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的女儿 怀念邓小岚大姐

张北英

小岚姐走了,你走的是那么突然,走的又那么安然,连一声招呼都不打,连一声再见都没说。我们再也听不到你的动情的歌声,再也看不到你纯朴的笑脸了。哥哥姐姐们想你,弟弟妹妹们想你。

你出生在太行山里的阜平马兰,这是你父母抗击日本侵略战斗过的地方,你是共产党人的女儿,是根据地母亲的女儿,是太行山的女儿,是母亲的乳汁和米汤把你养大。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我们在太行山上,我们在太行山上,山高林又密,兵强马又壮,在太行山的密林里有你,在抗日的队伍里有你。你爱大山,你爱音乐。音乐陪伴了你的一生。你曾说过,在孤独无助的时候,是音乐与你相伴,战胜孤独,生活中不能没有歌声。

在动荡的年月,你离开了北京,离开了清华,来到了泰山脚下的泰安,在泰山脚下的一个制药厂里你和工人们一起工作了25年,你把自己融合在工人阶级之中。你是清华大学的高才生,你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地奉献自己的力量,你对工人师傅的尊重又赢得了工人们对你的敬重。你不卑不吭,不自暴自弃你把父亲看作是一座高山,高山仰止。你说,父亲为人民说实话,我要为人民办实事。你为药厂建立和完善了严格的质量管理系统,推行严格的质量检查制度。你不怕一些人的偏见,严格质量管理实事求是,一丝不苟。你说,偏见和无知离真理更远。为人民服务就要全心全意,就要完全彻底。在泰山脚下你获得了爱情,同为沦落人,相伴一生。你热爱音乐,你是工程师中懂音乐的人,也是非专业音乐人中懂工程技术管理的人。你支持鼓励女儿学习音乐,圆你的音乐之梦。为了照顾母亲你回到了北京,在公安科技管理的岗位上一直工作的退休。

小岚大姐,你退休后没有颐养天年,而是又回到了太行山。你在和家人寻访父母战斗过和自己出生的地方—阜平县马兰村时,你被山里的孩子们竟然连一首歌都不会唱震惊了,你决心用自己掌握的音乐知识,教会孩子们唱歌,让山里的孩子们唱出快乐、理想和希望。让美好的歌声在太行山回荡,让美好的想往变成现实的幸福。小岚大姐,你踏上了乡村音乐教育的新征程,出发的这一年你已60岁了,这一走就是18。有人计算过,这18年你往返北京一一马兰村的路程等于你绕地球走了三圈。60岁的时候你又走进了太行山,开始了你生命里程中最有意义的一段新的生活。你用中国乡村音乐教育的方式,帮助老区人民文化脱贫,回馈老区人民对自己和父辈的养育之恩。你用自己的退休金购买乐器,翻修教室,添置桌椅。你一个音符一个音阶地教孩子,一首歌一首歌地教孩子。在奔驰的列车上,在长途汽车上你思考着山里孩子的未来,马兰村的未来。总有一天要把山里的孩子带到北京演出,登上北京的舞台,让北京人听到山里孩子们的童声合唱。你不认为旅途中的劳累是吃苦。

你说,干自己喜欢干的事从来不认为是吃苦,而是种享受。当看到孩子们欢迎你的时候,你享受的是人间真爱。当你听完孩子们学会的一首新歌时,你就会有成功的喜悦。爱和喜悦就是享受,比物质享受更高的精神享受。是孩子们给了你爱和喜悦。小岚大姐你说过,当你从孩子们明亮的眼睛里看到他们求知的欲望时,就看到了一种责任,责任感就让自己停不下脚步。小岚大姐的责任感首先感动的是他的老伴、儿女和亲友。小岚大姐动员自己的侄子到阜平投资发展绿色农业建设美丽乡村。小岚大姐献身乡村音乐教育的行动感动了越来越多的人,得到了社会各界和党委政府的支持。

你创建了马兰小乐队,举办的马兰儿童音乐节,现在已成为阜平的一个文化品牌,为太行山文化增加了新的篇章。2022年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你带领的马兰花童声合唱团用希腊语演唱的《奥林匹克颂》震惊了北京,震惊了世界。就在这高光时刻过去不久,你又回到你魂牵梦绕的马兰,和孩子们一起谋划怎样一起走向未来。没有想到在你出生的地方,生命的乐章画上了休止符。当人们知道小岚大姐逝世的消息后,大家都说:小岚大姐是为马兰的孩子走出大山累死的。小岚大姐为发展太行山区的乡村教育事业累死,你的死重于泰山。你在泰山脚下干工业25年,在太行山区干教育18年,加上出生后在马兰村的童年生活5年,小岚大姐79年的人生中竞有近50年的时间没有离开过山。小岚大姐是大山的女儿,你用自己宝贵的生命讲述了中国脱贫攻坚和乡村音乐教育的故事。

小岚大姐是老一代革命家、党的新闻战线重要领导人邓拓同志的大女儿。当陈昊苏同志得知小岚大姐逝世消息后,不胜哀痛。他说:”小岚为报效根据地人民的养育之恩,在马兰从事儿童音乐教育,办成合唱团,在冬奥舞台上演出,获得巨大成功。这是革命后代与人民群众骨肉深情的写照,为我们党争得光荣,值得我们作为后代永远奉为楷模,努力学习发扬光大”。陈昊苏同志为悼念邓小兰同志逝世还赋诗一首。《悼邓小兰同志》天人感动马兰歌,父老深情挚爱多。红色小岚唯奉献,英雄父女壮山河。

小岚大姐我们永远怀念你。

张北英 写此文作为八路军研究会抗大分会悼念邓小兰逝世的祭文 2022.3.22.

(浏览 32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