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籍军医与山东班长的八路情怀


德籍医学博士汉斯.米勒1939年来到延安参加八路军,抗战期间他在敌后抗日根据地救治了九千人以上的伤病员。不少人不知怎样表达对这位大鼻子八路的敬意,唯有乐呵呵地竖起大拇指,其中的一位便是山东籍的八路军战士李班长。

1944年,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第一旅杨得志旅长所属部队流行急性传染性疾病——由虱子传播的斑疹伤寒。由于部队布防得分散,病人无法隔离,疫情难以控制,患病率不断增加。杨得志找到延安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的鲁子俊院长说:“能不能把你们医院的米勒医生派来帮助我们?”米勒得到消息,立即骑马赶到部队,看望患者、了解疫情,提出用大铁锅烧开水煮衣服、被褥,消灭传染源虱子的土法预防。

那时天气虽然很好,但是早晚温差大,晚上衣服、被褥干不透,难免有人提意见。山东人特有耿直性格的李班长发牢骚说:“这个大鼻子好狠呀!真是白吃饭的!治病治不好,就想出叫我们煮被子的幺蛾子来!好吧,这次要是不管用,我就把他的大鼻子割下来!”李班长虽然脾气倔,但还是服从命令,连棉被都放在大锅里煮。

不久米勒医生的办法有效地阻止了疫情的传播,李班长心服口服地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1946年初国军进攻承德地区,冀察热辽军区野战总医院的伤病员猛增到五百余名。因医院的条件差,药品、器材、粮食缺乏,加之管理不力,伤病员的意见很多。新任医院院长的米勒一边向上级提出合理的改进意见,一边采取措施将各项工作治理得井井有条,医院条件很快得到改善,伤病员的牢骚话也没有了。因战斗负伤住院的李班长高兴地告诉伤员们:“米勒院长就是在延安给我们治传染病的洋大夫。”

同年8月我军战略转移,医院北上向内蒙古赤峰林西地区转移,因情况紧急、山路崎岖、伤病员多,特别是天天打仗,转移工作困难重重。米勒院长进行了政治动员和各项准备,他认为急需组建保卫部门负责安保工作,并建议由李班长担当此任。

李班长听说米勒找他,心里直打鼓:是不是我过去说了米院长的坏话要整我?
米勒见面就说:“医院急需保卫医院安全的保卫科组长,我看你行。保卫人员由你负责挑选,你能不能干?明天答复我。”

李班长看到米勒如此信任,很是高兴:米院长不是整我,是交给我任务。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挑选好的战友来到米勒面前说:“我干,保证完成保卫工作。”

米勒指挥医务人员带着药品设备,用牛车拉着重伤员,搀扶着轻伤员转移,同时还带领残废所、干部训练班和给部队做冬衣布匹的军区供应部一起转移。他们离开两天后国军侵入医院驻地,躲过了一劫。战友们在米勒的率领下,在飞机、炮火的轰炸下,与国军、土匪周旋,翻山越岭行程四百余公里,历时三个月胜利到达林西新林镇。

米勒与李班长在八路军的队伍里,成为了生死之交的亲密战友。

此文刊登在2015年第六期《军休之友》

(浏览 61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