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年代,他们这样过春节


大柏地战斗遗址
大柏地战斗遗址

南征北战、戎马倥偬的革命战争年代,过年时,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在干啥?

重温那一个个战火纷飞的年节,感受红军将士把打胜仗当作新年礼物的豪情万丈,看看抗日根据地里新年军民同乐晚会的鱼水情深,聆听北平城新年迎来新生的胜利交响,还有三八线上那个可爱的“锅碗瓢盆协奏团”,你会发现,节日里有光荣传统在积淀,有铁血军魂在凝聚,有信仰之歌在传唱……

春节又至,当我们尽情享受和平年代的喜庆祥和之时,不妨回眸历史,从老一辈革命军人身上感受那四海为家、一家不圆万家圆的牺牲奉献精神和乐观主义豪气!

——编者按

土地革命时期

绝地反击凯歌声中度佳节

粟裕:“这天正是阴历除夕,我们闯到土豪家,把土豪准备的年夜饭吃了个精光。吃饱喝足以后,我们离开大柏地,埋伏在石板道两旁山上的树林里……”

1929年1月1日,湘赣两省“会剿”军总指挥部在萍乡成立,调集6个旅约3万兵力,准备分五路大举进犯井冈山,发起第三次“会剿”。 

此时,井冈山上的红军全部兵力只有6000余人,是敌人的五分之一,且装备低劣、弹药不足。尤为严峻的是,红军的后勤补给日渐告罄,早有断粮之虞。 

1月14日,红4军主力3600余人在毛泽东和朱德的率领下撤离井冈山,以期出击赣南,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同时牵制敌人对井冈山的大举进犯,进而粉碎“会剿”。 

时值隆冬,天寒地冻,加之“沿途都是无党无群众的地方”,红军的行军、宿营和侦察工作均十分困难。敌人很快就察觉到红军分兵作战的意图,赣军4个旅随即轮番追击,紧咬不舍。此后半个月里,红4军在经粤北南雄向赣南信丰、寻乌转移途中,不断遭到敌军优势兵力的前后包抄和突然袭击。大庾、平顶坳、崇仙圩、圳下村四战皆负,就连毛泽东、朱德也曾数度陷于敌军包围之中。 

2月初,“追剿”军第15旅旅长刘士毅得意洋洋地向“会剿”军代总指挥何键报捷:朱毛部“自寻乌属之吉潭圩附近被职旅给予重创后,即狼狈向项山罗福嶂逃窜”。还有几天就要过春节了,正沉浸在喜悦中的刘士毅信心十足,命令全旅分路堵截追剿,“以绝根株”,准备领受蒋介石的嘉奖。

2月9日,正值农历除夕,红4军主力进抵瑞金城北约60里的大柏地山区,而身后的刘士毅部穷追不舍,孤军冒进,与红军相距仅有1天的路程。

大柏地附近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十余里长的峡谷,四周山高林密,是个打伏击的理想场所。担任前卫的红31团3营指战员纷纷请战,击垮尾追敌军。3营党代表罗荣桓向朱、毛报告了这一建议,得到采纳。毛泽东立即主持召开红4军前委扩大会议,决定利用大柏地山区的有利地形,以主要兵力埋伏在瑞金通往宁都大路两侧的高山茂林中,布成长形口袋阵,以一部分兵力引诱追兵进入伏击圈,予以围歼。 

时任红28团3连连长的粟裕曾回忆:“这天正是农历除夕,我们闯到土豪家,把土豪准备的年夜饭吃了个精光。吃饱喝足以后,我们离开大柏地,埋伏在石板道两旁山上的树林里。朱德同志安排一些人挑着担子停在道上,装作掉队的人员,要他们见到敌人就向埋伏区里跑。”但一直等到下午,敌人也没有来。第二天是大年初一,红军继续设伏。老天爷好像偏偏跟红军过不去,下起了毛毛雨,雨停后又刮起了风,风停了又下雨。红军指战员们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浑身冰凉,冷透筋骨,直打哆嗦,但他们依旧趴在凉气袭人的泥地和山石上,严阵以待。 

在焦急的等待中,时间一分一秒地缓缓滑过,显得格外漫长。下午3时许,刘士毅旅2个团被红军诱进了口袋阵。东、西两侧伏兵立即向后迂回出击,紧紧扎住“袋口”,然后发起猛攻。尽管红4军自下井冈山以来连战不利,弹药匮乏,身心疲惫,但全体指战员抱定必胜之心,“用树枝石块,空枪与敌在血泊中挣扎”。朱德带队冲在前头,就连平时很少摸枪的毛泽东也提枪带着警卫排向敌军阵地冲锋。鏖战至次日正午,歼灭刘士毅旅2个团大部,俘虏敌团长以下官兵800余人,缴获长短枪800余支,重机枪6挺。刘士毅残部溃败赣州。 

大柏地之战,红4军绝地反击,取得下井冈山以来的第一次大捷,为新春佳节平添了不少欢乐,并一举扭转了被动局面。亲历此战的陈毅称此役“为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争”。 

1933年夏,毛泽东重返大柏地,触景生情,写下了《菩萨蛮·大柏地》一词:“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八路军官兵开展助民劳动,图为帮老大娘挑水。
八路军官兵开展助民劳动,图为帮老大娘挑水。

抗日战争时期

陕甘宁军民一家双拥热

群众:“从来没有见过军队给老百姓拜年,请老百姓吃饭的事,这还是第一次哩!”

