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对父亲左权不尽的思念

左太北


图1 左权
左权

 左权1905年3月15日生于湖南省醴陵县黄茅岭一个农民家庭,是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的高级指挥员,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当代36位军事家之一。

1924年3月考入孙中山大元帅府军政部主办的广州陆军讲武学校,11月转入黄埔军校第一期,1925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参加讨伐军阀陈炯明的两次东征,12月赴苏联,先后在莫斯科中山大学、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30年6月回国,到中央苏区后,历任中国工农红军学校第1分校教育长、新12军军长、第15军军长兼政治委员、第l军团参谋长和代理军团长等职,率部参加反“围剿”和长征,1936年11月与聂荣臻指挥了山城堡战役。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八路军前方指挥部参谋长,后兼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员。协助朱德、彭德怀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前线作战,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创建抗日根据地。他善于把握全局,运筹周密,曾参与组织指挥晋东南反“九路围攻”、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等战役战斗。1938年冬在晋东南主持召开参谋长会议,制订司令部工作条例,健全司令部的机构和工作制度。1940年12月主持召开八路军首次后勤工作会议。领导创建黄崖洞兵工厂。他学识丰富,善于总结实战经验,在军事理论、战略战术和军队建设方面均有建树。曾与刘伯承合译《苏联工农红军新的步兵战斗条令》,发表过《论坚持华北抗战》、《埋伏战术》、《袭击战术》、《论军事思想的原理》等论文40余篇。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区实行“铁壁合围”,25日,他在山西省辽县麻田十字岭指挥部队掩护八路军总部转移时壮烈牺牲。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决定将辽县改名左权县,河北省邯郸市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建有左权墓和左权纪念馆。 


1941年5月,在辽县(今左权县)武军寺八路军总部,左权参谋长(右3)和司令部人员合影,右1为作战科长王政柱。
1941年5月,在辽县(今左权县)武军寺八路军总部,左权参谋长(右3)和司令部人员合影,右1为作战科长王政柱。

左权1932年6月受王明左倾路线廹害,被留党察看,直到牺牲未予撤消。左权忍辱负重、顾全大局,把自已的一切和生命都献给了抗日战争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


图2 左太北
左太北

左太北是左权和刘志兰唯一的女儿,1940年5月27日生于武乡王家峪八路军总部,因生在太行山北蔍,彭德怀建议取名左太北。1965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中共党员,先后在国家经委、国家计委、航空航天部等单位工作,曾任航空工业总公司计划司副司长,2000年退休。

一、珍贵的遗产 不尽的思念

—写给亲爱的爸爸妈妈


图3 1940年8月照于山西王家峪八路军总部,右起:左权、左太北、刘志兰,为左太北与父母唯一合照。
1940年8月照于山西王家峪八路军总部,右起:左权、左太北、刘志兰,为左太北与父母唯一合照。

60年来第一次给爸爸写信,桌前灯下,追思往事,心潮起伏,百感交集,满肚子的话不知从何说起。

爸爸,1940年8月,您为我们娘俩赴延安送行,特抱着我与妈妈合影留念。那张照片我一直珍藏着。看,在爸爸怀里的我笑得有多开心、多快活。出生不满一百天的小孩,哪里知道这竟是和您的生离死别呢!1942年5月25日,十字岭上日军一发罪恶的炮弹,夺走了您的生命。您的壮烈牺牲,震动了整个华北大地。太行山为您低头致哀,漳水河为您呜咽哭泣。而对我们娘俩来说,失去您,则是无法弥补的最大不幸。妈妈在其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陷入了深深的悲哀之中。当时我这个年幼无知的小丫头,又怎能体会这种折柱塌天般的痛心呢!后来我长大成人,才渐渐懂得,这是给我一生留下的巨大空白和缺憾。养儿方知父母恩。我结婚成家并生儿育女后,才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当初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您和妈妈为我所付出的心血和艰辛!伴随我终身的,是对您和妈妈的永远的怀念。


