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王新亭回忆徐向前指挥响堂铺伏击战

白马茶馆

响堂铺伏击战



这次伏击战之前,徐向前副师长亲自来到我三八六旅进行政治动员,他在动员时讲道:

“同志们里目前的抗日形势起了急剧变化,敌人已经‘饮马黄河畔”我们现在已经留在与后方完全隔绝的敌后了。国民党军队大部分早已退到了黄河西岸。三月八日,师部却收到了蒋介石颁发的‘不准一兵一卒过黄河’的命令。这个命令实际是不准我们八路军过黄河。表面上看起来要我们在敌后抗战到底,好得很。其实呢,他是打算把我们困在敌后,借日本人的手来消灭我们。我们不怕这个!我们八路军早就提出了与华北共存亡的口号。我们一定要保卫华北,保卫山西,这是华北的屋脊。我们的任务很重,只要我们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战争就一定能坚持下去,可是,蒋介石的命令却把几十万友军吓倒了,他们是从来没有打过游击战的,我们为了坚持杭日民族统一战线,还要以积极的模范行动来推动友军,我们要在几天内打一个漂亮仗,给友军做一个榜样,去影响和帮助友军打游击”

徐向前副师长的动员讲话,大大鼓舞了全体指战员们的抗日士气。

三月三十日黄昏,部队由契城县的庙上村、马家峪地区出发,陆续进入了伏击地区。陈赓同志陪同徐向前副师长和各团干部对地形进行实地侦察。侦察完地形之后,大家到后狄村小山坡上徐向前副师长的指挥所,接受徐副师长的战斗部署。

徐向前副师长当时下达的战斗部署是:三八六旅的七七一团和三八五旅的七六九团为第一梯队,七七一团为右翼,七六九团为左翼,两个团的主力埋伏在大道以北,后宽漳至杨家山一线的山地,井派出小分队伸向大道以南的山脚下设伏。三八六旅的七七二团为第二棒队,并兼有打击黎城日军可能出来增援的任务。当时,七七二一团就集结于马家拐,该团也派出小分队,分别向东阳关附近和东阳关东北方向的苏家蛟实施游击警戒,准备阻击可能由东阳关、黎城出来增援的敌人,掩护我伏击部队右后方的安全。

三月二十一日拂晓前接到七七二团的报告,说我伏击部队后方马家拐,出现了二百多敌人,可能要切断我们的退路,请示要不要撤出伏击阵地?当报告徐向前副师长后,他当即作了判断说“情报不可靠,如果敌人发现了我军的企图,决不会只派这么一点兵力前来。于是他一面告诉七七二团不准乱动;一面派参谋邓仕俊等人,查清虚实。经过查实,弄清了东阳关方向的日军并未出动,七七二团警戒分队看到的是一些赶着牲口走夜路的老百姓。情况弄清以后,徐副师长除了指示七七二团以其中一个营进至庙上村以东高地,加强我军主力后方的安全保障外,还命令各部队仍按原计划继续隐蔽,耐心待敌。



部队静静地在伏击阵地上等敌人的到来。随着天气的亮光逐渐增强之际。日军第十四师团的辎重部队所属的森木及山田两个汽车中队,由黎城东阳关开了过来,大约八点钟,指挥所接到侦察股长高厚良同志的报告说“敌人的汽车队已经由东阳关方向沿公路向东北开来,敌人有三十三辆汽车已经开过了上湾村。”

不久又报告说:“敌人的汽车继续开过来了,已经过来了一百多辆!”这时团和旅的指挥所已经能够观察到敌人的车队了,只见敌人走在队伍最前头的是两辆探路的小车,当这两辆小车行驶到了神头河以后,小车上的鬼子下车来,向四下望了望,又拿着望远镜瞧了瞧,什么也没有发现,又跳上了车子开过了神头河接着,后面的大批汽车才一辆跟着一辆地开过来。汽车行驶在公路上像一条长蛇,数目超出了我们原来的预料,比平时的运输车队多了一倍左右,将近二百辆,每辆车上面还有几个押车的日本鬼子。

