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开基人—在抗大六分校学习

张镰斧:“1940年底,为了全面提高军事、政治素质,抗大六分校招生,新一旅应招一百多人,张镰斧是其中一个,被送到抗大六分校学习。

“100多人组成一个连,张任指导员带队到山西武乡县抗大六分校报到。

“六分校有四个营,一营是军事营,训练军事干部;三营是政治营,训练政治干部。张被编在三营十一连学习,任十一连支部书记。营政委张照全,总支书记陈浪,十一连连长杜天泰,指导员先是沈秉镇,后是崇耘庭,政治教员新丰,军事教员钟飞,文化教员寒风。

“我任连支部书记,住在连部,不在班里。这样,我是一边学习一边工作。那时我们学习政治、军事、文化三门功课。我们在政治课上学习政治经济学、哲学,还学了政策。如当时三地区专员刘亚雄,给我们上过政策课,讲二五减租,分半减息,如何发动群众等。

“当时学习条件很艰苦,没有粮食吃,都是到襄垣县、昔阳县、祁县等敌占区背回粮食。两三个月就得背一次,连背粮的口袋都没有,就用裤子扎起裤脚装粮食,一般往返一次都在百多里以上。烧的煤也是从几十里外挑回来。记得有一次我挑煤多了,到了半路上怎么也走不动了,坐在地上伤心的哭了,就我一个人,后来还是慢慢的挑了回来。

“在一年左右的学习时间里就参加了两次反扫荡。在41年秋季反扫荡的时候,我们连在昔阳县地区与敌人遭遇,队伍被打散了,连长被俘。我当时因为是支部书记,负责收容,好几个同学走不动,拖在后面没赶上遭遇敌人。晚上找到部队后才知道这回事,我们这一学期全是在反扫荡和背粮的间隙中进行学习的。

“虽然条件艰苦,但我们学习的积极性都很高。在连队生活中组织纪律性很强,自己又是支部书记,在六分校我得到了全面锻炼和提高。刚好赶上1941年一二九师太行区召开体育运动大会,六分校进行初筛选拔选手,我参加了摔跤比赛得了六分校第一名,再到一二九师运动大会上得了第二名。

“直到1942年初,我由六分校毕业,回到旅政治部组织科当组织干事。其前,先去通讯队当了几个月的指导员。

“回旅里后,新一旅和陈锡联的五旅开展支部建设比赛,组织科长陈行庚(老红军)要我写比赛报告,我深入到连队做了很多调查,写出了比赛的报告,受到了科长陈行庚、主任何柱成的口头表扬,他们认为我写得具体生动,反映了实际情况。比赛结果是新一旅胜。


“1942年2、3月,从学校出来没有几个月,5月就赶上太行区反扫荡,是最大最残酷的一次,那次我受到了嘉奖。当时还年轻,20岁。”

(浏览 1,704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