图4 左权母亲

爸爸,奶奶一直不知道您已血战捐躯的消息,大家都有意瞒着她。1949年夏天,人民解放军挥师湖南时,朱老总批示路过您家乡的部队要派人看望她老人家。当进入醴陵的部队高唱《左权将军之歌》,派人慰问奶奶吋,才告诉她:“左权没有回来,我们都是您的儿子。”奶奶颤颤巍巍地摸出了一个布包,里面有1942年9月周恩来伯伯委托秘书钱之光从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寄来抚恤款时的书信,有1949年3月叶剑英伯伯设法由香港转道所寄的一个金戒指和一两黄金。1949年12月,84岁的奶奶病逝,湖南省和醴陵县的党政军领导人及各界代表亲临送葬。她盼到了抗战胜利,看到了祖国解放,并乐以终身。生育了您这样一位革命将领,劳累受苦一辈子的奶奶,得到了人们的爱戴和尊敬。


图5 毛主席与左太北(1952年6月1日)
毛主席与左太北(1952年6月1日)

爸爸,您走了以后,党组织和妈妈对我非常关心。我在延安保育院长大。新中国成立后被送进北京八一小学、北京师大女附中读书,1960年被保送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1952年6月1日,我曾和八一小学的同学代表少先队员到中南海向毛主席敬献鲜花,并和毛主席一起照了相。周恩来伯伯在北京初次见我时勉励说:“你是左权将军的女儿北北吗?长得挺像你爸爸,一定要向你爸爸学习!”一段时间,我住在彭德怀伯伯家里,他和浦安修阿姨待我可好呢!政府发给每月20元抚养费,他们都替我存着,直到1962年才亲手交给了我。有一次,彭伯伯回忆起您,深情地对我说:“你爸爸一定知道,那次敌人打的第一颗炮弹是试探性的,第二颗炮弹准会跟着来,躲避一下还是来得及的。可你爸爸为什么没有躲避呢?要知道,当时的十字岭上正集合着无数的同志和马匹,你爸爸不可能丢下部下,自己先冲出去。他是死于自己的职守,死于自己的岗位,死于对革命队伍的无限忠诚啊!”这些年来,每当我在生活、学习和工作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只要一想起您在那频繁战斗的环境里,仍然刻苦顽强地学习、不知疲倦地工作和英勇沉着地指挥作战的情形,我就有了克服困难的信心与力量。1965年我从哈军工毕业,先后在国家经委、国家计委、航空航天部等单位从事国防工业建设工作。如今我已退休。您的一个外孙和孙女都已成家立业,生活幸福美满。我们深深懂得,今天的幸福日子,都是您和那个时代的先驱者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呀!


图12 左权家书
左权家书

1982年5月,妈妈把3份历史珍宝慎重地传交给了我,其中有您写给妈妈的11封信。在这之前,我不知道有这些信。多少次我泪流满面地看着这些信,多少回我睡梦中高兴地见到了您。听妈妈讲,我于1940年5月出生于八路军总部医院,您骑马把妈妈和我接回八路军总部驻地一一山西武乡砖壁村。3个月后百团大战拉开了序幕,您送妈妈和我回延安。在这分别后的21个月里,您给妈妈写了ll封信(可惜还有一封信遗失了)。从中我真切地体味到您对我们娘俩的挚爱,真是催人泪下!每一封信里都问到北北的情况:夏天,您给小太北带来热天穿的小衣服;冬天,您记挂着小家伙很怕冷,是否冻坏了手脚;儿童节快到了,您想着我“忙碌的准备”、“可能出席比赛”、“还可能获得锦标”;北北病了,您焦急地反复说“急性痢疾是极危险的”,“有了病必须找医生”,急切地询问病后恢复情形如何?您盼着孩儿快快长大、懂事,知道她的爸爸在遥远的华北与敌战斗着……您在敌后十分艰苦的战争环境下,最大努力地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您对妈妈的关心体贴,是那样的至深至微:“自北北在你的肚子里慢慢长大,出世,直到现在,我深感做妈妈的艰难,过去没有经验,看得太简单,现在懂得了,母亲为自己的爱子爱女实在牺牲得太多了。”您在牺牲前3天的最后一封信中,放心不下的还是我们娘俩,“我担心着你及北北,你入学后望能好好的恢复身体,有暇时多去看看太北,小孩子极须人照顾的。”真是河深海深,比不过父母亲的恩情深!爸爸,您的这11封信,是我今生今世最最珍贵的宝物。

