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李云龙瞧不上的772团:386旅头号王牌,它的团长不是谁想当就当

任微言卿

日军一句“专打三八六旅”,让陈赓大将担任旅长的这支部队成了抗日战场上的“明星”部队,它不但在抗日根据地内家喻户晓,美国驻华武官卡尔逊在考察了中国战场后更称赞386旅是“中国最好的旅”。

得益于经典的电视剧《亮剑》,386旅的名声更为响亮,也让它的抗战故事广为流传。

《亮剑》剧中有一集李云龙对772团不太服气,发牢骚说“772团是亲娘养的”。看到772团久攻不下,他还得瑟起来要教772团的团长“程瞎子”如何打仗。经李云龙这一嚷嚷,观众们还以为“程瞎子的772团”只是一支不入流的部队。

其实,李云龙完全是嫉妒,比起他那独立团,772团才是386旅正经的嫡系、主力、王牌,是纯粹的“老红军团”、“老八路团”。

在八路军里,772团还真就是“亲娘养的”。



还是借着《亮剑》的剧情跟真实历史对照,谈一下772团的实力情况。

772团什么来头?1937年八路军改编之时,蒋介石只给了八路军12个团的番号,772团就是其中之一。这个番号代表什么?就是有正式编制,可以吃国民政府的军饷(虽然国民党早早就停发了),是写进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账册里的“正规军”。

386旅的前身是红四方面军红三十一军,王树声大将是红三十一军的首任军长,这是一支由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西进川陕根据地后,以原红73师为基础组建的红军部队。

772团前身是红三十一军的93师,它是以原红219团为基础和川陕地方武装组成的红军师。

红三十一军没有参加西路军的征战,也就保存下来了开辟川陕、转战川康、北上长征的宝贵革命火种。1937年8月,红三十一军改编为八路军第129师386旅,红91师改为771团(团长徐深吉),红93师改为772团(团长叶成焕)。

129师东渡黄河、誓师出征后,留下385旅旅部和770团保卫党中央,师部仅带着769团(团长陈锡联)和386旅的771团、772团去往山西抗日前线。

李云龙瞧不上的772团:386旅头号王牌,它的团长不是谁想当就当

386旅旅长陈赓

抗战初期,129师和386旅打的那几个经典战役,除了“奇袭阳明堡”机场是769团独自上演的杰作以外,其余多数都有772团的身影,而且都是作为绝对主力部队参加战斗。

772团抗日第一仗,就是有名的七亘村“重叠设伏”。

1937年10月25日、28日,772团连续两次在山西平定县七亘村以东以西地区进行伏击作战,分别歼敌300余人和100余人,以同一地点重复用兵的方式写下了战史上的一幕经典。

“七亘村伏击战”一鸣惊人后,11月7日,772团又在广阳、户封地区协同115师部队一道伏击日军第20师团,772团再次毙敌百余人。



1937年12月底的反日军“六路围攻”,772团在里思、松塔与2000多名日军激战一整天,不但击退了敌人数次进攻,还顺利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

接下来,772团又接连打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三次著名的战斗,再立大功。神头岭伏击战被日军称为八路军“典型的游击战”,与平型关伏击战齐名。响堂铺之战,则被刘伯承师长誉为“伏击战斗的典范”。

在打好伏击战的同时,八路军执行毛主席提出的“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的运动战”的战略方针,1938年4月16日,772团在陈赓旅长的统一指挥下在山西武乡县长乐村寻机歼灭日军117联队。772团10连在戴家垴与十倍之敌交战四个小时,1个排的战士全部牺牲。772团主力从下午14时与日军激战至午夜。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129师在长乐村战斗中共歼灭日军2200余人,为抗战中八路军单次作战歼灭日寇最多的一次战斗。在战斗中,772团团长叶成焕不幸牺牲。

从1937年10月至1938年4月,在半年多的时间里,772团在386旅的统一指挥下,转战三晋大地,运用破袭战、伏击战、游击战等战术,将日军打得丢盔卸甲,多次给予日军以沉重打击,使八路军的威信空前提高。



386旅正宗的团队就两个,771团和772团,但是这“哥俩儿”聚在一起也没多久就分开了。

惊心动魄的大规模战斗结束不久,129师为了部队发展和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多次实施了战略分兵。由于不同的战略进军方向,771团与772团从此“天各一方”。

1938年6月,771团在386旅政委王新亭的带领下越过平汉铁路进入冀南地区。7月,771团被编入八路军129师青年纵队,与386旅脱离了隶属上的建制关系。此后,771团成为冀南军区的主力部队和基干力量。

这样一来,386旅名义上虽然还是旅,但实际上它的主力部队仅有一个772团了。在此后的一个时期内,我们再提到386旅时,实质上仅仅说的是旅内这个独苗“老八路团”772团。



