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回忆

一、后勤战线的两个张明远

1994年,八一制片厂的同志来我家,说起他们在拍片的时候,才得知有两个张明远都参加了抗美授朝的后勤工作,让我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其实,不止他们不知道,许多年来,把两个张明远混为一人的事时有发生。一次,我收到一位部队同志的来一信,说他曾是我的警卫员,多年失去系,现在才得知首长下落,等等。我知道,他一定是搞错了,回信说我不是他要找的人。但他不信,又来一封信。没办法,我只得请全国政协帮助查找另位张明远,把信转去。还有一次是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纪念馆寄来一幅照片要我辨认其中的张明远是不是我。我一看,那是另一个人。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和那位张明远都参加了志愿军的后勤工作,成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成立之前,前方的后勤工作由志愿军总部和东北军区后勤司令部的前勤部负责,暂定我为政委,另一个张明远任副部长。

一段有趣的故事

我们两个张明远,他是甘肃人,我是河北人。他长期在部队工作,而我基本上是搞地方工作。早年,他曾参加宁都起义,我曾领导玉田农民暴动。朝鲜战争爆发前,他是东北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我是东北局副秘书长。1950年8月,随着朝鲜战争不断扩大,中央军委决定加强东北边防力量,将东北军区后勤部改为东北军区后勤司令部,并任命他为副司令员,我为政委。这样,我们两个张明远就到了一起,并且闹出不少笑话,不是把“张司令员”的信送到我这儿,就是该找我办的事找到张司令员那里去了。更有趣的是,我们两个都戴眼镜,有时还一起乘车去下边视察工作,连我们身边的工作人员也难分谁是谁了。

在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成立之前,前方的后勤工作由志愿军总部和东北现在的一些有关抗美援朝资料中,或在有关的纪念馆、博物馆中,都没有。

1951年2月以后,成立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洪学智任司令员,那个张明远任副司令员,部队的周纯全和东北人民政府的杜者蘅分别任正、副政委。第三次战役以后,前线推到三七线以南,根据当时战争的需要,中央决定成立中朝联合铁路运输司令部,贺晋年任司令员,我任政委,从此两个张明远才分开。

(浏览 16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