您的这些信穿过历史的风雨烟云,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日本侵略军罪行的揭露和控诉。爸爸,您一定记得您写的这些话:“敌人的政策是企图变我根据地为一片焦上,见人便杀,见屋便烧,见粮食便毁,见牲畜便打,虽僻野山沟都遭受了损失,整个太北除冀西一角较好外,统均烧毁,其状极惨。” “敌人新的花样就是放毒,在军队指挥机关驻地,在某些政权机关及某些群众家里布满糜烂性毒质”。“因为毒伤老百姓很死了一些人,伤的很多。”“大章同志的孩子寄养在群众家中,亦不幸遭万恶的鬼子连同奶妈一齐枪杀了。听说该小孩被鬼子打了一枪后,痛苦了好几个钟头才死,真是可怜。”……一封封信,一桩桩事,都是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空前浩劫的铮铮铁证。然而,近些年来,在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大势下,日本国内右翼社会思潮却逐步蔓延,企图通过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历史教科书、否定南京大屠杀等行径,掩盖给中国和其他亚洲各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侵略历史。历史不容歪曲,警钟必须长鸣!


图6 回忆录《怀念左权同志》
回忆录《怀念左权同志》

爸爸,您为功勋卓著的抗日名将。周恩来伯伯称您是“有理论修养同时有实践经验的军事家”;朱德伯伯赞誉您“在军事理论、战略战术、军事建设、参谋工作、后勤工作等方面,有极其丰富与辉煌的建树,是中国军事界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方面见诸于书刊已经比较多了。但是有关您的婚姻和家庭生活情况还鲜为人知。您忠于民族和人民的解放事业,不管如何困难复杂的任务,也不管如何艰苦险恶的环境,对于工作,夜以继日,兢兢业业,从不推辞,勇往直前。您在生活上艰苦朴实,同士兵一样吃穿,抗战时期每月领5块钱的津贴,没有一点私积,没有任何财产,从不为私人作任何打算,直到34岁才结婚。这些家书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您的高贵品质。正如您信中所写,  “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为我的事业来奋斗,请你相信这一道路得光明的,伟大的”; “在我俩分别的过程中,我并非不感寂寞、孤单,有时更极想有人安慰,但我决不以满足我之私欲来处理你的问题,我想这是夫妻间应有的态度”;  “远隔千里,身处敌后确是‘爱莫能助’,你当能谅我。恳切地希望你为我及北北珍重自己的身体及自己的一切”。您的女儿看这些信时,已经42岁了,对信中涉及的您和妈妈的“小矛盾”,自然非常理解。当时妈妈只有23岁,是个热血青年,极不愿意为丈夫、孩子及个人私事影响自己的进步。她因刚到延安又要养育我而不能恢复学习和工作,心情有时不太好,给您写信说了些气话。对此,您对妈妈很体谅,总是耐心地启发开导她。您对理想如此坚定,对家庭这样负责,又常以不能更多地帮助妈妈而难过不安。您的革命精神和道德情操,足以为后人之楷模。正如著名哲学家培根所说: “一切真正的伟大的人物(无论是古人、今人,只要是其英名永铭于人类记忆中的),没有一个是因爱情而发狂的人。因为伟大的事业抑制了这种软弱的感情。”

爸爸,您为之奋斗并献身的事业,已经取得了根本性的胜利。2l世纪之初的中国,正迈步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大道上。您的家书,对于弘扬民族精神和革命精神,形成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促进祖国的现代化建设,无疑是很有意义的。因此,我决定将这些珍贵的家书献出,汇编成书,公之于众使其成为我们社会共同的精神财富。妈妈于1992年作古已近十年。这个决定我征询过几位家人的意见,他们极表理解和支持,相信九泉之下的爸爸和妈妈也一定会同意女儿这样做的。

愿以此寄托我对你们深深的无限思念。

    女儿:太北

    2001年12月

二、我的父亲左权是真正的民族英雄


1937年9月16日东渡黄河在渡船上,右起:朱德、任弼时、左权
1937年9月16日东渡黄河在渡船上,右起:朱德、任弼时、左权

全国抗战爆发后,左权担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后兼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员,协助朱德、彭德怀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粉碎日军多次残酷“扫荡”,威震敌后。1942年5月25日,他在山西省辽县十字岭战斗中壮烈殉国,年仅37岁。2014 年8月29日,民政部公布了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其中包括我的父亲左权,他是抗日战争中我党牺牲的最高将领……台湾军方发行了一份2015年抗战英烈纪念月历,在“国军少将”部分,父亲左权同样位列其中。

