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地空导弹营长“违令”拒不发射,作战处长调查后:你救了空七军

来源:网易新闻@今晚听历史

“导弹接电准备!”营长陈辉亭下达了命令。他是空军地空导弹部队二营新任营长。

1968年1月,二营从西北戈壁远程机动数千公里,驻防广西宁明机场,他们的任务是击落窜入中国领空的美军侦察机和战斗轰炸机。战斗值班已经将近一年时间。

就在半小时前,空七军向二营通报:有小型机入侵。不一会儿,二营装备的红旗-2地空导弹的目标指示雷达也发现了目标,上级给陈辉亭的命令是:“坚决消灭敌机”。

从雷达显示器上看,有4架编队整齐、队形密集的飞机,正在阵地东南方向绕来绕去,逐渐向二营阵地靠近。

在距离90公里时,陈辉庭下达了“接电”命令,导弹进入待发状态。



S-75和红旗-2


空中目标还在继续靠近,在距离65公里时,陈辉庭发出命令:“同步!”
瞬间,二营4发导弹开始跟随雷达天线转动,锐利的弹头指向目标所在方位。这时只要陈辉亭下令,引导技师就会按下发射按钮。

二营是一支英雄部队,先后用苏联制造的S-75(萨姆2)导弹击落过三架U-2高空侦察机。1967年底,他们刚刚换装了崭新的国产红旗-2导弹,对击落眼前这批目标,他们有充分的信心。


但今天,陈辉亭却总觉得有点蹊跷,他紧盯着屏幕自言自语:“那4架歼6呢?”


陈辉亭亲眼看见4架歼6起飞迎敌,却接到通报,空中没有我军战机。



这件“蹊跷”的事情,还得从二营拉响战斗警报前说起。

二营的阵地布置在广西宁明机场跑道西端,在一个长满桉树的小土丘上。

大约一小时前,营长陈辉亭正在指挥所开会,但会议却被一阵巨大的呼啸声打断。走出指挥所,他看见4架歼6战机正分两批,轰鸣着从跑道上起飞。


歼6甲


见此情形,陈辉亭觉得有点诧异:驻宁明机场飞行部队训练时,都会提前一天向二营指挥所通报,以便让地空导弹部队掌握本场飞机的飞行动态。但昨天飞行团并没有通报今天有飞行计划。难道是有敌情?

于是他马上问站在身边的值班参谋:“今天机场有飞行训练吗?为什么起飞飞机?”

参谋回答:“通报今天没有训练。”

陈营长问:“今天收到敌情通报了吗?”

参谋回答:“没有。”

话音未落,值班标图员大声报告:“发现敌情!!”

陈辉亭迅速进入指挥所,在标图桌上仔细查看敌机位置以及航向。几乎与此同时,桌上的电话铃响起,空七军下达命令:部队进入一等。

凄厉的警报响彻天空,地空导弹二营全体进入阵地。但此时他们并不知道,空中的“敌情”其实是一架我军飞机,而且这架飞机差点引发一场“误击4架歼6”的重大事故。


广西宁明


原来,就在这天上午,空七军航修厂刚刚修理好了一架歼6战斗机。按照流程,修理好的飞机需要进行试飞。这架试飞歼6起飞后,开始按照规定的航线飞行,地面雷达也准确地掌握着飞机的动态,随时通报着飞行坐标。

不料,没过多久雷达竟然跟丢了这架飞机。

在试飞航线上有几个山头,当试飞飞机低空飞过山头时,雷达竟将山头回波判定成飞机,抓住山头信号,在这几个山头坐标中报来报去,以为是试飞飞机在做转弯盘旋检查,真正的试飞飞机却在不经意间进入了北部湾上空。


歼6


一看到海面,飞行员按照“不许入海”的命令开始掉头向南宁方向返航。

于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这架返航的飞机在返回途中,被空军对空情报雷达发现,雷达团指挥所看到飞机是从北部湾方向进入大陆,于是判定为“敌机”。

这是因为,当时美军飞机经常从这个方向打“擦边球”侵犯我国领空,通常也是小型机、小批次。这次一看到和之前类似的目标信号,过分警惕的值班员就根据经验判断目标为“敌机”,并且以敌情编号通报了该机坐标。

这就触发了空七军的应急机制。



空七军指挥所紧急命令驻宁明机场的航空兵团起飞4架歼六迎敌!接到命令的航空兵反应迅速,4架歼六分两批轰鸣着从基地起飞。

跑道尽头的导弹阵地上,二营营长陈辉亭正诧异地走出指挥所,目送4架战机升空。

这时的空中情况是,试飞的歼6已经按照预定航线返航落地;宁明机场起飞的4架歼6却毫不知情,仍然在“敌机”活动空域执行搜索任务。更严重的是,空七军指挥所将这4架我军歼6判定为“敌机”。

作出这个错误判断,也是因为美军战斗轰炸机入侵我国领空时,经常采用4机或者双机编队,雷达信号和我方4机编队相似。


歼6大战F4


此时在导弹阵地上,陈辉亭营长也已经接到“敌机入侵”的通报,登上指挥车开始临战指挥。

因为担心本场飞机返回,途经阵地时发生误击,所以他命令二营指挥所请示空七军,建议刚刚从宁明机场起飞的歼6到其他机场降落,避开二营作战空域。

谁知他得到的答复却是:宁明机场没有起飞我机。

陈辉亭马上让营指挥所向上级报告:营长在阵地亲眼看到四机起飞,请上级核实。

就在此时,二营的指示雷达发现“小型机4架,距离阵地90公里。”


