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 北上 北上

卢麒元

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的12月31日,壬寅年腊月初九。先给大家说一声,提前说一声:新年快乐!再过几个小时,(哦,还不止几个小时,差不多吧)就是新的一年了。我们一起走过这个2022年真的不容易,是一段这个崎岖和沧桑的岁月。我今天来不及试麦,如果有问题的话大家通知我一下子,我能看得到。

最近这一段时间身体的状况一直不好,我差不多每天都会测一遍那个试剂,一直都是一道杠,也没有发烧,但是我的左半边的脸从牙到耳朵一直到左边的眼眶,始终处在一种神经这个疼痛的状况,有的时候疼的必须用止痛药。一直不怎么好,我也没有使用这个消炎药,我想过完元旦去看一下吧,这个情况确实是有点让我感到有点奇怪。好,我们进入今天的主题。

按照惯例呢,今天是进行2022年的总结和2023年的展望,但是我们今天的题目是:北上!北上!北上!好多朋友会惊讶,因为知道我一直主张的是南下!南下!南下!好,我们今天在2023年新年钟声敲响之前,正式喊出:北上!北上!北上!历史就是这样的不可思议,历史在不经意之间发生了巨变。当然,能够看穿历史需要哲学的高度和历史的纵深,我们身处其中,有的时候会感到茫然,感到不知所措。

我想历史将来在书写2022年的时候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2022年不仅仅是中国历史改写的一年,而且也是世界历史改写的一年。如果大家无法理解为什么历史会被改写,那么我就做一个比方了。2022年,它在历史上的地位可能与五十年前——1971年,中美关系打破坚冰,中国开始脱离苏联的体系,进入到美国的体系,并且开启了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

好多人认为改革开放的起点是1978年,我不同意,我认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可以说是1971或者是1972年吧。也就是五十年前,是毛泽东打开了中美关系的大门,中国开始进入到一个,中国的政治和经济进入到新时代。那么我们为什么将2022年看得这么重呢?就是因为2022年中国终于了结了与美国缠绵了五十年的这样一种关系。

中美关系走到一个特定的阶段,对于中国建立主体性、适应性和创造性具有决定性意义。其实如果基辛格先生昨天也看到了习近平与普京的通话,我想他会扼腕长叹,历史真的是不可思议!历史真的是不可思议!原本

​的“Chimerica”——中美国,非但没有能够建立,却相反的,我们看到了中俄经济共同体的成立。

即便是到了今天,我相信大部分的国人或者是大部分的全世界的朋友们,除了那些敏锐的政治家和一些这个敏锐的金融家们,并不知道2022年12月30日意味着什么,或者他们只是看到昨晚人民币暴涨了600个基点。人民币暴涨600个基点,华尔街给的解释一大堆,但他们唯独不愿意解释“习普会”,这有点意思。

但事实上,“习普”就算是不进行这样一次电视会面,中俄经济共同体已经在过去的这十个月里边发生了急剧的转变。当西方国家彻底撤出俄罗斯的时候,西方资本彻底撤出俄罗斯的时候,中国正在接受全部的俄罗斯的工业,或者说中国正在全部接受俄罗斯的经济。中俄经济一体化已然,不是预计呀,是已然成型,只不过它定位于那696万平方公里的最后敲定。

2022年的总结,要说的事情,外部的三件事情,你如果站在哲学高度看,是一件事情;内部的两件事情,你如果站在哲学的高度看,也是一件事情;并且外部的三件事和内部的两件事,你站在哲学高度看,还是一件事情。我们先念叨一下吧,先对2022年做一个总结,最后我们再把这个焦点转到中俄经济共同体这个角度上来。当然啦,在总结2022年的时候,我们也就会慢慢地翻开2023年的展望。

中国的2022年外部的事情,一共有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美国对华的全方位打压。这个我们看到了,这是始于2018年特朗普的贸易战,整整四年时间,它结束于2022年12月30日。好多朋友说你太武断了,还没结束呢。我说已经结束了,已经结束了。那么第二件事情是全球的疫情,全球的疫情也结束了。疫情这件事情,也告一段落了。

第三件事情是俄乌战争。其实这三件事情对中国而言是一件事情。好多朋友对疫情的事情不理解,时间非常重要的,哲学就是讲时间和空间关系的。我先说时间,请注意二十大的时间节点是10月16日到10月22日。10月22日结束之后,中国立即办了几件事,其中办得最猛的这件事情就是解封。内部办得最猛的一件事情是解封,外部处理的事情有诸多,其中封笔的是12月30日这件事情。

