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开基人—开荒与整风

开辟八分区初战告捷,张镰斧又回到石志本任司令员、何柱成任副政委的的四分区担任分区政治部组织科组织干事。


实践会比理论来得更困难。实施“做眼”时的艰苦,最迫切需要的是自己动手解决很实际的吃饭穿衣的生存问题,很多老同志都回忆过在四分区所辖地黎城的幸福开荒。


当地老百姓都说八路军种的土豆、南瓜和冬瓜有多么多么的大!八路军的大官和战士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是看不出来谁是当官的。


宁保喜也曾回忆过那时解决吃饭问题的小故事:


“我们在四分区,当时生活很艰苦,大锅饭由一个炊事员掌勺(我们戏称‘马勺’)。最困难时稀饭每个人也只能给半勺,真是吃不饱啊!记得王继彦是分区司令部译电员,他种了一些西红柿、菠菜,有时做个汤,叫上我一起充饥。


“为了实现粮食自给,分区司令部生产机械股王股长带领我们到大山上去开荒种地。我们种小米、玉米。肥料主要是两种,一种是牛粪。王队长派我们几个年龄小点的去村里捡牛粪。我们很高兴,一边玩一边捡。干牛粪好捡,遇到湿牛粪就要用手抓了,抓回家后把它晒干。然后把所有牛粪垒成堆,盖上干土,用火点着里面的牛粪,才算是肥料了。看到牛粪大家总是争着抢着,还开玩笑的互相往脸上抹。有一次在争逗中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左手背上划了一条口子,流了不少血,我就地抓起一把土按在伤口上才止住血。现在手上还留下一道伤疤呢。另一种施肥的办法是把村里的羊群赶到开好的荒地里,叫做‘羊卧圈’,卧一个晚上,次日满地都是羊屎,就把它撒在荒地里。有羊就有狼。荒地里经常有狼群出没,所以我们要看护羊群。有一天晚上,我们几个人正围着羊群睡觉,忽然羊群咩咩乱叫乱跑起来。我们知道是狼来了,看到已经有狼冲进羊群里,便用事先准备好的防狼工具放炮、吹号、敲锣、打鼓。就这样狼居然不跑,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把狼群赶走。天亮后清点还是少了几只羊,还有一只掉到山下摔死了。我看到我睡觉的土坎后面离狼趴卧的位置只有两三米,真的有些后怕。


“这次开荒种地我们收获了一些玉米、土豆,但是对改善生活并没有明显效果,仍然是天天喝稀粥,土豆、南瓜、野菜当菜吃。老百姓就更苦了,有的老乡实在饿的不行了就吃‘观音土’。观音土是一种白色的泥土,据说可以暂时充饥。还有的老乡吃‘硝盐’(长在厕所墙壁上的一种白色粉末),我也吃过,又涩又苦。


“环境虽然很艰苦,但在政工人员的不断宣传教育下,大家战胜困难,取得抗战胜利的信心没有动摇。有一次,通信连的一位陵川老乡班长来告诉我,听他们连长传达上级讲话精神时说:‘苏联有位叫米拉西西拉夫的大官说,苏德胜必得败。今年打败希特勒,明年打败小日本。’听后我们都笑起来了,什么‘苏德胜必得败’,他可能是说‘苏必胜,德必败’他说的那个大官也不是什么‘米拉西西拉夫’,可能是当时的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我知道他们连长姓王,比我们文化程度还低,是个老粗,点名讲话简单实在。他关心战士生活,要求司务长每星期公布伙食费帐目。说他是老粗吧,可他竟然会修电话机。”


宁报喜还回忆说:后来,生产自给之后,“八路军总部在黎城县南委泉村召开农业和财政大会,我也去参加了。看到全村到处摆着小米、玉米等粮食和瓜果蔬菜,还有一个大南瓜,足有几十斤重,上面有张条子,写着是朱总司令亲自种的。更让我开眼的是还有好多黄灿灿的金条子、金元宝,这可是我有生第一次所见,以前只听说地主老财家才有。这次展览的目的和给刘师长庆寿的目的一样,就是鼓舞根据地军民克服困难战胜敌人的士气和信心。”

(浏览 973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