指示。11月初,刘志坚和叶帅、徐帅、陈老总等几个人在聂帅家里吃饭,老帅们大骂江青、陈伯达一伙。叶帅感慨地说:“现在我们都没有发言权了,志坚同志虽然在‘中央文革’,可也没有发言权,连戚本禹都敢跟他拍桌子,那是江青、康生给他撑腰的,他们要打倒你呢!”

      1967年1月3日,刘志坚正处于高度忙碌之中。那天,许多“红卫兵”要揪斗陈毅。叶剑英知道了,急召刘志坚,要他做工作,不许揪斗陈毅。刘志坚刚到叶帅那里,周恩来总理来了电话,要刘志坚火速赶往钓鱼台。到了钓鱼台,周恩来也要刘志坚出面做工作,劝造反派们不要开批判陈毅大会,希望刘志坚对学生们讲几句话。这天晚上,49所大专院校派出100多名代表,来到人民大会堂,要求召开批陈大会。根据周总理的指示,刘志坚出面劝导。谈了一晚上,未能完全说服学生代表。于是,1月4日晚,在人民大会堂继续跟学生代表谈话。周恩来总理发表了讲话,劝告学生们不要组织批陈大会。刘志坚也讲了话,赞同总理的意见。然后,刘志坚又说,陈毅同志对部队的讲话如有不妥之处,首先的责任在于他——因为他是“全军文革小组”的组长。他正说着,忽听得康生拍了桌子,厉声道:“刘志坚,你不是什么折衷主义,你就是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在军队里的代表。这个会要开!要批!要斗!要揭开军队里阶级斗争的盖子,首先要批判刘志坚,打倒刘志坚!”

      康生是“中央文革小组”的顾问。康生这么一发威,那些学生代表就大轰大嗡起来,高呼口号“打倒刘志坚”。接见会成了打斗会,一直折腾到5日凌晨,“打倒刘志坚”之声仍不绝于耳。当刘志坚好不容易回到家中,天已蒙蒙亮了。那些学生代表迅速把康生的“号令”传遍各校。5日,5000多名红卫兵前往国防部,要求叶剑英、肖华接见并交出刘志坚。叶剑英、肖华拒不接见。刘志坚闻讯,怕波及他们,便给叶帅打电话:“我去国防部见学生。”叶帅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一去恐怕就回不来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冒着严寒,刘志坚还是去了。到了那里,刘志坚立即陷入重围之中。他的帽徽、领章被揪了下来,一顶高帽子按在他的头上,“打倒刘志坚”的口号声震耳欲聋。当天晚上,刘志坚被关押在一辆大卡车上。接着,被弄到一间空房子里关起来,那房子原是总政一位副处长住的。1月8日,刘志坚被转送到北京卫戍部队,关押在北京顺义县。此后,大会批、小会斗,他头上的“帽子”也越来越多,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在军队的代表”,升级到“两面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三反分子”,以至升级到“叛徒”。

      这“叛徒”一说是陈伯达“揭发”的,他的依据就是“被敌人抓走又活着回来了”。于是,1月11日,中央军委下令改组了“全军文革小组”,撤消了刘志坚的组长职务。一时间,“打倒刘志坚”的大字报、大标语布满全国。刘志坚遭受批斗后即被关押。2月11日下午,在中南海怀仁堂的会议室里,在周恩来同志主持下,召开当时主持党、政、军日常工作的同志和“中央文革”成员的碰头会议(即扩大的政治局常委碰头会),会议原定的议题是讨论“抓革命、促生产”的问题。

      会上,围绕着“文化大革命”要不要党的领导,应不应把老干部统统打倒,要不要保持军队的稳定等几个关系党和国家命运前途的大问题,同林彪、江青一伙,进行了全面摊牌。
军委副主席叶剑英首先站起来讲话,向陈伯达一伙说:“你们把党搞乱了,把政府搞乱了,把工厂、农村搞乱了!你们还嫌不够,还一定要军队搞乱!这样搞,你们想干什么?”叶剑英对坐在对面的康生、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王力等人说:“军队要是再稳不住,天下就要大乱了!我请诸位帮帮忙吧,不要再把军队搞乱了!”

      坐在叶剑英旁边的新任“军委文革”组长徐向前,激愤地拍着桌子说:“军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支柱,这样把军队乱下去,还要不要支柱了?难道我们这些人都不行啦?要蒯大富这类人来指挥军队吗?如果不要,我们这些人干脆回家种地去!”

      他还专门提到刘志坚的所谓“叛徒”问题,向陈伯达说:“刘志坚不是叛徒。”但是,陈伯达却蛮横无理地说:“刘志坚叛徒的案已经定了,再也不能改变了。”于是,刘志坚仍被关押着。

(浏览 1,410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