好多朋友说:卢先生你不是曾经用疫情解封,曾经用这种“防疫溃败”的这样一个词来叙述解封吗?是的,我认为中国的解封堪称一次被迫的突围、被迫的突围。当然这件事情很复杂,但我还是要点赞,了不起的一次果敢决绝地突围。我这里边免不了想说一些重话,我说这个重话,没有别的意思。

我在今天我们的平台上说几句重话吧。因为不能……我这样说吧,我一直警觉的三类型生物,第一是天文物理学家,这你们知道为什么;第二类是赛车手作家;第三类就是分子生物学家。分子生物学家,我基本上……真正的分子生物学家是科学家,我表达敬意、表达尊重,但是在我国出现的一些分子生物学家,他们是魔鬼。他们是真正的魔鬼,我关注他们是从转基因开始的。

由此,我对CDC、对卫健委、对联控机制一直存有极大的疑虑。因为我国在这个系统……这个系统,还有另外一个系统就是金融系统,是我最忧虑的两个系统。我为什么对卫生系统的忧虑和金融系统的忧虑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因为请注意,美国的用于卫生方面的经费支出是军费的4倍。什么军工复合体?医药复合体是军工复合体的4倍,其中的利益,其中的金融利益,完全是普通人不能想象的。

你认为你吃下去的是药,其实在很多时候可能它不完全是药。所以我对这一类型的东西始终存有高度的敏感,我也对我国在整个这个体系迟迟不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迟迟不能出现全体国民无差别社会保障保持高度的批判。在这个领域里边,我一直持有非常尖锐的批评。这一次我想终于在二十大解决了这个问题。

并且勇敢地在一个月之后做出突围的决定,不再被这一批家伙绑架。这回是双重绑架,一个是这个系统的绑架,还有一个金融系统绑架,卫生系统和金融系统双重绑架。我为什么说中美博弈2022年12月份结束了,就是因为这两个系统的绑架终于被打开了。这是我感到欣慰的事情,也是我们做2022年总结的时候重要的节点。能解决这个问题有内在的因素,也有外在的因素。内在的因素是我国有一大批的非常了不起的爱国者。

外部的因素就是俄乌战争。俄乌战争啊,你知道战争是最容易让人认清人性的,看清人性、看清国家本质的东西,因为那种血与火的真实使人们看清问题的本质。今年关于疫情和战争的争论,在中国其实是一直非常尖锐的,尤其中国的疫情有清零派、有躺平派。但你看要求躺平的人呢,并没有要求卫健委、CDC、国务院联控机制提供足够的药品和治疗的物资,有意思吧?

而清零派呢,在“酸”和“苗”的问题上,几乎将中国的GDP砍去了一半,切断了中国的内循环、切断了部分的外循环,为美联储加息缩表创造了相当优越的条件。没有他们,加息缩表到年底的时候是看不到效果的。如果不是我们的人这么的配合,你以为鲍威尔现在能睡得了觉吗?你以为耶伦能睡得了觉吗?你以为中央做出突围的决定那么容易吗?不突围,他们成了,我们就出问题了。

说两句内部的问题,今天这话比较敏感,我们不外传,平台朋友用就行了。我们2022年,我不知道大家看到多少,我看得很清楚。2022年中国两件事,两个反弹非常激烈。一个是中国本土的官僚主义的反弹非常激烈,真的是激烈反弹。第二个是资本僭越主权的努力是非常激烈的。到了12月份的时候,我们看到这个东西快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不要小看媒体和自媒体,他们所表达的内容基本上八九不离十。好在二十大开得非常及时,我看这件事儿解决了。

我总结一下吧,所谓的内部突围就是解封,所谓的外部突围就是中俄经济共同体。我们终于完成了历史性的转身,这个转身的意义不亚于毛泽东在五十年前作出的那伟大的一次跨越。不要小看这个动作,这个动作今天可能大家理解不了或者是还意识不到它的重要意义。再过五十年你看,这是多么伟大、多么了不起的动作。我一会儿详细地将它的政治意义和经济意义说一下,可能大家就会有一个新的看法。

