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数十万蒋军穷追不舍,林彪弹尽粮绝,金日成紧急送来两千车皮军需

来源:今日头条@陶陶读历史

我们常常说:“中朝是用鲜血凝结而成的友谊。”在很多读者看来,中朝特殊友谊的形成,是因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国对朝鲜不遗余力的支援和牺牲。然而实际上,中朝的特殊友好关系,早在解放战争时期就已经形成。



1945年8月,苏联百万大军进军东北,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关东军,迅速解放了整个东北以及北部朝鲜。由于日本的退出,东北出现权力真空。因此中国共产党派出10万大军和2万干部挺进东北。

看到我军大举进军东北,蒋介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他拼凑出40万大军,以杜聿明为司令,浩浩荡荡向东北杀来。

虽然苏联和中共有着共同的意识形态,但是二战后,苏联政府已经和国府签订条约,将东北主权交给国民党政府。因此,苏军以强硬手段迫使共产党部队退出沈阳等东北大城市。而共产党只能退而求其次——退出主干,占领两厢,在东北中小城市建立根据地。就这样,东北解放区被分割为北满、南满、东满、西满等数个互不相连的根据地。由于国民党占据了主干道,并对解放区进行了军事封锁和经济封锁,因此东北共军的生存处境极为困难。粮食、弹药、布匹都非常不足。

由于资源、军队人数以及武器装备的巨大劣势,因此在一开始,林彪所带领的东北解放军连遭挫折。到了1946年,林彪在关键的四平保卫战中,败给了国民党军,我军部队元气大伤,损失了8000精兵,这可是难以挽回的损失。



此后,民主联军作战科长王继芳的叛变,加剧了东北野战军的困难。从他口中,杜聿明得知我军损失惨重,于是一改之前谨慎推进的态度,而是将数十万大军分成数股,对我军穷追不舍,大有搜山检海之势。

在四平战役前,我军在军用物资上原本就捉襟见肘。四平战役后,形势更是一天比一天严峻。在敌人追击下,我军节节后退,后方机关四处转移,根本无法建立一个稳固的后方生产基地。随着我军退过松花江,武器装备和粮食几乎完全耗尽。打仗就是打后勤,没有辎重给养,即使林彪这个“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况且林彪所面临的敌人,是拥有最新美制装备的中央军嫡系,光靠“小米加步枪”,是很难战胜对手的。战争几乎要打不下去了。

东北解放战争初期,中国共产党党内有个说法:

“东北解放区得天独厚,像坐在沙发上,苏联是个大沙发;西面外蒙古,东面朝鲜,是两张小沙发。”

一开始,我军很想寻求苏联这个“大沙发”的帮助,希望从苏联买一批旧军火。苏联消灭关东军后,曾拉走了一大批日本军火。对于苏军来说,这些武器完全是一堆废铜烂铁。中共满以为,苏联人会以低价甚至无偿的价格,将这批武器移交给我们。后来,我方得知,苏联人将一部分武器留在了朝鲜,另一部分留在满洲里的中苏边境。



然而当我方想方设法,与苏联人取得联系后,却失望的发现,苏联的“国际主义”从来不是无偿的。想要得到武器,非得给他们一点好处。

王首道曾回忆,1946年8月和10月,我方曾两次与苏联驻哈尔滨代表波依科商谈,希望能以粮食换取一部分日本武器。然而苏联人却狮子大张口,要求每年向苏联出口粮食100万吨。以当时东北解放军的生产和运输能力,100万吨粮食根本无法达成。

后来,熟悉苏联内情的刘亚楼亲赴苏联,才与苏联真正达成了粮食换武器的协定。然而苏联人并非以废铁价将武器卖给我方,而是层层加价、层层勒索,让我方吃了大亏。但是为了赢得胜利,我方只能忍辱负重,用宝贵的粮食换取武器。

“大沙发”靠不住,我军只好退而求其次,寻求“小沙发”朝鲜的帮助。与吝啬、精明、狡诈的苏联人不同,朝鲜同志对我们的帮助可谓是不遗余力的。

那么朝鲜为何能成为东北解放军的“小沙发”呢?主要有三大原因。



首先从地缘上看,朝鲜和中国东北山水相连,从海上到陆地,朝鲜和我军均有路可通,有贸易可做。

其次从人缘上看,中国革命与朝鲜革命,从来都是紧密相连的。很多朝鲜人根据共产国际“一国一党”原则,在国际主义的旗帜下,在中国东北和华北参加抗日斗争。例如金日成、武亭、江健等人,都曾与我军并肩作战。他们会说中国话,懂中国历史和文化,与我军、我党有着深入骨髓的革命友谊。

从政治上看,各国共产党都讲究“国际主义”,也就是各国共产党要相互联系,相互支援,共同抵御帝国主义,消灭剥削制度。金日成绝不希望,东北被国民党占领。到时候朝鲜必将陷入与蒋介石、李承晚两线作战的局面。因此朝鲜早在东北解放战争初期,就提出过“抗蒋援华”政策。

