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 滇 南 战 役

杜任力

作者: 陈 康


滇南战役,是1949年12月27日至1950年2月19日,在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多民族聚居的云南南部进行的。战役历时55天,参加作战的部队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所属的第十三军机关、直属队、第三十七师(欠一一一团)、第三十八师(欠一一二团)和第四野战军第三十八军所属的第一一四师、一五一师及滇桂黔边区游击纵队(简称“边纵”)一部、云南起义部队一部,在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将军的统一指挥下,经过追、堵、围攻和政治攻势,全歼了国民党陆军第八兵团部及其所属第八、第二十六军,共约三万余人。活捉了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兼第八兵团司令汤尧、第八兵团副司令兼第八军军长曹天戈等十六名将级军官,创造了我军又一个以少胜多的光辉战绩。

1949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战争,取得最后胜利的一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宣告成立。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了我国中南各省后乘胜向西南进军。11月15日,我第二野战军一部占领贵阳,30日,解放重庆,切断了川康敌人退集云南的重要道路。12月9日,原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云南省绥靖公署主任卢汉将军在昆明通电起义,盘在西南局部地区的国民党残余势力一胡宗南集团和川康云贵之敌,已被我分割,蒋介石精心部署的所谓大西南最后战略防御体系已处在土崩瓦解之中。我第四兵团配合第四野战军歼灭了国民党华南主力白崇禧集团之后,准备在广西南宁地区,休息补充,尔后进军云南,配合第二野战军主力解放大西南,彻底打破蒋介石妄图收集残余力量,退守云贵川康,伺机卷土重来的黄粱美梦。云南的革命形势正在急剧发展,庄田司令员、林李明政委、朱家璧副司令员领导的“边纵”发展很快,游击战争的烈火几乎燃遍云南全省。战略形势一派大好。

卢汉将军在昆明宣布起义后,蒋介石为了维护残局,急令驻在云贵边界的陆军副总司令汤尧指挥第八军、二十六军疯狂向昆明进攻,企图占领昆明,消灭起义部队,尔后控制滇南、滇西,据险固守。起义部队和地方党组织领导下以工人、农民、学生组成的“义勇自卫总队”一起,展开了英勇的昆明保卫战。在这危急时刻,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令五兵团一部,从贵州的安顺、毕节星夜兼程驰援昆明。进攻昆明之敌见势不妙,慌忙退向滇南蒙自、个旧、开远、建水一带,准备继续与我周旋,能守则守,不能守则从蒙自机场空运逃往台湾,或从陆路逃往越南、老挝、缅甸。

为彻底歼灭大陆上的残敌,迅速解放云南,支援起义部队,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刘邓首长发出提前进军云南的命令。四兵团党委遵照中央军委和刘邓首长指示,在广西南宁召开会议,陈赓司令员在会上作了部署,指示归四兵团指挥的第四野战军第三十八军一一四师、一五一师组成南路军,于1949年12月27日由百色出发,经剥隘、富宁、文山向滇越边境前进,在边纵机关、直属队及其所属一支队的配合下,直插马关、河口、金平地区,断敌逃往越南的道路。命令第十三军为中路军,由南宁出发,经百色、富宁、砚山直出蒙自,抢占蒙自机场,断敌空中逃路,尔后在友邻部队协同下歼灭汤尧兵团于滇南地区。“边纵”和卢汉起义部队各一部作为北路军配合野战军行动;兵团主力十四、十五军分别进驻昆明、滇西及滇东北地区。会上陈赓司令员一再强调歼敌于滇南的重大意义,并作了打好滇南战役的重要指示。他说:歼敌于滇南,就是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具体表现,如果敌人逃入越南,将会给越南革命力量增加新的压力逃到海南岛或台湾,也将给解放全中国留下后患。他同时指出这次行动是在新的条件下作战,敌人与以往不同,是大陆上的最后两个军,既可能控制滇南,与我周旋,也可能一打即跑,逃出国境;作战地区不同,山高林密,多民族聚居,又处于边疆地带,将给部队带来新的困难;友邻部队也不同于以往,有四野的部队,有“边纵”游击队,还有刚刚起义的卢汉部队,这都给部队提出了新的要求。会议结束时他要求部队立即改变休息和欢度新年的计划,转入进军准备,要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不顾疲劳,快速前进,先兜后歼,大胆迁回,抢在敌人决策行动之前,打他个措手不及,要严格执行政策纪律,尊重地方党组织,搞好军民和友邻之间的团结,圆满完成滇南作战任务。