关于内部突围,因为太敏感,涉及到人事,涉及到一些重大的事件。今天就不触及这个问题了,大过年的,还得保住平台。课还没完,课完了我们稍微放松一些。我今天主要说外部突围,我就想念叨几句什么叫中俄经济共同体。Chimerica已无可能。其实中国的外部突围不是中国本意。中国很希望跟美国搞好关系,但美国决定与中国脱钩,而且这是一次,不仅仅是美国要跟中国脱钩,是美国要带领整个西方世界与中国脱钩。

用脱钩这个词太文雅了,用阻击都很文雅。美国2018年开始整个的心态用一个形象的描述,叫灭绝师太,他就觉得这个中国形成外部威胁了,就是一定要把你搞死。这使得愿意跟美国搞中美国甚至搞夫妻关系的中国逐步的由失望走向绝望,由绝望走向造反。其实美国人需要好好的反思。

我昨天晚上又失眠。这个说来也是神奇,中国的当代的政治家明年七十岁,普京过七十了,他们都是有非常丰富阅历,有非常高的见识,也懂得用人的人,是了不起的大政治家。今天我们还不能在前面冠以伟大二字,让历史来给出结论吧。但他们是了不起的大政治家,他们能够站在一个哲学高度上来穿越历史,这非常非常困难的。

中国与哪个国家矛盾最深?好多人认为是中日矛盾深。我看不是,是中俄。因为中国丧失领土最多的,被他国占据领土最多的国家就是俄罗斯,就是俄罗斯帝国。这种东西它是在民族的一个血液里边存留着的,所以这种矛盾和这种纠结是极为深刻的。用什么方式来化解?这的确需要非常伟大的智慧,非常高的智慧才能处理这么复杂的问题。

在这个地方我要给普京点一个赞。其实老实说,2022年的二月份普京启动俄乌战争,我理解他为什么启动俄乌战争?但我理解的浅了,就是俄乌战争从地缘政治上来讲是一场不得不打的战争、不得不打的战争。然而普京打这场仗可不是或者是可不仅仅是为了地缘政治,甚至我认为他主要的目的都不是为了地缘政治,不是为了克里米亚,不是为了那点领土,甚至也不仅仅是为了乌克兰领土上的俄罗斯族人,不仅仅是。

到了12月30号,我终于理解普京的俄乌战争要点还是解决俄罗斯的内部的问题。普京1999年登上历史舞台,二十三年了,他曾经承诺二十年还俄国人民一个伟大的俄罗斯,显然没有还成。这事儿不是普京一个人能承担得了的历史责任。解决这个问题的钥匙在哪里?解决这个问题的钥匙既有内部俄罗斯人自己的几乎近乎一种革命性的思想解放运动,也需要外部的一次伟大的帮助。

俄罗斯是一个相对统一的族群,俄罗斯内部的思想解放只能通过战争来进行,这有点意思吧。他们只能在战火中完成思想解放,同时俄罗斯需要外部的助力。这个外部的助力,俄国人从1999年开始,就一直惦记着德俄同盟,德俄经济一体化或者是俄欧经济一体化,这一点美国人洞若观火,美国人一早在乌克兰布局就是要切断德俄经济一体化或者是俄欧经济一体化。

如果是俄欧或者是德俄成立经济共同体的话,美国知道他们竞争力将很快超过美国。美国人知道的这件事情是在2000年,不是今天。2000年的时候中国还足够弱小,不构成美国人的威胁。而那个时候,如果让俄罗斯广袤的腹地、丰厚的资源与欧洲先进的工业体系结合,你懂得那个后果。所以美国的政治家们提前在乌克兰完成布局,切断俄德联系、俄欧联系。

随着默克尔的下台,2021年默克尔的下台,美国做成了,美国做成的标志就是俄乌战争。但是美国人可能没有意识到,或者是他们意识到了,但是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来阻止另外一个经济共同体的生成,那就是中俄经济共同体生成。请注意我的用词是中俄经济共同体。再重复一遍,是中俄经济共同体。可能大家不知道什么叫共同体,共同体是超越盟国关系的。

没有这场俄乌战争,中俄能形成经济共同体吗?不能。要知道中国和俄国讨论远东地区开发的问题是2014年就开始了。八年过去,毫无进展,俄国人民不同意的,俄国老百姓、思想家、人民都不同意的。虽然政治家知道这对俄国意味着什么,但是老百姓不接受,但这场战争打醒了。俄国需要迅速的实现工业化升级,需要经济得到迅猛的增长,必须启动中俄经济共同体。

