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与坐标③|千里送金,忠诚于党,王政柱将军儿子讲述父亲一生难忘的记忆……

王延

他们的故事
穿过战火硝烟
直抵人心

他们的风骨
经过岁月沉淀
历久弥新

他们是老一辈将帅和革命者
他们是中华民族的巍峨丰碑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充分反映新时代强军事业的新气象新风貌新作为,中国军网联合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井冈红军人物研究分会推出“初心与坐标”主题系列报道,陆续邀请老红军后代讲述父辈往事,期待您的关注!

初心与坐标主题系列报道之三



他是忠诚于党的“金身将军”,是毛主席“枣园的老朋友”。战争年代,他长期在领袖和老帅身边做参谋,是我军卓越的军事指挥员和优秀的后勤工作领导者。他就是王政柱将军。今天,王政柱将军的儿子王延为我们讲述父亲一生难忘的记忆……

父亲为何被称为“金身将军”?


父亲(左一)与彭德怀的合影。
父亲(左一)与彭德怀的合影。

“金身将军”的称谓源于电影《金身将军王政柱》。这部电影讲述的是抗日战争时期,发生在父亲身上的一个故事。

1943年3月7日早晨,彭德怀命令时任作战科长的父亲把八路军从日本人手中缴获、积累起来的190两黄金,带到延安,交给党中央毛主席。彭德怀嘱咐他,八路军的译电员罗建(我母亲)会与我父亲同去延安,修改密电。

在吃饭践行的时候,后勤部长杨立三就把装着190两黄金和8斤金银首饰的袋子交给了父亲。里面没有清单,可见首长们对父亲是绝对相信的。

72天,2130里,父亲母亲成功完成了任务,并通过送黄金成为了夫妻。我的父亲没有什么甜言蜜语,他靠对党忠诚的实际行动打动了我的母亲。


王政柱夫妇的合影。
王政柱夫妇的合影。

从麻田出发后,母亲很紧张。父亲让母亲骑着骡子,握着左权将军留下的配枪。左权将军是父亲的恩师,也曾带母亲突围。父亲和母亲一起回忆左权将军,有了共同语言。

这一路,每50里一个交通站,接力式地护送他们向前。3月27号早晨,他们到达了赤峰湾。日本人突然在这个地方增加了一个哨所,这让交通员始料不及。

父亲是搞作战出身,不打没有准备和把握的仗。为防止敌人尾随,父亲带领他们从赤峰湾转圈转回桃村。他们一行人在桃村住了半个多月,先后转了六圈,第七次才在地下党和游击队的掩护下,通过了赤峰湾。

4月5日,他们到达任家庄。天气炎热,父亲跑得满头大汗,母亲给他脱棉袄擦汗,手一伸,发现父亲腰里硬梆梆的。这时,父亲才告诉她,里面装的是黄金。

棉袄脱下来,金银首饰的顶针扎着身体,里面白色的衬衣变得血迹斑斑。再脱下衬衣一看,父亲的腰被黄金硌得青一块紫一块。

母亲既心疼,又生气。她心想,我在抗大就入党了,现在是四年的老党员,就这点秘密,你还信不过我。

父亲内向,也不做解释。到了宿营地,母亲又觉得父亲没有做错,入党誓词有一条,保守党的秘密。父亲党性、原则性强,靠得住。


王政柱的题字。
王政柱的题字。

5月17日,他们平安到达延安,第二天,中央军委就把黄金接走了。5月30日,我的父母在王家坪结为了夫妻,相濡以沫58个春秋。

1995年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父亲回忆送黄金的过程,题写了八个字:团结御侮,战胜侵略。他跟我们说:“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民众志成城,日本帝国主义想封锁、战胜我们根本不可能。”

毛主席称父亲为“枣园的老朋友”


王政柱
王政柱

“枣园的老朋友”是毛主席对父亲的称谓。父亲这一生,曾多次接触毛主席。

第一次是在陕北的保安,1937年元旦过后,担任作战科长的父亲带着四五个参谋,给毛主席清文件。那是毛主席第一次见到他,他们之间有一段很长的对话。

父亲心很细,在毛主席准备要烧毁的书稿里,他发现了五张珍贵的照片,其中有两张是毛主席和周恩来在长征时拍摄的。1959年建国十周年,父亲把他珍藏的这五张照片,还有左权的配枪,捐给了军博。