父亲作为一名抗日英烈,能得到国共双方的共同认可,我深感骄傲,也更加体会到了当年父辈为救亡图存慷慨赴国难、热血沃中华的悲壮与豪迈,体会到了他们无私奉献、英勇奋斗的革命精神,更体会到了和平生活的来之不易。

“愿拼热血卫吾华”

1937年12月,在写给奶奶的家信里,父亲这样写道:“日寇不仅要亡我之国,并要灭我之种,亡国灭种惨祸,已降临到每一个中国人民头上。”因此,他“为了民族国家的利益,过去没有一个铜板,现在仍然是没有一个铜板,过去吃过草,准备还吃草”。


在军博展出的左权配枪,由王政柱1959年捐赠
在军博展出的左权配枪,由王政柱1959年捐赠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日军对抗日根据地进行频繁扫荡,推行所谓的“囚笼政策”。1940年7月,父亲协助朱德、彭德怀动员指挥100多个团,在华北地区2000多公里的战线上,对日本侵略者发动了以交通破击战为主的大规模攻击,击毙击伤日军2万多人,破坏铁路470多公里、公路1500多公里,破坏桥梁、车站258处,并缴获了大批武器和军用物资,对日军造成了沉重打击。

1941年11月,在保卫黄崖洞兵工厂的战斗中,父亲指挥守山的八路军1200多人,与陆续增援达5000 多人的日军,鏖战10个昼夜,共毙敌1000多人,其中大队长以上军官5名,我方伤亡166人,以6:1 的辉煌战绩,开创了中日敌我伤亡对比空前未有之记录。此战被中共中央军委评价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的一次最成功的模范战斗”。

我军的接连胜利让华北日军恼羞成怒,1942年5月25 日凌晨,数万日军精锐部队将八路军总部包围于辽县麻田以东的南艾铺一带。敌机开始疯狂地扫射投弹。彭德怀和父亲决定分路突围,父亲坚决要求由自己率部担任掩护和断后。

总部警卫连要护送父亲先走,被他一口回绝:“北方局和党校那么多同志需要我,我留在后面指挥,和大家一起突围!”他挥着手一边往前冲一边大喊:“同志们,不要怕飞机,冲过去就是胜利!”

“左参谋长和大家在一起”的消息迅速在突围人员中传开,鼓舞了大批人顺利突围。通过第三道封锁线后,护卫彭总突围的总部直属部队连长唐万成率部返回专程接应父亲,他还是拒绝了。

父亲率最后一批同志冲到距十字岭顶峰十几米处时,敌人炮火十分猛烈,一颗炮弹在他身旁爆炸,飞溅的泥土劈头盖脸扬了他一身。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兵,他应该知道紧接着会有第二颗炮弹射来,他应先卧倒,然后一个侧滚翻,就可以避开第二颗炮弹,这个动作下意识就能做到。然而,他连腰都没弯一下,站在高地上一直大喊着指挥突围,完全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

第二颗炮弹过来了,他的喊声戛然而止。

硝烟过后,他的身影从山口消失了!

父亲被弹片击中头部,以身殉国,年仅37 岁。


左权将军殉难处
左权将军殉难处

我军撤退后,日军发现了被树枝掩盖的父亲遗体,于是挖出来看个究竟。左权的牺牲让他们大喜过望,特意为遗体拍照,作为战果登在敌伪报纸上。发射炮弹致父亲牺牲的日军中队因打死了八路军的高级将领而获得了纯金质奖章,奖章上刻着“意左权登禄”。

在父亲的公葬日,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在墓前说:“给烈士们行礼并没有完事,今后还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是报仇!第二件是报仇!第三件还是报仇!”

