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开基人—整风学习与全力开辟根据地

张镰斧:“接着,张镰斧跟着四分区司令员黄新友,又在晋城、高平、陵川、焦作、济源地区开辟八分区。那时天灾、蝗灾、旱灾、人灾,国民党二十七军在那里搞摩擦,弄得民不聊生。部队进去后,院子里长得齐人深的草,炕上躺着的人都不能动,有的已经死了,是臭的,还听说焦作有卖人肉包子的。

“张这几年,在机关经常被派往基层下连队了解情况,做思想政治工作;不然就到艰苦的地区开辟新区。机关里的同事常亲昵的称张是外勤干部。

“1943年到44年初,整风一年,学毛主席的整风文件,刘少奇同志的《论共产党员修养》,陈云同志的《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从思想上真正入党起到很大作用,理论上得到很大提高。”

林南战役结束后,太行军区决定组建第八军分区,负责开辟以陵川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这项任务极为艰巨。黄新友被任命为该分区司令员,张镰斧随黄新友司令员再一次进入了开辟、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工作环境。

张镰斧参加革命后,在战争年代始终都围绕着开辟、建立、建设、巩固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任务展开工作。他所参加的所有战斗战役都与这一任务紧紧的连在一起,一直从板山温塘战斗走过来,而且次次都与部队的不断分兵壮大紧密相关。与他一道所有同志们的全部工作和战斗任务,都是围绕这一神圣使命进行的。

抗战时,敌后根据地的地位、贡献及其作用:始自于毛泽东在1936年7月同美国记者斯诺谈话时,就已经提出的在全民抗战中要坚持持久抗战的各项方针。到了1938年5月,又基于毛泽东和党中央提出的到敌人后方去,一系列“做眼”,不停的分兵战略决策引出的。

张镰斧曾长时期进行抗战活动的晋东南长治地区的黎城,就是很突出的范例:

首先,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坚持和发展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因此会在八路军首先活动的黎城县,建立以秘密共产党员牵头的国共合作的抗日县政府。

其次,因为有了坚强如一的抗日民主政府,才会促成黎城人民群众在八路军最初最为弱小最为艰苦的前三年,以及后来的抗战中,军民共同生产自给、开荒产粮、盘活经济、上交军粮和经费,坚决容纳、支持、帮助、壮大了中国共产党暨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一一五师等八路军军民武装,成为稳固的太行山敌后根据地。

位于黎城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坚持敌后抗战三周年纪念塔”“军工”“金融”“黎城会议”“长宁机场”“制药厂”“被服厂”等多元一体的抗战文化历史文物遗址群,都在证实这些史实,还特别为抗战精神文化提供了佐证。

黄新友


第三,因为八路军前指总部、一二九师和一一五师等部队在黎城立住了脚(抗战前线落脚点),才有了抗战初期八路军在晋东南稳固可靠的敌后根据地;才具备了八路军向山东和新四军大规模分兵和“做眼”的条件(开辟新的根据地的出发点);罗荣桓、徐海东、黄克诚、陈再道、宋任穷、刘震、吴信泉、高农斧等太多的八路军将领和部队,才有条件经黎城总部首长谈话、整训,再从黎城出发,到冀鲁豫(山东八路军和新四军)地域开辟和建立更大规模的抗日根据地;陈赓才有可能率领三八六旅、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八团从黎城出发,先后向冀南东进,向太岳西进,韦杰打响香城固战斗;这些当初完全秘密的孵化器式的历史决策和动作,最终形成敌进我进,在敌人后方的后方撒子布局——初创了“新中国是从冀鲁豫平原来的”全国最大的冀鲁豫解放区以及其它解放区局面。

第四,不忘初心,传承红色基因,掂量掂量细细地算一下,全中国解放时期的第一、二、三、四四个野战军里,有多少将士是经过黎城这块根据地走出来的?新中国有多少国家部委、司局级以上的老领导同志是从黎城走出来的?那时,他们经过黎城到敌人后方去或者返回延安陕甘宁边区根据地首府的时候,也都是极为秘密的分兵“做眼”!

第五,我们还会在中国革命的进程中发现一个具有显著性的规律特征,就是凡是著名的共产党人的红色根据地,都在当地地域会有著名的中华优秀传统古文化作支撑,这些古文化的传承大都在几千年以上。比如井冈山根据地,看起来像似主要来自于当地的客家文化,而客家文化的基因却是北方古文化的传播,大都会在四五千年前以上。黎城地域的磁山古文化就大约在五千年至七千五百年以上。因为只有优秀古文化的传承才会真正影响和形成当地民众与社会的民心、民生、民风、社风;只有自古以来根、魂、梦大文化原理体系的支撑,才会让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落地。


这才是建立根据地的群众基础和什么才叫群众基础好的根本缘由!

黎城根据地非常独特重要的一条:既是用其遍布全县、多元一体的表、中层文化内涵,证明了存在于敌后抗日根据地人民群众的底层根、魂、梦文化原理,真真切切地诠释了广大人民群众在抗战时期乃至以后发展的中国梦(根、魂、梦)大文化体系!

(浏览 1,457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