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女交通张兰青忆当年

江和平



张兰青阿姨的丈夫张文进叔叔与我父亲江涛是抗日战争中生死之交的战友。我父亲和叔叔先后去世后,兰青阿姨与我母亲两位离休老太太经常一起聊天。她们一打电话就是一、两个小时,从工作谈到生活,从国家谈到小家,从老伴谈到儿孙。

2014年中秋节,母亲说:“我给你兰青阿姨打电话不在家,可能回长治老家了。”国庆节,我按照常规给阿姨打问候电话,的确没人接。月底再次给阿姨打电话依旧无人接听,我十分疑惑地拨通了阿姨长女张宇大姐的手机,听到的竟是令我震惊的消息——兰青阿姨已病故。我边压抑着夺眶的泪水,边埋怨大姐没有早告诉我,再见阿姨一面。大姐说:“母亲不让告诉所有的亲朋好友,连一位亲戚来医院看她,都严厉批评我了。”我明白阿姨的心情,她是希望将最美好的印象留给我们。

张兰青阿姨1927年出生于山西长治,1942年就开始参与了八路军的情报交通工作,1946年参军加入了晋冀鲁豫军区部队,1952年调海军工作,1958年转业后做工会工作,1984年离休。2013年10月27日去世,享年86岁。

阿姨年轻时十分美貌、家境宽裕、又有文化,但她选择了土八路为夫令我佩服。阿姨中年丧夫、老年丧子、一生坎坷,但她豪爽的性格令我尊敬。与阿姨多次的接触中,最令我难忘的是2009年的一天,82岁高龄时与我回忆抗战时期的往事。

少年时阿姨家住长治城里,城外的老顶山是她很喜欢去的地方。每年三月初三,她都要到山上娘娘庙里看漂亮的“神仙”,叫“三月三,逛老顶山。”

1938年2月20日,日军占领长治,刚满十岁的阿姨目睹了日军的滔天罪行。日军打燃烧弹把草木茂密的老顶山打着火了,大火烧了近半个月,把山烧得光秃秃的。

阿姨悲愤地告诉我,日军的驻地离她家很近,她亲眼看见日军的奸淫烧杀,她家隔壁一个老头就是在阿姨面前被日军活活打死的。日军一出去就抓好多人回来,说是八路军,不由分说就打。阿姨能听到被俘者被打的惨叫声,心里特别难受。她与众人跟着日军押运车,目睹革命烈士牺牲的情景:烈士在押运车上一路高喊:“共产党万岁!”,在刑场被日军用刀挑开肠子,肠子流出来了还站立着,后来一低头“咣”地倒地牺牲了。

阿姨讲到她的小学老师惨死时,禁不住泪流满面。阿姨的学习比较好,老师很喜欢她,对她特别好。1937年夏,为了躲避日军的轰炸,老师带着学生在城外上课。日军先是放毒瓦斯,老师叫同学们用毛巾沾水蒙住口鼻躲避。日军飞机仍不放过,低空轰炸。大家趴在地上,老师就趴在阿姨的身上保护她,结果被炸弹炸死了。阿姨清晰地记得,老师的头发都被炸得吊在旁边的树上惨不忍睹!老师的妈妈就这么一个女儿,叫老人家怎么活呀!

从那时起,兰青阿姨就决心一定要参加八路军,打日本鬼子去。她年仅15岁就投身到为八路军送情报、救护八路军伤员的战斗之中。

1942年春季日军大扫荡,形势异常严峻。正在读中学的阿姨被老师叫去:“兰青,有一封信你能送到某某地方的大庙去吗?你认识路吗?”阿姨说:“我不认识,我可以找。”初春的天气还冷,老师把一张小纸条缝在阿姨的夹衣里,嘱咐说:“到了地方,有人接你。”阿姨个子不高,人长得乖小,进出城门不要良民证,只要给守门的日伪军鞠个躬就可以走了。她辗转来到那个庙里,果然看见一个大男孩。他问:“小姑娘,你是城里来的吗?”阿姨说:“是啊。”他说:“你给我带一个东西?”阿姨说:“是啊。你姓什么?”他说:“我姓郭,你就叫我大哥吧。”阿姨边说边从夹衣中取出纸条:“好吧。你可别丢了!”他说:“我知道了。谢谢你了!”“你别谢我了,谢我的老师吧。”这是阿姨第一次成功地送情报,心里明白是做了一件好事,既兴奋又高兴。后来老师经常叫阿姨送得多了,她成了八路军的秘密小交通员。

1944年,日军抓住一名八路军特工,黑夜里严刑拷打,身上被刺了七刀昏死过去。日军以为他死了,就扔在阿姨家的地洞旁。阿姨半夜听见有动静,出来一看是个血肉模糊、不能言语的人,就赶紧把他扶到地洞里。阿姨和姑姑一起给他擦身上,用父亲的云南白药给他上伤口,拿东西给他吃。后来特工告诉她们,他是八路军做情报工作的。在地洞里藏了七、八天后,阿姨和姑姑、表哥三人偷偷地把他从城西门的防空洞送出城去了。

我听了阿姨的回忆,认为这是珍贵的历史资料,便编辑成视频后放在网上了,愿阿姨这位可亲可敬的老共产党员的音容笑貌永留人间。

(浏览 13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