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谪居六年唯一照片,留下蒙难后真实表情,后人看到唏嘘不已

王大头教育说

1959年庐山会议后,彭德怀离开了党、国家和军队的领导岗位,住到了京郊的吴家花园,在这里度过了他一生中最为“闲适”的6年时光。在这六年中,彭德怀亲自开荒种地,执着地用实践检验着自己的观点。

但这个时候,因为众人的质疑,彭德怀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亲情、温暖和关怀,在他的内心有着无法言说的苦楚。

在他谪居吴家花园这6年中也留下了他唯一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留下了庐山蒙难后彭德怀的真实表现,也使得每一个人看到照片的后来人都唏嘘不已。

不要给他们留下阴影

庐山会议后,为了保护更多的同志不受到波及,彭德怀迅速切断了和党内、军中老战友、老部下的关系。但仍然有一些人执意要来吴家花园来看望他。

朱德
朱德

朱德是中央政治局常委里唯一来探视过彭德怀的,他仍然像以前那样,拉着彭德怀要杀上几盘。后来,彭德怀担心给总司令带来麻烦,硬是谢绝大家的看望。当然,老战友杨尚昆也以办公事的名义来找过彭德怀。

除此之外,还有彭德怀的老司机刘祥也曾看望过他,当他得知首长被罢官,不顾一切要到中南海看望彭德怀。彭德怀劝说让他以后别来了,免得受影响。刘祥不以为然,后来直接丢了连长的职务,最后被转业到工厂。

和战友、上级中断往来之后,彭德怀也感觉到了孤独。但值得庆幸的是,彭家的亲人不惧风雨,紧紧地和他站在一起。

以往,彭德怀工作繁忙很少顾及这些孩子们,但在彭德怀谪居吴家花园的这六年中,是彭门两代人相聚最多,也是交流思想最多的地方。

彭德怀和孩子们
彭德怀和孩子们

1961年冬季,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农村政策的紧急指示,即《十二条》。彭德怀是从挂甲屯大队部的墙报上发现的。他看到后眼睛一亮,从口袋里掏出笔记本,站在那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抄录下来,准备回去研究。

彭梅魁来的时候,彭德怀正在写学习《十二条》的心得笔记,他兴奋地对侄女说道:“我们党里高明人很多,你看,这不是有了文件啦!给农村规定了新政策,这下可好了,拐过弯来了!”

彭德怀十分敬佩陈云,他认为陈云是中国难得的经济学专家。

在这之后,彭德怀和侄女进行了一些思想方面的交流。彭梅魁惊讶地发现,伯伯有这么好的理论修养,思维敏锐,出口成章,发人深思。

虽然自己身陷囹圄,但他还是一心惦记着人民群众。他对侄女说道:

“梅魁,不可不要因为我而动摇对党的信任。我们党有强盛的生命力,是会总结教训、克服困难继续前进的。要坚信共产主义,曲折总会有的,以后有条件你要用心学点中国历史,学党的历史,这是很重要的。”

彭德怀和彭梅魁
彭德怀和彭梅魁

伯伯说的话,牢牢地印在了彭梅魁的脑子里,让她一生都难以忘怀。

十中全会之后,彭德怀连劳动的机会都没有了,他担心波及到侄女,让她不要再来看他了,以免妨碍工作。

可彭梅魁对伯伯是十分尊敬的,当她听到这句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说道:“伯伯对我的关怀,我一辈子都忘不了。1960年和1962年的两个产假,我都是在您身边过的。您都六十多了,还像老父亲一样照顾我。我心里可不好受了……”

彭德怀连忙打断侄女的话,说道自己帮她做些小事都是应该的,而侄女对他也非常好。

说到这里,彭梅魁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她义正言辞地说道:

“伯伯,您这些年来对我的言传身教是深刻的,我忘不了。现在我更加理解您,我不怕,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都要来看您的。”

彭梅魁
彭梅魁

侄女的一番话让彭德怀欣慰又感动:“好,梅魁啊,有你这么个好同志、好侄女,我高兴啊!”

1963年春天周六的一个下午,彭梅魁带着三个孩子来看伯伯,因为彭德怀非常喜欢孩子,他见到孩子们又亲又抱,开心不已,这也让彭梅魁很是安心,只要能看到伯伯开心她做什么都愿意。

看着两代人相亲相爱的场景,彭梅魁赶紧掏出相机,前几天她从同事那里就借来了相机,想要让孩子们和阿公照一张相,留作纪念。

她招呼着孩子们,张春一搬来一把藤椅放在正门前,让伯伯坐在上面,再搂着三个小家伙。彭德怀一向是不喜欢拍照的,但这一次他没有拒绝。他安排孩子们在藤椅上站好,哄着他们说:“这里阳光好,眼睛向前看,妈妈要给我们照相喽!”

