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

1939年11月7日,在河北省涞源县的黄土岭战斗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部队击毙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独立第2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是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的大事件。

?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堪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镇馆之宝。自1960年开馆以来,每天都有大批观众流连忘返,反复端详这门立下赫赫战功的迫击炮。作为馆内工作人员,我也经常徘徊在这门炮旁,追思先辈的丰功。几次利用文物保护和陈列修改的机会,我拿着尺子量下了它的口径,查找它的出厂标牌,估算它的技战术性能,为观众和陈列提供更加详尽的信息。我对自己的努力很满意。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

可是一次出外考察的意外,使我对自己的评价大打折扣。大约是在1997年,我去丹东某集团军师史馆考察,进去之后当该师的领导向我介绍他们师史馆的镇馆之宝时,令我大跌眼镜。他指着陈列在该馆中间的武器集群陈列中的一门迫击炮说:这是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一句话弄得我目瞪口呆。回馆后,我查证史料。其实,史料记载的很清楚。1939年11月3日,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第1大队被八路军歼于涞源雁宿崖地区。该旅团长阿部规秀报复心切,于4日凌晨亲率旅团第2、第4大队1500余人,由涞源城向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腹地雁宿崖、银坊、管头等地急进。第1军分区游击第3支队和第1团各一部奉命采取与日军保持接触,节节抗击,诱其深入的战术。6日,日军进抵黄土岭时,被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第1、第3、第25团,游击第3支队及第3军分区第2团等部队围困。7日下午,八路军部队展开总攻。战斗中,第1军分区炮兵连两次炮击日军阵地。此战,八路军共歼灭日军900余人,并缴获大量军用物资,击毙了阿部规秀。可是,我方当时并不知道阿部规秀被打死。直至1939年11月22日,日本《朝日新闻》等报纸报道“阿部规秀部队长壮烈战死”,才知悉这个消息。11月24日,毛泽东等给八路军总部和晋察冀军区发电报,要“(聂)荣臻应查明系我何部所击毙”阿部,并“加以叙述报告我们。”11月25日,中国共产党主办的《新中华报》发表短评,也正式报道了“八路军击毙敌阿部中将”的消息。因为晋察冀军区只有一个炮兵连参战。1940年1月21日,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通令嘉奖第一军分区迫击炮连,表彰该连在黄土岭战斗中“以准确的射击命中敌酋”,立下殊功。

?

史料明确记载八路军晋察冀第一军分区炮兵连有4门迫击炮,并且都参加了战斗。至于是哪一门炮在何时击中目标的,没有记载。而且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战斗中为了发挥炮兵火力,一般都是集中齐射,很少有单射的。这一点从当时部队指挥员的回忆中也得到证实。所以说,第一军分区炮兵连的四门炮在两次齐射中都有机会击毙阿部规秀。丹东某集团军军史馆陈列的炮也说是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没有问题。和军博的迫击炮一样,这门炮也堪称是一门英雄炮。

?

但是余下的问题又困扰着我,既然是四门迫击炮参加战斗,都是立下功勋的英雄炮,那么我猜想一定都留存下来了。其他的两门炮在何处?我想,如果有一天能把四门炮放在一起陈列,标明其为“黄土岭战斗中,八路军第一军分区炮兵连击毙被誉为‘名将之花’日军阿部规秀中将的迫击炮。”同时注明这些炮的座钣、炮架、炮身、炮箍的异同,讲清在当时情况下,八路军为了组装修缮这些迫击炮花费了多少心血,由于炮弹的缺乏,每发射一发炮弹,都要力争百发百中。陈列效果一定会更好,也更加符合历史原貌,也会燃起每一位观众的激情与斗志。这成了我的一个心病,在漫长时间里我四处查询,努力探索。机遇优惠有心人。终于在2000年代的某一年,我在张家口某军史馆中看见了第三门迫击炮。我欣喜若狂,觉得在完成和前辈对话的路上又进了一步。但是,还有一门炮没找着,咋办?我经常四处和朋友们诉说着我的困惑。

?

就在2019年末,一个朋友听了我的诉说之后。立即告诉我,他知道第四门在何处?就在华北烈士陵园。我闻讯后简直是喜极而泣。幸好,记载着八路军赫赫战功的四门迫击炮都基本上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对于见证八路军辉煌历史,发扬敢于战斗的优良传统,秉承人民军队听党的话的红色基因,有着重大意义。

?

按理说,这个故事就该结束了。但就在今年初,我看到了开国中将杨秀山之子杨晓哲的一篇文章。文中仔细考证了击毙阿部规秀的作战经过,在这里我就不赘述了。但是文中又引自中日双方档案中大量资料,得出了一个结论:阿部规秀是八路军120师特务团的炮兵连击毙的。此语一出,又是令我大吃一惊,深觉自己为学的薄浅和粗疏。于是,我再次核实档案。有关史料的确明确记载八路军在黄土岭战斗中,设立了南北两个炮兵阵地。120师特务团在奉命赶来参加战斗后,它的82迫击炮连三门迫击炮也参加了战斗,对日军进行了轰击。确实也有击毙阿部规秀的可能。而且在某集团军正式的军史中也有明确记载。可是为什么在评功时它不出来争功呢?记载的也很清楚,第一是它不属于晋察冀的部队,当初查找此事主要是在晋察冀的部队进行的。第二,最关键的是,120师师长贺龙闻说此事后,说的一句话:“谁打死不一样?都是八路军,有什么好争的!”自此,特务团开始沉默,不再公开说长论短。120师给八路军总部报告黄土岭战斗,只简单提了一句:此役“阿部中将毙命”。只报战果,不谈功劳。

?

在这里我也不想对阿部规秀究竟是谁击毙的作过多推测。我相信,每一位读者读至此处,都会和我一样感动,甚至热泪盈眶。

?

我想说的是:对革命文物进行深入考证,通过一个个细节挖掘,不仅可以看到我党我军的波澜壮阔的光辉历程、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充满血性的战斗意志,还可以看见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老一代共产党人和前辈为了抗战大局、为了革命利益、为了人民群众,不争功、不计利的宽阔胸襟。这也是我们党、我们的军队能战胜一个又一个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的重要原因。

?

通过对革命文物进行深入考证,在不断挖掘中,使革命文物在“物”和“魂”上得到持续的升华,充分发挥好革命文物的作用,是每一名革命博物馆、纪念馆与相关工作人员的职责和使命。

(浏览 1,16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