俄乌战争之后,中国接手了原西方在俄的几乎所有重要投资,包括汽车制造业,甚至包括其他的几乎所有的工业,全部被中国企业接手。中国的长城汽车接手拉达之后,第一批车已经下线,而且销售状况极好。可能好多朋友对俄国的情况不熟悉,我已经相约了些朋友,这个解封之后呢,我们第一站要去一次东北,第二站就是会要去一下子俄罗斯。这个不光是说一说,用脚量一量。

既然是中俄经济共同体,那么这个经济体意味着什么呢?我先不说目前中俄经贸的这种程度,因为今年已经是1700亿美元了——贸易总额,但这个根本不是个事儿。我想说的是俄方终于摊开地图,谈696万平方公里大的远东经济开发区的问题了。我念叨一下子内容:第一期或者是叫初期,是79个项目1600亿美元,79个项目1600亿美元,5个自由港,22个发展区或者叫经济特区。

我想说一下子远东——俄国的远东有什么?天然气17万亿立方米,石油190亿吨,铁25亿吨,煤150亿吨,金2.3万吨,铜3000万吨,银19万吨,锡160万吨,钨110万吨,还有还有,约略马上可以使用的两万平方公里的黑土地,还有大量的水产资源,就是鱼、大马哈鱼。

还有240亿立方米的木材的储量。这些数据听上去可能大家没有感觉,那么好吧,我们这两年讲的是什么呢,讲的是《资本论》,讲的是《通论》。《资本论》第二卷、第三卷谈的就是资本流转。那么资本流转或者是凯恩斯《通论》里边,我们讨论资本的时候会讨论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那就是资产的问题、资产稀缺的问题,有资本稀缺还有资产稀缺,或者是严重的资产不足的问题。

美国印了那么多的钱,欧洲印了那么多的钱,日本印了那么多的钱,他们缺什么呢?他们缺资产。因为这些钱不进资产里边就进商品里边,进商品里边就是恶性通货膨胀。如果有足够多的资产,如果有足够多的资产,钱进到资产里边,那叫资本,那叫资本流转。你听懂了吧?中国有没有印钱?有的。中国有没有出现资本过剩?有的。中国什么时候出现的资本过剩?2005年。中国如何解决资本过剩?难道我们没有注意到房地产吗?

当我们遏止住房地产的时候,我们的资本过剩,我们那180万亿人民币怎么办呢?感谢普京,真正的同志啊!他送来了足以容纳180万亿人民币的充裕的资产。在这696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有着中国急需的几乎所有的自然资源。它既能容纳我们的过剩资本、容纳我们的过剩产能、容纳我们的过剩的劳动力。难道这不是最好的供给与需求吗?

我一直认为中国是一个幸运的国家,我们在最需要“枕头”的时候,人家送来了一个“枕头”。当然,这个“枕头”也不是白送。俄罗斯将在下个月——2023年新的一年里边彻底解决俄乌战争。这个时候他需要将远东的全部的军事力量,大概三十万兵员和重要的物资——战争物资调往西部。这时候他的背部全部亮开,他需要有一个负责任的人站在他背后。因为这场战争如美欧或者北约介入的话,俄国将面临重大的政……如战争深化,谁也不能保证这场战争不会升级。如果升级的话,俄罗斯可能面临内部出现严重的动荡的问题。那个时候美日可能会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做小动作,在这个时候他将背部交给了中国。中国有足够强大的军事能力来确保远东地区的军事安全与政治稳定,不仅确保远东地区的军事安全和政治稳定,还能确保整个西亚地区的政治安全和军事稳定。因为中国已经锤炼出,我们一直在西部与俄罗斯和西亚反复的进行军演,我们已经锤炼出足够的军事力量,并且我们通过连续不断的军演已经可以进行联合指挥。

这个时间节点非常重要,因为政治和军事上的这种布局是压倒一切的。没有这个保障,其实相当于面临两线作战,那么很难集中精力解决东部的问题。显然,普京也得到了他需要得到的东西。当然,他也给了我们需要的东西。中国不想介入俄乌战争,也无意于介入俄乌战争,但是我们可以提供一种间接的、巧妙的帮助。

