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左权的影响力有多大?牺牲后毛泽东立下一规矩,沿袭至今都没人改

猫眼观史

左权将军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牺牲的职务最高的指挥员,年仅37岁。

年轻的生命过早地无私奉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他留下的四十余万字军事论著与12封家书,更让我们看到了钢铁男儿的情意绵长。

79个春秋飞逝,枯黄的纸张上墨迹早已暗淡,可字里行间的铁汉柔情,依旧使我们心头激荡,至今影响着无数中国儿女。

1905年的初春,湖南醴陵市郊区的一户贫苦农家,一个男婴呱呱坠地,这便是左权,又名左纪权。

原本还算过得去的家庭,在左权刚满周岁不久,父亲就去世了。

母亲艰难地带着孩子们维持生计,步履蹒跚的小左权,很快开始做起了捡拾柴火、洗菜择菜的家务。

年纪稍大一点,左权就开始给家里的猪喂猪食,牵着老黄牛去吃草。可是,即使是这个幼小的身躯拼尽了力气,家里也常常无米下锅,童年对于左权来说,只是一段冻饿交加的苦难回忆。

8岁的时候,家乡一个开明的私塾先生见到左权聪明机灵,说服了左权的母亲,免费让左权来私塾学习。

从老先生的私塾结业,左权除了名,还有了字号“孳麟”和“叔仁”,更顺利考入了小学。

不过,小学的费用母亲无力为继,左权自己上山砍柴卖钱,加上老先生的一点资助,经过几次辍学又复学,总算是修完了小学。

1915年的左权,还是个小学生,但是却比同龄人有着更赤忱的家国情怀。

当袁世凯签订卖国求荣的“二十一条”的消息传到校园,左权当即写下了一条“勿忘国耻”的横幅,和同学回到村中揭露袁大头的卖国行为。

17岁时,左权考入县城最好的中学,在这里,他接触到了一生矢志不渝的信仰——马克思主义。

有了科学真理的指引,左权想要改变国家落后面貌的伟大理想,有了更加明晰的方向。

就在乡邻们都以为左权读完中学,会继续深造或者去找个好差事时,左权却从中学休学了。

时值1923年,全国上下弥漫着一股革命的热情,而当时全国青年心目中的革命圣地,正是广州。

左权和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从湖南长沙经由武汉汉口,绕道上海乘船到香港,几经辗转才到达广州。

在这里,他顺利考入了国民党元老程潜当校长的大本营陆军讲武学校,不久之后学校并入新成立的黄埔军校,左权由此成为了黄埔一期学员。


左权
左权

1925年,黄埔军校的风云人物陈赓,介绍左权入了党,左权的革命志向更加坚定了。这年二月,左权第一次参与军事行动,担任黄埔学生军的一个连长,随军北上。

六月底,大军回师广州,左权参加了对滇军和桂军军阀的战斗,当年七月左权成为了程潜卫队的连长,参与平定陈炯明。年底,左权被党组织选派赴苏联留学,先在莫斯科中山大学进修,随后转而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军事理论。

长期以来,受到影视作品的影响,“土八路”的印象根深蒂固,诚然,八路军的许多战士都来自于农村百姓,但八路军的指挥员却不乏高学历。

像朱德、林彪、徐向前、彭德怀等高级将领,大多都来自于当时国内的军事名校,如保定军校、云南讲武堂、广州黄埔等等。

但是,像左权这样从名校毕业,又去往苏联深造过的军事人才,确实是八路军中少有的了。

在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三年后,左权经由海路绕道厦门、龙岩,进入红军开辟的闽西根据地。

一开始给他安排的工作是军校的教育长,为红军培养基层指战员。

后来出任红12军军长,不久又调任红一方面军司令部的参谋处长,开始在作战行动中展现出突出的军事组织才干。

不过不到一年,就由于特殊原因,被解职回到了军校干起了教官。

左权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有很大原因都是因为他的留学经历,有的事情他百口莫辩。

不过毛泽东却对左权的革命立场深信不疑,他曾经这样夸赞左权道:“左权同志,他是把洋面包都消化了的,是‘两杆子’都硬的人才!”

所谓“两杆子”都硬,便是指左权的军事能力毋庸置疑,政治上也是绝对可靠的。


毛泽东
毛泽东

1933年,由于国民党多次进攻苏区,左权又被重新起用,成为红一军团的参谋长,从此不管职务调动升迁,左权似乎就一直都和参谋长这个职务分不开了。

红军长征开始,红一军团作为开路先锋,打了很多恶仗,虽然损失不小,但是都完成了组织交代的任务。

在强渡大渡河的战役中,左权谋划已定,便带着部队轻装奔袭,在崎岖山野中强行军,出其不意的拿下了越西县城,不待休息,继续强行军70多公里,攻占大树堡渡口,佯装出红军主力要在此渡河的样子。

这一举动果然吸引了国民党军的注意力,让红军主力顺利从安顺场渡过大渡河。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以后,聂荣臻和左权一起,指挥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一起包围了驻扎在山城堡的胡宗南78师,经过二人的周密部署与现场指挥,一个昼夜激战歼灭了其中的两个团,缴获颇丰。

战后,刘伯承详细阅读了整个战役的情况汇报,对这个同为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的同学称赞有加:“左权同志的作战部署极为周密,山城堡的战斗就是一个范例!”

