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开基人——里应外合 拔除石圪节日伪军据点

张镰斧:“1944年10月,张镰斧到黎城独立营任党总支书记,后为政治处主任。1945年夏在黎城独立团(营),当时营长政委,就是团长和政委派杨一清参谋长和张镰斧领着黎城独立团去拔除石圪节日伪据点。石圪节在山西潞安黄碾西北的一座小山梁上,地势险要,左右两侧是几丈深的沟,只有南边一条小路通小西王村,有一个鬼子班,把守的还有几十号伪军。在里应外合的协同下,一举端了这个窝点,这是张到独立团任总支书记后参加的第一次战斗。事后,独立团政委姚保鸣同志说:‘张镰斧能打仗’。”

石圪节一仗是张镰斧战火生涯中,作为团级政治工作者参与先期秘密联络、作出里应外合作战谋划并临敌指挥的一场战斗,也是他在抗战期间打的最后一仗。这一仗初显他机动灵活的军事判断和前敌指挥才干。


关于石圪节战斗,原中国人民解放军0055部队政治部(原第三十五师政治部,该师一0四团的前身是黎城独立团)曾在1957年编印了一本《在战斗的道路上》的小书,一直被张镰斧珍藏。书的前言指出:“在我军建军30周年的前夕,我们编印了这本小册子,目的是帮助大家在回顾我师的光荣历史时,提供一些具体材料,介绍一些我师在过去斗争生活中的英勇机智、克服困难、艰苦奋斗的事迹,以这些活生生的具体事实教育我们,激励我们更好地继承和发扬我军的光荣革命传统,努力从事我军现代化的建设。”


里面有一篇《回忆石圪节战斗》的文章,由参加过石圪节战斗的李书则、杨乃堂口述,杨宗焕记录。这是迄今为止,最早的一篇由直接参加战斗者叙述石圪节战斗全过程的军队正式纪实文献史料。但是在该文中,时任该师师长的张镰斧,却谦虚的把自己参与秘密联络、决策、参战、指挥等详细内容隐去了。


该历史文献全文写道:


“1945年春天,党中央提出‘争取伪军、孤立日军’的斗争口号。散布在华北广大平原上的鬼子们见到大势不好,更加心惊胆战、坐立不安。


“石圪节是山西潞安黄碾镇西北的一条小山梁。过去私商会曾在这里开过煤矿。日本鬼子来到后,煤矿停办了好几年。44年春天,鬼子想从这里挖出煤炭运到太原给阎锡山开兵工厂,因此,就在这里安下了据点。


“石圪节的左右两侧都是几丈深的沟,人是上不去的。两边是白晋公路,公路右边,鬼子驻着一个班,高高的碉堡可以俯瞰四周,严严地控制着石圪节。石圪节的整个小梁,四只角安下了三个大炮楼,炮楼之间牵了铁丝网和电网,只有南边一条小路可以通西王村,但这条路平时都是用铁丝网的和大铁门封锁着的,一般的人根本进不去。


“石圪节的制高点,三个小炮楼摆成一个等边三角形,小炮楼之间,除了铁丝网、电网之外,还有明的和暗的地雷。三角形中的几栋小洋房里,驻着鬼子的小队长、军医、煤矿经理和一只狼犬,里面有武器弹药、服装给养等仓库。


“离三角形不远的地方,两栋小平房内驻着一个中队的伪军。再靠外就是两百多煤矿工人的宿舍。


“伪军中,除了寿阳籍的20多个流氓兵痞之外,其余的大部分都是45年春天从潞安、阳泉招来的新兵。这批新兵原来都是农村青年,因那年华北遭了旱灾,伪政权趁群众生活青黄不接的时候,放出流言,说什么当伪军一个月可以挣16块钱,训练半年后还可以把家属带去,这批青年农民就这样被骗进了铁丝网。


“铁丝网里边的伪军过着狗一样的生活,一天每人一斤高粱米,吃饭就抢,鬼子稍不顺眼就‘八格牙奴’。抓到什么,就往身上打,好几个伪军被打得吐血,得了暗疾。这时,我太行四分区武工队在四周活动,有些思想比较活动的伪军就想弃暗投明,故意消极怠工。寿阳籍的伪军为了讨好鬼子,就帮助欺压新兵,因而伪军中的矛盾很深,经常吵骂,甚至拼刺刀,鬼子看风色不好,怕伪军闹出事来,平时把武器弹药都锁在仓库里,只给站哨的几支步枪。鬼子小队长又收买了几个顽固的伪军作亲信,日夜提着大盒子枪,轮班巡查。