邻居家大人加班、有事将孩子交给你看一下,这个没有问题的。即便是邻居不是去加班、去打架,那你帮他看孩子,这也不能说你就参与打架或者支持打架,对吧?这个事情我觉得中国做得非常之好。俄罗斯本身也是一个自尊和强横的国家,它也不需要你提供直接的军事帮助或者军事援助,或者帮着他去打架,他也不需要,但是它需要一种侧翼的保护。这种侧翼的保护对中国是举手之劳。

我想说的是:这件事情来的这个时间节点太重要了。我是学财政的,我又身处香港,可以获得比较多元的信息——国内的信息和海外的信息,没有任何障碍可以通通获得,所以我看的角度可能略有不同。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其实已经到了极限,极限的意思就是他不应启动的那种在国内的势力,不应启动的已经基本上全部启动了。就是他到了最后准备这个玩命的程度了,全部启动了。在这个时候,中国的压力也是巨大的,要知道真的压力巨大。

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我是作为一个经济研究者说的话,我说官僚垄断资本主义与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无二无别。看上去是两回事儿,在现实中,他们会形成密切的勾结,往往就是一回事。如果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暗助金融垄断资本主义,请你不要感到奇怪;如果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帮助官僚垄断资本主义,请你不要感到惊讶。因为他们本质上目的、目标是一致的,因为他们是反人民的。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和官僚垄断资本主义其均无祖国,没有祖国,没有人民,他们是一种病毒、一种生物。

中国在与美国博弈到最关键的时候,确实是需要助力。这个助力来了,那么这个助力就是中俄经济共同体。中俄经济共同体含义是什么?1700万平方公里加960万平方公里,小的人口附加应该是接近16亿人口,如果加上前苏联国家的土地或者人民,那就是大数是2000万平方公里和20亿人口,不要小看它的含义。

这意味着所谓的西方的脱钩、围堵、封锁,毫无意义了。是不是会形成新冷战?我确切地告诉你,根本跟新冷战没有关系。因为太大了,冷战不了了。而且只有群主退群,不代表群解散。这是一次很了不起的历史性的变革或者是大变局或者是说一次历史性的转折。对中国、俄罗斯都是这样的,都是非常重要的一次历史性转折。

总结其中的经济含义。远东地区开发将增加未来二十年,每年为中国创造新的GDP3个百分点的增速。如果我们本土有5加3个百分点,8%可以确定20年,这是中国。俄国,他可能增加经济增长,远东大开发带来的俄国经济增长可能是5个百分点,5个百分点,我们的初步估算,香港这边我们正在这个做模拟,5个百分点如果加俄罗斯本土2个百分点,将是7个百分点,今后20年。

中国如果维持8%的高速经济增长20年,你知道结果;俄国维持7个百分点的高速增长20年,普京承诺的事情就可以成为现实。当然那个时候他已经90岁了。什么意思?俄国将在中俄经济共同体的加持下,在20年后进入全球五强,GDP进入前五。有意思吧?可能历史的发展总是这样不可思议,令人惊诧、令人感到赞叹。当然我说的还只是经济,我们再稍微地往前延伸一点政治和军事。

你们知道我国领导人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吗?抗美援朝,我们曾经跟苏联和朝鲜商议在苏朝中三国边界地方给我们留个出海口,朝鲜同志是同意的,苏联最后坚决反对这件事情,没有给我们留出海口。我们本来想在那个地方不建军港的,只是建一个出海口。这回5个自由港里边就有这个地方了。如果它具有军事特征的话,那么你知道从这个港口出发到日本有多么近吗?到韩国有多么近吗?我相信这个地方一旦开始开发,日本和韩国是无法安枕的了。

第二,另外一个,远东地区包括了与阿拉斯加,美国的阿拉斯加隔狭窄海峡相望的地方,如果那个地方我们建立开发区、港口或者是军事基地的话,你知道它到美国的距离会多近吗?如果那个地方租借99年建立中国的军事基地,请问美国还可以睡觉吗?是第一岛链还是第二岛链呢?我想,12月30号这一天可能真的是要改写历史。

没完,中俄经济共同体它的重要的成果将是中俄政治的协同。中俄政治的协同将彻底解决西亚、中东的安全问题。我说的是“彻底”,这个地方将彻底地将西方殖民者赶出,将为西亚和中东地区带来百年和平。他们将迅速走向工业化和现代化的道路。你们觉得那会发生什么样的景观吗?甚至可以延伸到北非。我不知道,12月30号,日本人、韩国人、美国人、欧洲人是什么……

