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古田灵魂 党指挥枪

1968年刚入伍时,我便知道我军建军史上的里程碑——古田会议。2021年迎来建党100周年之际,我和老伴乘车经红都瑞金,来到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参观古田会议会址。



古田会议会址1848年为廖氏宗祠,1917年为“和声小学”,1929年为“曙光小学”。会址是一处座东朝西、前后两进、砖木结构的四合院式建筑。会址的背后青山翠绿,“古田会议永放光芒”八个鲜红的大字格外醒目。会址前的油菜地花黄叶绿,无数面鲜红的“工农红军第四军”军旗飘扬在田间。前来参观的人们络绎不绝,其中多为青少年人。



走进会址,我看到古田会议简介和红四军前委委员简介等展板。会场保持着当年的布置:正厅上方悬挂着“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会”会标、党旗和马列画像,6列学生桌凳依次排开,4根红色木柱上贴着标语。这里就是新生的工农红军由旧式军队成为新型人民军队的转折点,就是我军从此确定“党指挥枪”基本原则的起点。

1927年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后,毛泽东、朱德领导起义队伍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成立了红四军。1929年,蒋介石大力围剿红军,红四军被迫离开了井冈山,在军事上遭遇了极大的困难。当时的红军是一支以农民、旧军队出身为主、成份复杂、观念混乱的队伍,加上环境险恶、战斗频繁、生活艰苦、部队得不到及时教育和整训,内部蔓延着流寇主义、单纯军事观点、军阀主义、极端民主化和组织涣散等非无产阶级思想。红四军党内特别是领导层内存在着认识上的分歧和争论,毛泽东的正确主张未被多数人接受,很多人看不到前途在哪里?

在这生死攸关之际,根据陈毅从上海带回来的中央“九月来信”精神,结合红四军的实际情况, 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召开了第九次代表大会,即著名的“古田会议”。参加大会的有红四军党代表、士兵代表以及地方干部代表和妇女代表约120余人。古田会议胜利召开,找到了挽救红军、战胜敌人的法宝。

毛泽东在会上作了《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报告,即《古田会议决议》。这篇毛泽东亲自起草、约3万余字的决议,由八个决议案组成: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党的组织问题,党内教育问题,红军宣传工作问题,士兵政治训练问题,废止肉刑问题,优待伤病兵问题,红军军事系统与政治系统问题。决议强调:中国红军是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必须绝对服从党的领导,必须全心全意为执行党的纲领、路线、政策而奋斗,红军必须担负打仗、筹款、做群众工作三位一体的任务。与会代表们经过热烈讨论,一致通过了这个决议。

朱德、陈毅分别作了军事报告和反对枪毙逃兵的讲话。

古田会议初步回答了在党员以农民为主要成份的情况下,如何保持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的问题;回答了战场主要在农村进行的情况下,如何开展革命战争、武装夺取政权的问题。会议确定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原则,强调:1、着重从思想上建党,2、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3、重视和加强思想政治工作,4、坚持军队政治工作的三大原则(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瓦解敌军和优待俘虏)。

与会代表选举了新一届的前敌委员会:其中正式委员11人,候补委员3人,毛泽东当选为前委书记。

不久,为了回答某些人“红旗能打多久”的疑问,毛泽东在古田写下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著作,预言革命高潮即将到来。

古田会议后,红四军各级党组织坚决学习、贯彻执行会议决议,全面、逐条地检查了存在的问题,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群众性的整风运动,干部、战士的觉悟显著提高,各种不良倾向逐步克服,从根本上划清了新型人民军队同一切旧式军队的界限,部队呈现出一片新气象。

从古田会址到毛主席纪念园、古田会议纪念馆,我看到大量的资料展现了古田会议的光辉历史。正如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古田镇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所言:“古田会议使我们这支军队实现了浴火重生、凤凰涅槃。从那以后,在党的领导下,我军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

(浏览 19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