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朝鲜战场中的肖剑飞

在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的日子里,我看到《中国人民志愿军人物志》中记录肖剑飞伯伯在朝鲜战场立下的不朽战功,由衷地崇敬这位参加了抗美援朝所有战役和战役准备的开国将军。




一、


肖剑飞伯伯是我父亲江涛在朝鲜战场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父亲在抗美援朝时期的日记中十余次提到肖剑飞的名字。1970年的一个下午,我到北京一个四合院看望肖剑飞伯伯的情景更令我难以忘怀。那时我父亲英年早逝不久,我是一名入伍两年的战士,听肖伯伯讲述与我父亲在一起的事情。肖伯伯对我父亲的评价很高:你爸爸的记忆力非常好,是个“活地图”。临别时,肖伯伯嘱咐我:要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1953年1月,我父亲奉命到朝鲜平安南道桧仓郡的志愿军司令部,任志司情报处处长。那时,肖剑飞伯伯任志司作战处处长,原星叔叔任志司作战处副处长,这二位前辈与我父亲的关系极好。桧仓郡是志司在朝鲜的最后一处驻地,住了长达七年之久。这里原来是一处金矿,巨型矿洞内黑暗、潮湿,因常年积水地面铺了一层木板,踩下去还是一脚泥水。在矿洞里用薄木板隔成一些7-8平方米的小间,不论是志司首长还是普通干部都平等地住在里面。最初没有电灯,靠蜡烛照明。洞口低矮,进出要弓着腰、打手电筒照路。肖伯伯、原叔叔、我父亲的三间小木板房紧挨着,住在中间的原叔叔爱逗乐,晚上睡不着觉就伸出左手敲敲左边,再伸出右手敲敲右边,然后哈哈大笑。


肖剑飞与江涛

左起江涛、肖剑飞、原星

1953月12月31日后排左起肖剑飞夫妇、江涛、原星夫妇在志司


我母亲多次说:“肖剑飞为人厚道,与老江关系很好。”从朝鲜回国后,肖伯伯送给我父亲两个樟木箱子。后来这两个箱子改成了衣柜,至今仍摆放在我母亲的床头。


二、


《中国人民志愿军人物志》记载:肖剑飞(1917-1993)江苏省沛县人,1938年入延安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他历任延安抗大训练部秘书、技术科副科长、山东军区司令部作战科参谋、参谋训练大队副大队长。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东满军区司令部参谋处处长、东北野战军第5纵队司令部参谋处处长、第四野战军第42军司令部参谋处处长、42军124师副师长兼参谋长。抗美援朝时期,他历任志愿军42军124师副师长、西海岸指挥部参谋处处长、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第54军副军长。1957年回国入高等军事学院学习,之后历任福州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总参谋部作战部副部长、军委办公厅主任、南京高级陆军学校校长等职。他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


三、


解放战争时期,肖剑飞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南下入川作战,之后奉命随42军赴黑龙江北大荒执行生产、军训任务。朝鲜战争爆发后,42军归属东北边防军。时任42军124师副师长兼参谋长的肖剑飞参加了1950年10月9日在沈阳召开的志愿军高级干部会议,10月16日作为第一梯队先期渡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


10月20日黄草岭附近,在朝鲜人民军长津地区守军司令金永焕少将的陪同下,肖剑飞与朝鲜人民军崔庸健总司令和几位苏联顾问见面。崔庸健激动地握着肖剑飞的手说:“你们来得太及时了,你们是我见到的第一批志愿军!”肖剑飞向他们详细地介绍了我军的作战方案和兵力部署。苏联顾问得知我军的装备落后、无坦克和飞机支援后,质疑我军的战斗力。肖剑飞坚定地说:“这里地形有利,有人民群众支持和配合,只要充分准备,我们有信心、有办法完成任务,战胜敌人。”崔庸健当即将人民军在黄草岭仅有的坦克营、炮兵营、运输车交肖剑飞指挥。


四、


抗美援朝第一阶段,我军以运动战为主,与部分阵地战、游击战相结合的方针,连续进行了五次战役。肖剑飞在五次战役中作战勇敢、胆大心细、指挥果断、有勇有谋、多次出色地完成任务。