“我太行四分区黎城独立团,通过地下工作的活动,对这个据点进行了长期侦查,认为要拔下这钉子,只有里应外合才能成功。因此,决定利用日伪之间的矛盾,策动伪军起义。


“我地下工作人员首先通过伪军中的潞安人刘玉东、刘春山等活动分子,在他们当中宣传我军政策,并化装成为煤矿工人的亲戚家属,对里边的地形情况做了详细的了解。


“一切都准备好了,双方约定7月10号(阴历)晚上十时动手。头天晚上,潞安籍的伪军专门开了秘密会,具体地分了工,统一了联络讯号。


“黎成独立团的部队从潞安漳河以东某地出发,这是部队抗日以来进行最大的一次正规战,团的杨参谋长亲自下连检查了好几遍,每人的右膀子绑了白毛巾,一切发音的东西全部留下,带上所有的武器。那时,一个连只有三挺轻机枪,其中两挺打不好久就要卡壳,每挺机枪最多只有四五十发子弹,步枪只有五六发,但手榴弹却很多。


“天一麻黑部队就出发,不巧老天下开了毛毛雨,天黑的伸手不见掌,山路像浇了油一样,一个拉一个还经常跌跤,三十多里路走了四个多钟头。


“铁丝网里边,今晚全部都换成潞安人站哨,刘玉东他们等到十点钟,光听到西王村的狗叫,都不见人来。再过不久,就该寿阳籍的班长来查哨了,急得他们暗暗叫苦,几个爆性子提议马上动手,想打响后八路军自然会来。后来几个人碰了碰头,决定还是等一下再看。


“外边的狗越咬越凶,铁丝网外的豆子地隐隐传来了击掌的声音,刘玉忠马上用手掌拍了两下,命令看守电门的把开关闭上,然后打开大铁门,搬开铁丝网,豆子地里的黑影越来越多,悄悄的跨进铁门。


“一个寿阳籍的伪军班长走过来,看到情况不对,掏出手榴弹就摔。我们的人早已跳上去把他死死抱住,手榴弹炸了,但没伤人。伪军寿阳籍的郭副队长闻听手榴弹的爆炸声就往三角形里跑出来,对着大铁门,扫了一梭子冲锋枪,大喊了一声:‘坏事了!’扔下冲锋枪就往最黑的地方溜了。


“这时,我们部队在一个起义伪军姓李的带头下冲进鬼子住的三角形。为了迷惑敌人,姓李的在院子里喊了一声:‘报告’,不料鬼子小队长早已知道外边出了事,闻声就从玻璃窗子里打出两发手榴弹,姓李的腰部负了伤,一条狼狗跟着扑上来,被我们当场打死。


“鬼子军医正在茅房里,吓得提起裤子就往外跑,一只脚才踏出门槛,就被我们卡住了脖子。


“二连排长刘德堂一脚踢开鬼子房门,鬼子小队长愣头愣脑的坐在床上,刘德堂想去逮他活的,不料这家伙跳起来搂住刘德堂就摔起跤来,刘德堂是个河南大汉,全营有名的大力士,与鬼子滚了十来分钟,从屋里滚到院里,还不分上下,旁边一个战士找了个空子,给鬼子屁股上一枪,那个家伙还乱滚了些时候……


“冲进三角形的其他同志,打开鬼子的仓库就搬东西。武器、弹药、布匹全部搬光,后来听到鬼子经理逃到后边那个炮楼里去了,又说里面还有一部发报机,大家连忙向炮楼跑去,不知怎么搞的,最前面那个同志在在砍铁丝网时把炮楼附近的地雷撬响了,鬼子经理被炸死,发报机受了一点损伤。


“公路那边炮楼里的鬼子被我们把电线割断后,就成了瞎子。我们的三挺轻机枪轮番地封锁着碉堡的门,鬼子不敢冲下来,但我们自己也没有炸药,对碉堡没办法,只好打一阵机枪喊一阵话,这样坚持到天亮,部队才撤下来。


“战斗结束了,石圪节伪军中除那个副队长溜跑以外,全部起义成功,住在铁丝网里边的200多号煤矿工人解放回家。第二天,公路那边碉堡里的鬼子就悄悄的撤走了。


“部队满载而归,起义的伪军补充到各连,每连增加了两挺轻机枪,步枪补发了一百发子弹,机枪补发了二百发,我们的人员弹药空前充足了。”

(浏览 1,132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