1943年1月15日,陕甘宁边区政府公布了《拥护军队的决定》和《拥军公约》,确定从1月25日到2月25日为“全边区拥军运动月”。10天后,八路军留守兵团司令部、政治部一连发出《关于拥护政府爱护人民的决定》《关于拥政爱民运动月的工作指令》,确定从2月5日至3月4日为“拥政爱民运动月”。2月1日,八路军留守兵团又在延安《解放日报》上公布了人民军队历史上第一个《拥政爱民公约》。就这样,在军地双方的相互推动和配合下,拥政爱民、拥军优抗的群众运动在陕甘宁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 

时值新春佳节,有的部队组织了新年军民同乐晚会,大家欢聚一堂,热闹非凡,关系融洽。各地驻军领导亲自带领干部战士向当地政府和居民拜年,给抗属和群众发放贺年片和慰问品、写春联,邀请邻近党政机关人员及居民家长来部队驻地聚餐。在部队送给群众的贺年片上,一面印着“恭贺新禧”4个字,一面印着“拥政爱民十大公约”;在送给抗属的贺年片上则写着:“你们的儿子、兄弟出门抗日,我们就像你们的子弟一样,有什么事情要做的话,我们一定尽力帮助。”群众都说:“从来没有见过军队给老百姓拜年,请老百姓吃饭的事,这还是第一次哩!” 

有的部队还组成检查组,挨家访问,开展清查旧案和赔偿还物活动,将历年借用群众的东西,不分大小,一一登记。原物还在的,归还原物,已损坏或遗失的,则以实物或现金按价赔偿。八路军385旅建的几个盐池,在生产中曾发生与群众争利等行为。在清查旧案中,旅政委甘渭汉亲自带着有关同志登门向当地政府和群众赔礼道歉,并赔偿了损失。老百姓称赞道:“想不到天下还有这样好的军队。”陇东地区的土豪乡绅也钦佩地说:“八路军真是爱民如子,就拿赔东西这一点来说,真是出乎意料,老百姓做梦也想不到有这样的事。” 

与此同时,陕甘宁边区各级政府和群众也开展了大规模的拥军优抗活动。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就亲临南泥湾,慰问在那里生产劳动的官兵。许多政府机关给部队赠送锦旗、慰问品,开展慰问演出;给抗日军人家属、烈属送年礼,贴春联,请吃饭;许多老百姓也带着子女,穿着新衣服,到部队拜年,并给部队赠送锦幛;有的商人还举行义卖。《毛泽东年谱》中是这样记载的:“2月5日,农历正月初一,延安群众敲锣打鼓,扭起秧歌,到毛泽东住处拜年。毛泽东看新秧歌剧《兄妹开荒》演出时,称赞说:这还像个为工农兵大众服务的样子。毛泽东在同前来拜年的干部和群众代表谈话时,问大家能不能做到‘耕三余一’,并指出在大生产运动中主要是把劳动力组织起来,搞变工互助。” 

双拥运动极大地密切了军政军民关系,使边区军民达到了空前的团结,有效地保障了对敌斗争与生产运动的胜利。同年10月1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关于减租、生产、拥政爱民及宣传十大政策的指示》中指出:“各根据地党委和军政领导机关,应准备于明年阴历正月普遍地、无例外地举行一次拥政爱民和拥军优抗的广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以后应于每年正月普遍举行一次”。自此,双拥运动在各个根据地逐步开展起来,并成为我们的优良传统。


平津战役期间,某部把入城规则制成图片挂在背包上,边行军边学习。
平津战役期间,某部把入城规则制成图片挂在背包上,边行军边学习。

解放战争时期

不扰市民北平城外学礼节

莫文骅:“我们进城,是代表我党、我军进城的。”“对北平城内的一切工商业市政文化、名胜古迹、国家仓库、财产物资及一切公共设施,只准看管,不得动用;只准保护,不得破坏;空手进,空手出,切实做到秋毫无犯。”

1949年1月22日,傅作义正式接受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和平解放北平的条件。当天,国民党军开始陆续撤离北平城,到指定地点听候改编。

解放军原本计划于29日进入北平接防,但考虑到这天正巧是农历正月初一,为了不打扰北平市民过年,决定推迟两天,由第41军担任警备北平的任务,进城与傅军交接防务。

警备北平的任务非同一般。政委莫文骅从政治工作的角度,阐述了这次进城的重要意义:“我们进城,是代表我党、我军进城的,因此,我们政策纪律之好坏,不仅是我一个军,而是全党全军对国内国际有极大影响。”“我全军干部战士,对北平城内的一切工商业、市政文化、名胜古迹、国家仓库、财产物资及其一切公共设施,只准看管,不得动用;只准保护,不得破坏;空手进,空手出,切实做到秋毫无犯。”

