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希珍因军衔与上级争论,被彭德怀批评,事后彭老总道歉:我有错

历史详说官


景希珍
景希珍

1978年12月,正在单位工作的景希珍突然接到了成都军区打来的电话,电话中成都军区通知景希珍,让他前往参加彭德怀元帅的追悼会,并在追悼会结束后,把彭老总的骨灰护送至北京。

在接完这通电话后,景希珍立即前往成都,在看到彭德怀元帅骨灰的那一刻,景希珍哭得泣不成声,众人看到这一幕,眼眶也不自觉红了起来。

良久后,大家将扑倒在彭德怀元帅骨灰前的景希珍扶了起来,众人走进会议室后,因时间紧张的关系,在省委同志的要求下,全体人员脱帽,默哀了三分钟后,景希珍等人便抱着彭德怀元帅的骨灰,坐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

一路上,景希珍不停地抚摸着手中的骨灰盒,一时间,他跟随彭德怀元帅16年的光景,便如同电影一般,一帧一帧的浮现在了景希珍的脑海中……

1930年,景希珍出生于山西省洪洞县的一户贫困的农民家庭之中,1946年,只有16岁的景希珍便参军入伍了,1950年,景希珍来到西北军区一个团里当见习参谋,但因文化水平较低,被送往军教导团学习文化知识。

就在景希珍认真学习文化知识几个月后的一天,军区参谋长突然把他叫到了办公室,说:“小鬼,组织上决定调你去北京工作,干不干?”

“到北京?我干!”19岁的景希珍听到这句话,立马回复道。

军区参谋长听到景希珍的话笑了笑,随即交给他一封密封信,并嘱咐道:“你到北京后,去北京饭店将这封信面交陈赓同志。”

景希珍拿过信,点了点头,没过两天,军区参谋长亲自把景希珍送到机场,临行前,他再次嘱咐景希珍道:“飞机落地就到北京,半路上不要随便说你去哪,更不要把信掏出来给别人看。”

对于军区参谋长的话,景希珍铭记于心,可谁知,飞机中途在西安降落加油,景希珍并不知道是到了西安,飞机一落地后,他背起背包就往下走,飞机上的同志见状主动上前询问道:“小同志,你上哪?”

景希珍本想脱口而出说“北京”,但很快他便想到军区参谋长的嘱咐:“我就上这。”

“你没搞错吧?”飞机上的同志再次询问道。

“没有。”景希珍说完便下了飞机,可刚下飞机没多久,景希珍才知道自己真的错了,可这时飞机已经飞走了,一时间,景希珍急得满头大汗,他哭着找到驻机场部队的首长说明情况,首长得知事情的重要性后,立即给景希珍买了前往北京的火车票。

来到北京后,景希珍立马找了一辆黄包车来到北京饭店,找到陈赓后,他把那封密封信交给陈赓,陈赓看完信后,又看了看景希珍,随后说道:“你来晚了,先住在这里等着吧,过几天跟我上朝鲜去!”


陈赓
陈赓

就这样,景希珍在北京饭店住了十多天,随后跟随陈赓过鸭绿江,那时的他从未想到是自己能成为彭德怀元帅的警卫员,而这一干就是十六个年头。

在景希珍到达志愿军司令部的当天,机关的一个负责同志问他:“你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吗?”

景希珍摇了摇头,对于组织上对他的调动,他从未询问过,在景希珍看来,服从组织上的命令,是他的职责。

“你到彭司令员那里当警卫员。”机关负责同志见状说道。

听到“彭司令员”四个字后,景希珍瞬间紧张了起来,他声音微微发颤地连着问了好几次:“彭司令员,彭司令员是不是彭老总,彭德怀同志?”

见机关负责同志点了点头,景希珍越发紧张了起来,他自幼便听说过彭德怀元帅的名号,在西北军区时,也听过很多老同志讲彭老总的故事,在景希珍的心里,彭德怀元帅简直是个无所不能英雄,所以当景希珍听说自己要到彭德怀元帅身边工作时,他心里既高兴,又有些担心和害怕,他不断地问自己:“我能搞好吗?”

很快,景希珍便来到彭德怀元帅的办公室报到,可这一次他并没有见到彭德怀元帅,彭老总办公室的主任对景希珍说:“你先休息两天吧,这两天暂不要见他。”

景希珍心里有些疑惑,但他并未询问原因,之后的几天里,景希珍坐在宿舍里,每每听到有人叫他,他都以为是彭德怀元帅要见他,但每当听到是其他事情时,他脸上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彭德怀元帅
彭德怀元帅

很快,彭德怀元帅的老警卫员看穿了景希珍的心思,便主动问道:“你想不想见首长?”

