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国际友人抗战时期在左权县

王占文

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重要的部分,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支持。在太行区同日本侵略者进行浴血奋战的浩浩荡荡的大军中,有来自世界许多国家的朋友。他们为中国的抗日战争作出重要的贡献,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活跃在太行山上左权县的朝鲜义勇队,是最早参加抗日斗争的外国友人组成的武装部队。一九三八年秋,中国境内的朝鲜革命者,在“集中一切力量,积极参加中国抗战”的口号下,组织了由武亭为总司令的朝鲜义勇队,参加中国的抗日战争。抗战前期,这只部队同八路军、决死队一纵,参加反围攻、反“扫荡”、破路、袭敌等战斗。在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中,朝鲜义勇队英勇参战,顽强战斗,受到八路军总部的表扬。

一九四一年一月十日,华北地区的朝鲜反战组织的代表,在太行区成立了“华北朝鲜青年联合会”,朝鲜义勇队受其领导,改名为“朝鲜义勇队华北支队”。在一年半的时间内,联合会的会员由不到一百人增加到千余人,遍布华北各地。他们深入敌占区进行武装宣传,作出优异成绩。他们多次参加战斗。在一九四二年五月反“扫荡”作战中,三十多名朝鲜义勇队队员英勇作战,同八路军总部警卫部队一起掩护总部首长突围。战斗结束后,总部首长在奖给他们的轻机枪枪柄上,刻上“为了共同理想我们永远站在一起”的赠言,在这次反“扫荡”中,著名的朝鲜朋友、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共太行区党委党校副校长、华北朝鲜青年联合会负责人、朝鲜义勇队华北支队政治委员陈光华(原名金昌华),华北青年联合会负责人之一石士正(原名尹士胄),朝鲜义勇队干部胡维伯(原名南基东)等光荣牺牲。

一九四二年六月下旬,华北朝鲜青年联合会召开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决定将“华北朝鲜青年联合会”改名为“朝鲜独立同盟”,将“朝鲜义勇队华北支队”改名为“朝鲜义勇军华北支队”。朝鲜独立同盟在太行区各地建立的分盟。朝鲜义勇军干部训练班八月中旬在太行区创办,十二月一日,在训练班的基础上创办了华北朝鲜青年革命学校,一九四四年秋,改名为朝鲜革命军政学校,先后培养了三百多名干部。“同盟”在一九四三年三月十八日成立了大众医院,到一九四四年十一月,这个医院治好二万二千零五十六名伤病员,并研制出疟疾丸、大众疥药等,受到边区政府的表扬。

一九四四年六月下旬,朝鲜独立同盟在太行区召开朝鲜士兵代表大会,通过了《在日本法西斯蒂军队内朝鲜人士兵要求书》,号召朝鲜士兵“绝对不能为日本‘天皇’而死”,要“为自己的民族而牺牲”。会上通过了慰问八路军、抗日政府的通电。一九四五年八月,朝鲜义勇军积极参加抗日战争大反攻,并号召在日本侵略军中的朝鲜士兵投降。根据朝鲜独立同盟的决定,朝鲜义勇军总司令武亭命令朝鲜义勇军太行部队“打回祖国去!”

朝鲜朋友在同太行区军民共同战斗、生活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受到根据地人民的爱戴。边区政府于一九四一年十月发布了《优待朝鲜人民规程》,并先后聘请和选举杨明山、朴孝三、崔启源等朝鲜朋友为边区参议员。

2、战斗在太行山上的国际友人中,还有许多日本朋友。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灾难,受到世界人民的谴责,也给日本人民带来灾难,遭到日本人民的反对。中国抗日战争开始后,在中国的许多日本人响应日本共产党的号召,参加到的中国的抗日战争中。随着被中国抗日部队俘虏的日本兵的增多,在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帮助、教育下,他们逐渐觉醒,许多人自愿留在根据地内,参加反侵略战争。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七日,八路军总部帮助在太行区的日本朋友成立了在华日人反战团体——日本士兵觉醒联盟本部,由杉本一夫、小林武夫负责。一九四〇年六月,在一二九师的日本朋友成立了觉醒联盟第一支部,成为太行区日本朋友参加抗日反战活动的核心。“百团大战”中,许多日本士兵和下级军官被俘,他们在觉醒联盟帮助下,成立了第二支部,参加到反战行列中。为了吸引更多的日本人到抗日根据地,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于一九四二年一月颁布了《保护日本逃战避难官兵及侨民办法》。此后,到太行区的日本人越来越多。除有一技之长的参加专业技术工作外,绝大部分参加到联盟组织的对敌宣传工作中。他们创办了《晓》、《战友》、《时事新闻》、《觉醒新闻》、《反战》等报刊,编印大批传单宣传品,还组成“国际剧团”,到前线向日军喊话,做被俘日军的工作,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受到了根据地军民的赞扬。一九四二年九月,在边区召开的临参会第二次会议太行太岳会议上,日本士兵觉醒联盟负责人、受到太行军民尊敬的日本医生山田一郎被聘为边区参议员,参加了会议。

