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开基人——向黎城突围

要说当年八路军中的共产党员孤胆战士时时处处都有,犹如“遍地英雄下夕烟”。

正当刘伯承师长和韦杰旅长分别在日寇的铁壁合围中突围之时,张镰斧的老战友,1937年初14岁就已参军的小红军,新一旅司令部年仅19岁的宁保喜,也被提前撒出去放了专项任务的“单飞”。
宁保喜的这次“单飞”任务,典型地体现了敌后游击战兵民同心抗战反围剿的精彩一幕。

这次日军对我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师部所在地的南太行山根据地,搞的是一次“篦梳”式扫荡,就是所谓用梳子梳头发一样的扫荡,不给抗日军民留毫发活路。

在根据地被鬼子四面包围进击的紧急时刻,因形势极其严峻,新一旅决定提前派一些有经验的干部到地方去,带领民兵等地方武装,在敌人进攻必经的路上展开袭扰。这就是水银泻地、化整为零的战术,遍地打游击打麻雀,飞出打痛敌人的黄马蜂,消耗和托滞敌人力量,配合主力突围。

旅司令部指导员刘寿康在反扫荡动员大会后把宁保喜找去,宣布他去完成这样的一个任务。宁二话没说,坚决服从命令。当主力部队认真做准备向外突围时,宁保喜已经背起背包拿着介绍信,受命来到了刘师长和韦旅长原准备突围的方向——黎城县的北面,距离黎城县城6公里左右的红井村,带领民兵在根据地内打“反扫荡”。

黎城县公路以东是丘陵,西边是高山峻岭,南北大山脉绵延不断,森林茂密。洪井村就座落在公路西边,村子不是很大,地处离公路约上百米的山凹里。

宁保喜刚进村,就被男女老少还有儿童团围起来:“我们村来了个小八路,快来看呀!”听到乡亲们的议论,宁还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都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了。其实,乡亲们只是看到了宁报喜的外表,他个头不高,长着一张喜人的娃娃脸,又穿着很不合身的大军服,大家误以为宁还是个孩子。他们哪里知道,此时的宁报喜已经是打了五年鬼子,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旅司令部干部。

村干部看了他的介绍信后非常欢迎,把他安排在一家父子都是党员的家里住宿,还安排在村里吃派饭。

后来乡亲们知道了宁保喜是新一旅派来领导民兵打鬼子的,又议论开了。有的说哪个民兵也比他大,不是他的大哥就是大姐;还有的说:咱们那个黑大个民兵连长他能领导得了么?房东爷俩很支持他,为他壮胆。村里人议论归议论,轮到宁到哪家吃派饭时,他们总是做最好的饭菜给他吃,把他当亲人般看待。有的年轻的女孩子给他端饭送菜,面带微笑,闹得他还脸红心跳。有一次轮到村东一户地主家派饭,老地主带理不理的。但打了鬼子以后,他家虽然仍被列入“阶级敌人”,却也高兴的把家里最好吃的拿给他吃了。

从部队严格的军纪出战斗力这个角度看,这个村的民兵差得很远。当时已经是很紧张的战备时期了,东北方向的辽县(左权牺牲的地方)已有激烈的厮杀,但民兵队伍还是稀稀拉拉的。有时宁让民兵连长集合队伍训话,连长也不积极配合。即使是集合起来也是你来我不来,男来女不来的。宁想,如果照这样下去,鬼子真的打来了,怎么能打胜仗啊。此时敌人扫荡的重点在东北边,主要是对总部和师部,但是我们这里已经能听到枪炮声,鬼子说到就到了。我们这里是新一旅的指挥机关和地方党政核心所在地,是接应八路军前指总部和一二九师师部突围的中心之地,也是敌人攻击的主要目标。宁想,就现在这个样子,别说打敌人了,就是敌人来了,恐怕跑都跑不了。于是,他就和民兵连长认真商量:我们的现状不适应当前形势,他建议要进行民兵训练,每天早上练兵半小时,晚上集中宿营,还得点名。听了宁的建议,连长虽然不太积极,但也勉强服从了。

年轻的宁保喜带着民兵练习射击、投弹、埋地雷。宁射击很准,大多打的都是10环,投手榴弹多在45米左右。领来新的手榴弹都是宁开箱试投。投掷手榴弹最少要投出30米才没有危险,且拉导火索、投掷、卧倒须三位一体同时进行。可有些体弱的民兵和女民兵由于劲小和不得要领,投不过30米。一次一位女民兵投弹,可能是太紧张了,一下把弹投到身后去了,宁发现情况不对,立即高喊口令,大家赶紧跳到事前挖好的壕沟里。还有的女民兵没拉线就把手榴弹投出去了。

一天,刚吃完饭,哨兵就报告,说村北面听到枪响,还有人顺着公路往村子方向急促走来。当时,宁判断可能是敌人离村子不远了。便立即和民兵连长决定,全体民兵紧急集合,做好战斗准备。他们按照计划,一边组织村民群众向村外后山转移,一边开始根据不同地形设置踏雷、拉雷、趟雷,在公路上还埋了“雷中雷”(就是把一种圆形地雷也叫“煎饼雷”的,上下两雷相叠,当敌人发现地雷起雷时便会牵动下面的雷引起爆炸)。全体民兵各就各位,准备战斗,并派人与邻村民兵取得联系。待一切准备完毕后,果然发现鬼子大队人马向我们方向赶来。红井村民兵连大约有30人左右,在宁保喜率领下已经占领了有利地形,一时间步枪、手榴弹一齐向敌人开火,各式地雷也发挥了作用。

敌前卫遇此突袭乱作一团,立即向两边散开,向村里和公路两侧边搜索边进攻。宁保喜带领民兵利用地形熟,沟壑多,有准备的和敌人展开跳跃式的周旋。大约打了一个半小时,打死了六个鬼子,打伤了一些,迫使敌人不得不收拢队伍,留下一滩滩血迹,带着死尸、伤兵向黎城县城方向走了。

在这场战斗中,黎城洪井村的民兵既打击了敌人,策应了俩总部和机关的的突围,自己又无一伤亡,打了一场小小的“麻雀战”胜仗,大家都非常兴奋,提议会餐庆贺一下。于是,在村西支起大铁锅,美美的吃了一顿猪肉炖粉丝、海带、油豆腐,大米饭。过后,县、区政府都表扬了洪井村这场战斗,说当时县里正在召开全县区以上干部战备会,这一仗阻滞了敌人突袭县城的时间,为开会人员疏散提供了时间,避免了伤亡。

这些敌后抗战的胜利单飞战斗,不仅有首长和党组织的培养教育,更深层的是有人民群众的支持、教育和帮助!实时体现了人民军队爱民为民,军民团结战斗的特有能力优势,离开了人民群众,则会一事无成。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避实击虚,敌进我进,人民战争是埋葬一切侵略者的海洋!

最终的胜利属于人民。

(浏览 669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