老部队走了,必须要补充新部队,这样才能保证386旅的战斗力不受太大的影响。

首先拨给386旅的是补充团,这是一支由772团4个红军连为基础扩编的新团,组成于1937年底,这时拨归386旅建制。第二支新部队叫新1团,这跟《亮剑》里李云龙那个“新1团”重名,也可以看成是其原型部队之一。这个新1团组建于冀南地区,是由386旅副旅长陈再道带往冀南的“东进纵队”发展起来的。东进纵队由769团1、5、10连、暂编骑兵连及2营机枪连组成,1938年5月,东进纵队与冀南当地的游击队合并,部队扩编为东进纵队第1、2、3团。7月份,第1团与第3团合编为新1团,拨归386旅建制。第三支队部队也是冀南军区调拨过来的,番号是先遣支队第3大队,到了386旅后改称补充大队



1938年下半年到1940年上半年,772团跟着129师师部、386旅旅部,转战晋、冀、豫三省,粉碎日军连续“扫荡”。

这时,769团留在太行山区,771团留在冀南地区,129师和386旅能够直接指挥的主力团,其实都只是这一个772团。由此可见,772团肩负责任之重大,这也说明772团绝对是战斗力爆表。

在电视剧《亮剑》有一处情节是,日军写着“专打386旅独立团”的标语。真实的历史上,并没有后面“独立团”那三个字。日军在坦克上写“专打386旅”,最早可见于1939年2月。这时771团早已调离,新调入的补充团、新1团、补充大队战斗力跟772团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这句“专打386旅”,从事实上看说的是“专打772团”。



1940年,386旅结束在外线征战,回到太行山区接受整训整编,除了772团以外,原补充团、新1团、补充大队被统一改编为第16团、17团、18团。

1940年五六月间,129师成立太岳军区,以386旅为太岳军区主力部队,772团从此一直到抗战结束一直都在太岳地区坚持抗战,并成为太岳第三军区的基干部队。

772团有时兼任军分区机关,有时则成为机动部队,在残酷的抗日战争中坚持抗敌、生存和发展。



772团既是一支英雄部队,也是一支悲壮的部队,772团首任团长和第一、第二、第三营的首任营长,全部牺牲在抗日战场上。

772团首任团长叶成焕是八路军最早牺牲的团长,红军时期叶成焕是红93师政委,牺牲时年仅24岁。如果能活到革命胜利,基本上是中将以上军衔,实在令人痛惜。

772团一营首任营长丁思林、二营首任营长郭国言、三营首任营长易良品都在抗战前线牺牲。三位营长原籍均是湖北人,他们牺牲时分别只有26岁、29岁、33岁,如果不是因为过早牺牲,他们本都可以成为开国将军。

772团共有6位团长,依次分别是叶成焕、易良品、王才贵、程世发、陈康、周学义。李云龙嘴里的“程瞎子”可能有程世发的影子,这也是一位老红军。能坐到772团团长位置上的人,军事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八路军里随便挑出一个团长,要想跟772团团长掰手腕,也得先掂量掂量自身的轻重。



772团最早的一批将领中,首任团政训处主任(后改政委)谢富治是开国上将,首任副团长王近山、首任参谋长孙继先(强渡大渡河的领头人)都是开国中将。

王近山在韩略村一战中伏击冈村宁次组织的“战地参观团”,日军1名旅团长、6名大佐联队长、110多名中队长以上军官被全歼,这一损失使冈村宁次暴跳如雷。这一战斗甚至被电视剧《亮剑》编入剧情,成为李云龙的一次经典伏击战。



386旅成为日军的“眼中钉”,日军对386旅既痛恨、又无奈。“专打386旅”是敌人给自己壮胆,但同时也是我们的骄傲和荣耀。作为386旅长期的绝对主力和唯一一个初建时期的建制老团队,这份荣耀也属于772团。

抗战后,772团与太岳军区第2、第3军分区部队一道,跟着老旅长一起踏上了全国解放战争新的战场,它随386旅被改编为晋冀鲁豫解放军第四纵队第十旅,772团则改称四纵十旅28团。1949年,四纵改为解放军第13军,它们也被整编为13军37师109团。

八路军英雄的386旅、772团虽然几经变迁,几经隶属转改,但它们的血脉和精神一直被传承,至今仍在我军序列中,成为永不磨灭的番号。



在386旅中,772团的地位是超然的,绝非其他的团可以比拟。

以772团的资历、战功,根本轮不到剧中李云龙和他的“独立团”来指手画脚。“程瞎子”不比李云龙弱,772团更不是“独立团”的陪衬。

《亮剑》原是影视作品,需要体现出一种敢打必胜的精神给世人看,很多情节都是为了剧情需要。编者也无意与一部电视剧较真,只是想把真实历史中的772团写出来。这是一支有着无上荣耀和赫赫功勋的部队,应该被人们铭记和敬仰!

(浏览 13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