从此,拉开了滇南战役的序幕。

一、奇袭蒙自机场 断敌空中逃路

1949年12月28日,十三军党委在广西南宁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了陈赓司令员的指示,分析了情况,研究了部署,拟定了行动计划。

当时的情况是,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汤尧指挥第八军、二十六军(共八个师)进攻昆明未逞,于12月22日撤离昆明,26日退至滇南的开远、蒙自、个旧、建水、石屏地区,并向新安所、芷村、鸣鹫、中和营、巡检司一线派出警戒部队。我们分析,这一地区人口较多,物产丰富,交通发达,有公路、铁路相连,铁路直通越南,距国境线只有一百五十余公里,蒙自机场也已开始启用,对敌人行动十分有利。据此,敌人可能利用滇南的有利条件,负隅顽抗;也可能在抵抗不成、迫不得已时,退入越南或缅甸。两者相比,后一种可能性最大。因此,要抓住这部残敌,使它无法逃窜,必须遵照兵团指示,抢占蒙自机场和边境通道,断敌陆空逃路。但是,要断敌退路,又必须采取远程奔袭。远程奔袭的成功将成为夺取滇南战役主动权的关键。可是,当时粤桂边战役刚刚结束,部队经过连续行军作战,十分疲劳。时至寒冬,棉衣还没有全部运到。部队正在进行休整,准备过新年,思想准备不足。军党委认为,这些情况与快速前出蒙自、追歼汤尧兵团的要求有差距,必须加快做好进军的物资和组织准备,进行深入动员,激发全体指战员的革命热情,充分认识迅速歼灭汤尧兵团和解放云南各族人民的重大意义。 会议经过认真讨论一致认为,袭占蒙自机场全赖一个“快”字,出奇兵于敌前,使敌猝不及防。为了实现“快”,只能采取轻装急进。决心定下之后,作了相应部署。一是,三十七师一〇九团、一一〇团、三十八师一一三团、一一四团为军第一梯队,尽快出发,直奔蒙自;军直、三十九师及一一一团、一一二团为第二梯队,完成一定准备后跟进;二是,军第一梯队不带迫击炮、重机枪、骡马和大行李,轻装前进。留下的人员、物资、重武器和骡马,指定专人负责随军第二梯队行动。已领到的部分棉衣先发第一梯队;三是,第一梯队立即由驻地车运(不含一一四团)至百色,尔后徒走奔向蒙自四是,边走边传达任务,边进行政治动员,保持部队高昂的士气;五是,思想上要准备在蒙自打一场争夺战,在部队开进中即作好投入战斗的准备;六是,成立军前指,由刘有光政委和我负责,带领精干的机关人员和侦察、通讯分队随三十七师行动,以便及时了解和掌握情况,临机处置,指挥部队作战。

三十七师是以红军为基础组建的一支老部队。三十八师是抗日战争初期以三个红军连为基础建立的部队。两支部队在历次战斗中都屡立战功,不仅养成了狠、猛、硬、韧的战斗作风,而且都以行动神速著称。在全国人民欢度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元旦节日里,军第一梯队从南宁出发,以快速的步伐,踏上了新的征程。开始一天走100里、120里,途中得悉敌正在蒙自空运家属和二十六军直属队,便不断增大行程,日行150里、180里、240里,休息时间不断减少,六小时、四小时、两小时,14天急进1800华里。1月14日夜进至蒙自以东80华里的鸣鹫附近。