全面抗战爆发以后,在国共第二次合作的大框架之下,两党不计前嫌携手抗日。

红军主力被改编为八路军和新四军,像八路军,国民党就给了三个师的编制,同时授予部分我军将领军衔。

作为总指挥的朱德被国民政府授予二级上将军衔,而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和八路军三个师长是中将,左权则是少将军衔。

别看少将有点低,像搞政工的罗荣桓和陈毅,这二位都是日后共和国元帅级别的人物,在国民政府这里,啥军衔也没舍得给一个。



左权牺牲以后,既是八路军抗战中牺牲的职务最高的指挥员,也是国民党唯一承认的我党为抗战牺牲的将军,当然这是后话了。

在长乐村之战中,左权指挥八路军利用有利的地形伏击日军苫米地旅团。八路军主力分成三股,布置了口袋阵。

日军不知是计钻入埋伏圈,在狭长地形里施展不开犹如长蛇,很快被八路军拦腰截断成数段各自为战。

八路军由于军械落后子弹不足,只能凭借勇武胆气,与日军贴脸肉搏,最后成功歼敌2000多人,缴获大量粮草辎重,粉碎了日军所谓的“九路围攻”。

长乐村战役胜利后,左权调任八路军前方指挥部参谋长。

1939年,左权和刘志兰同志喜结连理,次年刘志兰便为左权诞下一个女儿。

左权同志有女儿了!这个消息让八路军前方指挥部里的同志们同样欣喜。

给女儿取个什么名字好呢?左权一时间犯了难,还是彭总支了个招:“你看,伯承同志的儿子生在太行山区,就叫刘太行了。你这个女娃娃生在辽县,就叫太北吧!”辽县处于太行山北部,所以彭总建议以出生地取名,叫太北。

“太北,太北好!也叫她长大了,不要忘记养育我们的辽县人民。哈哈哈!”

百团大战前夕,正是刘志兰同志产后需要休养的时候。刚生了女儿,身体虚弱,却好几个月没再见过丈夫,这让刘志兰不免牢骚。

终于,左权忙完了手头的战役部署,抽出了半天时间去看望了下卧床的妻子和她身边的女儿。

“哪有当爹的,孩子生出来几个月了都不来看看!现在来做什么?”刘志兰故意埋怨道。

“嘿嘿。”左权笑笑,没有解释。

他把熟睡的女儿从怀里放回被窝,走到床架边取走了换下的尿布,到河边洗净晾晒,回来后端着米汤一口一口喂给醒来的小太北。

1940年8月,左权安排警卫员,把妻女转移去了延安。

大战在即,部队里都把伤员和妇女儿童向相对安全的延安转移。


左权与妻女合影
左权与妻女合影

分别之际,一家三口照了一张全家福,彼时的左太北,不过百日,而这一别,竟是生与死的离别。

送走了妻儿,左权一心投入工作中,协助彭德怀谋划百团大战。

1941年,日军派出七千多人摸到了我八路军开办在黄崖洞的兵工厂附近。

黄崖洞兵工厂是八路军在被国民党停止拨付军费以后,许多武器维修和生产的重要基地,一旦被日军打掉,会对八路军后续的作战造成巨大的消极影响。

左权指挥留守黄崖洞的部队进行了黄崖洞保卫战,奉行“不骄不躁、不慌不恐、以静制动、以守为攻”的方针,最后成功击退了进犯黄崖洞的日军,还趁势收复了一座县城。

黄崖洞保卫战是左权的军事生涯的经典案例,此战我军和日军打出了1:6的交换比,受到中央军委的表彰。

虽然被表扬,但左权心中还是牵挂着妻女,后来得知妻儿平安抵达延安时,左权提笔给妻子写下了第一封家书,此时是1940年11月12日。

此后左权平均每隔两个月就寄去一封家书,一直到他牺牲为止,共计12封。

丈夫寄来的书信,刘志兰都精心保存起来,十二封家书除了战争时期一封不慎遗失再也找不到了,其余十一封都被她用一块布包起来保存。


左权写的家书
左权写的家书

女儿牙牙学语的时候,刘志兰会拿出书信,念着念着,一滴滴泪便从笑着的嘴角滚落,晕染了墨迹。

“延安的天气应该很冷了,记得太北小家伙很怕冷,过去下雨起风时,小家伙手冰凉,鼻子不通奶也不能吃,现在如何了?半岁了,大了些,总该比以前好多了吧?希当心一些,不要冷着这个小宝贝,我俩的宝贝。”

“聪明的小家伙很远地离开,长久不能见到她,更增我的思念。我希望你一面照顾着小太北,一面安心学习,有便时多写几封信与我,亲爱的志兰,最近的时期内恐是难以见面的,相互努力工作学习吧!”