景希珍连连点头,老警卫员便让景希珍跟在自己后面,路上再三嘱咐道 :“首长不问话,你别吭声!”

很快,景希珍和老警卫员便来到彭德怀元帅办公的地方,老警卫员倒了一杯热水,推开门,放在彭德怀元帅的桌子上,这是景希珍第一次见到彭德怀元帅,让景希珍意想不到的是,彭老总工作的地方唯一的家具是一张行军床,而他的办公桌只是一个木头箱子,要不是彭老总坐在景希珍的面前,他根本不会相信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住宿、办公的地方。

就在景希珍为眼前看到的场景感叹时,他突然注意到有一束目光朝他看了过来,他眼神看过去时,只见彭老总看了看他,又低下头看文件了,就这一眼,景希珍被吓了一跳:“好厉害啊!”

老警卫员走出来后,便同景希珍说:“怎么样,很厉害吧?不过你不用怕,首长不会骂我们,有时骂干部,干部越大他越不客气,惹火了还拍桌子瞪眼哩!这些天啊,我们都得小心点,他现在正在气头上!”

不等景希珍发问,老警卫员自顾自地解释道:“我们这些人,都该死!没有把毛岸英同志照顾好。虽然前方刚打了大胜仗,但是毛岸英同志牺牲了,他牺牲后,彭总好些天都这样,吃一点点,睡一会儿,话也很少说……”

景希珍听闻此言,才明白自己前去报到时为何没有见到彭德怀元帅,之后的几天里,景希珍依旧在等待彭德怀元帅的召见。

过了没几天,景希珍终于等来了彭德怀元帅要见他的消息,来到彭老总的办公室后,办公室主任指了指景希珍,介绍道:“司令员,这是西北军区调来的警卫员。”

“哦?你是哪个军的?”彭老总取下眼镜,看向景希珍问道。

“七军!”

“是彭绍辉那个军,他叫你来的?”

“不,我不知道是谁叫我来的。”

彭德怀元帅听到这句话笑了笑,随后他让景希珍坐下,询问了他姓名、年龄、家庭情况等等后,说:“我们以后在一起干,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好吗?”


彭老总和陈赓、邓华在志愿军司令部合影
彭老总和陈赓、邓华在志愿军司令部合影

景希珍听到这句话,心里十分清楚彭德怀元帅对他十分满意,他高兴地连连点头,见景希珍点头后,彭老总又说:“走,陪我散散步去。”

在散步的过程中,彭德怀元帅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西北军区叫你来,怎么对你说的?”

“他们没有告诉我,只说调我到北京!”景希珍如实回答道。

“这么说,他们把你哄来的?”

“不!不是哄,是保密,到你这儿工作,我很高兴,就是怕……就是怕干不好!”

听到景希珍的回答,彭德怀元帅脸上的笑意藏不住:“那你怎么这时候才来啊?”

景希珍立即把自己在西安怎么错下了飞机,怎么在机场哭鼻子,怎么到了北京,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彭德怀元帅。

“你这个小家伙啊,也太死板了!”彭老总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是我死板,是上级交代了飞机落地就到,还不许我轻易对别人说我要去哪……”

景希珍还想解释,彭老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对!我看得出,他们给我选来了个好兵。”

在来到彭德怀元帅身边工作后,景希珍始终保持着对彭老总的敬重和对工作的热爱……

从志愿军跨过鸭绿江那天起,祖国人民便全力支援着这场关系到新中国生死存亡的战争,不久后,各类生活物资大批运到了前线,这当中,有一些包裹、箱子,写明直接寄给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同志。

但军邮在收到这些物资后,始终不敢把东西送到彭德怀元帅那里,只好放在警卫排的房子里,因为东西太多,屋子外面也堆了一堆。

彭德怀总司令看到这些物资后,向景希珍询问清楚情况后,吩咐道:“你就负责把这些东西管起来,分下去!既然要分,就要分得公平合理,附近的机关部队都要有一点,若是第一次分不均匀,下次再补,吃了东西的单位,要代我写一封给祖国人民的感谢信……”


彭老总和景希珍(左三)
彭老总和景希珍(左三)

对于彭德怀总司令提出的要求,景希珍牢记于心,一天,景希珍正在忙着分发物资时,办公室有个干部派了一个通讯员来,指着一些物资说留下,不要往下发了,还当场提走了一些东西。

景希珍见状连忙拦了下来:“司令员有指示,不许拿!”