此时,我侦察分队发现敌鸣鹫警戒部队约一个团,正在挖工事,设鹿寨。三十七师师长周学义报告:对鸣鹫之敌,他们有两种意见:一是打过去,消灭该敌。这样较为稳当,但将拖延时间,又会过早惊动敌人;二是绕过去,直取蒙自。这样,部队就要离开大路,翻山越岭,增大疲劳。他们建议采取第二种意见。我和刘政委一致同意绕过鸣鹫的方案,并强调指出:我军的首要任务是迅速前出蒙自,夺占机场,不要惊动敌人,不要因小失大,不要怕疲劳,要立即绕道通过。鸣鹫之敌,由后续部队一一三团予以歼灭。根据军前指命令,一一〇团绕道石洞,直插蒙自机场,一〇九团绕道东山,前出蒙自机场南侧,协同一一〇团歼灭机场及其南侧之敌。各部队不怕疲劳,翻山越岭,神速地绕过了敌人的警戒部队,一鼓作气疾行80里。15日夜,一一〇团迫近机场,在不依透、一家寨、黑龙潭等村寨歼敌一部后,迅即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向机场发起攻击。第一、第二营分路向机场迂回,第三营直取机场。八连特等功臣常华堂带领的尖刀班伪装敌人的巡逻分队,摸到跑道边,一排手榴弹、一阵射击,歼灭了守卫飞机的敌人。

我军犹如神兵天降,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他们还以为是游击队骚扰。机场上猛烈的枪声打破蒙自的寂静,正在沉睡的人从梦中惊起,仓皇应战,组织反扑,很快又被我全部消灭。顿时,蒙自城内、机场上的敌人如同被火烧着的一窝马蜂,狂奔乱逃。在机场上来不及起飞的飞机,一架被击毁,一架被缴获。经过六小时激战,16日凌晨4时,一一〇团全部占领机场,6时占领蒙自县城。一〇九团在机场南侧新安所歼敌二十六军九十三师两个营。三十八师一一三团在王长有副师长指挥下,消灭了由鸣鹫逃至大庄之敌警戒部队。

同时,三十八军部队在边纵第一支队协助下,占领了河口、屏边,封锁了敌人从陆上逃往越南的道路,并以一部前出新安所,与我三十七师取得了联系。

我军奇袭蒙自,三十八军攻占河口,封闭了敌人由空中逃往台湾和沿铁路逃往越南的重要道路。这一出乎敌人意料的突然行动,粉碎了敌人的企图,打乱了敌人的部署,极大地震憾了敌人。汤尧见势不好,即令刚刚组成的第八兵团各部队,不分昼夜,立即向个旧、建水方向逃窜。这样,我军就完全夺得了战役的主动权。

二、乘胜夺占个旧 再断敌人逃路

蒙自一战,敌人完全处于崩溃混乱状态,纷纷向西、向南逃跑。我和刘政委分析,当时的敌人已成惊弓之鸟,只有夺路逃生。他们的逃路可能有三条:一是经个旧、金平向越南方向;二是由建水经阿帮渡口、元阳向老挝方向;三是经元江、思茅向缅甸方向。对于敌人来说向金平方向逃跑路程最近。而且二十六军一部已逃向个旧及其以南地区。向元江、思茅方向逃跑,路程较远,又有元江阻隔,困难较大。因此,我们决心乘胜迅速攻占个旧,断敌经金平逃往越南的道路,迫敌舍近就远,争取时间,寻机予以各个歼灭。

蒙自到个旧有两条路,一条是经鸡街到个旧的公路和小火车路,约一百华里另一条是小道,要翻一座大山,约六十华里。

根据敌人逃跑的方向和道路情况,我们当即决定(一)不待后续部队到达,克服部队疲劳的困难,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分路穷追猛打,不给逃敌以喘息机会。(二)由三十七师副师长吴效闵率领一〇九团、一一〇团各两个营走小路,取捷径,直出个旧;由师长周学义和政委雷起云率领机关和一〇九团一个营乘小火车经鸡街迂回个旧,共同围歼个旧之敌。 (三)三十八师一一三团由大庄出发,前出个旧西南,控制红河阿帮渡口,切断敌向新民(现名元阳)方向逃跑的道路。尔后溯红河西进,追歼逃敌。(四)三十八师一一四团加速前进,赶至蒙自待命。 (五)请兵团速令北路友军抢占元江城,防敌渡江西逃。(六)各级指挥员要靠前指挥,大胆机动,善抓战机,果断处置,决不能让敌人跑掉。我们将上述计划向兵团作了报告,陈赓司令员完全同意我们的意见。

