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到的涉及军史、战史方面的几个谬误

鲁晓云

解放军历来十分重视军史、战史,编写时都非常严肃、认真,力求准确无误,真实地再现历史原貌。但出于种种不同的原因,仍难免有少许谬误,虽瑕不掩瑜,仍令人遗憾。在此,我愿列举几个我遇到的,请教各方方家。

一,去年(2021年)7月,央视在国家记忆栏目中播出“豫西牵牛”。这是陈赓大将光辉军事生涯中的一个著名战例。1947年8月,陈谢兵团渡黄河后,蒋介石、胡宗南急派李铁军率5个旅,3万多人,尾追我军,妄图通过决战吃掉陈谢兵团。陈赓召开南召会议,决定派出一支偏师诱敌。时任九纵政委黄镇主动请缨,带领九纵部分人员,指挥这支偏师两个旅的五六千人,同敌斗智斗勇,最后将李铁军这头大“牛”牵入豫西深山,胜利地完成了掩护主力作战的任务。

央视播出的节目,没有南召会议的决策,没有黄镇和九纵指挥班子出现,只有两个旅的战斗活动,而且只突出其中一个旅。这显然不符合历史的实际情况。我给央视、军科写信反映我的意见。央视承认他们有错,表示了歉意。军科领导也把我的意见转给了有关人员。

二,直罗镇战役是我军历史上一次非常重要的战役,被称为党中央、中央红军长征落脚陕北的“奠基礼”。 战役进行到最后时刻,已近入夜,敌一零九师师长牛元锋被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围在一个土围子内。周恩来副主席指示七十八师,围而不攻,待敌突围时追歼之。天不亮时,牛元锋率部逃跑。七十八师师长田守尧带领韩先楚、刘懋功等骑马追上去,发现牛元锋自杀了。牛元锋的小手枪和呢子大衣成了七十八师政委崔田民的战利品。这个过程详实的记录在刘懋功的回忆录中。崔田民也回忆过他得到了那件大衣。时任兰空司令刘懋功还与时任兰州军区政委,长征组歌的作者萧华一起回忆过这段往事。

但是,直罗镇战役纪念馆展示的这段事情却完全不是这样。说某某某请示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后,追上去击毙了牛元锋。纪念馆的这种说法,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依据。我告诉这些年轻的工作人员,不是他们说的那样,能否起到纠正作用也不好说。

三,去年参观刘志丹陵园,看到同红二十五军会师组建红十五军团部分,解说词说七十八师师长是韩先楚、田守尧。这是一个明显的错误。应该是田守尧、韩先楚,田守尧任师长在先。我指出了。工作人员告诉我,田守尧女儿来看过,看到这儿,气得哭了。田守尧在抗战时英勇牺牲,是著名的革命烈士。解说词这样写,太对不起这位英烈,太不公正了。奇怪的是,既然知道不对,为什么没有改正。

四,扶眉战役烈士陵园纪念馆也有此类问题。他们在介绍参战部队首长时,把六十二军军长刘忠和政委鲁瑞林的照片搞颠倒了。我指出后,年轻的工作人员还将信将疑。

五,兰州战役,在四军十师配合十一师攻下沈家岭后,十师二十九团攻至兰州西门。在四军工兵营炸开西门后,二十九团率先攻入兰州城内。随后十师师长刘懋功,政委左爱也进入城内。接着三军的一个团也跟上来了,团长主动请示刘懋功分配作战任务。刘懋功指挥部队,以西大街为界,二十九团从南边向东打,三军那个团从北边向东打。之后,刘懋功和左爱还乘坐缴获的吉普车,到黄河岸边看来不及逃跑的马家军跳黄河。

六,兰州解放后,一野进军河西走廊也是当务之急。毛主席给一野发电报,命令一野要完整接收位于河西走廊的玉门油矿和山丹军马场。一野要求二兵团组建快速纵队直扑玉门。二兵团所属三军、四军,抽出各自的骑兵营,加上野司直属的装甲团,组建成快速纵队。野司任命四军十师副师长葛海洲为司令,三军九师副师长闵洪友为副司令。快速纵队在和平解放玉门油矿时发挥了重大作用。

但是,在五十年代初和八九十年代出版的一野战史中,叙述率先进入兰州和快速纵队这两件事时,只提到三军的部队,没有四军部队的事。这对四军的部队当然很不公道。什么原因?不知道。

毛主席有诗,“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中国革命战争是千百万群众的伟大事业,历经二十多年流血牺牲,英勇奋斗才取得了胜利。反映这场伟大斗争的军史、战史必然千头万绪,纷繁复杂,出现一些瑕疵,在所难免。

当发现这些瑕疵时,编写军史、战史工作者自应坚持实事求是,坚持对革命前辈的功业尊重负责,无论是大海之一滴,还是掀起过骄人的浪花,都应一是一,二是二,不拔高,不抹杀,不张冠李戴,在弄清事实的基础上,消除瑕疵,而不把其视为麻烦。

现在,各地的展览都有审批制度,军史、战史也有。制定这个制度的本意是严格把关,防止假冒伪劣内容混入,很有必要。执行中的问题是,过分强调高级机关审批,下面发现问题后,纠正时层层上报,关卡太多,不好办。审批如能严格同灵活结合起来,纠正这些瑕疵可能会容易一点儿。

以上,是我遇到的一些问题。亲历这些历史的前辈都已远去,我这一辈也年逾古稀,或进入了耄耋之岁,因此,我们看到的问题有必要说出来。

(浏览 3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