八点三十分左右,当我旅七七一团团长徐深吉同志刚刚放过七十来辆汽车,让他们进入七六九团的伏击地区时,徐向前副师长一声令下,两发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战斗打响了,我七七一团和七六九团伏击阵地上的迫击炮、重机枪、轻机枪、步枪一齐射击,严密的火力网一下子笼罩住了日本鬼子的汽车运输队。

随着数十把军号吹响冲锋号声,我们的战士犹如猛虎下山,喊着杀声,直向公路上冲去,真象神兵从天而降,鬼子兵立刻慌成一团,有些鬼子兵企图掉头往回逃跑,没想到又撞上了拼命向前开的汽车,结果撞坏的汽车堆在了一起,谁也难逃脱被消灭的命运,有些鬼子兵从汽车上跳下来,钻到汽车底下,胡乱开枪射击,可是他们顾了防东顾不了防西,很快就被我军从四面八方冲上的战士击毙。有一部分担任掩护任务的日本鬼子还没来得及架机枪和迫击炮,人被打死,机枪和迫击炮被我军缴获。有一股鬼子兵,一看我军战士来势凶猛,不敢招架,便偷偷地向南山脚下的一个隐蔽处逃窜,他们哪知,那里早有我们战士的待伏阵地,刚刚窗到南山脚下,就成了我们战士的枪下之鬼。

正当我军伏击部队在响堂铺地区围歼汽车运输队时,在黎城和东阳关的日军,派出步骑兵四百余人向马家拐进攻,急于解救响堂铺被围之车队,但是这部分日军很快就被我军久候在那里的七七二团击溃,又慌忙逃回东阳关。随后,黎城日军又出动了二百多人的救兵,会集已经逃回东阳关的那股日军,又大喊大叫地第二次向我七七二团的防线冲击。由于我七七二团占据着有利地形,居高临下。鬼子不但没有攻破我军的阵地,反而伤亡惨重,狠狈地逃回东阳关。

与此同时,驻在涉县的日军也派出六辆满载日本鬼子的汽车,倾巢出来增援响堂铺,这六辆汽车行驶到椿树岭时,也被早就“恭候”多时的我七六九团的一个连击退。还击毁了其中的一辆汽车。

响堂铺伏击战,经过两个多小时,至中午十一时胜利结束,这次战斗特别叫人高兴是烧鼓了日军一百八十一辆汽车,缴获了车上的全部物资,另击毙日军森木少佐以下四百余人。俘虏三人,缴获长短枪一百三十余支。迫击炮四门,重机枪两挺。上级派来大批的新战士和民工赶到响堂浦战地,搬运物资,打扫战场。临走时,还将搬不走的东西和横七竖八的日本鬼子的尸体堆到一起,全部放火烧着了,顿时这段蜿蜓的公路又变成了一条“火蛇”,变成了侵华日军的一处火葬场。

下午四时,日军派了重型轰炸飞机六架,战斗机四架,飞临响堂铺上空进行向助战。但我们的伏击部队早已撤走,日军飞行员气急败坏。只好朝着满地的汽车残骸和冒着烟的火堆狂轰滥炸了一番。

三八六旅这支部队接连参加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三次伏击战,并都取得了胜利。这“三战三捷“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颇有影响。一次伏击战比一次伏击战打得漂亮。震惊了日军。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军在河北、山西的嚣张气焰,大量地牵制了日军的行动,策应了晋南、晋西、晋西北等方向上的作战,而且锻炼和壮大了我们的部队,改善了装备。还使我党我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进一步得到提高。特别是山西人民增强了抗战必胜的信心,因而极大地鼓舞了太行山人民的抗日情绪。他们纷纷行动起来参军杀敌和支援前线。军民一起把太行山的抗日烽火烧得更旺。

(浏览 5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