根据军前指的命令,已经多日没有得到休息的部队又连夜出发了,有的战士疲劳得一停下就倒在路旁鼾然睡去,有的甚至走着站着就睡着了。在“将革命进行到底,全歼逃敌”的口号鼓舞下,各级指战员团结一致,互相鼓励,战胜饥饿,忍受疲劳,克服困难,依然迅猛追歼逃敌。

17日拂晓,三十七师主力逼近个旧城。一一〇团猛打猛冲,将敌人压缩到城内。吴效闵副师长立即以现有的四个营从城北、城西北、城东南三个方向进行围攻。吴效闵将决心报告了军前指,我们当即同意,并指出敌人是溃兵,要大胆打,只要占领个旧城切断敌人逃路就是胜利。我各路围攻部队奋勇前进,首先从城北突破,接着陆续进入市区,紧缩包围,激战到15时,我军解放了闻名世界的锡都个旧,歼敌二十六军两千余人。经鸡街迂回个旧的三十七师一部,在鸡街与敌遭遇,经过激战,歼敌一部。与此同时,三十八军一一四、一五一师也已进至蛮耗、蛮板、斗姆阁、卡房等地,歼灭了各地之敌。

17日17时,我三十八师一一三团由个旧向红河方向前进,截击南逃之敌。18日拂晓在宜得发现敌第八军一部企图向阿帮渡口夺路逃跑。当时,该团主力尚未赶到。副师长王长有急令一一三团的一个排强行军先敌抢占了尼得克勒山要点,卡住了建水之敌南逃的道路。

敌人为了夺路逃跑,拚命反扑,曾以二三七师一个连、两个连以至两个营的兵力,在炮火掩护下连续攻我三排阵地,三排英雄战士在郭春生排长指挥下,顽强抗击,连续击退敌人四次进攻,守住了阵地。随后一一三团主力和一一四团赶到,将敌全部歼灭。战后,三排被军党委命名为“能攻能守,坚如钢铁的郭春生英雄排”。郭春生被授予“智勇双全的钢铁排长,青年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

三十七师解放个旧,占领鸡街后,没有休息又继续兼程前进向西追击逃敌。18日15时,一一〇团追至普雄西北山地,歼敌一九三师五七七团;一〇九团追至倘甸,俘敌五七八团一部。19日拂晓,两部会合于建水县城。在我军的穷追猛打下,敌第八军副军长兼第三师师长田中达在建水与个旧之间的安边哨,率两千余人向“边纵”第十支队投诚。

我军占领个旧、蛮耗、尼得克勒山、阿帮渡口后,敌人南逃无望,又转向西逃。


1986年5月《忆滇南战役》编审组在昆明。左起:王永春、某 某 、张秀明、杜夫、陈康、王非、某 某 、某 某 。
1986年5月《忆滇南战役》编审组在昆明。左起:王永春、某 某 、张秀明、杜夫、陈康、王非、某 某 、某 某 。

三、抢占元江铁索桥 追歼汤尧兵团主力

1月20日我侦察分队报告,敌第八兵团部及第八军(四二、一七〇师、教导师和第三师第九团)两万余人,经宝秀分左右两路向元江方向逃窜,一路上溃不成军,到处遗弃枪炮、弹药、骡马和伤员,掉队的军官太太、少爷小姐,蹲在山道旁哭哭啼啼,叫苦连天。看来,敌人正在不顾一切的奔向元江。