我以我血荐忠诚

父亲在留苏期间,成绩优异,为人正派,威信极高。但在1928年的一天,父亲和一些留苏同志一起在宿舍吃了一顿中国饭,被王明知道了,便说他们是“江浙同乡会,有托派嫌疑”。自此,父亲被戴上了“托派嫌疑”帽子,接受严格审查,并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

1930年,父亲学成回国,进入苏区,而王明集团1931年在党内取得了领导地位,他们把在苏联的旧账带回国内清算。父亲成为当年苏区肃反扩大化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于1932年被撤销红十五军军长兼政委之职,并被给予留党察看的处分。

此后,父亲从未停止过申诉。直至殉国前的1941年11月,父亲还再次发电报向党中央申诉:“被诬陷托派一事,痛感为我党生活中的最大耻辱,实不甘心……虽是曾一再向党声明,也无法为党相信,故不能不忍受党对我的处罚决定,在工作斗争中去表白自己。迄今已将十年了,不白之冤仍未洗去,我实无时不处于极端的痛苦过程之中……我可以以我全部政治生命向党担保,我是一个好的共产党员……。


彭德怀(左)与左权
彭德怀(左)与左权

1942年春,彭德怀还专门给中央写了封信,说他可以证明我父亲对党无限忠诚。然而,父亲再也没能摘掉“留党察看”的“紧箍咒”,直至含冤殉国。

据开国中将苏静回忆,父亲牺牲后不久的一天,他在延安散步,碰巧遇到了毛主席,走到跟前,毛主席握着他的手,满含泪水地说:“左权同志牺牲了,前两天他还给我来过信,提到他的问题,我正要着手去解决他的问题,他就牺牲了,很遗憾。”


图11 朱德为左权牺牲题词
朱德为左权牺牲题词

延安各界为我父亲举行了追悼会。周恩来在《新华日报》撰文说,左权之牺牲,“证明他无愧于他所信仰者,而且足以为党之模范……”朱德总司令写下了后来流传很广的悼念诗:“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1942年5月,山西人民为纪念父亲,将父亲牺牲的山西辽县更名为左权县。1946年,在刚解放的邯郸,毛泽东批准建立了以左权墓和左权纪念馆为中心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

烽火家书抵万金

父亲在家中排行老四,是最小的儿子。自从19岁离家求学后,整整18年,再也没有回过家。


图4 左权母亲
左权母亲

而远在湖南的奶奶,一直盼着儿子回家,盼得望眼欲穿,从抗战胜利盼到解放战争胜利,没人敢告诉奶奶父亲已经捐躯的事情,直到1949年夏,挥师南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奉朱德总司令之命,到家乡看望奶奶。

奶奶摸出一个布包,里面有周恩来托人从重庆寄来抚恤款时的书信,有叶剑英转道香港寄来的金戒指。得知儿子殉国的消息后,奶奶请人代为撰文悼念儿子:“吾儿抗日成仁,死得其所,不愧有志男儿,现已得着民主解放成功,牺牲一身,有何足惜,吾儿有知,地下瞑目矣!”两个月后,奶奶也与世长辞。

1940年5月27日,我出生在太行山八路军总部抗日前线的烽火硝烟中。当时也是抗日前线打仗打得最厉害的时候,父亲忙于战事根本顾不上我和母亲,只好在我出生仅三个月不满百天的时候,把我和母亲送到了延安后方。

日本鬼子的炮弹夺去父亲的生命时,我还差两天过两岁生日。父亲的形象在我的记忆中十分模糊,对父亲的了解更多来自他生前写给母亲的信件,以及遗留下来的文章。

我人到中年才知道父亲对自己的爱。42岁那年,我收到了“文革”抄家后被发还的物品,其中有父亲在抗战中近两年间写给母亲的11 封信。每一封信,父亲都大段大段地提到他心爱的女儿。通过父亲留下的家书,我才更加深切地了解父亲,更理解他和爱他。

作为八路军副参谋长,也许是因为职业习惯和工作需要,父亲总给人感觉是一个感情内敛、沉默严肃的人。仅存至今的几张照片中,他总是嘴唇紧闭,军容极为严整地站在照片一角。

只有一张照片例外。这是父亲与女儿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全家福”。在这张照片中,父亲抱着未满百日的我,身边坐着年轻漂亮的母亲刘志兰。在浓浓的天伦之乐中,父亲露出了难得的笑容—34岁才娶妻,得女已是中年,父亲是真正的开怀而笑。这是一张临别前的照片,母亲即将带着我回到延安。照相后,父亲在村口与我们挥别。但那一别,即成永别。