1944年,西北局共评出74名特等劳动模范,父亲是其中之一。在颁奖大会上,毛主席把陕甘宁边区老百姓织的毛毯奖励给了父亲,并对父亲说:“要再接再励,不要骄傲。”父亲回答:“我一定继续努力!”这个毛毯后来被我父母送到了麻城鄂豫皖根据地革命纪念馆。



1945年4月23日,父亲出席了七大,并在第二天聆听了毛主席作的七大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

最令父亲难忘的就是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那段日子。1945年11月,他担任了当时的中央军委作战局的副局长,兼任中央书记处延安枣园作战室的主任。

1945年8月8日,苏联出兵东北以后,战局变化特别快。毛主席要求中央军委每天向他和书记处汇报军情战况。父亲白天在枣园处理军务,把发生的情况记下来。吃了晚饭,他向书记处汇报完以后,又到窑洞里单独向毛主席汇报。

毛主席要到重庆跟蒋介石谈判。他们调研得非常细致。在毛主席去重庆前的近二十天里,父亲经常在毛主席的窑洞里工作到第二天凌晨。

毛主席有一个习惯,白天休息,夜间工作。父亲第二天早晨还要赶到那儿,半个多月的时间里,父亲每天休息两个小时到三个小时。

枣园作战室成立以后,我们一家人被安排在毛主席窑洞西侧二十多米的另一个窑洞住下。如果毛主席叫他,父亲能随叫随到。


枣园内一条保持当年原样的小路。毛泽东当年经常在这条路上散步。
枣园内一条保持当年原样的小路。毛泽东当年经常在这条路上散步。

1946年8月2日,蒋介石派飞机轰炸延安。当天晚上,父亲在窑洞里向毛主席报告延安居民的损失情况。毛主席沉思了一会儿,对我父亲说,看来我们是要放弃延安了。

父亲不解,拼命解释,我们能守得住,我们从贺龙那里调兵遣将。之后,毛主席对我父亲讲了16个字,原话是:“人存地失,人地皆存,人失地存,人地皆失。”父亲茅塞顿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当天晚上,就把毛主席的这个指示报告给了朱德和彭德怀。

1956年6月11日,父亲最后一次见到毛主席。毛主席在北京的中南海怀仁堂接见海军军官,看到穿着白色礼服的父亲,他没有认出来。周恩来总理马上介绍,这就是枣园作战室的主任,毛主席立刻紧握着父亲的手,笑着说:“就是王政柱,枣园的老朋友,又见面了。”

一想起左权,父亲就泪眼汪汪


左权
左权

自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之后,父亲就在左权身边当参谋、作战科长,跟随他五年。左权将军培养父亲,是他的恩师。

1942年5月23日,日军集中两万人,包围了麻田,八路军开始突围。到了5月25日,日军发现了八路军总部的转移。彭德怀、左权、罗瑞卿、杨立三,还有父亲一块商量,决定分三路突围。


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
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


母亲当时是八路军的机要员,年纪比较小,身体又不好,跑不动。左权就拉着母亲一块突围。后来,母亲滑到一个路边一人多高的沟里,左权已经没有力气了,让警卫员跳下去推母亲上来。

母亲说:“我实在走不动了,你先带领大部队突围,千万不要因为我影响大家。”到了十字岭山下,左权让司令部一个老红军,原路返回,把我母亲拖到了十字岭山上。

当时,母亲离左权只有30米远,正要跑过去,一个炮弹就袭来了。当时,山上都是非战斗人员,大家的动作都太慢了,等大家都卧倒了,左权才低下头,慢了半步,后脑被削了一半。