政治优势是“天时”,地理优势是“地利”,人缘优势是“人和”,三者皆备,朝鲜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我军、我党最好的靠山和隐蔽的后方。而向朝鲜求援的重任,最终历史性地落在南满负责人陈云身上。

1946年11月15日,陈云和肖劲光抵达朝鲜,住了两天。在此期间,金日成宴请了陈云一行。在此期间,陈云向金日成提出了三大要求:

1.东北战场伤员和家属,可以转移至朝鲜;2.借道朝鲜,沟通南满、北满、大连以及其他根据地的物资交流、人员过境;3.向朝鲜求购作战物资。

对于陈云的要求,金日成可谓是有求必应、不遗余力。



首先,金日成当场拍板,接纳了安东和通化等地我方撤离人员和物资,人数总计达到10万人,其中包括2万伤员。

其次,针对我军缺衣少粮的窘境。金日成决定,紧急向我军无偿输送战略物资,总计达到两千多火车皮,其中包括枪支、弹药、炸药、布匹、药品、衣帽、胶鞋等等。同时还有用于制造武器的有色金属铅、铜、锌等

根据朝鲜内阁资料显示,金日成一次就决定向东北解放军支援10万支枪,并由中央警卫团团长江尚浩亲自押送到中国。

后来,我军吉东军区部队军服配发遇到困难。金日成听说此事后,不但提供了可以做1万套军服的一千匹上好布匹,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最后,金日成还允许我方人员借道朝鲜,来往于南满、北满、山东之间。仅在9个月内,来经朝鲜过境人员就不下2万人。除了人员之外,我军还将大量物资借道朝鲜国境。

当时北满粮食短缺,东北局便从大连地区调拨一些救命粮,并从朝鲜向图们运输。没有朝鲜的帮助,北满的我军必将陷入严重的饥荒。根据可靠信息,仅1947年头7个月,我军就通过朝鲜转运了21万吨物资。

有了朝鲜的帮助,林彪终于有武器、有粮食去抵御杜聿明的全面进攻。因此林彪立即发动四保临江战役,对分头冒进的国民党军以迎头痛击。



在四保临江战役发动前,辽东军区专门将后勤机构设在朝鲜境内,我军负责将物资储备在朝鲜境内,然后由朝鲜群众将军需物资转送到我军前线。

除了无偿向我军提供物资援助以外,朝鲜还积极与我开展贸易。和苏联人吃拿卡要不同,金日成亲自指示朝鲜各级机关,要“以友谊的态度来配合”。在整个东北解放战争期间,我方从朝鲜输入了36526万东北流通券。

除此之外,在东北解放战争期间,还有许多朝鲜籍的战士为中国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尽显国际主义精神。成千上万的朝鲜人,加入了东北民主联军,参加了解放东北乃至于解放全中国的战争。

周保中曾统计,参加中国东北民主联军正规部队的朝鲜人有12万,加上参加地方部队的朝鲜人,总数达到25万。

这些朝鲜人组成的部队,对于中国的解放事业可绝不只是锦上添花。我党在进军东北之初,曾进行了盲目扩张,不加筛选,将大量坏分子吸纳进我军。而这,也导致当时我军被敌特渗透得千疮百孔。



而朝鲜人组成的部队,“正统观念”较弱,立场非常坚定,作战非常勇敢,几乎不可能被国民党的特务所策反。在通化暴动中,2个朝鲜义勇军支队,是唯一没有被渗透的部队。正是他们的英勇作战,才击溃了日本关东军残部和国民党特务的联合暴动,保住了我军的重要后方城市——通化。

进入全面内战后,很多由朝鲜人组成的地方部队,最终都升格为真正的主力部队,几乎参加了所有东北解放战争所有的重要战役。他们以不怕死、不怕苦的牺牲精神,成为东北野战军的骨干力量。其中在东北野战军中,还有3个纯由朝鲜人组成的部队。

以156师为例,其从喜峰口入关后,参加平津战役、渡江战役,从东北一直打到江西,可谓功勋卓著,涌现了3000多名英雄人,很多人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许多朝鲜战士的英勇事迹,至今仍在传扬,比如赵星斗、韩哲赫等人。

可以说,正是因为朝鲜同志的无私帮助和雪中送炭,让我军、我党在东北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此外,有了朝鲜这个大后方,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才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发动“四保临江、三下江南”、夏季攻势、秋季攻势以及冬季攻势等大战役。

朝鲜同志的国际主义精神,我党、我军从来都不会忘记。因此只要朝鲜有事,我国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毛主席当即决定,将四野的三个精锐朝鲜族师齐装满员,派回国内参战。而这三支久经考验的军队,迅速摧垮了南朝鲜军的防御,从38线一直推进到釜山。甚至连美24师也险些被全歼。

仁川登陆后,朝鲜面临危亡,而毛主席顶住巨大压力,毅然派遣志愿军入朝参战。在中国最优秀儿女的奋战下,最终保住了北朝鲜,保护了革命果实。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将以国士之礼报之。中朝友谊源远流长,真正由鲜血凝结而成,两国在革命上互相扶持、互相帮助,是国际主义精神的终极典范。

(浏览 4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