我得名左太北。这个名字是彭德怀起的。太北,本是太行山八路军总部一个区的名字。

父亲一个月仅5 元津贴,还有抽烟的习惯,但只要有机会,他就把攒下来的钱托人给母亲带去,带来的还有一些给我的战利品:一瓶鱼肝油丸、一包饼干、一袋糖果……

提到女儿,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刚毅无言的父亲—铮铮硬汉,完全被“溶化”掉了!

细腻的父亲给花朵一样的宝贝闺女买花布,让人给女儿做衣服、织毛衣毛裤,再让回延安的同志艰难地带过封锁线……只是因为许久没见过女儿,不知道一两岁的孩子到底长得多快,做出来的衣服有大有小。

夏天,他给我带来热天穿的小衣服;冬天,他记挂着小家伙别冻坏了手脚;每次我病了,焦急的父亲反复在信里念叨:“急性痢疾是极危险的”“有了病必须找医生”—在敌后极为艰苦的环境下,父亲在指挥八路军进行战斗、研究军事理论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

看看这个不爱讲话的人在信中对女儿的爱称吧:小鬼、小家伙、小宝贝、小天使、小东西……舐犊之情,跃然纸上。对女儿的爱,纵使远隔70多年,依然还在散发着烫人的热量。

牺牲前3天,父亲在给母亲的最后一封信中,想象着与妻女团聚的情景:“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到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

战火纷飞的年代,家书成了一家人唯一的情感寄托,轻轻几页纸,不仅记载了那段血与火的历史,而且承载了深深的骨肉亲情。

从未喊出的爸爸

和父亲分别的时候,我还在襁褓中,还不会喊“爸爸”,但没想到,一句未喊出的“爸爸”,竟然成了我永生的遗憾。抗日战争期间,为了让前方浴血抗战的将士们安心战斗,中共中央决定创办一所收养革命烈士和抗日将士子女的托儿所,1942 年,我也被送进了这所幼儿园。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父亲是烈士,但并不明白这个词的具体含义。我只是奇怪,大家都热热闹闹的时候,那个叫做“爸爸”的人怎么不在。

在沾染了硝烟的家书中,父亲说:“不要忘记教育小太北学会喊爸爸,慢慢地让她懂得她的爸爸在遥远的华北与敌寇战斗着。”我会叫爸爸了,但是爸爸再也没有了。

1942年,母亲给父亲拍电报,问如果日本人轰炸延安怎么办。父亲回信说:“我如此爱太北,但如果时局有变,你可大胆地处理她。大胆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多再给你受累,不再妨碍你的学习及不必要的行动为原则。”所幸的是,我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能够幸免于难,但父亲却不在了。

父亲的牺牲给了母亲很大的打击。年仅25 岁的她,怀着巨大的悲痛独自抚养女儿,坚强地学习和工作。与爸爸仅仅一年多的幸福生活成了她心中永远的思念和永远的痛! 1991 年5 月,母亲被查出罹患淋巴癌,开始经受化疗的折磨。10 月,病重的她用颤抖的手写下最后一纸文字:“人生实在过得太快了,坎坎坷坷,忧忧患患,直到闭紧了眼睛……”后来在编辑《抗战家书》的时候,我真切地感到,父亲深深地爱着我们母女。如果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我们将是多么幸福的一家啊!


 左太北参观时指着父亲(的像)
左太北参观时指着父亲的像

作为英烈的后代,今天我们已经慢慢老去,但英烈自己从来没有老过,他们的生命永恒定格在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和怒斥日寇、走向刑场的那一瞬间。从那一刻,他们成为永远的烈士,也成为永远的爸爸妈妈。

我曾想,如果父亲老了,自己能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他外出晒晒太阳,都是很幸福的。但是,这种普通人都品尝过的幸福,烈士的孩子们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他们甚至没有机会当面亲口叫出那么普通的几个字:爸爸、妈妈。

前些年,我开始沿着父亲走过的路行进。第一站就来到了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山西省武乡县砖壁村,一个位于太行绝顶的小村子。