第一次战役,肖剑飞协助苏克之师长指挥部队,负责加强124师370团和炮兵阵地的防御,顽强阻击美军陆战第一师和南朝鲜军第一师长达13昼夜,歼敌3600余人。肖剑飞换上便衣,亲自带领先遣指挥所的同志在黄草岭一带勘察地形,制定具体作战部署。他指挥炮44团集中全部百余门各种大炮突然开火,打击集结敌军和敌装甲纵队,敌人被打得伤亡惨重、四处逃散。他要求部队将炸药包加重到3至6公斤,使用集束手榴弹、反坦克手雷、火箭筒等武器,利用道路拐弯、陡崖等地形打敌坦克。他组织以连或营规模的兵力夜间反击敌人,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夺回敌人占领的阵地,以疲惫与震慑敌人。由于志愿军入朝参战不久,后勤粮食供应困难,金永焕少将提出给志愿军杀耕牛充饥。肖剑飞说:“志愿军抗美援朝是为了保卫朝鲜人民的幸福生活,杀了耕牛,来年春天农民怎么办?”他谢绝了朝鲜同志的好意,志愿军指战员们吃牙膏、煮皮带、挖野菜坚持战斗。

第二次战役,肖剑飞按照分工,率领124师372团一举突破敌军阵地,歼灭南朝鲜军第8师大部。


第三次战役,肖剑飞率部队从道城岘突破敌阵,冒着大雪向济宁里前进阻击敌人。肖剑飞从审问敌陆空联络员俘虏得知:南朝鲜军为防止美军飞机误炸,在飞机临空时摆出“我是自己人”的信号。肖剑飞将计就计,当敌机再次临空时命令示俘虏摆出“我是自己人”的信号。美军飞行员在空中分不清地面是中国志愿军还是南朝鲜军,转二圈就飞走了。如此我军大白天也不必躲避敌机轰炸,提高了行军速度。124师主力按时到达济宁里,迅速扼守山头,对南撤的南朝鲜军第2师和第5师展开攻击,歼敌大部。


第四次战役,肖剑飞边打边总结有效的防御经验,例如:兵力大都配置在工事或隐蔽地形,前沿以展开1/9的兵力为宜,待敌进攻再全部展开,兵力配备前轻后重,火力配备前重后轻等。他总结的经验深得彭德怀司令员的重视,特以志愿军总部的名义下发志愿军全军。


第五次战役,肖剑飞被分配到新入朝的60军181师担任顾问。他向新参战的部队介绍敌军的作战特点,我军的作战经验,朝鲜的地理特点,帮助制定作战计划。他总结在作战中如何追击敌人、如何根据敌情变化采取应对措施、如何乘胜扩大战果等经验上报后,彭德怀当即予以肯定,志司根据他的经验作出了相应的规定。


五、


抗美援朝的第二阶段,我军执行“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以阵地战为主要作战形式,进行持久的积极防御作战。1951年夏,敌人发起夏季攻势,妄图再次用仁川登陆的形式挽回败局。我军为此成立了东、西海岸指挥部,肖剑飞调西海岸指挥部任参谋处长。他根据韩先楚司令员的指示,筹建轻便的指挥机关,亲自勘察地形,制定抗登陆作战计划,组织构筑防御作战工事,部署兵力火力配备。敌军迫于我军坚固防御、严阵以待,放弃了登陆计划。


1953年左4起谭善和、高存信、李志民、江涛、丁甘如、肖建飞在朝鲜志司


由于肖剑飞多谋善断的才华、卓有成效的贡献,1953年1月被选派到志愿军司令部任作战处处长。他领导作战处全体干部,根据解方参谋长的指示,贯彻志司首长的作战意图,掌握志愿军的整体作战情况,协调各部门、各部队的行动,检查各单位执行命令的情况,总结作战的经验教训。他在工作中顾全大局、认真细致、准确迅速,善于团结同志、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深受首长和战友的赞许。


1953年金城战役前,志愿军总部召开兵团首长会议。会议只开了半天,彭德怀作了前二次夏季攻势总结,部署了抗美援朝最后一战的任务。肖剑飞处长领导志司作战处,利用首长们吃饭的时间,根据彭总的讲话拟制了作战命令。兵团首长们饭后就拿着正式命令,立即返回各部队。作战处的工作效率和准确度之高,达到惊人的速度。


1953年8月后排左起原星、江涛、肖剑飞与越剧名伶前排左1 王文娟、左3徐玉兰、左5黄艳秋在志司


朝鲜停战协议签字后,肖剑飞参与完成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经验总结》,升任54军副军长兼参谋长,获朝鲜二级国旗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肖剑飞伯伯是志愿军的骄傲,他与千千万万志愿军前辈英名永存!

(浏览 5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