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洪学智回忆被林彪谈话调任东北边防军13兵团副司令员

白马茶馆

抗美援朝战争紧急受命



1950年6月25日拂晓,朝鲜战争爆发 2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命令美国空海军部队给予南朝鲜部队“掩护和支持”,命令美国海军第7舰队侵入我国台湾海峡。随后,美国以联合国名义纠集十几个国家出兵侵朝,美国陆军第8集团军直接参加了地面作战朝鲜半岛烽烟顿起,局势急剧恶化。

28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8次会议上讲话强烈谴责美国对朝鲜和我国领土台湾的侵略,号召“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同日,周恩来总理兼外长发表声明,指出美国的行径,“乃是对于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略,对于联合国宪章的彻底破坏。”

有备无患,未雨绸缪。毛主席和中央军委随即作出重大战略决策,调第4野战军第13兵团紧急开赴东北,已在东北的第42军归其指挥,加强东北防务力量。

当时,13兵团的38,39,40军集结在河南,组成了军委战略机动兵团。把这几个主力军放在中原地区,主要是便于机动.东南西北,哪里有需要到哪里去。

中央军委还决定15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调换到13兵团当司令员、政委,将13兵团司令员黄水胜换到15兵团当司令员同时决定两个兵团的指挥机构也互相调换,让黄永胜带着13兵团部到广州去,改成15兵团部;让15兵团部改成13兵团部,由邓华带领赴东北.

那时,惟独把我这个15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留在了广州。

因为那时15兵团已和广东军区合并,军区司令兼政委是叶剑英,我们习惯称他叶参座.我既是15兵团的副司令员,也是广东军区的副司令员,同时兼着江防司令员,还分工管剿匪。叶参座把军区的具体工作都委托给我了。所以,决定15兵团领导机构北上时,把我留下了.

8月上旬,我奉叶参座命令乘火车从广州到北京,向中央军委请示15兵团与广东军区合并中存在的问题。8月9日到了北京。

当时,火车站还在前门。火车到站时已经快中午了。时值盛夏,骄阳似火。前门站里闷得像个蒸笼,热得我满头大汗,汗水顺脸往下流。我在来京的路上,晃荡了几天几夜,由于天气酷热,也没有水洗澡,生了一身大白泡子疮.此时,不少疮蹭破了,流着白水,汗水一浸,又痒又疼。我正在站台上擦汗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在大声地叫我:“老哥(湖南习惯称呼)!”

我抬头一看,是邓华我和邓华是老战友、老伙计了解放战争初期我们曾一起在辽北军区工作,他是军区司令员,我是副司令员;在东北野战军时,我是6纵司令员,他是7纵司令员;以后4野南下,到江西九江成立15兵团,他任司令员,我任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我们朝夕相处,亲密无间。



见了邓华,我不禁纳闷地问道:“伙计,你不是到东北去了吗?怎么还在这儿泡蘑菇呢?”

邓华眨着眼睛微笑着说:“我还没有去呢”

“怎么还没走?不是说任务十分紧急吗?”

邓华说:“我不走,当然是有事情了。”

我问:“你到车站是来接我的?”

他神秘兮兮地说:“是呀,老哥,你来得好呀,来得非常及时呀!”

我一时摸不着头脑,问“怎么了?”

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一会儿林副主席要同你谈。”

当时,林彪已从4野调到中央军委工作我问:“同我谈什么问题?”

邓华笑着说:“现在还不能泄露。”

我又问:“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到北京?’’

邓华说:“我鼻子底下长着嘴,不能打听吗?好了,你别没完没了问了,快上车吧。”说完,让我上了他的一辆美式吉普车.

汽车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左拐右拐,没多久到了林彪的住处。我由于对北京的情况不熟,给转得稀里糊涂的,直到今天也说不清楚林彪当时住的地方到底在哪儿。

到了林彪家里,已经是中午了,午饭已摆到了桌上,米饭和几盘小菜。

林彪见到我后说:“你来了,好吧,先吃饭.”



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林彪说“洪学智同志,东北边防工作需要你,已经确定了,你到东北去。”

“我?”我听了一征,问:“我去能起啥作用呢?”

林彪说:“让你去,就是要你去发挥作用的,今天邓华同志就要出发到朝鲜了解作战的情况现在13兵团几个军已经在鸭绿江边上布防了.邓华同志一走,很多工作没有人管.这些部队,都是你熟悉了解的,是4野的几个老部队。所以你得赶快去东北指挥管理部队。今天吃了午饭就走,火车票已经弄好了,马上就走.”

邓华接着补充说“我留在北京没走,第一因为中央决定让我先入朝了解一些情况,我还要组织几个人,还要研究一下怎么去了解;第二就是想等着调你来,去管理部队。”

我问:“怎么非得我去不可?’’

