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贵如

巨贵如(1914-1941),辽县川口村人。幼时入小学读书三年。抗战开始后任本村村副,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旋即任村武装中队长。日本侵略军占据县城后,于石匣等地构筑军事据点并企图继续向西扩张。川口村地处交通要冲,扼县城至榆次之咽喉,是日军向辽西、和西乃至太行二分区进犯的必由之路。竹宁、下峧一带村庄被迫“维持”后,川口成了辽西抗日根据地的重要门户。

1940年农历正月初三,日军包围川口村威胁群众说:“限三天到城维持,否则杀个鸡犬不留。”一时人心慌恐。他在村党支部领导下,一边教育群众加紧武装训练,一边积极协助抗日政府严厉打击暗地勾结敌人煽动“维持”的首要分子,始将“维持”空气驱散,稳住了村抗日政权。之后他被调任八区武装助理员。这时日军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加紧对根据地蚕食。为加强川口村对敌斗争的领导,他奉调返村组织群众开展武装斗争,发动群众到深山沟里挖窑洞,实行空室清野,将全村劳、畜力组成生产和转移大队,以他为首成立了村游击指挥部,将青壮年组成游击小组,设立了连环哨和点哨,昼夜监视敌军动向。

游击小组拿的大都是自制的大刀、长矛,他鼓励大家说:“不要担心,只要我们齐心合力,多打几个鬼子,小日本有的是好武器,还愁没咱们用的!”。同年春天汉奸禹仁和带领敌人奔袭川口,专门把他家的一头毛驴抢去,并到山上嚎叫:“贵如出来!咱们都是熟人,出来谈谈,想要毛驴三天内到城来赶”,企图诱降。他不为所动,带领游击小组一阵猛打后,敌人赶着一头毛驴跑了。4月某日拂晓发现40多个敌人由川口西圪梁山上直奔下来,他立即命令巨恩玉等3人到潭眼(地名)侦察监视敌人有无援兵,自已率领其余队员由北麻地(地名)摸了出去。暮色中他依稀望见敌人正在渡河,连发两枪,前面的两个黑影栽到水里,其余调头回窜。他纵身跳进河里,顺流而下,剌死一个落水的敌人,夺得步枪1支。其余队员在追击岸上敌人时也夺得步枪3支。六月某日,敌人突袭川口村,游击小组点哨发觉后立即鸣枪报警,全村群众迅速转移,使敌人扑了空。他则带领队员隐蔽山头袭扰敌人,打伤日军两人。

9月23日,八路军ー二九师发起“百团大战”第二阶段之榆辽战役,29日夜攻克管头炮台,残敌18人向长城方向逃窜。次日早晨他和游击小组发现5个日军从石洞角(地名)慌张地跑了下来,他立即带领5名队员将敌人包围,经一个多小时战斗,毙敌4人,活捉1人,缴获步枪4支,牛头盒子两个,子弹数十发。榆辽战役刚刚结束,日军即发动报复性“扫荡”。某日,大批敌人向辽西地区扑来,在川口遇到游击小组的阻击,交战达两个小时,毙伤敌军5人,迟滞了敌军行动,使川口以西各村群众及党政机关得以安全转移。

1941年4月,一股敌伪军向西出发“扫荡”,行至川口桥东时,遭到游击小组阻击,毙敌小队长1名,战马1匹,伤敌3人。敌人架起三挺机枪、两个掷弹筒漫无目标地打了一阵,却不敢越过“雷池”一步。故而,川ロ游击小组被誉为“辽西一把锁”。同年4月19日,一股敌军冒雨奔袭辽西,巨贵如率领游击小组“转山头”,骚扰阻击敌人,打死打伤敌军数人。狡猾的敌人佯装退却。当他带领队员前去收拾战利品时,中敌埋伏,壮烈牺牲,年仅27岁。

左权县史志研究室供稿

(浏览 87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