一九四二年八月,华北日本士兵代表大会暨日人反战团体大会在延安召开,太行区的日本士兵觉醒联盟派小林武夫、杉本一夫等代表参加了会议,并被选为会议主席团成员。杉本一夫在会上介绍了日本士兵觉醒联盟太行本部的工作。会上决定将在太行区的日本士兵觉醒联盟改名为“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太行支部”,受“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领导,并把机关杂志《反战》改名为《同胞新闻》。

一九四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华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太行支部”成立,由太行区参加抗日工作的日本共产党员组成。

一九四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华北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太行支部”成立,由太行区参加抗日工作的日本共产党员组成。

一九四三年三月,晋冀鲁豫边区日本士兵代表大会,日人反战同盟大会在太行区联合召开。会上,各代表纷纷控诉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并通过了《三十六师团要求书》,呼吁在日本侵略军中的士兵争人权、争生存,反对法西斯统治和迫害。反战同盟太行支部负责人吉田太郎在会上介绍了他们的工作。大会通过了致一二九师全体将士与晋冀鲁豫边区民众书、对日军三十六师团长井关中将抗议书、对日本华北派遣军第一军司令长官抗议书、告日本同胞书。会议选举山田一郎、松井英男、吉田太郎(太行)、秋山良照(冀南)、水野靖夫(冀鲁豫)、渡边三郎(太岳)、田村义次等七人为在华日人反战同盟晋冀鲁豫边去分会执行委员,松井英男、田村义次、山田一郎、吉田太郎为常任委员,松井英男为书记,田村义次为副书记。

一九四三年底,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在延安召开执委会扩大会议。根据形势的发展,为促进日本军部的倒台、建立自由民主的日本,提议将“在华日人反战同盟”改名为“日本人民解放联盟”。一九四四年五月一日,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太行支部宣布解散,成立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太行支部,由田村义次任支部长。

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日,在华日人反战同盟晋冀鲁豫分会宣告解散,成立日本人民解放联盟晋冀鲁豫地区协议会,选举松井英男为会长,田村义次为副会长。会后,日本解放联盟太行支部日军暴行调查委员会举行了日军暴行座谈会,揭露日本侵略者杀人、放火、奸淫、掠夺、放毒的罪行。座谈会的部分记录在一九四四年八月十五日的太行《新华日报》上发表,引起国内外的强烈反应,争取了更多的日本人和伪军参加到反战斗争中来。在年底举办的太行区战绩展览会上,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太行支部和朝鲜独立同盟各自布置了展览室,以大量图表、实物、图画,生动地反映他们的战斗历程和英雄事迹,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罪行。

一九四五年,日本帝国主义行将灭亡,日本朋友在太行区的反战工作更加活跃。他们不顾危险,接近敌占区和日本侵略军的部队、机关,争取更多的日本人觉醒。五月十六日,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太行支部的盟员砂原利男、佐野甚七在三分区白晋线上的河口碉堡进行政治攻势,英勇牺牲。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太行支部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中共太行区党委在挽联上写道:“参加解放联盟,争民主自由,协力八路军,英勇作战;怀抱人类正义,为世界和平,流血太行山,万民同悼。”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投降,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太行支部立即召开临时支部大会,决定印发解放联盟对日军的号召书、八路军的俘虏政策等宣传品;组织八个前线工作队到前线去工作,争取日军向八路军投降;吸收盟员,扩大组织;介绍十六名盟员参加八路军,到各军分区筹办日军俘虏收容所。在受降期间,这些日本朋友积极热情地工作,做出了显著的成绩。

八月三十日,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延安本部、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延安本部和日本工农学校举行回国工作出发纪念大会,召开在华日本朋友回到日本,勇敢地为建设民主日本奋斗到底。此后,在太行区的日本朋友,除已参加八路军工作者外,告别了太行军民,返回日本,开始了新的历程。

3、在麻田同抗日军民共同战斗的,还有其他国籍的许多朋友。其中有为援华而来的美国飞行员,有为医治抗日军民伤病而到太行山区的印度、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奥地利等国的医生,有来采访敌后军民抗战生活的苏联和欧美国家的新闻记者、作家。他们在太行区的忘我工作、战斗精神给太行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德国医生汉斯·库尔特·米勒,在八路军总部医院工作多年,医治了许多伤病员。由江晴恩率领的国际红十字会医疗队在决死三纵队为指战员治病,“十二月事变”发生时,还掩护了一些共产党员脱险。印度援华医疗队柯棣华、爱德华、巴苏华在短短的四个多月中,为八十多名伤病员做了救护手术,为几百名军民看病治伤。美国著名女作家史沫特莱为写《朱德传》,随同八路军总部转战在太行山区,采访了大量资料,向国际上报道敌后抗日根据地和八路军的情况。

(浏览 24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