几十年前,我就出生在村里的奶奶庙。不经意间,小院中已经聚集了很多老人。忽然,老人们齐声高唱四段歌词的《左权将军之歌》。曾抱过我的房东,相隔了半个多世纪,又一次抱住了年逾花甲的我。我心想,这个怀抱要是父亲的,该有多好。

图5 毛主席与左太北(1952年6月1日)
毛主席与左太北(1952年6月1日)

1952年,还在上小学的我前去向毛主席汇报,当听说我是左权的女儿后,毛主席把我拉到跟前,非常认真地和我照了一张相。而我们父女二人却连一张合影都没有。

退休后的这十多年,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寻访父亲战斗过的土地、研究和整理有关父亲的资料上。每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在我的心中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烙印:父亲左权是一位真正的民族英雄,有一身宁折不弯的铮铮铁骨。正因为他是民族的英雄,中国人民会永远怀念他!

                             左太北

                                    2015年5月

三、毛主席在左权墓前脱帽致哀                                      


毛主席题词:为左权同志报仇,为一切死难烈士报仇
毛主席题词:为左权同志报仇,为一切死难烈士报仇

毛主席在井冈山时期就很信任和重用左权,长征中毛主席称左权是神枪手,抗日战争爆发后,毛主席力排众议,坚持让年仅32岁的左权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毛主席对左权评价说:“他吃的洋面包都消化了,这个人硬是个‘两杆子’都硬的将才。”左权牺牲后,毛主席当即复电彭德怀:“感日五时电悉。总部被袭,左权阵亡,殊深哀悼。”毛主席批准厚葬左权将军,在延安公祭时亲笔题词:“为左权同志报仇,为一切死难烈士报仇。”

左权将军之墓
左权将军之墓

1952年11月1日,毛主席在视察南方回京途中,专列突然在邯郸停下,毛主席专程来看他的“湖南小老乡”。毛主席在左权将军墓前,脱帽致哀,默哀良久,深情地说道:他们应该有一块安息之地呀!

周恩来总理1957年6月4日专程到左权墓前凭吊并亲笔题写了“左权将军之墓”。

                (整理者:王延  2018年8月24日)

四、在中央电视台2015年开学第一课讲述

主持人董卿:今天,我们特意把左权将军的女儿左太北奶奶也请到了现场,让我们一起来听一听她的讲述。

(左太北扶着助行器慢慢走上舞台。)

董卿:慢慢走,不着急。左太北奶奶今年75岁,原本我们摄制组是安排了用轮椅把她推上来,这样更方便一点。但是她坚持说,我可以自已走上来,我要站着为大家讲述,再次把掌声送给左奶奶。(全场起立,热烈鼓掌。)

左太北:我生下来三个月,就跟着我母亲回到了延安。我从两岁到后来在学校里生活,所以我一直生活在集体里。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爸爸是个很模糊的印象,我只知道他是个英雄,但我不怎么知道他怎么说的,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到我四十多岁的时候,我母亲把我父亲给她的在抗日战争中写的十一封信,她交给了我。那些信我连看了好多天,一边看一边哭,其中好多的地方都提到了对我的思念和关怀。他虽然平常看着很严肃,工作也特别地忙,他似乎从来不笑,可是他就自已在信中说,他夏天里,他在院子里种了很多的花,办公忙了休息的时候,出去到院子里看看花,他就笑了。为什么呢?因为我母亲叫刘志兰,后边那个兰就是兰花,一看见花他就想起了我母亲,所以就笑了,再一个他抱着我呢就笑。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有一个那么爱我的爸爸。(鼓掌)后来有一年,我去了四川的建川博物馆,它那里头就做了好多抗日将士的、和人一样高的那个铜像,其中有我父亲,穿着大衣的一个雕像,我觉着看见了它就好像看见我爸爸一样,我好像这一辈子真的和父亲在一起了。(全场热烈鼓掌,很多听众留下热涙。)


左太北紧紧抱住父亲的铜像
左太北紧紧抱住父亲的铜像

图17 左太北
左太北


2012年9月27日,王延(右)陪同左太北去山西太原。
2012年9月27日,王延(右)陪同左太北去山西太原。

(浏览 27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