通讯员见景希珍搬出了彭德怀元帅,也无可奈何,便回去向办公室的那个干部说明情况,很快,那个干部亲自来了,指着景希珍问:“你是不想干了吧?不想干了就到三八线上去!”

可即便面对干部的威胁,景希珍依旧坚持原则,正当两人为此事而争执时,彭德怀元帅走了出来 ,问清楚情况后,直接怒斥了干部一顿,然后对景希珍说:“我支持你,就按你的主张办,谁也不能私自要!”

晚上散步时,彭德怀元帅对景希珍说:“你今天做得对!管‘公’的人就要这样。第一自己不贪,第二不给别人送,第三敢把厚脸皮的上司、熟人挡回去,有这三条才能保得住一个‘公’!”

彭德怀元帅的这句话,也成为了日后景希珍的人生信条,之所以景希珍会把这句话记得很牢,并不仅仅是因为彭老总当时说了这样一番话,更是因为彭老总此后十六年的生活、工作中,让景希珍看到,他就是这样管“公”的。

对此,景希珍在后来曾这样说:

“彭老总管的是很大很大的‘公’,掌的是很大很大的权,却从没有说过他自己需要什么,更没有叫我到哪里去要过什么,直到今天,我也说不上他有什么嗜好,给他什么就吃什么,从没有点过菜,从没有收过人家的礼物。除了领取自己的一份薪金,从没有报销过一个钱的出差费或招待费之类的开支。更不用说,有谁敢在他面前说一件属于私人讨便宜的事!”


彭老总和景希珍(前排右二)
彭老总和景希珍(前排右二)

正是因为景希珍在任何事情上都能做到一丝不苟,所以他深受彭德怀元帅的喜爱,在朝鲜的日子里,彭老总对景希珍格外照顾,还帮他写家信,就连景希珍的婚事以及后来的家庭生活,一直得到了彭老总的关心。

1952年,景希珍跟随彭德怀元帅回到北京,一天晚上,景希珍站在阳台前,看到北京城灯火辉煌,他高兴地哼起了歌。

“北京好玩吗?”突然,彭德怀元帅站在他身后问道。

“当然好玩啦!过去我做梦都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地方!”那几日,彭德怀元帅在开会,便叫景希珍在北京到处走走看看。

“那都是古代劳动人民创造的。我们这个国家,我们国家各民族人民,很了不起。今后,我们一定还会做出更了不起的事情!”

景希珍见彭德怀元帅心情很好,就把这些天一直压在 心里的问题提了出来:“首长,你们开会,毛主席在吗?”

彭德怀元帅一眼看穿了景希珍的心思:“你想见毛主席?”

“不不!我是随便问问,我怎么能……”景希珍连忙摇头。

不等景希珍把话说完,彭德怀元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一早,彭德怀元帅把景希珍喊到面前,把他的服装整理了一下,军帽、风纪扣、皮带有不符合规定的地方都作了纠正,说:“今天跟我到一个地方去!”

景希珍坐在汽车里,眼睛只顾着盯着外面看,丝毫没有注意到车子已经拐进了一个大院里,下车后,他注意到大湖、红墙、古树、一座座样式和色彩都很好看的房屋,景希珍正痴迷于眼前的美景时,他突然看到对面林荫路上,一个高大、慈祥的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景希珍认出那就是毛主席,一时间,他变得惊慌失措。

就在这时,刚下车的彭德怀元帅大步迎上前去,向毛主席敬礼,同毛主席握手。

彭德怀总司令在向毛主席说什么,只见身材高大的毛主席微弓着身子听了一阵,突然仰头笑起来 ,回转身来看着景希珍。

“小景,你过来!”彭德怀朝着站在车旁的景希珍招了招手,然后指着毛主席问道:“认识吗?”

景希珍连忙走上前,向毛主席敬礼,大声喊道:“认识,毛主席好!”


毛主席
毛主席

毛主席微笑着伸出手来说:“这么说,我们是老朋友了!”

景希珍来不及擦去手中的汗水,便迎上去把毛主席的大手捧住了!

“小朋友,你辛苦了!我向我们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问好!”毛主席笑着说道。

景希珍由于紧张,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彭德怀元帅见状代他说道:“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问主席好!”

景希珍连忙补充道:“我们志愿军战士问主席好!我们一定好好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听到景希珍的话,毛主席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啊!好啊!”

……

回去的路上,彭德怀元帅看到景希珍笑容满面,问道:“见到了毛主席,满意了?”

“谢谢首长,我太高兴了!”

