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国级元老陆定一后人:第二任妻子所生子女对异母哥姐身份有异议

兰台

1987年陆定一与长子陆范家定、长女陆叶坪
1987年陆定一与长子陆范家定、长女陆叶坪

大家好,我是兰台。

今天兰台要为大家介绍老一辈革命家陆定一的后人情况。

01、

陆定一,1906年出生在上海一个富裕的律师家庭。

陆定一的父亲叫陆澄宙,是上海一位有名的律师,这也让陆定一从小衣食无忧。

陆定一虽然出身富裕家庭,但是他本人却一点儿也不纨绔,相反,他是远近闻名的“小神童”。

他16岁的时候就已经考入了位于上海法租界的南洋大学电机工程科(交通大学前身),而且陆定一不仅是一个“学霸”,同时也是一位热血的进步青年,他还在大学读书时就已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党员,大学一毕业,他就把全部的精历投入到了革命事业中去。

之后,陆定一就一直活跃在宣传战线上,他先后担任苏区团中央局宣传部长、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红一方面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八路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解放日报》总编辑等职务,他撰写的《金色的鱼钩》、《老山界》等文章至今依然是中小学语文课本所采用。

新中国成立后,陆定一主要负责文化、宣传工作,是无产阶级文宣理论的奠基人。在20世纪60年代中叶之前,陆定一已经是国务院副总理了。

担任《解放日报》总编辑时的陆定一
担任《解放日报》总编辑时的陆定一

1979年,陆定一成为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后又当选“中顾委”常委职务。

1996年5月9日,90岁的陆定一在北京病逝。

陆定一一生有两位妻子,分别是唐义贞以及严慰冰。

唐义贞,又名唐一珍。

1909年出生于湖北武昌郊区一个清贫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唐心舟是当地颇有名望的老中医,家里有六个兄弟姐妹,唐义贞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唐义贞的大哥唐义精是湖北艺术专科学校(今湖北美术学院)创办人之一,与董必武是挚友;唐义贞也因为这层关系,从小就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17岁就参加了革命。

唐义贞
唐义贞

她和陆定一是在莫斯科留学时相识相恋的,1932年她和丈夫回国后曾担任中央红军卫生材料厂厂长。

红军长征时由于她正怀孕,所以不得不忍痛与丈夫陆定一分别,自己带着女儿留在中央苏区;1934年11月,唐义贞将女儿寄养,自己随福建省委转移到长汀县四都圭田,在汀西保卫局区队长范其标家中,生下了一男孩,取名小定。

10天后,国民党三十六师向四都逼进,唐义贞被迫与儿子分离,并送给范其标夫妇抚养,在临走时,她把自己仅有的一条毛毯、一个钢脸盆、一个邮布包都送给了范其标夫妇,并用中文和俄文写下湖北武昌老家的地址,自己则随福建军区队伍转入大山开展游击战争。

1935年1月,年仅25岁的唐一珍牺牲于闽西游击战中。

陆定一的第二任妻子严慰冰,出生于1918年,她高中毕业考入了“中央大学”文学系;开学的时候正好抗日战争正式爆发,她随即就与几个志同道合的进步青年一块投奔延安了。

她在1941年8月与陆定一结为夫妇。

她为陆定一生下了两子一女,分别是长子陆德、次子陆健健以及女儿陆瑞君。

1986年,严慰冰在北京病逝,享年68岁。

陆叶坪
陆叶坪

02、

陆定一共有三子两女。

其中陆定一与唐义贞所生的一儿一女在很长一段时间没能见面。儿子陆范家定是在1980年与生父陆定一在福州相见的;而女儿陆叶坪则是在1988年才相认的。

其实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陆定一就想过要到江西寻找唐义贞尸骨以及打听自己两个儿女下落的念头,只是由于当时百废待兴,陆定一本人的工作十分繁忙,一直没能成行;但是对于自己大儿子与大女儿,他一直是放在心上的,他也一直请求江西、福建两省有关部门帮忙他寻找。