萨姆2导弹营各型车辆


陈辉亭一方面焦急地等待军、师、营来回核对查实,另一方面又不能对屏幕上出现的目标掉以轻心。尽管他心里觉得蹊跷,但他得到的命令很清晰:击落这4架飞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当目标距离65公里时,陈辉亭命令:“前置法,导弹三发,17公里消灭”。命令虽然下达了,但陈辉庭的心里却还在想刚才的问题:我看得清清楚楚机场起飞了4架飞机,为什么空七军说没有起飞?

这时他听到,引导技师正在向操纵手下命令:“注意观察目标信号变化,防止百舌鸟导弹攻击。”三个操纵手齐声回答:“明白。”

部队已经按照击落美军战斗轰炸机的流程,准备发射导弹了。

显示器上的“遭遇线”就要到达17公里的发射距离,引导技师的大拇指也已经放在了发射按钮旁。


红旗2指挥车


陈辉亭的大脑在飞速转动。

以往美国战斗轰炸机一般是在轰炸谅山一带后,飞错航线或是被中国援越的高炮部队打懵了,飞到中国境内。因此美国飞机通常都是擦边而过,很少像今天这样深入我国境内兜圈子;而且“敌机4架”,宁明机场起飞的歼6也是4架,数量上也这么巧合?

陈辉亭心里已经对目标性质产生了很大怀疑,但上级非常明确地下达了作战命令,让你打你不打,你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违抗军令吗?

这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说时迟那时快,引导技师大声汇报:“发射距离到!”做决定的时刻到了。


红旗2制导雷达


陈辉亭已经想好了,今天的目标疑点太多!一旦打错了,机毁人亡,对航空兵部队就是一场灾难。此时不能考虑个人得失,必须坚定决心。

正在这个时候,指挥所又传来了上级要求消灭敌机的命令。引导技师也投来焦急的目光,放在发射按钮侧的大拇指做出了马上按下的姿势。

陈营长看到这个细节,马上做了一个打断的手势,示意引导技师把手挪开,防止他因过度紧张出现误射。同时他命令三个操纵手:认真观察飞行动态,辨别敌我前暂不发射导弹。



就在他们认真判明目标的过程中,指挥所内接二连三地接到上级“发射导弹”的命令。陈营长一方面坚持“不判明情况不发射”,另一方面再次向上级指挥所请求,查明宁明机场起飞的飞机是否已确实离开了二营的作战空域。

陈辉亭对作战的犹豫,以及反复查证飞机位置的要求,终于引起了空七军领导的重视。

经过第二次查实,空七军指挥所恍然发现:二营要消灭的敌机正是宁明机场刚刚起飞的4架歼6!

空七军马上命令4架歼6打开加力迅速脱离。4架飞机接到命令后,同时打开加力,4个加力在空中产生了4声巨响,传到地面上酷似高炮连的一个点射。二营参谋长听到后,向营长陈辉亭报告:高炮连开火。



此时,在雷达显示器上也发现飞机队形疏散加速远离。营长陈辉亭又紧张起来,高炮连都开火了,难道今天我真的判断错了吗?如果雷达上真是敌机逃窜,那二营可就贻误了战机。

就在此时,空七军指挥所的电话到了:不要射击!二营作战空域的飞机是我机,现已打开加力加速脱离。

谢天谢地!陈辉亭长出一口气。

他马上下令制导雷达关机,警报解除,同时把当天所有的标图制出、备查。


二营首任营长岳振华和徐向前


几天后,空七军派作战处一位姓张的处长到二营来调查。这位处长看到,二营标示的战斗经过图上清晰地显示,我军这4架歼6在二营的火力范围之内飞行了整整25分钟,期间空七军下达了七次“消灭敌机”的命令!

张处长对营长陈辉亭说:”是二营挽救了七军,挽救了航空兵团。你们要是发射了导弹,没有你们的责任,但局面就惨了。”

事后,了解了全部经过的空七军军长刘玉堤,专程到二营看望了部队,称赞二营正确处置了这次“误我为敌”的事件。驻宁明机场的航空兵师飞行团也组织飞行员、包括4名被“误我为敌”的飞行员到二营参观。4名飞行员见到二营营长后,紧紧握着他的双手说:“感谢你救了我们。”

1969年6月,地空导弹二营奉命从广西中越边境撤回,开赴北京执行护卫首都空域的任务。



陈辉亭


在为时一年半的边境作战中,二营于1968年3月22日击落一架美军147H“火蜂”高空无人侦察机。

1984年10月1日,二营代表地空导弹部队,参加了国庆大阅兵。(全文完)

高射平射两用“铁扫帚”:国产1956年式14.5毫米高射机枪
1987中印严重冲突,印军叫嚣“全面进攻拉萨”,中方:进行核试验
由弱转强,中国军队在抗战中的白刃战

(浏览 11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