元江江宽水深,不能徒涉,渡口少而民船更少,大部队不可能船渡,只能依靠通往滇南唯一的元江铁索桥。桥的争夺,又成为敌我双方争夺战役主动权的关键。可是,敌人尚有四个师番号的两万余人。而我军第一梯队的四个团尚未到齐。三十八师的一一四团在蒙自以东途中,一一三团在红河、新民一带。军的主力还未到达蒙自。在身边的只有三十七师的两个轻装团,人数不足两千人。如果以现有的兵力立即直插元江桥,将会出现敌人兵力十倍于我的战斗场面,确有冒险因素。可是要等到一梯队集中或军主力到达,就会使敌人赢得时间,先我到达,加强桥头防御,掩护其一部或大部,强行过桥逃跑。利害相权,觉得还是应该以快、以巧制敌于步步被动为上策。何况敌人数量虽处优势,但已成惊弓之鸟,将无决心,士无斗志,误判难免,败退秩序混乱的局面难变。我军人虽少而精,士气高昂,信心百倍,精神上占有绝对优势,完全可能出现以一当十的胜利场景。即使争夺中可能要付出一些代价,但这是用之于战役关键应在所不惜。周希汉军长、刘有光政委也认为,应该果断地下这个决心。我们将上述情况报告陈赓司令员,他说:“同意你们的意见”。时间宝贵,刻不容缓。我立即带前指部分人员前往建水。同时,命令三十七师以团或营为单位,大胆分路穿插,不准中途恋战,不顾一切地抢占元江桥东侧的营盘山以及桥头附近的无名高地,关死敌人上桥通道;命令三十八师一一四团,火速赶至蒙自车站乘小火车到达石屏,尔后徒步急进占领元江桥东北之庄坝、二塘地区,统归三十七师师长周学义统一指挥,堵击江东之敌。

第一梯队各部队在行进中传达了周军长和刘政委的指示,立即掀起了杀敌立功的新高潮,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饥饿和疲劳,继续夜以继日地猛追逃敌。22日拂晓,我一〇九团进至营盘山附近,追上敌第八军右路后卫部队。当时,我若立即开火,敌人势必依托营盘山阻止我军追击,掩护其主力逃跑,如果绕道迂回到敌人前头堵击,又怕大山阻拦耽误时间。在这紧急情况下,红军团(一〇九团)团长顾永武命令二营副营长秦三须利用拂晓前短暂的夜暗,大胆机智带领一个连伪装成敌人,穿行在敌人的行军队列中,赶到敌人前面,控制了营盘山制高点,并将敌军截为两段。在突然袭击下,后面的一部迅速被我消灭。前面的一部,不敢沿路逃跑,滚沟钻林,溃散潜逃。逃到元江铁索桥附近的敌人又遭到我“边纵”西进支队侧击和卢汉起义部队的阻击。侥幸穿过元江铁索桥的第八军右纵队前卫一七〇师和教导师一部,竟不顾他们自己的后续部队和左纵队,也不顾他们的副总司令和新任军长,慌慌张张地炸毁了元江铁索桥。这就使逃抵江东的敌人更加慌乱。

逃到元江东岸的第八军教导师主力和三师第九团眼看逃路已断,在我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势下,向我一〇九团投降。22日下午,汤尧率其兵团部、第八军军部和第四十二师逃到元江东岸的红土坡和二塘山地区,发现江桥被毁,便立即派工兵抢修。但尚未动工,他所派出的工兵就成了我一〇九团的俘虏。接着汤尧又派四十二师一个团占领了元江铁索桥东北的一个无名高地,企图再次掩护修桥,但掩护部队未及展开又被我一〇九团二营团团围住。24日晨,该营六连向敌人占据的无名高地发起进攻,敌人据险顽抗。六连连长张海水牺牲了,一排副排长潘正纲接着率领部队,高喊“为连长报仇!活捉汤尧,消灭残敌,解放云南”的口号,继续冲击,经过前仆后继,浴血奋战,终于冲上了无名高地,打垮了敌人,全部控制了元江铁索桥头。敌人仍不甘心,当天夜晚,敌四十二师师长石建中亲自组织敢死队,连续十多次向无名高地和铁索桥头冲击,都被六连击退。桥东的敌人,夺桥无望,修桥不成,走投无路,龟缩到干庄坝、二塘山一带,转入防守。同时,三十八师一一四团第三营由该师张丕绪政委、该团团长陈文启率领,请向导带路,昼夜兼程,巧沿敌人翼侧,取捷径,先敌插到干庄坝以南无名高地,扼住了敌人的逃路。敌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曾派出代表向我要求商谈起义事宜,并集结了部队作好了起义准备。在谈判中狡猾的敌人发觉我兵力少,改口拒绝起义,反而以更为优势的兵力发起反扑。张政委和陈团长一面指挥三营顽强阻击,一面将情况报告三十七师周学义师长,请求派兵,侧击敌人。在我两面夹击下,敌人退守干庄坝。至此,我一一四团第三营从西北方向对敌人形成包围。