而与此同时,陆定一的长子范家定(养父姓范)也在寻找自己的生父。

和普通的养父母不一样,范家定的养父母范其标、聪秀妹从没有隐瞒过养子的身世;在范家定18岁生日的时候,养父母告诉了范家定真相。

而范家定也一直想要寻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

20世纪60年代初,范家定在母亲的遗物——一块染成靛青色的包袱皮上,发现了“唐一真”三个字。他惊喜若狂,到处向红军时代的老同志打听。

最后,这件事被时任广东省委书记(不是第一书记)的李坚贞知道了,李坚贞当年曾在长汀担任县委书记,和范家定的生母唐义贞很熟,她知道唐一真就是唐义贞的化名。

唐义贞
唐义贞

范家定曾给陆定一写过一封信,但是由于当时陆定一正身陷囹圄,虽然经过有关部门调查核实,证实了范家定是自己的长子,但是他怕连累儿子,所以一直没有相认。

直到1980年9月,这对从未见过面的父子才在福州见面。这时,陆定一已74岁,而范家定也已经46岁了。

陆定一表示为了感谢范家定养父母,儿子就不要改姓陆,而是改姓陆范;因此,陆定一长子就叫陆范家定。

而陆定一寻回自己长女的经历就更传奇了。

20世纪80年代,陆定一写了名为《关于唐义贞烈士的回忆》的文章,概述了唐义贞烈士短暂却光辉的一生,也提到了叶坪和小定。

结果1987年,赣州南方冶金学院(今江西理工大学)青年教师赖章盛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读到了这篇文章。他觉得文中提到的叶坪身世很像自己的母亲,便给陆定一写了一封信。陆定一立即叫陆范家定赶到江西,并于10月5日给江西省人民政府写了一封信。接到陆定一的信后,江西省民政厅、公安厅组成联合调查组,配合陆范家定进行调查。经过详细的走访,最后确认赖章盛的母亲就是陆定一遗失53年的女儿叶坪。

1987年11月,陆定一在江西南昌与失散了53年的长女叶坪相见。

陆叶坪
陆叶坪

应该说,不管是陆范家定还是陆叶坪,有关方面在确认他们的身份上都做了详细的走访以及调查的,不是随随便便就下结论的。

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2004年陆叶坪的儿子,江西理工大学教授赖章盛以“荒坪”为笔名创作的长篇纪实文学《我的外公陆定一》由广东人民出版社。

没想到这本书的出版却引起了陆定一第二任妻子的子女不满。

根据2004年《北京娱乐信报》的报道,陆定一第三子陆健健(严蔚冰所生的第二子)对媒体表达了对《我的外公陆定一》一书的不满,并且明确质疑陆范家定与陆叶坪的身份真实性:

既然我父亲健在时他们就相认了,为什么不相信科学做出客观鉴定呢?即使他们和父亲不做,他们姐弟二人也该做一下看是否是同样的血缘吧,毕竟战乱多年失散的人太多了,有必要给自己和他人一个明确的说法…在未得到科学认可的情况下,父亲认了就算把那一页掀过去了,我们也不想再追究什么,可又揪着这点“血缘”大书特书什么《我的外公陆定一》就太没意思了,这样一个外孙对我父亲了解多少?见过几面?

同时,陆健健先生还表示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还一直向自己父亲索要财物:

而他们呢,却不断地跟父亲要钱要物,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这是我们做不到的。

陆定一的孙女陆星子女士也对媒体表示自己奶奶(严蔚冰)生前就提出希望陆定一与陆范家定做亲子鉴定,而且陆定一去世时她们也专门留下了老人的一缕头发,就是为了可以做亲子鉴定,但是却遭到拒绝:

我很小的时候见过范家定他们,当时我奶奶说最好做下亲子鉴定,可爷爷和他们都不同意。1996年爷爷去世了,家人特意留下了他的一绺头发,就是认为可在适当机会做鉴定,可他们还是不愿做。

另一方面,陆范家定与赖章盛在采访中都提到,两家人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自己与陆定一的关系有任何改变,陆范家定在事业上也并没有沾什么光,最后是以长汀县普通公务员的身份退休的。

而陆叶坪女士也没有因为与陆定一相认,而让自己生活有什么改变,依然是在江西于都过着每天买菜、做饭、照顾孙儿的平凡普通的生活。

陆定一外孙赖章盛
陆定一外孙赖章盛

陆范家定与陆叶坪这两兄妹确实没有因为与陆定一的相认而在物质上有什么改变。

而且陆范家定在电话里对《北京娱乐信报》的记者所说的一番话在兰台看来还是很有道理的:

我手头有父亲写的信和电报…(记者:信中写的什么?)经过中央公安部和福建省委长期调查证明,我是他和唐义贞的儿子。

至于陆范家定与陆叶坪为什么不愿意做亲子鉴定,可能是觉得这么做有侮辱他们人格的嫌疑;毕竟他们从来没有想着靠“陆定一子女”的名头谋取什么个人利益。

不知道大家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END

参考资料:

《<我的外公陆定一>引陆姓儿孙不满》,李冰,《北京娱乐信报》2004年7月19日刊;

《陆定一:波澜起伏的情感世界》,浙江在线;

《陆定一女儿:父亲长征留下我 53年后才相见》,相丽丽,《新京报》2006年10月18日刊;

(浏览 5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