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天路开基人—受到处分和参加百团大战

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口头处分

张镰斧:“1940年,接到上级指示,命令六八八团与唐支队合并组成新一旅。原六八八团为一团,唐支队为二团。唐支队是抗战后新组织的队伍,为了加强它的战斗力,又决定把原六八八团二营和唐支队的二营对调,并从六八八团抽一部分干部充实二团,我就被调到二团二连还有四连当指导员。在二连参加了一次壶关河口的战斗。

“没几个月,我又被调到二团三营当分支书记,营长是我的老连长、老首长叫宁记书,打仗很勇敢;教导员任小凤很有工作能力,副营长叫刘志高,陕北老红军。
“到了秋天的时候,旅政治部下了命令,调我去旅政组织科当组织干事。当时旅政治部主任何柱成和组织科长戴纯都很了解我。戴纯是老红军(他41年反扫荡时牺牲了)。但二团不放我去。有一天,旅政治部巡视组组长黄箭虹到二团巡视工作,巡视组有骡子驮行李,他和我说命令已经下了,你就跟我一块儿到旅里报到去吧。我就跟他一块去了旅政治部。

“结果,40年冬季12月份,新一旅在河南林县任村附近召开党代会,我因为是组织干事,被指定为当然代表,(当时部分代表是选上的,部分是当然代表)。开会的时候,二团的代表向大会提出意见,说张镰斧没有经过团的批准,私自到了旅政,不适合当当然代表。当时八路军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陆定一参加了这次党代会。他当场说,代表大会哪有当然代表。我随即退出会场。会后决定,给我因组织观念薄弱,记党内口头警告处分。

“这是我参加革命后受到的第一次惩罚和挫折。对我教育极大,教训极深,对克服我的骄傲自大,加强组织观念,很起了很大的作用。”

1940年2月,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八团与晋豫边游击支队在晋城李村合编,组成八路军第二纵队新编第一旅,韦杰任旅长,唐天际任政委。部队整编后,于2月6日在晋城大阳一举击溃国民党第一战区黎民游击队近千人,彻底消灭了这支在“十二月事变”中多次袭击抗日队伍,残害进步人士的反动武装。


打完这些胜仗后,新编的新一旅一团特务连在战斗中缴获了一批“法币”,未按规定上缴。连长擅自决定留下来,想用来改善连队的伙食。

这件事被团部定性为“集体贪污案”,是一起严重违反战场纪律的事件。

但是,究竟怎么处理呢?


在旅部会议上,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张镰斧的老首长:旅长韦杰。因为一团是原六八八团的老底子,是韦杰亲自带过来的人马。特务连武器好,特别能打仗,平日深得韦杰的喜爱。尤其连长、指导员,还都是他的爱将。

但是,为了整顿部队纪律,培养战斗力,韦杰决定挥泪斩马谡。

随后,在阳高村的戏台前,全团上千人召开军人大会。

政委公布完事实后,韦杰站起来,代表旅部宣布:对连长、党支部书记处以枪决,立即执行!指导员被撤职,下放去当炊事员。

这一决定令全旅官兵深为震惊!

从此,新组建的新一旅懂得了什么叫做“铁的纪律”,怎样执行纪律保证战斗力。

当时,18岁的张镰斧在这次分兵整编中,离开了已经战斗两年多的六八八团,调任新一旅二团三营任分支书记后,正值这一新组建的铁律时期,也撞上了一次处分。

到了秋季,新一旅又下了命令,调张镰斧任旅政治部组织干事。

尽管上级已有调令,但二团的老首长们不愿意放张镰斧去旅部上任,就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再次挥泪斩了马谡。

为此,给了张镰斧一次党内口头警告处分。

在今天看来,这次事出有因的党内口头警告处分似乎不算什么?!

但是,多少年后,直到张镰斧的晚年,他还多次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孩子们讲到过对这次处分的认识。

他认为这次口头处分是对他自己骄傲自满情绪的一次重大鞭策警训!

你想呀,一个十八、九岁的旅组织干事,主持全旅的党代会,该有多神气?!

似乎是无意之差,但这就是教训告诫!牢记了一生!

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什么时候都要有组织纪律性!
时时刻刻都要夹着尾巴做人!
这是张镰斧一生中唯一受到过的一次处分。

(浏览 572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