25日拂晓,我军对被围在二塘山、红土坡、干庄坝一带之敌,发起总攻。一〇九团由东南、一一〇团由东、一一四团由北、边纵西进支队一部和起义部队一部由西,宛如四把尖刀,直插敌人纵深,战斗异常激烈。在连日的战斗中,我多数部队一日或两日仅吃一餐饭,而且多以马肉充饥,但指战员们依然保持着高昂斗志,连续击退敌人反扑,顽强战斗。一〇九团二营创造了一个班歼敌八百人的范例一一〇团团长傅一宗亲自指挥一营冒敌人三面火网的封锁连续冲击。二连冲进一条荆棘丛生的深谷,活捉了敌第八兵团副司令兼第八军军长曹天戈,一连八个战士在战斗英雄郝正富率领下连续越过五个山包,在一个草深没膝的山洼里捉住了敌陆军副总司令汤尧。他被俘后懊丧地说:“根本没有想到你们来的这样快,我们分析你们至少得要半个月后才能来。惭愧!惭愧!”元江之战,仅敌一七〇师和教导师一部逃脱,其余敌第八兵团部、第八军军部、第四十二师、教导师一部和三师第九团全部就歼,计毙敌四十二师师长石建中以下一千五百余人,俘敌陆军副总司令汤尧以下将校官兵一万余人。

四、把红旗插到云南边陲——打洛

元江战斗刚刚结束,我就根据陈赓司令员关于“敌逃必追,追必到底,不歼不止”的指示,部署了下一步的行动任务,由三十七师师长周学义、副师长吴效闵分别带领一〇九团一个营、一一〇团一个营、一一四团两个营,在“边纵”九支队的配合下,穷追猛打逃过元江之敌,力求全歼,不留后患。其余部队立即搜剿残敌,打扫战场,就地待命。28日,追击部队又开始了强行军。周学义师长带领一〇九团、一一〇团各一个营翻山涉水,穿过瘴疠区,于2月4日在镇沅县南京街追上了敌人。敌一七〇师师长孙进贤见我人少,组织“奋勇队”向我一〇九团“洛阳英雄连”占领的阵地猛扑十多次。我英雄五连子弹打光了,连长负了伤,全连人员伤亡过半。指导员王引生带领战士用石头抗击敌人的进攻,虽然敌众我寡,但敌军是溃逃之师,不敢恋战,遂向勐统方向逃去。我即以小部队衔尾急追。主力一夜强行军180里,2月5日,绕到敌人前面,控制了勐统及黄草岭等险要阵地。敌人到达后,遭我迎头痛击,被压于乌鸦山下的不利地形,数次反扑均未得逞。6日,“边纵”九支队大部赶到,对敌形成包围,遂即展开政治攻势。敌欲逃无路,派人与我接洽。为了争取敌人早日放下武器,减少我军不必要的伤亡,经军前指同意派一〇九团副团长周峰到敌一七〇师师部去谈判,争取敌人投降。周峰同志向敌反复宣传我军的胜利形势及我党的政策,晓以利害,指明出路,迫使敌师长孙进贤率部2400余人向我投诚。

我另一路追击部队为一一四团两个营。在副师长吴效闵和一一四团政委赵培宪率领下于墨江通关、回龙地区歼敌宪兵十二团一个营后,与“边纵”九支队机动营会合,继续挥戈南下。在傣族上层进步人士召存信(现任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州长)引导下,沿思普大道,渡过澜沧江,每日急行军150里至180里,于2月17日在西双版纳的南峤(现名勐遮)追上了敌第八兵团最后一股逃窜官兵两千余人。经过激战,一部投降,大部被歼。1950年2月19日,我英雄战士和游击队员把一面五星红旗插到了中缅边境我方重镇打洛。至此,我军在滇南高原,越过无数山峦和沟壑,渡过元江和澜沧江,通过人迹罕至的瘴疠区,战胜无数艰难险阻,行程3700余华里,连续征战55昼夜,全歼了在云南境内的国民党残余部队,滇南战役胜利结束。