之后,第41军展开了为期一周的政策纪律教育。各师团层层动员,教育方法“八仙过海,各显神通”。121师采取“政策点名”的形式,把全师官兵集合在操场上,念一个名字,提问一条政策纪律,要求对答如流。战士们把警备城市的政策纪律写在小纸片上,贴在枪托上,以便随时背诵。123师则采取“评入城资格”的做法,从师长、政委到炊事员、驾驶员,一个一个评,谁不够条件,就不能入城执行任务。

莫文骅回忆:就在我们准备进城的时候,总部来电,称傅作义的部队撤离时,为了给市民留下好印象,尽量约束部队不搞破坏活动。我接到电话后,即对参谋长李福泽等人说,“好哇,他们预先给我们敲了警钟,立即通报各师,要求部队以更加严明的政策、纪律,让北平市民认识我们解放军。”

121师买来白布,扯成崭新的背包带和绑腿,分发给每名战士。战士们想出一种新的打背包方法,用竹棍绑成一个五星架,把背包往上一搁,既方便又美观。122师也是一派繁忙景象,烙高粱面饼的,买青菜的,打油的,称盐的,准备马草的,好不热闹。123师抓紧时间进行礼节教育,战士们演习走方队,操正步,干部则练习骑马入城。官兵们表示:我们进城要走出军威来,让人们看看我们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

2月3日,农历正月初六,天空格外晴朗,人民解放军举行了隆重的入城式。一家外国通讯社当天发出的电稿是:“中国解放军入城,规模空前未有,士气十分高涨,装备异常精良,实为一支强大的有战斗力的部队。”


中国人民志愿军文艺工作者深入前沿阵地为英雄们演出。
中国人民志愿军文艺工作者深入前沿阵地为英雄们演出。

抗美援朝时期

锅碗瓢盆坑道奏响迎春曲

高玉坤:在朝鲜,文工团被称为“协奏团”。过年了,我们慰问战友,演唱队干脆就叫“锅碗瓢盆协奏团”吧。

1953年,朝鲜战争进入第四个年头,停战谈判也已断断续续地进行了16个月,交战双方在“三八线”附近地区仍处于相持状态。这时,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7军第140师驻守在朝鲜临津江西岸马良山一线阵地,执行防御作战任务。

还有1个星期就要过春节了,140师后方指挥部的王德民、杨兆富、尹纯志等几个干事商量如何来庆祝胜利,欢度新春佳节。最终,大家决定组织一个小演唱队,搞台晚会,以表现志愿军战士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很快,一个由干事、文化教员、会计等十几名男女同志组成的演唱队就成立了。杨兆富曾当过师宣传队的分队长,算是“业内人士”,便自告奋勇担任演唱队的导演兼指挥。可是演唱队除了1架手风琴、1把胡琴和4个口琴外,再没有其他乐器了。在战火纷飞的山沟里,到哪里去找乐器呢?大家就开动脑筋,就地取材,寻找代用品。于是,酒瓶、饭锅、洗脸盆、饭碗都变成了“乐器”。

保卫干事高玉坤提议:在朝鲜,文工团被称为“协奏团”。过年了,我们慰问战友,演唱队干脆就叫“锅碗瓢盆协奏团”吧。大伙齐声称赞。

2月13日,农历大年三十。“锅碗瓢盆协奏团”获批前往十几里外的师前方指挥部注乙洞慰问演出。王德民回忆:机关的同志都知道了,组织干事王家凯还在坑道口等着我们。进入坑道和同志们互相问候一番,马上就要开饭了,我和王家凯、高玉坤去伙房打饭。伙房安置在山坡上的一片杉树林中,已有几人在等着打饭,就在这时,只听哐的一声,一发炮弹打塌了杉树枝搭的棚子,一头扎进饭锅里。大家赶快卧倒,等了好半天也没爆炸,原来是个哑弹。高玉坤同志笑着说:“我们还没完成任务,马克思不同意我们到他那里去报到。”

演出安排在晚上。下午,炊事班特意准备了白面和肉馅,大家一齐动手包饺子。没有擀面杖,就用酒瓶子、炮弹壳代替。大家一边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一边把敌人打的炮弹当“爆竹”听。

晚上,“锅碗瓢盆协奏团”在师作战室旁边的一个“大厅”里演出。师长黎原、政委赵平等领导也亲临现场观看这场别开生面的除夕晚会。尽管演出的场地和器材都十分简陋,节目也不是很多,但个个精彩,既有合唱《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也有独唱朝鲜民歌《阿里郎》、苏联歌曲《喀秋莎》,还有广东民乐《步步高》等。台上演得格外卖力,台下笑语欢声,演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

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志愿军将士正是以这样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迎来了最终的胜利。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

(来源:《解放军报》)

(浏览 45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