邓华马上反问我“怎么非得你去不可? 13兵团这几个军都是4野部队,13兵团机关是咱15兵团机关的原班人马,机关和部队你都熟悉,你不去,谁去?老哥,吃完饭,我们一块走吧。”

我一听马上就走,心里有点着急。

我想,这次来京,是奉叶参座的命令向军委请示15兵团不要与军区合并的问题.叶参座认为兵团管主力部队是机动作战的,地方部队和所有治安问题都应该由军区来管。此外还有一些别的问题,叫我到军委来请示叶参座还等着回话呢!

想到这儿,我说“我是共产党员,如果组织上觉得需要我,我就服从命令。可是叶参座交给我的任务怎么办?我是不是回去汇报一下再去东北呢?”

林彪说:“不行,来不及了.现在朝鲜战局很紧张,加强东北边防的任务很急,叶司令交给你的任务,你打电话或者写封信和他说一下,让他另选人接管你的工作”

我说:“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连换洗衣服也没带,怎么也得回去拿几件换洗衣服吧?我现在还长了一身大泡疮,也得回去治治呀!”我这样说的意思,其实还是想回去向叶剑英司令员汇报一下.

林彪说:“那没关系,衣服你到东北那边去找几件吧,大疱疮你也到那边去治吧!”

邓华笑着说:“不能让他回去,他跑了,不回来怎么办?”

我说“不会的,怎么会呢?’’

“你说不会,可叶参座呢?他要是说你工作离不开,硬把你扣住不让你来呢?”邓华接着又说:“反正你来了就别想回去,什么也别说了,老老实实地和我一起去东北吧!”

吃完饭,我给叶参座挂了电话我说:“你交待的任务,已向林副主席汇报了。但军委决定我去东北,广州那里的工作,请你另外选人接管。”

叶参座一听急了,说:“怎么回事儿,是你要求的吧?”

我说“不是,看样子是中央军委早就研究好了的。”

叶参座说:“我这边哪有人?你先回来再说。”

我说“不让我回去了,让我今天就去东北。详细情况电话里不好说,我再给你写一封信。”

叶参座听了后,说“既然军委已经作出了决定,那你就去吧.”停了一会他又说,“早知这样,我就不让你去北京了。”

我笑了,说“这件事事先我也不知道”打完电话我当即给叶参座写了一封信。

随后不久,我就被任命为13兵团第一副司令员。

当天下午1点多钟,我和邓华登上了开往东北的火车。 没想到这么一走,就开始了我近3年的抗美援朝战争生涯。

邓华这个人是个烟筒子和京戏迷。在火车上,他一边抽烟,一边哼京剧。我说我困了,自个儿躺在了卧铺上。可睁着眼睛怎么也睡不着,因为军委这个决定,对我来说虽很突然,但心里是很高兴的,一激动就不住地寻思起来.

邓华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说:“老哥,别瞎寻思了,让你去是我向军委和毛主席建议的。”

“原来是这样!”我说,“这我可没想到! “

“你怎么没想到呢?”邓华向我解释说,“这不明摆着的吗?咱们兵团有3个领导军委下命令,我和赖传珠到东北,把你留在了广州,我北上时走得很急,只带了指挥机构的几个人员,现在部队已到了东北,赖政委还在广州,我又马上要去朝鲜了解情况,你不去,谁管部队?所以我向军委建议,调你到东北来。毛主席、周副主席认为我的建议有道理,也很有必要,很快就同意了。正好赖政委又打电话说你到北京来了,说你送上门了.”他说完,我们都放声大笑起来。

我和邓华聊啊聊啊,一直聊到在火车的吮当声中昏昏睡去。

我们醒来后,已经是深夜。火车到了沈阳。当时中央已确定东北边防的一切问题,由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具体负责解决。我们有好多问题要在沈阳找高岗请示商量。

下车后,我们住在大和旅馆这旅馆是过去日本人修建的,现在叫辽宁宾馆。我先洗了个澡,换了换衣服。由于沈阳的天气比关内凉爽得多,我身上的白泡疮觉得好多了。

当天晚上,高岗和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到宾馆来看我们。我过去在东北时见过高岗。贺晋年原是15兵团副司令,刚调东北军区工作。

8月13日,我参加了师以上干部会。会上,高岗、萧劲光、萧华、邓华和贺晋年讲了话。开完会,邓华和我几个人,又研究开到东北来的几个军怎么驻防,安东(现名丹东)驻防多少,通化驻防多少,怎么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和军事训练,后勤怎么保证等等一系列问题.

我们在沈阳停了三五天.这时由赖政委率领的兵团机关、直属队已到安东集中.邓华和我也很快到了安东。

(浏览 25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