滇南战役,是在解放战争战略追击阶段后期进行的。蒋家王朝覆灭已成定局,悲观绝望已成为当时敌军官兵的基本精神状态,反映在战役行动上,其下层各有打算,士无斗志,上层力不从心,将难决策。我军则适与其反,全胜在握,信心百倍,决心将革命进行到底。两种精神状态,成为战役前敌我较量的决定因素。实践证明党中央、中央军委确定的迂回、包围、歼灭的作战方针,二野刘、邓首长和兵团陈赓司令员,依此下达的不顾一切抢在敌人之前断敌逃路,尔后各个歼敌于国境之内的战役决心,是完全正确的,是此次战役胜利的基础。

在南北两路兄弟部队配合下,十三军四个轻装团为战役中路,直接担当着追歼汤尧兵团的重任。敌人的兵力多于我军数倍,局部可能达到数十倍,要做到以少胜多,歼敌于国境内,必须做到出奇制胜;要出奇制胜,就必须采用以快制敌的一套指挥组织和保障措施,快出发、快行进,灵活机动,充分利用山岳丛林地便于荫蔽和我“边纵”根据地易于保密的有利条件,出敌意外地进入战场,力争一开始即取得战役主动权。结果正如所料。加之巧遇敌二十六军空逃刚刚开始,戒备解除,八军正在接防,还未就绪,我军出其不意,突然到达,立即发起袭击,使敌猝不及防,陷入恐慌混乱之中。在夺取目标上,针对山岳丛林地军队机动困难的特点,随时注意抢要点,卡口子,先断逃路,尔后围歼。一占蒙自机场,使敌人失掉了空中逃往台湾和沿铁路逃往越南的有利条件。二占个旧,再断敌经金平逃往越南的去路,迫敌步入困境。三抢元江桥,封闭了敌退往缅甸的去路,进一步促使敌更加慌乱,陷入欲战无力、欲逃无路的绝境。这就形成了在山岳丛林地对溃逃之敌的一种特殊的战役合围态势。在行动上,则猛打猛追,使敌人无喘息余地,更来不及变更部署,被动应战。在指挥方法上,各级指挥员靠前指挥,机断专行,上级敢于大胆放手,下级勇于负责,不失时机的实施指挥。在政策上,采取军事打击和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方法,收效甚大。在政治思想工作上,最根本的是上下信任,团结一致,统一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大迂回、大包围、大歼灭的作战方针,统一于刘、邓首长和陈赓司令员歼敌于滇南的作战计划,统一于出奇制胜、以快出奇和以巧出奇的指挥思想,从而产生了智慧、勇敢和不顾一切艰难险阻的战斗群力。

总之,滇南战役是在特定条件下进行的一次长距离的以少胜多的追歼战,我仅以七百余人伤亡的代价,换取了歼敌三万余人的胜利战果。体现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一个基本点,即:一切从战争的实际出发,在不同的战略形势下,对不同的敌人,在不同的地形上,采取不同的打法,达到各个歼灭敌人。

滇南战役,在兄弟部队的密切配合和云南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持下,完满实现了中央军委全歼汤尧兵团于云南境内的作战方针和作战计划;彻底粉碎了蒋介石妄图拼凑胡宗南、白崇禧集团与退集云南的反动残余势力最后“在云南组织会战”、“重整西南河山”的迷梦;援助了卢汉将军,保全了昆明起义的胜利成果,解放了云南各族人民,开始了各民族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纪元。

在滇南战役中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全文完)

全文选自《云南党史通讯》1987年第四期



作者简介:陈康(1910年4月—2002年5月),湖北省武穴市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军排长、连指导员、营长、团长,新四军补充营营长,八路军129师386旅772团团长,太岳军区第4分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13旅旅长,第2野战军13军副军长。 红军时期参加了创建川陕苏区的斗争和苏区反”围剿”、反”围攻”作战,1935年参加长征。抗战时期率部参加了百团大战和太岳区反“扫荡”。解放战争时期先后参加了上党战役、豫西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广东战役、广西战役、滇南战役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13军军长。1956年起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兼云南省军区司令员、昆明军区代司令员,中共云南省委书记。1977年12月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是中共第九、十届中央委员,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浏览 1,13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