…………。

夜阑人静的时候,左权忙完一天的工作,没有去休息,而是点起油灯,在书案上摊开纸张,提笔给妻子和女儿写信。

十一封家书,总计一万六千多字,每一封书信都流淌着一个丈夫对妻子的眷恋和一个父亲对女儿的舐犊深情。

情意绵长的字里行间,是左权心头一直以来的愧疚,他总觉得自己欠她们母女太多太多……。

从左权的家书里,还能看到根据地的形势在一天天恶化,日军遭受了八路军百团大战的沉重打击,加快了对八路军根据地的报复性进攻。



八路军指挥部常常转移,左权也更难抽出时间给延安去信。

古人有诗曰:“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左权的家书,对于刘志兰来说,何止万金!

根据地和延安都在敌人的封锁之下,犹如两座孤岛。邮驿系统早已不能正常运转,左权的书信都只能委托转移去延安的同志们帮忙捎带。

路途艰险,左权也不敢连篇累牍,写个千把字便不敢再写下去。

延安的刘志兰更是每日都差人打听哪儿有丈夫工作的前线回来的同志,打听到了便去询问丈夫境况以及可曾捎带书信。

可是,在收到了第十二封家书以后,刘志兰再也收不到第十三封了。

1942年,日军为报复百团大战,开始重点针对彭德怀、刘伯承领导的八路军。这年五月下旬,日军通过侦测,已经捕获了重要信息——八路军总部就在辽县!

万幸的是,我军的情报工作也不是吃干饭的,很快作为参谋长的左权就看到了日军即将进犯辽县的情报。

5月22日,情报显示,日军即将从西和南两个方向突袭麻田地区,企图包围八路军总部。情势危急,彭德怀召集总部的指挥员们商议后,决定向东走突围。

八路军的总部机关人员,大多数都不是战斗员,再加上有不少重要的辎重不能舍弃,行动迟缓。

总部22日下令突围,到了24日,过去了足足两天,他们才撤退到了十字岭一带。当时负责掩护总部突围的部队,挡不住日军的追兵,只能尽力阻击,而总部身边的主力都在遥远的地方,当时的情况就好比独据空城的诸葛亮面对司马懿数万大军兵临城下时那般危急。

左权认为后勤部队多骡马,一旦受到日军的攻击,特别是日军飞机的扫射轰炸后,四散奔逃会对其他突围队伍造成严重后果,于是决定让后勤辎重部队单独向东北突围。

然而命令还没下达,日军的飞机就出现了。彭德怀和左权经过短暂商议,火速决定分兵突围。


左权与彭德怀合影
左权与彭德怀合影

彭德怀和左权带领总部往十字岭突围,翻越十字岭后走西北方向。而罗瑞卿带一部往东,去往武安。

计划已定,警卫员掩护着彭德怀冲上十字岭,很快便翻过了山坡。

而左权押后,指挥其他人员快速撤离。

他站在高处,呼喊着后面的同志快步跟进,翻过大山就是胜利!就在这时,日军的飞机俯冲扫射,朝着人群投掷炸弹。

左权朝着队伍奔去,高喊着“卧倒”,行进中的同志们听见参谋长的呼喊,赶忙卧倒。

然而迟了一步的左权,却被一发日军的炮弹击倒,炮弹爆炸以后,一块致命的弹片击中左权的脑袋,警卫员们措手不及,他们敬爱的参谋长已经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了。

“彭已突围,左阵亡。”


左权阵亡的电报
左权阵亡的电报

这是延安收到彭德怀突围后发来的电报,短短几个字,让延安的首长们肝肠寸断。

左权牺牲以后,中央的首长们悲痛不已。

朱德为他写下悼诗:“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的清漳吐血花。”

彭德怀亲笔写下了左权的墓志铭——“壮志未酬,遗恨太行,露冷风凄,恸失全民优秀之指挥。”

周恩来也在《新华日报》上缅怀左权,撰写文章《左权同志精神不死!》。

左权同志牺牲以后,山西辽县的父老乡亲和左权的战友们一样悲痛。

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之下,经过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的研究决定,将辽县更名为左权县,以纪念这位牺牲在辽县土地上的八路军名将。

1958年,有人开始搞个人崇拜主义,所以当时很多以一个人的名字命名一个城市,上级领导认为这就是个人崇拜主义的体现。

就这样左权县并入和顺县,许多民众一时间难以接受。他们不希望自己的英雄县名就这样成为历史,于是多方奔走。

直到这件事情被毛主席知道后,他破例定下一个规矩,准许左权县保留下去,永不更改。

此后,左权县一直叫左权县,沿袭到今日,一直没有人敢违背毛主席当初的意愿。

甚至左权的故乡湖南省醴陵市也因此受到不同影响,在城区规划时,当地政府就把几条主要路线定名为:左权北路、左权南路、左权西路、左权东路,以便纪念左权。



左权将军牺牲已经快要八十年了,他作为一名军事家的经典战例仍被广大军迷朋友津津乐道,而他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值得每个人尊敬。

不少人都感慨,倘若左权将军没有牺牲,或许共和国的元帅也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不过对于一个将军来说,沙场建功马革裹尸,才是最大的荣誉。

(浏览 4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