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任穷在井冈山

秦关汉雪



1927年大革命时期,宋任穷任湖南浏阳县冲和区农民协会主席。



1927年7月前往参加八一南昌暴动时,任浏阳工农义勇队中队党代表。



1927年9月秋收起义前。在铜鼓担任3团团部文书和中队党代表,并在铜鼓的武庙操场负责3团的招收登记操练整训新兵的工作。



驻扎江西铜鼓浏阳三团(团长苏先俊、党代表潘心源、文书宋任穷兼中队党代表),在起义前夕,宋任穷受派到南昌,向江西省委汇报部队实力及部署情况和领受部队行动指令。

宋任穷在汇报情况后得到省委密信指令后,于9月26日中午,将江西省委对秋收起义部队行动路线的密信亲手递交给了毛委员手中,在革命的关键时刻,改变了前委会议当天刚刚达成的,第二天部队开往湖南汝城一带的决定。直接促成了毛委员由莲花转兵宁冈,与袁、王部队的汇合的关键决定,对创立中国第一块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1927年9月末三湾改编时,宋任穷时任一军一师一团三营文书、党小组长并兼七连文书,七连士兵委员会主席。



中1928年大年三十,3营攻打遂川县城,其中七连(宋任穷任党代表的所在中队改编)及宋任穷很好的完成了任务,营长伍中豪心情十分高兴,在占领县城的三十当晚,伍中豪与宋任穷在县城的营部里二人喝酒畅聊白天的战斗过程,聊起了这一段时期的经历,心情高兴之下,伍中豪用宋韵琴的谐音改名为宋任穷。


在井冈山下时,毛委员派宋任穷到袁王部队第32团,任团部干事,负责分别整训整编袁、王的部队和发展党员,整编出一个连后就出任连党代表。

先完成袁文才营整编之后,即又上山到王佐部队,整训整编王佐营和出任新整编连队的连党代表。

宋任穷在井冈山下山上时,任32团团部干事时,分别担任过袁、王各营的2连、4连、6连党代表。



毛委员派宋任穷到袁王部的主要工作,就是对袁王部进行训练整编上党课发展党员,落实三湾改编的精神,将支部建在连上,改造袁王部成为继三湾改编后的一个新的实践传承党指挥枪的、官兵一致的、遵守纪律的,有别于旧时的党领导指挥的新型军队。



彭德怀1928年7月22日在平江起义,12月11日彭德怀滕代远到达宁冈和朱德、毛泽东会见。毛泽东交代彭德怀上井冈山与王佐见面,并交代让宋任穷带彭德怀去熟悉井冈山上时五大哨口。

上山后,王佐、宋任穷一起与彭德怀见面,结束后王佐先离开,由宋任穷与彭德怀一起爬山越岭一路去查看山上五大哨口的地形,这一段的相处,彭德怀给宋任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久,国民党军队对井冈山发动三四十倍于我的兵力大围剿。

为了保卫红军主力,毛泽东、朱德率主力向赣南转移,留下红5军彭德怀滕代远部,及红4军32团王佐营配合红5军共一千余人留守井冈山,面对围剿的2.8万敌人,还要保护伤病员和留守的家属。

在激战3日后,终于寡不敌众,在山上召开会议,彭德怀、滕代远、张子清、王佐等留守领导决定,彭德怀滕代远率红5军撤离井冈山。

当时井冈山上所有能下山的路都被国民党军队沿路封锁埋伏,号称井冈山上一只鸟都飞不出井冈山。

紧急之中,王佐说有一条一条人迹罕至的崖壁小径,平时只有黄羊和猴子为在崖壁上嗮太阳才攀爬行走,从这条无人知道的小径可以躲避开敌人下山。彭德怀立即决定,由王佐组织一支连队带队,引领红5军部队下山。

王佐说,那可以组织一支全部由湘南籍共产党员组成的特殊连队带路,因为湖南籍人不便于化整为零在井冈山上隐蔽下来。所以由他们组成一支连队下井冈山掩护红5军,并随红5军一起撤离不再返回井冈山。

彭德怀当场决定,给这支部队番号为红5军特务连,由康健宋任穷带领掩护下一并撤离井冈山。

1929年率红5军特务连,为彭德怀滕代远为首的红5军带路从山上下山后,特务连改为后卫,掩护红5军主力部队冲出了大汾墟,在掩护后勤及医院时,部队已经弹尽粮绝,宋任穷、康健和一位司务长3人冲出了井冈山下大汾墟的阻击和包围圈。

《关于在井冈山誊写中共中央六大报告文件》


我在王佐营任党委干事时,秘密交通把一份在莫斯科召开的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送到井冈山工农红军总前委。这在当时是一件大事。

毛委员接到后,让秘书处立即找人抄清,秘书处经过研究决定由我完成这项任务。这份决议原写在很薄很窄的竹纸上,(竹纸是以竹子为原料特制的,可以折叠易于携带便于藏匿)字很端正,但字体很小,是蝇头小楷。接到任务后,我立即认认真真地用正楷誊清了一份。毛委员过目后,即请谭政、欧阳毅、孙开础等同志刻蜡板油印出来,向大家传达。

现在看来,六大虽然也有缺点,但它的路线基本上是正确的,六大把工作中心从千方百计地组织暴动转到从事长期的艰苦的群众工作,确定以争取群众作为党的首要任务,把“左”倾作为主要危险来反对,对以后党的工作产生了深远的积极的影响。

后来,我听说袁文才、王佐被错杀,感到十分痛惜。袁文才是大革命时期入党的党员,王佐也在1928年入党,他们帮助红军在井冈山落脚,并主动要求红军派干部去帮助他们进行军事政治训练,也很尊重派去的干部。我们在其部队发展党员,进行党的政治工作,建立士兵委员会等,都得到他们的积极支持。

经过党的教育以及革命斗争的锻炼和考验,袁文才、王佐经历了许多次战斗,作战勇敢,逐渐成长为无产阶级的坚强战士。

他们虽有缺点错误,但不坚持错误,仍不失为优秀的共产党员、杰出的红军指挥员。袁文才、王佐二人被错杀,是左倾错误的恶果,应引为深刻教训。

1950年,袁、王被追认为烈士。我们永远怀念这两位对建立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贡献的革命先烈。

宋任穷回忆录


(浏览 4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