彭梅魁赶紧举起相机,可当她抬头一看,伯伯却不见了踪影才发现他已经躲在了纱门的后门,她和丈夫一起喊着伯伯赶紧来照相。

可在纱门的暗处却传出彭德怀的声音:“孩子们的表情很好,你快照吧!我现在名誉不好,孩子们还小,要让他们健康成长,不要给他们身上留下阴影。”

彭梅魁听后心中一震,情不自禁流出了眼泪,只好迅速按下快门。彭梅魁拍地那张照片中,彭德怀的身子隐在黑暗里,默默无闻,他那模糊的身影是对家人的爱,也是对孩子们无边的关心。 

谪居六年中唯一的照片

1962年,彭家围子的三个老太太想要知道彭德怀的情况,于是决定来到北京。

彭梅魁带着妈妈和弟妹进了吴家花园,才知道彭德怀不仅没有被平反,他的情绪甚至更差了。白天他起床之后就在园子里劳动,前不久,他在挑塘泥时摔了一跤,肩胛骨还在隐隐作痛。

周淑身再三劝大哥要劳逸结合,毕竟上了年纪,不要太苦自己。

白天,彭德怀让工作人员陪着颜莲英进城,看看名胜古迹。晚上就会抽空和他们聊聊家常,彭梅魁和彭康白经常过来陪伴妈妈,吴家花园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冷清。

在吴家花园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周淑身和颜莲英就要回去了。彭德怀说,下次家里来人的时候,给我带点烟熏的茶叶来吃,再带点大蒲笋草药来治肩疼。

1963年10月24日是彭德怀的65周岁生日,自从他离开家乡之后,家里人都没有机会给他过生日,而他也从来不让别人给他庆祝生日。

1963年,三年困难时期刚过,于是,彭家围子的三个老太太商量着想要去北京给彭德怀过个生日。

三位老乡来后,把彭德怀需要的茶叶和草药交给了他。在和他们交谈的时候,彭德怀似乎就能预感到不祥。他说道:

“你们只能来这一回了,我不晓得要被送到哪里去。但我还要再过十年才会死,我要看看这个世界啊!”

他们回到乌石3不久之后,彭起超就把母亲和儿子彭东送到了北京。在这些亲人中,彭德怀对龙国英是说得最多的。龙国英听了他的遭遇,感叹道:“大哥啊,别住在北京了,还是归老还田吧!家乡的百姓知道你呀!”

彭德怀没有说话,坐在窗外一直发呆。这一次来北京看望彭德怀,龙国英特意抱着不满两岁的孙子彭东,想让大哥见见孙子,知道彭家有了第三代了。对此,彭德怀也非常开心,经常抱着彭东到园子里转悠,品尝一点含饴弄孙的快乐。

可能上天也能预感发生什么,临走之前,龙国英坚持要和彭德怀拍一张祖孙合影。一年前,彭德怀没有在照片中出现,只留下一个身影,这一次他却改变了主意。甚至吩咐工作人员拿出相机,为他们祖孙三人拍照。

彭德怀谪居吴家花园的唯一照片
彭德怀谪居吴家花园的唯一照片

这张照片是彭德怀谪居吴家花园六年中唯一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留下了庐山蒙难后彭德怀的真实表情,使得后来每一个人看到照片都唏嘘不已。

最后一个来到吴家花园的是颜莲英,1964年春节过后,她再次来到北京看望伯伯,一见面彭德怀就问她的裁缝手艺学会了没有,颜莲英羞答答地回答说,学了两个多月,还没有学会。

彭德怀立即叫景希珍重新为颜莲英请了一位新师傅,一个月颜莲英就出徒了。

当她准备要回老家的时候,彭德怀给他买好了火车票,还告诉她以后就别来北京了。颜莲英连忙询问伯伯要到哪里去?彭德怀说道:“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你是找不到我的。”

颜莲英百思不解,伯伯到底会去哪里呢?但此时的他似乎并未料到这是和伯伯的最后一面。

病中的彭德怀

1972年元旦刚过,彭德怀精神突然萎靡不振,五年来他已经经受了无数次的审讯,此时的他心态已经完全变了,不说不笑,也不会骂人了。他的身体也不行了,每天要大便四五次。

开春之后,周恩来指示要为他们检查身体,彭德怀却一直拒绝。

不久之后,他的右手指长了一个小疙瘩,剧痛难忍。与此同时,失眠症加重,每天凌晨就醒来了,他睁着眼睛望着门外,接着就开始便血,晕倒了两次,他知道自己的健康正在走向崩溃。

对于彭德怀现如今的生活,彭梅魁和其他兄弟姐妹一无所知。她想要去看一看伯伯,却始终没有机会。

1972年7月5日,彭梅魁给伯伯送去了八本马列主义著作,并附上一张条子,写了书的清单后,带了一句话:“你收到之后写个回条给我,你还要什么东西也告诉我,我下次给你送来。”

但彭梅魁始终都没有得到回应。为了能与伯伯见一面,彭梅魁冒险给周总理写了一封信,当他得知伯伯还活着的消息,心里也非常高兴。

可没过多久,上面的人找到她,让她去一趟医院,说伯伯住进医院了。彭梅魁大吃一惊,伯伯的身体不是很好吗?怎么突然就住进医院了呢?

