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砢:我讲一段我母亲的地下党的故事

常砢

1946年以后。母亲进入上海同德医学院,成为地下党的公开身份的左派学生负责人。1948年底的一天。她在上课的路上。迎面走过来一个陌生人。走到他耳边时。说了一句地下党接头的密语。母亲心里头一惊。这是地下工极少数人知道的最高级别的暗语。不到危急时候不能用。1948年,正是国民党镇压共产党人最黑暗时刻。上海地下党经常有组织被敌人破获共产党员牺牲的情况发生。作为情报工作人员母亲一直是单线联系。那么这是不是自己人,还是敌人设下的圈套?!思索之间,母亲不动声色从他身边走过。一直走到对面马路上。回过身来。看周围还平静,那人还站在原地回身望着她,思来想去母亲就穿过马路走向对方,那人又说了一遍暗语。并急切地告诉母亲。你的身份已暴露,敌人正在抓,你快走,母亲愣了一下,说我什么也没带,能回去取些衣服吗。那人说。绝对不行,快隐蔽起来。母亲按党组织要求。先住进他的同学家里。这个同学是进步青年,家里是有钱人。曾多次掩护地下党的秘密活动。在这里他与上级接上了头。组织安排他两条路。一是撤退去香港,和另一同志以夫妻名义转去美国隐蔽。二是去革命根据地。母亲曾几次送情报。掩护革命青年到过解放区。那里是她,心中的圣地。她毫不犹豫选择了到革命根据地。在党组织安排下。他绕道山东,河北。于1948年十月份到达了西柏坡。安排在朱豪的中央医院工作。

全国解放后1950年,他随部队进入上海。来到原来租住的地方。房东太太见了母亲。惊诧的叫起来“山东姑娘,你还在呀。你走的那几天,国民党特务警察一直在你家里蹲守。后来派了一个小特务,在你的房子里住了好几个月。我们猜你是共产党的人,以为你被抓走了,你的命真大呀!”

由于她的单线联系人,解放后一直没有联系过她,因此,她的党龄从到西柏坡算起,我小时候就听到父母亲为党龄问题讨论过,父亲说,算了吧,不要找了。在某个特殊年代,确实少了麻烦。可能是父亲见过苏联1930年代的肃反。他也参加因为中共党员身份,在苏联遇到过麻烦,直到38年回到新疆,还是苏共预备党员。这是另一个故事。

(浏览 17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