彭德怀总司令笑了笑说:“光高兴不行,还要记住你自己对主席说了的话,好好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要拿出实际行动来!”

“是!”

此后的日子里,景希珍不负对毛主席的许诺,也不负彭德怀元帅的嘱托,他始终跟随彭老总奔走在朝鲜前线,直到后来,彭德怀元帅因病回国治疗,景希珍才跟随彭老总一同回国,继续担任彭老总的警卫员。

回国后,彭德怀元帅在军委主持日常工作,对于全军军衔的评定也有一定的话语权,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军衔评定前期,自己最喜爱的警卫员景希珍却就军衔同上级产生了激烈的争吵。

在得知此事后,彭德怀元帅心中充满了疑惑,与此同时,他也十分生气,于是,他找来景希珍严肃的批评了一番:“小景,革命时期多少同志牺牲了,他们都没有军衔,死的时候甚至脚上都没有鞋,你怎么能为这件事在大会上吵闹呢?”


彭德怀元帅与景希珍合影
彭德怀元帅与景希珍合影

彭德怀元帅话音刚落,景希珍便说道:“首长,您把情况搞错了,这不是我争军衔,而是部里主任把我的个人情况弄错了。我来这里工作时已经是排长了,还当了大半年的见习参谋,他们却说我之前是班长,把我的个人情况搞错了,首长,您是了解我的,我断不会因为军衔高低而较劲的。”

听了景希珍的话,彭德怀元帅缓缓点了点头,他当即派人前去查清楚景希珍的履历,很快,调查结果显示,景希珍所言非虚,是组织上搞错了,彭德怀元帅连忙把景希珍叫到身边,致歉道:“你是对的,我有错,我没有问清原因就批评你,他们也弄错了。”

景希珍没有想到彭德怀会为这件小事道歉,便连忙说道:“弄清楚就好了,军衔的事我就不再说了。”

彭德怀元帅听到这句话微微摇了摇头,认真地说:“一定要参照你来时的级别评定军衔,这不是多一个花,少一个花的问题,是如实承认一位同志历史的大问题,不可马虎。”

听了彭德怀元帅的话,景希珍万分感动,此后的岁月里,无论彭德怀元帅走到哪里,景希珍都如影随形,因为工作,他经常无法回家,对于这件事,他幼小的孩子始终无法理解,但每次面对哭闹的孩子时,景希珍总是说:“保护彭老总是我一辈子的任务,你们要理解。”

1965年,彭德怀元帅从北京来到成都,随行的便有景希珍一家人,原本,景希珍认为自己这一生都将在保卫彭德怀元帅的生活中度过,但随着局势的发展,他们不得不分开。

临别前,彭德怀元帅和景希珍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看着自己陪伴16年的彭德怀元帅,景希珍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首长,我走了!您还需要什么,写个信来,我给您送……”


景希珍(中)和綦魁英、赵凤池合影
景希珍(中)和綦魁英、赵凤池合影

彭德怀元帅看到景希珍落泪,抬起手轻轻擦了擦他脸上的泪水:“好,好,谢谢你,谢谢你,我谢谢你啦!”

说完这句话,彭德怀元帅向陪伴他走过16年岁月的景希珍深深鞠了一躬,看到这一幕,景希珍的眼睛再次被泪水模糊了。

很快,车子便开走了,看见车子渐行渐远,景希珍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了起来,当他再次抬起头来时,那辆坐着彭德怀元帅的车子,已经在泪水遮盖的昏暗中远去了。

自此以后,景希珍再也没有见到自己惦念的彭德怀元帅,1979年,在彭德怀元帅逝世5年后,浦安修代替彭德怀元帅赠送给景希珍3000元,在赠送这笔钱时,彭老总的侄女彭梅魁告诉景希珍:“这是伯伯生前的遗愿,他托我一定把钱交给你……”

原来在1974年彭德怀元帅得知自己生命垂危后,他曾嘱咐侄女彭梅魁说:

“这些年,你和小张为了我,把家里的东西都卖了,还有我的警卫员景希珍,多年来他们一家人对我很关心…..他们的孩子多,爱人多病,缺钱花。我死后,我的存款,如果组织上还给我,给你3000元,给景希珍3000元……这个事情就托你办了,这是伯伯向他们表示的一点心意,日后见了他们,向他们问个好。”


彭德怀元帅
彭德怀元帅

当景希珍得知彭德怀元帅在弥留之际依旧想着自己、关怀自己的时候,他的眼泪止不住的落泪下来,嘴里还不断嘟哝着:“彭老总啊,彭老总……”

(浏览 21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