很多人一直是从GDP数字上来理解俄罗斯,说他们经济总量已经小于我国的广东省了,所以他微不足道,其实他们对俄罗斯的了解是皮毛。俄罗斯幅员广大——1700万平方公里土地,面积是中国的两倍,资源极其丰厚。另外斯拉夫民族在这个世界上也是伟大的民族,他们的教育水平不低,而且他们属于在过往的500年迅速成熟成长的一个了不起的民族,与中华民族的结合,其中的含义必然构成以二元对抗为思维的盎撒民族、德意志民族、法兰西等等形成某种的……我们不能叫二元对立,形成某种剧烈的冲撞。

政治上的分分合合,经济上的分分合合,意义……当然站在上帝的视角这不算什么,站在人类的视角在50年、100年时间,它的意义怎么估量都是不得了的,所以我才喊出:北上、北上、北上!

中俄形成经济共同体,远东开发的核心区域只有两个:一个是哈尔滨,一个是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国的东北将会被带活,整个北韩也将会被带活。年轻的朋友们,你们可以考虑了;房地产投资的朋友们,也可以考虑了,可以去看看了;做投资的朋友们,其实也可以考虑啦。难道不是吗?现在才是最好的时候。好了,这个总结、展望大体上就说这么多,说几句其他的。

我还是要赞美一下子习主席和二十大,他们觉得,你这是不是要故意拍马屁,有些肉麻,这事儿还真不是。因为这是我跟香港朋友这个一个多月以来的反复的争论。第一件事情是关于初心。初心是什么?共产党人的初心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的现代化或者叫时代化,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和现代化,这就是共产党人的初心。而马克思主义源于基督教新教伦理,你说我在说什么?

而基督教新教伦理源于孟子,你懂我在说什么。第二个,除了初心之外,二十大提出的这段话了不起,叫“自我革命”啊。“得罪千百人,不负十四亿”。这不是一般人能说出来的话,这可不是口号啊!你做一个试试看,你连一个人都得罪不起;我,谁都得罪不起。“得罪千百人,不负十四亿。”你在海外看看,被全天下的人都在骂,中国人简直是成为众矢之的呀,我们做错了什么了吗?

我跟香港的朋友聊天说:难道我们比所有的国家都不堪吗?为什么成了全世界的标靶呢?香港的朋友回答非常简单,“有钱招人憎”啊,用广东话说这句话非常的生动。你招人憎恨的原因是你有钱了,你成功了,就是你的错;你做对了,就是你的错。不要怕别人骂,如果别人不骂你,说明你穷了,说明你失败了。如果别人还同情你,那这人生还有意思吗?所以我觉得敢于自我革命,“得罪千百人,不负十四亿。”这了不起,二十大了不起。

第三个,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这个制度的核心是什么?我是研究财政的,所有的制度的核心都是财政,宪政的发源是税政,所有都在这儿了。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必须从税政改革开始,更具体说是直接税,这是“一条必由之路”。其实我对2023年充满了期待,充满了渴望。尽管我这半边脸疼得我有时候都麻木了,

但我依然咬着牙把这个聊天准备下来。我觉得今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对好多人来说,这差不多是中国将开启2.0版本的这一刻啊!如果说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你将来回望中国历史的话,这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转折点,极其重要的转折点的话,那么今天我们这堂课就是为这个转折点做一点点的注解,做一点点的说明。因为它对我们每一个人的未来都极具意义。我转年就六十岁了,但我仍然觉得好像要重新开始一……

当然了,我们这个国家筚路蓝缕,一路艰辛!我们还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没解决,我们存在太多太多的问题,我们有太多太多的各色人等,但这不影响我们前进的脚步。我们的努力、每一个人努力都非常重要,还是那句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自己决定你自己的命运,你所有自己的努力构成了这个国家的命运,构成了整体上的一种特质、一种结构。

还是老规矩,希望大家利用假期写总结。再一次祝福所有的朋友新年快乐!这个新年不同凡响。这真的是新年呐,是真的充满了希望、朝气蓬勃的新的一年,我们共同努力创造一个辉煌的明天。好,今天就聊这么多,明天下午三点钟拾遗补缺。好,新年快乐!

(浏览 248 次, 今日访问 3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