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十字岭 名将左权以身殉国

来源:山西日报 白续宏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这是朱德总司令为痛悼在十字岭突围战中壮烈殉国的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同志写下的感人诗篇。

12月18日,从左权县城出发,驶上太行一号旅游公路支线,车窗外的太行山百里画廊,美不胜收。感叹江山如此多娇的同时,更加对此行的目的地——左权将军壮烈殉国的十字岭充满敬仰。

十字岭距左权县城60多公里,峰顶修有四角正方形仿明清翼角的左权将军纪念亭及相关建筑,站在岭上鸟瞰四周,群山静默,松涛声声,沟壑村庄尽收眼底。

退休前曾任中共左权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的程文华为我们讲述了78年前的那段历史。

1942年5月24日深夜,日本侵略军纠集3万兵力,对我八路军总部和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驻地辽县(今左权县)实行“铁壁合围”。八路军总部和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开始连夜转移。茫茫夜色中,转移人员沿着狭窄曲折的小路翻山越岭行进,但由于机关庞大,队伍中有不少妇女和老人,加之后勤部门的骡马驮着辎重,部队一夜仅行进10多公里。

5月25日拂晓,转移队伍进入麻田附近的十字岭。中午时分,数架敌机嗡鸣而至,疯狂地俯冲下来轰炸和射击。十字岭被重兵包围,必须尽快突围出去。彭德怀、左权、罗瑞卿等领导同志,临危不乱,紧急研究分路突围方案。左权提出由自己掩护总部和北方局机关向西北方向突围。

敌人发现我分路突围的意图后,在飞机的掩护下,向我掩护部队占据的山头猛攻,双方展开了一场场激战。转移人员伤亡增多,突围速度减慢。就在人群混乱之际,在一个山坡高处,左权将军不顾敌人的狂轰滥炸,镇定自若地指挥大家加快速度突围:“同志们,不要怕,加快速度,冲出山口就是胜利!”人们慌乱的情绪很快稳定了下来,突围的速度大大加快了。

十字岭海拔1300米,如易于敌手,将意味着我军向西北方向突围的道路被切断,敌人的合围阴谋就会成为事实。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狡猾的敌人一次次地向十字岭发起强攻,均被我掩护部队组织火力击退。从清早直到日头偏西,阵地始终控制在我军手中,十字岭向西的沟沟岔岔,突围的人流和骡马辎重沿着山坡小道,似几条长龙向北部蜿蜒而去。

但就在大部分人员已经突围出去、转危为安之际,一颗罪恶的炮弹飞来,正在指挥掩护部队突围的左权同志被弹片击中头部,血染沙场,壮烈殉国于十字岭靠北艾铺一侧的山堙口处,年仅37岁,是抗战时期八路军牺牲的级别最高的将领。


左权将军殉难处
左权将军殉难处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78年后,站在十字岭上,看着眼前起伏的山峦、苍翠的松柏,依然能想象得到当年枪林弹雨、硝烟弥漫的战斗场景。

左权是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高级指挥员,著名军事家。毕业于黄埔军校一期,之后又被选送到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深造,军事才华十分突出。抗战爆发后,左权被任命为八路军副参谋长,曾协助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参与指挥粉碎日军“扫荡”,发展壮大人民武装力量,协助朱德、彭德怀指挥部署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等作战行动。周恩来称他“足以为党之模范”,朱德赞誉他是“八路军最优秀的将领之一”“中国军事界不可多得的人才”,毛泽东称赞他“吃的洋面包都消化了,这个人是个‘两杆子’都硬的将才”。

将军殉国,山河失色。左权将军殉难的消息传来,辽县人民悲痛不已,万余民众签名请愿,向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提出将辽县易名为左权县的请求。1942年9月18日,辽县军民5000余人隆重举行易名典礼大会,一代名将左权的名字永远留在了他曾经战斗过的太行山上。

1985年,由省文物局出资,左权县文管所(今文物局)在十字岭山顶修建了左权将军纪念亭。2018年,左权将军纪念亭被省政府命名为“第三批山西省国防教育基地”。多年来,这里已成为省内外机关、学校、社会团体及将帅后代缅怀左权将军及抗战英烈的重要场所,年接待社会各界参观纪念人员5万余人次。

(相关史实由省委党史研究院审定)

(浏览 1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