于是,她被带到了彭德怀的住所,一进房间一片昏暗,她只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位面色苍白,骨瘦如柴的老人。

彭梅魁心猛地一疼,她张了张嘴,却始终喊不出声音来,她也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能哭,绝对不能当着专案组和看守人员的面哭。因为伯伯说过,哭是软弱的表现,哭会增加伯伯的痛苦。

躺在沙发上的彭德怀看到侄女的到来很是惊讶,彭梅魁赶紧俯身握住伯伯的手,想到曾带领千军万马的大手,如今握上去却冷冰冰的,彭梅魁的心中有说不出的难过。

彭德怀端详着侄女,慈爱地问她是怎么来的。彭梅魁指了指旁边监听的那个人。

彭德怀看着侄女,心中百感交集,自己在晚年能见到阔别七年的亲人,让他非常开心。

随后,便将自己的身体情况告知侄女。彭德怀说自己是痔疮犯了,但为了不让侄女担心,他已经被确认是直肠癌晚期。

长达6年3个月的囚禁生活,使得这位曾经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神气,此时的他似乎有一些弱不禁风。

彭梅魁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询问伯伯这些年您的生活怎么样?挨过打吗?

彭德怀沉默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道被挨过打。不过,他故意转移话题,说这些年来她一直给自己送东西花了不少东西。

当监视的人出去的时候,彭梅魁见没有人监视,就赶快贴着伯伯的耳朵说道:“放在老家的那些东西也保管得很好,您就放心吧!”

彭德怀瞪大眼睛,望着侄女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他终于知道自己的手稿保存完好,踏踏实实地松了一口气。

监视人员再次进屋的时候,彭德怀握着侄女的手,让她以后再也不要来看望自己了,免得妨碍工作。

彭梅魁一家
彭梅魁一家

就这样,彭梅魁拿起包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回家之后,她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丈夫,张春一经过分析之后判断伯伯的病情很可能是直肠癌。此时的他们祈求伯伯的癌症属于早期,这样通过手术还能活很多年。

彭德怀的最后时刻

1973年,彭德怀的病情急转直下,他的右手指、刀口、右肩都很痛。因为剧烈地疼痛使得他大汗淋漓,在床上翻滚。不久之后,他就半身瘫痪,丧失了生活自理的能力。

那天,彭梅魁来看望伯伯,彭德怀想要起来却力不从心。彭梅魁也在贴心地安慰他说不要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彭德怀说要小便,起了几次,还是没有起来。彭梅魁和看守战士好不容易把他扶到厕所,但还是弄脏了衣服。

一向坚强的彭德怀再也控制不住,哭着说道:“梅魁,这怎么办呢?这怎么办呢?我瘫了,自己不能料理自己了……”他对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很是无助。

6月份以后,彭德怀被剧痛折磨得脱了人形,经常陷入昏厥。

7月3日,彭德怀实在忍受不了,对护士长说道:“你给我扎上两针,一针把我扎死算了,免得我这样受罪。”

7月5日早上,疼痛稍微平复一点后,彭德怀挪动着不听使唤的腿,一步步走到了洗手间。洗完脸,他的身体向前一栽,差点撞到墙上,幸亏哨兵看到拉了他一把,把他扶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彭德怀持续发高烧,小便失禁,舌头发硬,他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已经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9月14日深夜2点40分,彭德怀身上发抖,窒息而死。医生进行了半个小时的紧急抢救后,彭德怀居然再次活了过来。但此时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了。

10月23日,彭康白和彭钢来到病房探视伯伯。彭德怀突然抓住彭钢的手,话语不清地说了一段话:

“我没有什么可以给党和人民了,只有这个身体了……我死了,把我的身体解剖了,给人民做最后一点贡献吧。看来,我是不行了,我死后,骨灰是不是能和你们的父亲埋在一起呀?你们的父亲是革命烈士……光荣,可我……我怕玷污他们呀……”

11月27日,当彭梅魁去看伯伯的时候,彭德怀双目紧闭,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他贴着伯伯的耳朵,说道:“伯伯,梅魁来看您了,您睁开眼睛看看我啊!伯伯……”但彭德怀始终没有看她一眼。

11月29日,彭德怀突然清醒过来,身边却空无一人。下午2时52分,彭德怀张着嘴口鼻出血,最终停止了呼吸。这位国家的开国元勋,就这样结束了他的一生。

去世时,他的身旁没有亲人,也没有同志和朋友,凄凉离世。

当身在中南海的朱德得知彭德怀临终前多次要提出见他一面的时候,顿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他用手杖敲打着地面,愤然吼道:

“他们为什么不让我去看彭老总?要死的人了,还能做啥子?还有啥子可怕的!”

但彭老总还是在人民的唏嘘声中去世了。他一生为真理赴汤蹈火、对未来充满信心,却最终还是被打败了。

不过,好在历史是由人民书写的,1978年12月,彭德怀沉冤昭雪,家乡的人民欣喜若狂,奔走相告。或许,彭老总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了吧。

(浏览 13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