左权的配枪。
左权的配枪。

看到这么惨烈的景象,母亲哭了三天三夜。警卫员小赵和3个北方局的学员掩埋了左权的遗体,拿着左权的遗物找到了已经突围的彭德怀和父亲。

彭德怀听说左权牺牲的消息,面对着窗户,背对大家,潸然泪下。父亲说彭德怀是个硬汉,从来不哭。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彭德怀流泪。彭德怀把左权的配枪给了父亲。

1988年,父亲和母亲爬上山,到左权殉难的地方祭拜。1992年,有媒体到北京采访父亲。父亲一想起左权就眼泪汪汪。

父亲对我们说,左权把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都献给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我们要永远学习左权将军,永远纪念左权将军。

父亲的遗憾与希冀


王政柱
王政柱

父亲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未能尽孝,他在1950年10月2日写了一首诗。

探母

十五离家当红军,辜负母亲养育恩。
含泪告别众乡友,盼望穷人早翻身。
三十五岁回麻城,一心只望见母亲。
三步当做两步走,只见新坟不见人。
儿走母亲受尽苦,东逃西逃求生存。
敌人恨娘赤匪婆,逼娘交出儿红军。
刘邓大军回老区,母亲带病把儿寻。
希望变成了绝望,未等儿子尽孝心。

1949年9月份,新中国成立前夕,时任湖北军区司令的王树声大将派人将麻城活着的老红军情况一一通知他们家乡的亲人。

奶奶知道了父亲还活着。王树声又打电话告诉父亲,奶奶挺好。父亲当时担任一野的副参谋长,一野要解放宁夏、青海,还要进驻新疆。父亲顾了大家,舍了小家。

1950年9月22日,西北战事平定,父亲带着母亲、弟弟和我回到了西张店,一进家门,叔叔就告诉我父亲,母亲一年前已经去世,父亲当时就愣住了。

原来,奶奶知道父亲还活着,第二天就跑到村口等,可一直没等到父亲回来。村口有一个西张店河,六七十米宽,她趟过河塘,看见乡里面有土改队,有解放军,就上前一一询问,结果一次次失望。

11月,河水冰凉刺骨。奶奶返回村里的时候,双腿麻木,瘫倒在地,一病不起。她认为父亲肯定不在世上了。哪有离开了二十年的儿子知道自己母亲还活着,不赶快来看望的。奶奶急出了心脏病,就在当年的12月28日去世了。

叔叔告诉父亲,1932年底,国民党反动派反攻回来,吊打奶奶,逼她交出父亲。奶奶交不出来,他们就把家里的棉被棉袄都抢走了。奶奶只好带着叔叔和姑姑,北上翻过大别山去找父亲。找不到,他们就在河南境内沿街乞讨了三年,受尽了苦难。

父亲听到这里,泪如泉涌,痛哭流涕。父亲、母亲把奶奶带回兰州,安度晚年的愿望成为泡影。


王政柱之子王延讲述父亲的事迹。
王政柱之子王延讲述父亲的事迹。

父亲去世后,留给我们的就是一些精神财富。我深深地体会到,父母对我们最大的保护,就是给我们塑造了一个优良的家风。正是父亲的言传身教,使我能安度晚年。

1962年7月,我考上哈军工,父亲给了我一份成人礼——三个文件箱。他说:“战争年代,我用这个箱子装文件和作战计划,行军打仗。现在你要用这个箱子装上科技书籍,去哈军工攻克科技堡垒。”

到了哈军工以后,父亲给我写了九封信,他在信中说:“我不要求你当将军,我只希望你成为有真才实学的人。你只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工程师,我就很满意了。”

后来,父亲到了原总后勤部,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们三个子女叫到跟前,再三重申:一、不走弯路;二、绝对不许走商路;三、走好自己的技术路。

我做了一辈子技术工作,没有虚度此生,参与研制和组装的几型防空导弹在今年4月12日南海大阅兵中,被装在了不同的舰艇上,接受了习主席的检阅。

“军魂”,这是父亲一生写下的最后两个字。他跟我说:“这两个字留给你,你要永远有灵魂,永远不要忘本,永远记住自己的根。”

感谢


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井冈红军人物研究分会
的大力支持与协助!

(浏览 1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